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职场僵尸”与精神骚扰

2020-06-25 07:51: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罗浏虎

荷兰马斯特里赫特大学法学博士生

 

在经历了4年的漫长拉锯战后,德斯纳德终于等来了一纸胜诉判决。尽管赔偿金数额不多,然而这被普遍认为是劳动者的胜利。有媒体打趣道:自此以后,雇主有义务让工作变得有趣

 

6月,在法国出现的一则判决成为一时谈资——供职于香水公司的员工因为感觉工作枯燥乏味而起诉东家,竟然获得巨额赔偿金。这听起来仿佛天方夜谭,然而背后其实蕴含严肃的法理。

故事的主人公是时年49岁的弗雷德里克·德斯纳德。2006年,德斯纳德入职了著名的依特香水公司,顿感英雄终有用武之地。然而,自2009年开始,依特香水公司江河日下,并解雇了不少员工。在依特香水公司失去了一个大客户后,德斯纳德也受到了冷落。

他认为公司故意架空了他原先的主管职责,“没有人在意我几点上下班,我只需要买几份报纸,然后一天就没活了”“犹如一具职场僵尸”,德斯纳德如是感慨。这样的日子持续了整整4年。

虽然薪水并没有受到影响,但是他感觉整个人都废了,沮丧又羞愧。而且,许多同事为了避免被解雇,彼此之间也冷漠以待,勾心斗角。在这些压力下,他罹患癫痫、神经衰弱等疾病。更为不幸的是,他在驾车时癫痫发作,昏迷了数日,并不得已请了7个月病假。2014年,公司以德斯纳德长期缺席工作为由把他解雇了。

在德斯纳德看来,香水公司是故意排挤员工,迫使其自动走人,从而避免支付经济补偿金。2016年,他决定起诉,要求老东家赔偿节日津贴、潜在升迁损失等各项损失共计36万欧元。

香水公司的代理律师认为德斯纳德是故意碰瓷。“在过往4年间,他从来没有对这份工作表达不满。如果心怀怨恨,怎么还自甘供职那么多年,并开心领取薪水?”实际上,早在2015年的时候,另外一个法院曾确认德斯纳德存在诽谤香水公司商誉的行为,并判令其向香水公司支付1000欧元赔偿金。如此看来,德斯纳德的起诉结果可能并不乐观。

在德斯纳德之前,存在类似的查尔斯·西蒙诉法国国营铁路公司一案。在该案中,西蒙指责法国国营铁路公司在长达12年的时间里,不给他安排任何工作,而让他在家里呆坐。虽然铁路公司每月会给自己发放3500欧元工资以及430欧元津贴,但是西蒙认为自己分明是受到了公司的打击报复。

起因是,他曾公开抨击称,因为伪造发票等欺诈行为,法国国营铁路公司每年损失逾1400万欧元。铁路公司面子挂不住了,便将西蒙从下属公司调回总部,并承诺会给他安排新岗位,而西蒙这一等便是12年。

西蒙感到很愤怒。他起诉要求铁路公司赔偿50万欧元,以赔偿其未能得到升迁而遭受的损失。不过,这个诉讼请求没有得到巴黎工人法庭的支持。尔后,在写给铁路公司负责人的信中,他说道:“我要求公司赔偿我所遭受的损失。如果我不是被困于职场‘橱柜’之中,我肯定会有一个灿烂的前程。”铁路公司拒绝了这一要求,认为自己与西蒙还处于一个持续性的雇佣合同关系之中。

这个案例无异于给德斯纳德起诉香水公司的前景又蒙上了一层阴影。幸运的是,在经历了4年的漫长拉锯战后,德斯纳德终于在20206月等来了一纸胜诉判决。法院认为依特香水公司构成“精神骚扰”,并判令其向德斯纳德支付5万欧元赔偿金。尽管赔偿金数额不多,然而这被普遍认为是劳动者的胜利。有媒体打趣道:自此以后,雇主有义务让工作变得有趣。

就德斯纳德的胜诉而言,不得不提到的是“精神骚扰”这一法律概念。在过往数年间,法国各地法院在244个案子中,将用人单位故意排挤员工的行为视作法国《劳动法典》《社会现代化法》等法律所规定的精神骚扰行为。

《劳动法典》第L.1152条规定,任何雇主都不应对雇员施以以下行为:旨在或在结果上将会导致其工作环境恶化,损害其权利和尊严,影响其身心健康或损害其职业前途的行为。

法国最大的电信公司法国电信便曾卷入法国公司精神骚扰第一案,不仅公司受到罚款,数名高管更是因此被判有罪。检察官认为,正是该公司故意制造了一种敌视的工作环境以迫使员工辞职,才引发员工自杀潮。自2008年至2011年,该司竟有多达35名员工自杀身亡,另有12位员工自杀未遂。许多人把这归因于私有化导致的恶果。

起初,该公司隶属于法国邮电部。在改制过程中,该司为了节约成本,便试图采取各种措施裁员。对于部分具有公务员身份的雇员,该公司不能强制解除聘用,因此想了各种非常规手段迫使他们自动辞职。例如,将原来司职管理岗位与工程师的人下放至呼叫服务中心,或者将雇员分配到远离家人的地区工作以制造疏离感。为了迫使一位女员工辞职,该公司甚至在短短的一年内,将该员工调配到三个不同地方。时任首席执行官更是狂言道:“员工要么从门口离开,要么从窗户‘离开’。”一位员工在遗书中将这称为“恐怖主义管理政策”。

以上案件有一定的相似性,也稍显极端。不过,诸如变相裁员、恶意降低劳动条件等精神骚扰问题,并非是一国一地的特例。不少人认为法国劳动法较为严格,然而却无法阻止出现职场精神骚扰等冷暴力行为,个中教训值得深思。

如果类似的案件发生在我国,那么劳动者要想获得仲裁庭支持其赔偿请求,难度系数颇大。在我国司法实践中,劳动争议案件多聚焦于劳动关系的确立、劳动合同解除的合法性、经济补偿金或加班费支付的合理性等问题,而很少发生关于“精神骚扰”的案件。原因之一在于,我国较为关注的是劳动者经济权益的救济问题,而较少关切职场精神压力以及救济途径。我国劳动法、劳动合同法亦并未对此有所着墨,没有为劳动者提供维权依据。但是,这不代表我们可以对这种具有隐蔽性的、侵害劳动者权益的行为视而不见。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