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放通审议委与被罚的热门韩剧

2020-06-18 09:01: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韩国放通审议委认为,“两性平等成为了非常重要的价值观,电视节目作为公众媒体具有带头实现两性平等的义务”

 

韩剧《太阳的后裔》海报。 资料图

 

法治周末特约撰稿 马岚熙

近日,韩剧《夫妻的世界》火爆中韩。该剧最后一集以韩国全国收视率28%、首都首尔收视率32%的成绩,打破了韩国有线电视台的收视记录。这部直击婚外恋等现实议题的电视剧尺度颇大,甚至引来了韩国放送通讯审议委员会的审议。

《夫妻的世界》只是近年来被审议韩剧中的一部。事实上,不少为大众所熟悉的热门韩剧及综艺节目,都曾经被“开过罚单”。

近年重点审查四类节目

韩国放送通信委员会是韩国有关通信与广播事务的最高主管机关,其下另设置放送通讯审议委员会。在韩国,负责审查电视节目的机构,便是放送通讯审议委员会(以下简称“放通审议委”)。放送通讯审议委员会由9位委员组成,均是在放送或通讯领域具备丰富工作经历的民间人士。

其中,总统推荐3位,国会议长推荐3位,国会常委会推荐3位,由总统统一进行聘任。9位委员中既有执政党推荐的人选,也有在野党推荐的人选,并保持一定的比例,在政治层面上保障审查的公正性。

韩国电视节目的播出受到《放送法》的规制,播出后受韩国放通审议委的审查和监督。韩国放通审议委根据《放送法》在节目播出后进行审查,同时也定期围绕审议规定对各电视台进行教育培训,及时共享和贯彻相关法律规定的内容,从而努力构建“节目制作和播出前电视台内部自律、节目播出后韩国放通审议委审查”的动态监管机制。

一般来说,放通审议委审查内容有两大方面,一是观众投诉的内容,二是放通审议委自行监控的内容。近年来,韩国放通审议委对“以商业化为目的的娱乐节目”“以追求收视率为主的刺激的电视剧”“低品位时事对谈节目”等进行重点审查。

“应推广两性平等观念”

韩国电视剧遵循分级制度管理,分为7岁”“12岁”“15岁”“19岁”以及“所有人”五个级别。前四个级别,代表对应年龄以下观众不宜收看。

大多数热门剧属于12”或“15”这两个级别。因此,要想在黄金时段播出,必须适宜全家老少一起观看,不能出现不适合青少年观看的情节。

按照《放送法》的规定,对于具有违规情节的电视节目,放通审议委依据《放送审议规定》进行审核。根据违规类型以及情节轻重,处以“注意”“警告”“对节目播出负责人或者广告播出负责人的惩戒”“对电视节目或电视广告的修改或终止”以及“课惩金”等行政处分,或者进行“建议”“劝告”等行政指导。

必要时,放通审议委还会在实施上述行政指导或行政处罚制裁的同时,按照《放送节目等级分类及表示规则》等相关规定,变更电视节目等级。比如,将电视节目的等级从12岁”变更为“19岁”。

2008年,人气韩剧《妻子的诱惑》首播时,于每天下午7点的家庭时间播出。因剧情中的不伦、绑架、过度高喊和辱骂、暴力等内容受到放送通讯审议委员会的严重惩戒。

首播于2009年的热门韩剧《花样男子》,以高中生活为背景,目标观众为青少年人群。因其中出现的校园暴力和集体孤立等过分暴力描写、父母称赞高中生女儿夜不归宿的场面等非伦理性内容,被放送通讯审议委员会作出“警告”的决议。

两性关系是韩国放通审议委重点规制的内容。前不久,韩国放通审议委举行会议,对多部播放阻碍两性平等内容的电视节目进行审议。

其中,电视剧《结过一次了》近距离拍摄女服务员的腿部等身体部位等画面被认为播放了不恰当的内容;电视剧《夫妻的世界》中丈夫对妻子实施暴力、第三者向有妇之夫索要名牌包等内容被认为存在问题;《The King》中有女总理说“没有钢丝的内衣托不起胸”、女观众看着男性赛艇比赛说“男人要少穿多动”等内容,也引发了争议。

放通审议委认为,“两性平等成为了非常重要的价值观,电视节目作为公众媒体具有带头实现两性平等的义务”。同时表示,对电视节目中播出美化性犯罪、性商品化、助长固定性观念等内容非常担忧。

在放通审议委相关人士看来,电视台作为公众平台理应推广两性平等的观念,但部分电视台却为了收视率而在电视剧中安排美化性犯罪、将性商品化等剧情,并且还在未成年人能观看的时间段播出,造成了极其不好的影响。

相比剧情更看重影响力

不仅针对电视剧,对于电视综艺节目中出现的可能对未成年人造成伤害的内容,韩国放通审议委也毫不手软。

《超人回来了》是韩国一档知名亲子娱乐综艺真人秀,在315日播出的节目中,节目组安排一对嘉宾父子来到拳击馆。当着儿子的面,父亲被拳击馆长击倒在地一动不动,儿子则被吓哭。

这场恶作剧引发不少争议,韩国放通审议委在520日给《超人回来了》节目组发出正式警告:“当儿童出现在节目里,就会有儿童作为娱乐来源的可能性,务必慎重考虑会给儿童带来的影响。”

另一档热门综艺节目《Running Man》收视火爆,显然是韩国放通审议委的重点关注对象。针对节目嘉宾的不当行为、不当用词,韩国放通审议委曾多次对《Running Man》节目组、制作节目的SBS电视台发出警告。

除了淫秽色情、血腥暴力等明显需要被监管的内容之外,韩国放通审议委还十分擅长“抠细节”。

2016年,以军旅生活为背景的电视剧《太阳的后裔》在中韩两国引起收视热潮,却因男二号的一句粗话被放通审议委盯上,后者对其下达了劝告措施。放通审议委表示,就电视剧的整体剧情走向及内容所需看来,使用粗话是可以被理解的;然而考量到其媒体影响力,仍决定对此提出劝告。

被放通审议委开了罚单,受处理的电视节目须在7天之内,在其电视节目中播放放送通讯审议委员会下达的处理结果全文。此外,如果电视节目的处理是由于出演节目人员所致,那么还要对出演节目人员进行“警告”“限制出演”等相应的措施。

而如果电视台或者观众对处理结果有异议,可向放通审议委提出重审申请。

广告植入审查严

韩国一直以保护受众权益为由禁止在电视节目中植入广告,直到2010年年初解禁。解禁后,为避免植入式广告泛滥成灾,韩国放送通信委员会通过修订《放送法》第73条,明确规定植入式广告是韩国合法的7种广播电视广告形式之一,含义是指在影视节目内将商品作为道具展现的广告形态。

同时,相关法规也对植入式广告的画面大小、植入时长、告知义务、限制事项等作出明确规定,把植入式广告纳入法律法规的规制范畴。

有了法律规定作为依据,韩国放通审议委“重拳”不断。

2013年,由宋慧乔和赵寅成主演的大热韩剧《那年冬天,风在吹》,由于植入广告频繁,受到韩国放通审议委的警告,并被要求支付巨额罚金。

2014年,韩剧《美女的诞生》因植入广告宣传某手机APP被下达了“注意”处分。

除电视剧以外,综艺节目、颁奖典礼也是植入式广告的“重灾区”。

20198月,综艺节目《我家的熊孩子》以特写镜头记录了歌手金钟国喝某品牌饮料的场景,并以节目字幕播放了广告宣传语。韩国放通审议委认定:“不仅使用了同样的广告宣传语,而且节目拍摄场面和实际广告画面相似,将节目用作商业手段,因此按照规定必须进行处罚。”

2014年,韩国首尔电视台演技大奖颁奖礼和歌谣大典有数个奖项以品牌命名,主持人的串场词以及字幕中多次出现了相关品牌,且歌谣大典还出现了主持人特别展示某品牌手机的画面,这些行为都违反了韩国广播审议相关规定。因此,韩国放通审议委决定对演技大奖颁奖礼处以“注意”处分,对歌谣大典下达“警告”处分。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