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古代版”协议离婚究竟是何模样

2020-06-18 08:59: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原题:《清平乐》等热门电视剧频现“和离”

“古代版”协议离婚究竟是何模样

 

出现在《清平乐》中的和离书。 资料图

 

就宋代的法律而言,《清平乐》中的曹丹姝面对李植、赵徽柔面对李玮的时候,是完全可以主动离婚的,而不必说非要男方的和离书。并且以她们的家世身份,想必也不可能会有牢狱问题

 

朱军营

不管是前不久大结局的《清平乐》,还是2018年首播的《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如果你是这些剧的剧迷,一定会发现它们都不止一次提到了“和离”。

尤其是在《清平乐》中,曹丹姝新婚之夜手书与第一任丈夫李植的和离书,转身而去;曹丹姝和宋仁宗赵祯结婚5年形同陌路,也是因为她的一份和离书,两人感情瞬间升温;在大结局,驸马李玮最终给赵徽柔写下和离书,徽柔这段在婆家受尽屈辱的悲惨婚姻也算有了完美结局。

电视剧归电视剧。不过,在中国古代的“婚姻法”中,确实不难找到有关“协议离婚”的踪影。

单方面撕毁婚约的蔡姬

婚姻大事该如何“操作”,早在《周礼》中就有明确且详细的记载。而关于离婚,《周礼·地官·媒氏》有“娶判妻……皆书之”的规定。宋代郑锷注:“民有夫妻反目,至于仳离,已判而去。书之于版,记其离合之由也。”也就说,在先秦时期婚嫁,不论离娶,都得有个文书凭证,相当于现在的离婚证了。从这条规定来看,如果夫妻协议离婚,是被允许的,也即所谓的“和离”。

虽然《周礼·地官·媒氏》并没有明确规定妻子是否可以单方面主动提出离婚,但是从《史记》记载来看,当时的女性是有这个权利的。

例如,蔡穆侯的妹妹蔡姬嫁给齐桓公之后,由于一次戏水闹了矛盾,大怒的齐桓公便把蔡姬赶回了娘家。蔡姬委屈,蔡穆侯自然也是不悦,便直接让蔡姬改嫁了,结果“齐桓公闻而怒,兴师往伐”。显而易见,当时齐桓公并没有和蔡姬离婚,蔡姬完全是单方面撕毁了婚约。

不过,蔡姬终究是一国公主,其身份地位特殊,假如是普通女子呢?《史记》记载,齐国丞相晏婴有个车夫叫做吕成,为人傲慢,其妻看不过去自己老公这副样子,便威胁吕成要和他离婚。吕成听完之后大惊失色,自此兢兢业业,终成齐国大副。

总归来说,先秦时期,主动离婚的女性还属于少数。可进入汉代之后,女性主动离婚的权利被剥夺长达千年之久。

唐朝诞生“最美离婚书”

实际上,早在周朝时,《周礼》就规定了丈夫有七条休妻的理由,即“七去”。而汉代《大戴礼记·本命篇》则将这“七去”写进了“婚姻法”里面,即:“妇有七去:不顺父母,去;无子,去;淫,去;妒,去;有恶疾,去;多言,去;盗窃,去。”

除此之外,还有三不去:“妇有三不去:有所取无所归不去;与更三年丧不去;前贫贱后富贵不去。”

由此可见,在当时的婚姻关系中,女性主动离婚根本无从谈起。在汉代,就女性而言,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如果丈夫去世,女性可以自由再嫁。

东汉才女蔡文姬被匈奴掳走,成为左贤王的妻子后,曹操“乃遣使者以金璧赎之,而重嫁于祀”。蔡文姬一生三嫁,却依旧可以入选《后汉书·烈女传》,且不受任何限制,可见汉代女性相较于后世所提倡的“从一而终,贞洁烈妇”思想是具有相当先进性的。

到了唐朝,由于社会风气开放,女性意识觉醒,时常发生女性主动要求离婚的案件。如唐人范摅的《云溪友议》就记载了江右秀才杨志坚由于嗜学而家贫,妻子王氏遂向杨志坚讨要休书,后者无奈写下《送妻》诗一事。

诗曰:“平生志业在琴诗,头上如今有二丝。渔父尚知溪谷暗,山妻不信出身迟。荆钗任意撩新鬓,明镜从他别画眉。今日便同行路客,相逢即是下山时。”

王氏得诗之后,便到官府请求离婚,时州官颜真卿认为王氏“嫌贫爱富,污辱乡闾,伤风败俗”,便判其打二十大板,再许改嫁。同时,官府将此事公之于众,令江右妇女引以为戒。

事实上,唐朝的女性依旧无法在法律层面主动离婚。《唐律疏议》上就明确规定了女性主动“离婚”的代价:“诸犯义绝者离之,违者徒一年。即妻妾擅去者,徒二年,因而改嫁者,加二等。”

唐朝“婚姻法”新增加了一个词,叫做“义绝”。所谓“义绝”,指夫妻间或夫妻双方亲属间或夫妻一方对他方亲属若有殴、骂、杀、伤、奸等行为,就视为夫妻恩断义绝。不论双方是否同意,均由官府审断,强制离异。

但对于男女双方而言,所谓的“义绝”却是不平等的。唐律规定,女方只需要对男方及其亲属有故意伤害行为,就可以判“义绝”;而男方除非是殴杀女方及其至亲亲属,或者是贩卖女方,不然都不构成“义绝”。

至于妻子不经过丈夫同意就擅自离去或者改嫁的,都将面临刑罚。而且,领受刑罚后,往往还是得回到夫家。

不过,在唐朝,如果在双方协商好、无争议的情况下,是允许离婚的。《唐律·户婚下》就有“若夫妻不相安谐而和离者,不坐”的规定。

1900年,敦煌莫高窟中出土的一批唐代文献内,被发现有12封唐人的“放妻书”。其中最著名的《赵宗敏谨立休放妻书》写道:“愿妻娘子相离之后,重梳蝉鬓,美扫娥眉,巧逞窈窕之姿,选聘高官之主,弄影庭前,美效琴瑟合韵之态。解怨释结,更莫相憎;一别两宽,各生欢喜。”后人誉其为“最美离婚书”。

“从宋到元,改嫁者历历有之”

很多人一直以为宋朝作为理学高峰,女性的地位一定非常低。实则单从“婚姻法”来说,宋朝女性的地位恐怕是历代封建王朝中最高的。

依据宋朝律法规定,女性可以主动离婚,且不需要经男方同意。这就导致了宋朝女性离婚的理由五花八门。

例如,王彦龄本是元祐朝的名流贵介,乃当朝宰相之弟,结果“以醉骂妇翁,与妇离婚”。也就是说,他喝醉酒骂了老丈人,妻子于是主动离婚。还有宋人郑绅,在丢了给政府办事的饭碗后穷困潦倒,后来,“妻弃去适他人”。

相对比唐朝那个被打了二十大板的王氏,郑妻的待遇可谓天壤之别。这是因为宋朝准许了女性主动离婚。《宋刑统》规定:如果男方死了,女性可以离婚改嫁;男方犯了流放之罪,女方也可以无条件改嫁。

例如,宋真宗大中祥符七年诏,“不逞之民娶妻,给取其财而亡,妻不能自给者,自今即许改适”。宋哲宗八年诏,“女居父母及夫丧而贫乏不能自存,并听百日外嫁娶”。可见,宋朝是鼓励寡妇再婚的。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特定时期以内,历代统治者基本都提倡寡妇再嫁。如我们之说的汉朝,再如唐太宗曾下诏“男年二十,女年十五以上,及妻丧达制之后,孀居丧服已出,必须申请婚媾,令其合好”。这是因为,在古代国力强盛与否和人口数量息息相关,所以不能浪费妇女的生育力,与女性地位毫无关系。

而隋开皇十六年(公元596年)文帝杨坚下诏“官员九品以上夫亡妻不许改嫁,五品以上夫亡妾不许改嫁”,由此看来隋朝普通妇女在丈夫去世之后还是可以改嫁的。只是对官员来说,妻子诰命封号往往来源于丈夫,故而无法改嫁。

相比前朝,宋朝对于改嫁的规定明显宽松许多。宋《名公书判清明集》记载:“夫出外三年不归,听妻改嫁。”《庆元条法事类》规定:“被夫同居亲强奸,虽未成,而妻愿离者,听。”

虽然宋朝女性可以不经男方同意而主动提出离婚,却很可能面临刑罚。《宋刑统·户婚律》规定,女方主动离婚会被视为“不忠”,会面临两年牢狱之灾。

如被誉为“天下第一才女”的南宋诗人李清照,再婚之后发现丈夫张汝舟不仅家暴,而且为人贪得无厌,最终一纸诉状请求官府离婚。虽然官府答应了李清照的主动离婚请求,但要将其关押两年。不过,李清照好歹是官二代兼大宋名人,后经经翰林学士綦崇礼等人的帮助,仅仅关押9天之后就被释放了。

所以,就宋代的法律而言,《清平乐》中的曹丹姝面对李植、赵徽柔面对李玮的时候,是完全可以主动离婚的,而不必说非要男方的和离书。并且以她们的家世身份,想必也不可能会有牢狱问题。这也难怪连《元典章》卷十八记载:“从宋到元,妇女夫亡守节者甚少,改嫁者历历有之。”

到了明清时期,女性又面临着无权在男方不同意离婚的情况下解除婚约的境况。《大明律·户律》中,女方可以主动改嫁的情况只有三种:一,男方去世;二,定婚五年男方无故不娶及逃亡过三年不归;三,男女犯奸盗者,听其别娶别嫁。

而《大清律例·户律》和《大明律·户律》如出一辙的,两者并无多大差异。同时,它们又都规定了“七出三不去”,甚至在《大明律》中,一旦是女子犯错,连“三不去”都不再适用。

总而言之,封建时期的“婚姻法”一方面必须遵从《周易》中“妇女贞洁,从一而终“所沿袭下来的各项规定,另一方面又考虑当时的社会情况。例如,都鼓励寡妇再嫁以提高生育率。

只是随着“忠臣不事两国,烈女不更二夫,故一与之醮,终身不移,男可重婚,女无再适”的文化深入人心,女性想要在古代主动离婚,无疑十分困难。毕竟,封建社会的核心,就是开头那句“忠臣不事二君”。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