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第二届法律人纪实写作大赛参赛作品选登(九)荣华街警事(下)

2020-06-18 08:53: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又轮到兰亭序到医院值班了。虽然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但他还是没想到杨某会如此暴躁。看着她病恹恹的,却死命拽住了护士,一副拼命的架势

 

初曰春

前情提要

在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公安分局荣华街派出所,胡锦耀、兰亭序、涂先成这几位年轻民警常自诩“帅哥三人组”。

他们正为疫情防控忙得焦头烂额时,派出所接到报警,说是发生了一起恶性刑事案件。3个人由此接下了照看犯罪嫌疑人杨某的任务。其间,他们也为发生在辖区内的其他大事小情奔波、忙碌着……

胡锦耀可不敢怪罪女朋友。毕业参加工作这半年来,他始终没抽出闲空,有愧于对方。

刚刚过去的2019年,全武汉市民警都为了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的安保工作加班加点。说好了回头统一调整休假,可现实摆在那里,胡锦耀只能让异地恋的女朋友望眼欲穿。

他偶尔会安慰女朋友,说咱比老涂、老兰强多了,他俩到现在还是光杆司令。女朋友通常怪罪他偷换概念。胡锦耀心里偷着乐,这是大实话,估计两位师兄正是因为工作忙才没工夫谈情说爱。

清晨起床,胡锦耀还跟过去一样,在朋友圈发了女朋友的照片,这是他的“讨好秘籍”。但这次他失算了,他想发几句认怂的话,却腾不出手来。

工作越来越紧,压力也越来越大,整个荣华街派出所的人都忙得像一个个旋转的陀螺。兰亭序第一次感受到什么是“恨不得生出三头六臂”。

又轮到他到医院值班了,杨某把觉睡足了,精神头也来了。用她本人的话讲,还了魂,就会阴魂不散。

庆幸的是,这一天上级配发的防护物资到位了,兰亭序全副武装守护在隔离区。与其他病号不同的是,他得进入隔离区,随时应对杨某的百般刁难。

虽然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但他还是没想到杨某会如此暴躁。看着她病恹恹的,却死命拽住了护士,一副拼命的架势。杨某情况特殊,警方必须把实情通报给院方。

让兰亭序动容的是,那位护士没有惧怕杨某的纠缠。按说碰到犯罪嫌疑人,一般人会避之不及。护士意图稳住杨某,杨某也不知哪来的气力,竟然把人家摁在了床头。

眼瞅着护士的护目镜就要被扯下来了,兰亭序赶忙过去保护护士。但他下手不能太重,怕弄伤杨某。好不容易解了护士的围,兰亭序自然而然地成了杨某的攻击对象。

杨某撒泼,要脱掉身上的病号服。兰亭序忙把脑袋扭向别处,伸手抓起被子,给杨某盖上。他哪儿见过这种阵势,正犹豫着如何处置,杨某一把扯住他的防护服。

兰亭序一回头,杨某的口水已经吐到了他的身上,而且是一口接一口。兰亭序感到恶心,但他不能松开抓被子的手。

直到再也吐不出来,杨某才恶狠狠地说:“老娘不想活了,死也要拉个垫背的,有本事你就把我毙了。”

接下来的话更难听,杨某把兰亭序的八辈儿祖宗都骂了个遍,还诅咒他和他的父母不得好死。医院的一位保洁阿姨实在看不下去了,说:“这种祸害人的玩意儿,让她自生自灭吧。”

兰亭序说:“哪儿能啊,犯再大的罪过也是个人,是人就得为她保太平。”

受了保洁阿姨那些话的刺激,杨某还真就一心寻死了,而且是煞费心机,根本不给兰亭序喘气歇息的机会。

保洁阿姨是为数不多留在医院上班的工作人员,她是医院的老人了,对医学专业也略知一二。她向护士建议,给杨某注射镇定剂。

护士拒绝了,上前给兰亭序打帮手。他心生感动,这弱不禁风的女护士还真勇敢。

兰亭序思前想后,死看硬守不行,关键得解开杨某心里的疙瘩。好不容易稳住了对方的情绪,兰亭序开始跟杨某拉家常。

可哪儿有他想的那么简单?杨某的情绪反复无常,心情好的时候称呼他“小兰妹妹”,状态差的时候把他骂得狗血喷头。

兰亭序心想:怎么还雌雄不分呢,管你喊我什么,只要能迈过心里那道坎儿,主动接受治疗,比什么都好。

“凡事都往好处想。”兰亭序安慰道。

杨某神色忧郁地说:“我已经犯了罪,也没脸活在这个世上了,两眼一闭,两腿一蹬,就解脱了。”

兰亭序苦口婆心地劝了好半天,杨某油盐不进,反反复复还是那么一套说辞。实在没办法,他只好身着笨重的防护服,用夸张的肢体动作,一个劲儿给对方卖萌。

杨某的态度终于有了好转,兰亭序瞅准机会,对她说:“我可是吉祥宝宝,你得好好活着。”

杨某眼泪汪汪地说:“你这么耐心,比我自家亲戚还要亲。你说说,姓张的那个畜生啊……”

兰亭序心知她说的是自己的丈夫、同案犯罪嫌疑人,赶忙打断他的话:“感觉我亲吧,那就喊我弟弟。”

“不,我就喊你妹妹。”杨某的脸上终于有了笑模样。

他也跟着笑了。不过,护目镜和口罩遮挡了兰亭序的表情,他只能为杨某竖起大拇指。再一转身,他发现护士也冲着自己竖起了大拇指。

折腾了那么久,杨某的情绪终于稳定了下来。兰亭序再三嘱咐来接班的胡锦耀,让他千万别轻敌。胡锦耀正在消毒,嘴巴却不饶人。他嫌师兄说话不严谨,把人民内部矛盾,当成了敌我矛盾。

兰亭序不想搭理他,让他成了剃头的挑子。胡锦耀不信邪,透过窗户往隔离病房张望,很想会会让两位师兄大伤脑筋的杨某。

每个人都有个成长的过程,胡锦耀犹如初生的牛犊,正处在天不怕地不怕的阶段。其实,他也揣着个小秘密——因为在处理老吕打牌的事情上颜面尽失,他想找机会证明自己的能力。

他的愿望泡汤了。杨某一觉睡到天亮,没给他留下机会,只是中间说过不少梦话,那些话杂乱无章,理不清个头绪,出现频率最多的是“小兰妹妹”。

“小兰妹妹”是谁?胡锦耀的好奇心被激了起来,他的第一反应是,这个进入杨某梦里的人可能是漏网的同案犯罪嫌疑人。他感觉身为警察就该时刻保持警惕。

他兜了个圈子,才猛然发问。杨某回答说,做了好多噩梦。直到离开隔离病房,杨某才问姓兰的警察何时再来。

胡锦耀瞬间找到了答案,偏偏又大舌头,把“小兰妹妹”这档子事儿发到了单位的微信群里。这才让兰亭序出现了反常。

有人在群里说:“小兰同志不简单,别人是认贼作父,你是认贼当姐。”兰亭序本想理论,但他既没心情、也没时间。他有太多工作得去干,而且同事们也没什么恶意。

一天之后,俞所长等人去医院探望杨某,知晓了来龙去脉,才在群里夸了一句,说小兰同志表现不错,立了大功。兰亭序本来想表个态,思量半天还是把手机揣进了兜里。

他心知肚明,让杨某渡过难关的不是他个人的功劳,除去“帅哥三人组”的另外两个人,还有师兄李存祥、任寰和那些辅警们,也都在轮班看护时以各种方式帮助过杨某。

事情的发展并不乐观,杨某高烧不退,院方与派出所协商,把她送到其他医院检查,尽早确诊是否感染了新冠肺炎病毒。担心警方误会,院领导亲自出面解释,还帮忙联系了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医院。

涂先成负责这项工作,前前后后把杨某运到同济医院3次,终究没等来核酸试剂。所领导心急如焚,那时,疫情发展飞快,远远超出了人们的心理承受能力,他们身边就有战友被隔离。

警察并非像有人想的那样,只会打打杀杀,尤其在基层派出所,他们把更多的心血花在为群众服务上。坦白地说,一个称职的民警绝对会拥有悲天悯人的情怀。

分局、市局相继介入,最终把杨某安排去了武汉市肺结核医院,做了核酸检测。不幸中的万幸,杨某只是普通肺炎,“警报”顺利解除,看护人员也撤回所里。

荣华街派出所依旧忙得不可开交,很多人连口热饭都吃不上。“帅哥三人组”仗着年轻,更是想干出点名堂,碰到出警也是抢着上。

灾难是人性的试金石,罪恶的欲望一旦占了上风,就会掳住人的心智,魅惑当事人去走邪路。这期间,全国各地陆续发生以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为名义的诈骗案。

这天中午,涂先成看到一条新闻,气得当场骂娘。原来是浙江侦办了一起案件,犯罪嫌疑人打着卖口罩的幌子,骗了受害人170余万元。

“可恨!”嘴里蹦出这两个字后,胡锦耀很罕见地严肃起来,“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越是到最吃劲的时候,越要坚持依法防控。”

兰亭序闻声凑过来,说:“千万别在咱辖区发生这样的事儿,如果让我碰上了,哼——”

也巧了,没过半小时,派出所接到警情,称有人举报辖区某小超市利用网购消毒液实施诈骗。兰亭序直骂自己是乌鸦嘴。

三人赶到现场,发现小超市已经是铁将军把门。一问周围的邻居,说这家超市早在春节前就关门歇业了。再查超市老板,发现他正在老家孝感接受隔离,不具备作案条件。

在很多人眼里,有了结果就可以交差了,但他们不敢大意,通过指挥中心联系到报警人。对方声称绝对不会出错,有板有眼地说:“有可靠的证据。”

“什么证据?”

“发货单。”

“是你上当受骗了吗?”

“不是。”

“谁?”

“我也不认识。”

虽然报警人的语气异常坚定,但问答之间,他们开始起了疑心。对方似乎也感到不对头,立马表明自己是守法公民,实在是仇恨那些不法分子借着新冠肺炎疫情趁火打劫。

报警人还真是热心肠,说要把证据送到荣华街派出所。可让人出行就会增加感染新冠病毒的风险,三人一商量,决定由对方提供货单照片。

他们接到的是张截图,上面的内容是某网络平台发布的求助信息,配图的确是发货单,疑似受害人把受骗经历说得很悲催。

把图片放大一看,发货地点还真是那家小超市。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三人向所长汇报,请求分局网监大队查找疑似受害人。

十几分钟后,锁定了目标,发布信息的IP地址就在小超市对面小区里。他们马不停蹄地赶过去,却发现发信息的是个初中一年级的小男生,从前到后都是他自导自演的闹剧。

发货单是P的图,求助信息也是假的。男生的父母都是某厂的工人,生产的是市民必需物资,双双住在厂子里。孩子一个人在家里,基本上是“放羊”状态。

有过之前的教训,胡锦耀细声细语地批评男生:“不能再胡闹了啊。”又提醒说,“叔叔告诉你,这可是造谣,要负法律责任的,懂吗?”

男生怯生生地点点头。

归队途中,胡锦耀想起跟自己闹别扭的女友。他犹豫片刻,想和女朋友联系,掏出手机瞄了一眼,嘴巴立刻咧开了——女朋友给他发来一条信息,说是等忙完这阵子,请他吃热干面。

胡锦耀回来信息,又提及那天夜里问过的问题:“新冠肺炎疫情过后,你们最想干什么?”

涂先成不假思索地回答:“继续装孙子,多到老吕那里走动走动。”

小兰妹妹,你呢?”胡锦耀又问。

兰亭序沉默了一会儿才说:“去看守所看看杨某,让她安心伏法。”

另一件事情他没好意思说出口,待到春暖花开,他想约那位女护士去武大看樱花。

兰亭序终归是意识到自己错了。父母在家牵肠挂肚,不能说工作上的事儿,总可以聊聊别的吧。

他打开微信,接通视频,模仿说评书的腔调,眉飞色舞地给两位老人讲起了笑话——

话说,有位大将军,身穿铠甲,住进了医院隔离区。真不凑巧,早晨吃了凉饭,又喝了罐冰镇饮料,结果拉稀了,可他得忍着……

卖弄了半天,父母也没笑。兰亭序讲不下去了,他心想好在没说那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糗事儿。他颓然关闭视频,也忽然发觉,自己还很不成熟——只有过于紧张时,他才会去喝冰镇饮料。

正在这个时候,尖锐的手机铃声响起。又得出警。兰亭序戴上口罩,检查了防护措施,急匆匆地去开车。

显然,属于他以及“青年汉警”乃至大江南北那些藏蓝警察们的战斗,仍在继续……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