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现代家庭生活,轻信与欺骗更易上演?

2020-06-11 08:17: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原题:现代家庭生活,轻信与欺骗更易上演?

“西班牙版《寄生虫》”之问

 

他绝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渣男”,在其最终走向堕落之前有着极其复杂的变化过程

 

电影《家怨》剧照。 资料图

 

钟晋 周姝希

西班牙电影《家怨》讲述了一个失业广告设计师哈维尔通过阴谋诡计“寄生上流”的故事。

中年但并不“油腻”的哈维尔,因丧失经济来源而被迫举家搬离豪华公寓,但对于昔日富足生活的眷恋,让他利用留存的钥匙潜回曾经的家。当新主人的一切暴露在他眼前,一个大胆的计划逐步酝酿。他想方设法接近男女主人,并在他们的脑海中植入各种“广告”,最终使男主人殒命,自己则取而代之,成为富家女的新任丈夫。

电影剧情看似一部工整的“宫斗剧”,只是由女人心计变成男人斗法;影片在哈维尔“上位”成功后便戛然而止,也不像韩国电影《寄生虫》有“寄生”成功后的强烈反转。但细细品味,能感受到影片含蓄内敛的手法和发人深省的寓意。

“广告”改变人生

电影《小丑》的成功秘诀在于把一个看似“天生犯罪人”的黑化史铺垫地曲折离奇又合情合理,让人深恶痛绝又扼腕叹息,而《家怨》主人公哈维尔的形象塑造也有异曲同工之妙。

他绝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渣男”,在其最终走向堕落之前有着极其复杂的变化过程。他曾在业界有过多起成功案例,“不虚此生”“大胆的宣言”等充满诱惑力的广告词都大受青睐,但在失业后甘愿自贬身价的求职经历中,被年轻人暗讽理念平庸而缺少“冒险”的元素,就连昔日老友也毫不留情地设定不付薪水的3个月“试用期”来收留这个“廉价劳动力”。

四处碰壁后,哈维尔求教“成功学”导师,却只是收获了一堆蛊惑。妻子玛哈外出劳碌后满身的漂白粉气味,儿子极度肥胖的身躯与退回公立学校后的沮丧,让他感到必须做点什么才能改变家里糟糕的现状。

起初“回家”,哈维尔只是重温逝去的富裕生活记忆,明白“寄居”的日子终不长久。偷看电脑中新主人一家三口的车祸记录后,他得知男主人托马斯因醉酒驾驶导致妻女受伤。随着“中年危机”日益严峻,无所事事的他对这一家人更有“兴趣”,也洞察到这个幸福家庭的脆弱之处。

一次戒酒会上,哈维尔与男主人托马斯“偶遇”,他编造因酗酒肇事而遭家人抛弃的经历让对方颇感“同病相怜”。咖啡厅畅谈后,托马斯便盛情邀请哈维尔改日到公寓做客,善良的女主人拉腊愉快地招待了这位彬彬有礼的客人,这更让哈维尔难以割舍对“家”的眷恋。

不久后,电脑日志出错,托马斯错过了接女儿上体操课,“酒”的魔力似乎仍未断根。而哈维尔“酗酒”撞车,赶来帮忙的托马斯被烈酒溅了一身,哈维尔还借故拿托马斯的手机向自己发出一条酒后出事的“求救”邮件。

就在拉腊找上门来,向哈维尔核实托马斯是否仍未戒酒时,哈维尔向其出示托马斯“酒后出事”发给他的求救信,拉腊因此与托马斯分居。

紧接着,哈维尔主动出现在托马斯面前坦陈自己的谎言招引一顿爆揍,挂彩的哈维尔借此当面提醒拉腊提防其丈夫的暴力倾向。

趁夫妻冷战之际,哈维尔邀请拉腊带着酷爱体操的女儿与体操世界冠军会面,并拍下温馨的合照发给托马斯……

在窥探隐私和制造矛盾的同时,哈维尔得知托马斯对花生严重过敏,并将一瓶自行注入花生精油的防狼喷雾送给拉腊“以防万一”。

当再度酗酒的托马斯回到公寓与拉腊发生剧烈冲突时,拉腊使用喷雾将托马斯击倒。暗中掌控一切的哈维尔如及时雨般打来电话,并“受邀”赶来公寓承担起收拾残局的责任。

在警察到来前,哈维尔斩断了托马斯最后的生机。

影片为哈维尔设定了资深广告设计师的经历以及冷静自律的形象,让人不难理解他对受众心理捕捉、信息有效传导、画面情绪渲染等技法的驾轻就熟。他为自己精心编辑了数段“广告”,在不同的人面前“定向投放”以博取同情、获得信任、引发猜忌、激化矛盾直至借刀杀人。他按照广告词的引导行事,最终踏入了自己梦寐以求的上流家庭。

夫妻信任危机的“二难困局”

“人的本质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影片人物塑造必须依赖于社会关系,身份、性格、心理、行为等都不是诞生在真空之中。而成型的人物形象宛如一面镜子,通过反向解构则可以映射与“家怨”相关的种种话题。

婚姻,不能仅靠爱情来支撑。哈维尔一家的境况正如“由奢入俭难”,收入的落差带走了豪宅还有自信、温馨;尽管有理解他的妻子和儿子,哈维尔还是无法适应“穷的味道”,他知道所有广告都从不推销这种味道。

托马斯与哈维尔在“需求层次”上有巨大差异,但他身为西班牙知名富豪的女婿,也有难言之隐,酗酒不过是他倍感压抑的表现。他为呵护家庭绷紧了自己的神经,许多感触憋在心底不能向拉腊倾诉,以至于初次见面的哈维尔便可以轻易勾起他的“同理心”并与之结为挚友。

单纯善良的拉腊,根本无法理解托马斯的心境,也不能抵御他人精心设计的挑唆。婚姻未必是爱情的坟墓,但维系婚姻的要素绝不仅是爱情。一时光鲜亮丽的背后,需要一生的精心呵护。

事业,不会仅由才华来决定。毫无疑问,哈维尔是一位优秀的广告设计师。尽管影片并未交代他为何失业,但以其才华完全有理由在业界找回一席之地。当他得知托马斯成为高管还有富豪女婿这一背景因素时,不难想象他心底对命运的慨叹。

也许,他早已笃定托马斯不配拥有这一切、更无法守护这一切,随后的野心之路再无良心阻挡。既然他的才华不容于正途,便在邪路上大显身手。

如同哈维尔这般在善恶边缘挣扎的人不在少数,他们都不得不“静待花开”,可有的是用善意浇灌、有的是用仇恨浸染。当理想与现实存在极大差距时,人很容易走向极端。踏上一条不归路,固然有极其复杂的环境因素,但抉择仅在那一念之间。

幸福,不可仅凭善良来维护。托马斯和拉腊的家庭幸福,经酒驾一撞便留下永久的裂痕。一经离间,旧伤疤的疼痛记忆瞬间触发。夫妻之间的和解,还要更加牢固的信任和良好的沟通。所有背靠背的探查与揣测,都为哈维尔提供了撕裂伤口的绝佳机会。夫妻之间的信任危机很容易陷入“二难困局”,当面质问则担心赤裸裸的争论导致冲突加剧,背后调查则难免因缺少一方解释而偏离真相。

拉腊没有选择“三方对质”,反而坚定地相信哈维尔,因为她下意识地只想求证丈夫的忠诚,而不是防范第三者的诬陷。

如果说哈维尔是事业上的失败者,那么托马斯和拉腊则在家庭上败得更惨,一个白白赔上性命,一个与仇人同床共枕而不自觉。人们的善良容易被人利用,有时是作茧自缚、自投罗网,有时是作恶工具、“替罪羔羊”。

小心成为“透明人”

现代工作生活的快节奏,让人们经营家庭的时间显得愈发珍贵。本片正是以一场惊悚的家庭悲剧为背景,提醒人们注重家庭安全。

一是居家安保。搬入旧宅而不换锁的新主人,想必对公寓管理和前住客的品行太过信任。高级公寓内外均无视频监控,无法防范到“看不见的客人”。而前保洁员私藏钥匙,有“恋童癖”的园丁窥破哈维尔的诡计并要挟其偷窃小女孩的内裤,都表明这里是隐患重重。

二是电讯安全。人们在日常生活中越发倚重电子通讯工具,可一旦泄密则主人秒变“透明人”。没有设定密码的电脑,让哈维尔获悉家庭历史和行动轨迹,篡改电子日志也使得托马斯随之犯错。手机如今被称为“人体器官的组成部分”,利用托马斯轻易借出的手机,更坐实了他“醉酒求救的劣迹”。

三是隐私保护。公寓的落地窗,让主人领略到美丽的风景,可主人也暴露在别有用心者的监视之下。托马斯向哈维尔倾诉心事,并告知拉腊的父亲地位显赫且花生过敏症让自己有性命之忧,好比是在恶魔面前坦白所有“软肋”。

噩运总是不期而至,恶人常在周围徘徊。随着社会交往范围更为广泛,人们与陌生人的接触更为频繁。礼貌、真诚、友善等道德规则,很容易成为坏人套在被害者脖子上的枷锁。影片将戒酒会“偶遇”地点设计在教堂旁,正是告诫人们——上帝从不拒绝恶人去教堂祷告,撒旦也可以有优雅的谈吐、谦逊的外表和感人的忏悔。和陌生人交往,不要轻易泄露心底的秘密。

至于恶人嚣张的原因,除了被害者的柔弱无备,还有知情者的沉默不语。玛哈从哈维尔丢弃的垃圾中,找到其将花生精油注入防狼喷雾的物证,也信誓旦旦地声称将要交给警察。但经哈维尔一番现实主义的劝导,她只能选择保留儿子的教育基金和可以栖身的唯一住所。

作为一部视觉冲击较少且剧情反转力度并不出众的电影,《家怨》也许最适合中年人的口味。

托马斯的扮演者是《看不见的客人》的男主角马里奥·卡萨斯,他从狡猾的凶手变成任人摆布的受害人并无违和感,可见其精湛的演技。

扮演恶人哈维尔的是西班牙著名演员哈维尔·古铁雷斯,他将一个温文尔雅、深沉内敛而又狡诈善变、贪婪残忍的中年心机男形象诠释得惟妙惟肖。

影片对主角形象的整体勾勒可谓煞费苦心。比如,哈维尔强逼肥胖儿子跑步直至呕吐的场景,可见他平时对儿子成长的忽略和行事风格的功利性;用毒肉团杀死公寓对门的大狗以消除“回家”时的风险等,则为他最后捂死托马斯时的“果决”埋下伏笔。

影片另一亮点,是细节呼应的匠心独具。比如,片头哈维尔设计广告中的梦幻家居生活与片尾亲身上位后的家庭实景、旧宅与豪宅中均有一个缓缓滴水的龙头等,都给予观众世事轮回的遐想。人们稍作回味便会感慨,在理想与现实、富有与贫穷之间,总是反复演绎这些大同小异的故事……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