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预测性司法考验法国司法公权力的智慧

2020-05-21 08:39: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法国最高行政法院 资料图


预测性司法诉诸的人工智能势必会在法国数字司法建设中占据一席之地,其与法律的混同在一定程度上也将不可避免

 

申军

近年来,随着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发展,预测性司法成为各国法律界日渐关注的话题。

预测性司法可被理解为:基于司法大数据分析、从计算概率入手以预测诉讼结果的技术性工具。其法文表述是Justice prédictive,对应的英文则是Predictive analytics,两者的具体含义并不尽同。而运用算法的预测性司法对某个诉讼所要预测的,不是对之作出此种或彼种判决,而是作出何种判决的概率。从这个角度来说,预测性司法有时或可被称为定量性司法。

法律界对预测性司法有诸多疑虑

预测性司法的概念对法国法律界来说并不陌生。法国数学家普瓦松早在1837年出版的一本著作中,就专门研究了民事及刑事判决的或然性,并归纳出计算相关概率的一般规则,可谓是预测性司法领域的先行者。

在我们身处的数字时代,司法判决的概率性和统计性分析则呈现出新的维度:通过机器学习算法进行的数据发掘,司法数据、诉讼数据和案件背景数据可被详尽分析,据此法律专业人士可以获取对于诉讼结果的概率统计。

在法国法律界看来,预测性司法的运用不无裨益。比如,法官可以藉此获取相关司法判决的内部统计数据,而不仅仅只囿于熟知法国最高审判机关的判例。其对法院同侪所做判决的知悉,则有助于未来在情境类似案件中作出恰当的判决。他们也可藉此确定在一个相似诉讼中须判定的赔偿金额。

再如,预测性司法便于律师评估一个具体案件的胜诉概率,后者据此或可采取更有效的法律和司法策略,或是可以建议其客户放弃诉讼,寻求争讼的友好解决,从而减少当事人的讼累,缓解法院的审判压力。

另外,无论是法官还是律师,预测性司法都可使他们从日常繁复的工作中解放出来,比如,对于既有判决的重复性查阅和分析,使之能将更多时间和精力集中到案件的法律论证当中。

因此,法国法律界对预测性司法在民事诉讼领域的适当运用予以接纳,比如,对有关民事赔偿案件的判决加以预测,包括人身伤害、解雇、离婚类的诉讼。这显然会提高法国法院的司法效率,乃至提高该国的司法竞争力。

反之,对于预测性司法在刑事领域的运用,比如,将之用来计算一个刑事嫌犯是否要被临时羁押的概率、或是一个刑事累犯的潜在可能性,基于相关实践可能导致的歧视乃至谬误,法国法律界则并不乐见。

当然,法国法律界对于预测性司法的推行亦有诸多疑虑之处。

其一,其可能导致述行性风险,即自我实现事先陈述或预告的事情,这或会导致相关判决实践的千篇一律、相关司法思维的同一化,而往往忽略特定案件的背景。

其二,其基于以往判决结果衡量和预测未来诉讼的风险,依照的算法往往复制保守与歧视,而不是对未来法律或判例的演变作出预测。

其三,其技术限制显而易见。现有的算法技术只能诠释信息,强调事实因素的重要性,而不能进行演绎式或三段式论证,使得人工智能目前在此方面不可能替代人类智能,其是否能够确保司法安全、赋予司法公正因此值得检视。

其四,预测性司法工具研发者大多是初创型法律科技公司,讲究营利性,代表私权力,融资可能来自全球各地,开发的算法或许亦是跨领域甚至跨国界。而一国司法领域是传统的公权力范围,如果司法判决的作出须受制于算法和资本的逻辑,私权力对公权力的侵蚀在所难免。

其五,法国法院传统的审判方式是合议制(尽管独任制审理在法国也已行之有年),其是当今司法的创立因素和司法民主的重要体现。预测性司法显然会将法国的该项司法传统大大削弱,而单一的、依照数学结果而非人类思考祭出的判决或会大行其道。

其六,每个诉讼案件背后都折射着人文维度。如果一味依赖算法做出司法判决,法官或将成为仿生的或被编程化的管理者,有温度的司法将服从于冷冰冰的数据。因此,法国司法界认为预测性司法可以帮助法官作出决定,但不能取而代之;预测性司法所依赖的算法应该透明且公开,能被有效控制以免发生操纵司法的风险。

大规模推行或颠覆法国法传统

作为同时熟稔欧陆法和普通法的法律人,笔者还要指出,如果在法国这样的欧陆法系国家大规模地推行预测性司法,从长期角度而言,这或会暗中加速英美法系的判例法特色在法国司法判决中的分量,减弱法国法官在司法审判中(尤其是民事类司法)的角色,更可能会潜移默化地改变甚至颠覆法国法的传统。

众所周知,法国法的基础是成文法,而非判例法;未来若将判决大规模依托于判决先例,那么法国法官就将不再是传统的法律阅读者和诠释者,而或会成为造法者,这将会动摇法国传统的权力平衡。因此,预测性司法在未来可否造成欧陆法特色的丧失,或是逐步消弭两大法系间的实务鸿沟,值得密切关注。

预测性司法在法国的实践和司法判决的开放式数据(Open data)息息相关。开放式数据是指在线自由获取的公共数据。而预测性司法所运用的算法,需要大量的司法判决数据作为后盾。

法国2016107日编号2016-1321的数字共和国法第21条规定(其创立了法国司法组织法典法律编第111-13条),司法审判机关作出的判决向公众免费提供,条件是对相涉人员的私生活予以尊重,并对他们可能被再识别的风险事先加以评估。这使得研发预测性司法的法律科技公司获取免费海量的司法数据成为可能。

需要阐明的是,法国的司法判决包括司法等级法院和行政等级法院作出的判决。La Cour de cassation是法国民事、刑事、商事和社会案件的最高审级,是通常所称的法国最高(司法)法院;Le Conseil dÉtat则是法国行政案件的最高审级,即通常所指的法国最高行政法院。

“法官侧写”缘何被禁

法国2019323日编号2019-222的司法改革及2018-2022年度规划的法律对上述2016年数字共和国法作出了相关修改。前述2019年司法改革及规划法第33条由于涉及“法官侧写”(Le profilage des magistrats)的议题而广受各国法律人关注。

实际上,该条针对有涉法官的个人数据保护确定了两条原则。

其一,在一旦泄露可能会给法官或其圈子的安全或私生活带来损害的情况下,司法判决中出现的任何得以识别法官的因素,须在公之于众前予以“掩盖”(法条原文没有使用假名化或匿名化的说法,可能是因为同样依据该条的规定,司法判决应注明作出判决的法官的姓氏)。这可被解读为是对欧洲人权公约(ECHR)和欧盟数据保护通用规章(GDPR)有关规定的遵守。

其二,禁止旨在评估、分析、比较或预测特定法官实际或假定的专业实践,而对其身份数据的再利用。因此,出于前述目的对某个法官及其司法活动进行数据分析和统计,即所谓的“法官侧写”是被严格禁止的,违者可能遭致刑事处罚。不过应该指出的是,此条款并不禁止对法官所在的法院或法庭进行比较性及预测性的分析。

严禁对法官进行“侧写”,显然针对的是新兴的法律科技公司,因为一般民众恐难具备相应的数据处理和分析能力。而为何严禁“法官侧写”则是见仁见智。

在笔者看来,一个不容忽视的缘由可能是:如果法律科技公司在免费获取相关判决后对法官身份数据予以统计分析,然后再将其个人数据分析嵌合到开发的算法或软件之中,并有偿提供给或有需求的法官、律师或潜在的诉讼当事人,实际上构成了对于法官个人数据的商业性开发。从此点来看,当然应该被予禁止。

一言以蔽之,预测性司法并非预言未来,其只不过是在唤醒过去。它也许是水晶球,极尽司法占卜之能事,但想必它也不是万灵丹,可以帮助法官一劳永逸地解决法律问题。

不可否认的是,预测性司法诉诸的人工智能势必会在法国数字司法建设中占据一席之地,其与法律的混同在一定程度上也将不可避免。

值得思考的问题在于,法国法律界是否已经做好了接纳包括预测性司法在内的创新法律技术工具的准备。同样,如何既能控制预测性司法导致的风险,又能在不失与民众的人文接触之同时,确保司法高效和衡平的运作,也无疑考验着法国司法公权力的智慧。

(作者系法国执业律师、法学博士)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