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解读庄梅岩:她笔下的对错,并不止于审判

2020-05-14 09:41: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在不同的戏剧中,不少是反思到底人的命运如何走到某一步的,或者人生到底什么最重要”

 

庄梅岩 资料图

 

法治周末特约撰稿 马岚熙

56日,因疫情而改为线上颁奖的第39届香港电影金像奖典礼落下帷幕,内地女演员周冬雨凭借《少年的你》摘得影后桂冠。香港女演员郑秀文则凭借《花椒之味》《圣荷西谋杀案》两部影片同时入围最佳女主角提名,再次遗憾“陪跑”。

不过,此次提名让电影《圣荷西谋杀案》再次引发关注,并让人们关注到了最初创作该剧的香港著名编剧庄梅岩。

从心理医生到职业编剧

庄梅岩笔下的剧本题材多元,直击社会议题,涉及宗教、人性、法律、梦想等,无不引人深思。不过,她一开始是未打算以编剧为业的。她最初的打算是当一名心理医生。

从小就喜欢与人聊天的庄梅岩,曾以为心理咨询师就是听人倾诉、帮人排忧解难的工作,所以,她的理想就是当一名心理学家,并报考了香港中文大学心理学专业。然而在学习心理学的过程中,她才明白自己并不适合开药治病。

“我太容易代入别人的痛苦,自己过分地伤感。人家还没出事,我自己先出问题。做编剧的话,我反而可以将这些伤感转化成创作,比较适合我。”她说。

后来,庄梅岩在一门通识课程中接触到舞台剧,又开始在亚视《寻找他乡的故事》及《今日睇真D》两个节目中担任资料搜集和撰稿的工作。从此,庄梅岩接触到各种各样的人的人生,并开始用剧本写作的方式将民生百态记录下来。如是“观察他人人生—创作自己故事”的经验,在她的剧本创作中一再重现。

《圣荷西谋杀案》并不是庄氏舞台剧初次触影。之前,英皇电影就曾将其舞台剧《法吻》搬上过银幕。这就是由张学友、林嘉欣主演的《暗色天堂》。

这部剧的主题是性骚扰背后的男女权力角力。原著是独幕剧,只有男女主角二人在舞台上表演,剧情只在狭小的休息室内发生,完全依靠对白来交代那段5年前的关键“往事”,结构简单却难度颇大。电影版增添了很多情节,将法庭审讯的过程也拍摄出来,整个故事变得更为完整。

剧中,杜牧师与女助手米歇尔在山顶热吻后,却被对方控告性骚扰。这一吻改变了两个人的命运——牧师从此远离宗教,遁入俗世;米歇尔却沉迷于宗教,寻找救赎。5年过去,二人重逢,牧师已放下传道人的身份,在内地经商;米歇尔则嫁了另一位牧师,相夫教子。

当他们决定与对方重归于好之时,新的裂口又打开了:他们都认为自己是受害者,出于信仰,都要原谅对方。但他们发现对方都这样想时,等于自己的冤屈又多了一重(“你说要原谅我,岂不是指我才是做错的那一方”),而对方不认错,也就无法被宽恕。他们希望重构往事,以证明自己是对的。

电影版本在庄梅岩的剧本原著基础上,作了很多“补述”。比如,增加牧师的背景故事,把他塑造成一位颇具野心的非盈利组织行政人员,同时又是受人敬仰的牧师,等等。而在舞台剧中,从两人过往的关系,到车中的法式热吻,都没有被“演”出来,只靠两位主角在房间内的激烈辩论让观众自行想象。

“究竟当时米歇尔是否喜欢牧师?”“牧师究竟是不是不负责任的情场浪子?”直至完场,这些问题也没有直接的答案。二人之中谁在说谎也无法知晓,一场争论终究没有还任何一方清白,但从对话的语气及布景的转变,观众大可有自己的诠释。

舞台剧中用布景表现人物的情感变化。两个角色把椅子搬来搬去,突出二人关系的急促转变。两个人、两把椅子,四者舞动,暧昧在暗中抗衡。当牧师不让米歇尔离开,非要说个明白不可的时候,他将椅子挡在玄关上,坐上去就像一个宝座,似乎要重拾牧师的权威,但随即就跌倒在米歇尔跟前。有时他们背对背坐着,似乎看不见对方就能更客观地回忆,但说到投机处,又忍不住转身亲切交谈。二人随时准备离开座位,或一坐一站。进退之间,是角力,也是共舞。

写作亦是经历别人的人生

相比《暗色天堂》,《圣荷西谋杀案》的故事更为沉重。在阳光明媚的美国圣荷西,一对香港夫妇过着平静的生活。然而占有欲、妒嫉、猜疑,全因女主人儿时好友的到访而诱发。三人互揭底牌,终酿成不可收拾的杀人事件。

这部舞台剧在香港叫好又叫座,剧情急剧发展,观众情绪大起大落如坐过山车。有人说,它成功的原因,与其说是因为悬疑、情杀等元素,倒不如归功于这部剧让香港人、特别是曾在海外生活的香港人深有共鸣。

海外环境和香港日常生活环境几乎完全不同,尽管剧中人是香港人熟悉的本地人,在完全不同的空间、面对同样的人,会产生怎样的人性扭曲?平凡人的不平凡人生,在庄梅岩的笔下缓缓展开。她创造的人物性格构建富有层次,给观众留下思考空间。

庄梅岩说:“在不同的戏剧中,不少是反思到底人的命运如何走到某一步的,或者人生到底什么最重要。这些问题我们在生活上可能找不到答案,可是在看别人的经历时,我们会找到自己的看法。”写作的背后,其实在经历别人的人生。

要经历不同人的人生,最重要是观察。庄梅岩谦称自己创作能力不是特别强,很多时候是靠资料搜集去填补,而搜集的方法,就是她最热衷的聊天。

“每次定好主题,至少会找十几个人谈话聊天,这是我写剧本的安全感来源。”她认为,剧本主角并不需要很特别的人物,有时只是给她留下深刻印象的普通人,例如,电视剧《短暂的婚姻》的灵感就来源于庄梅岩某天偶然见到的一位邻居。

对此,庄梅岩感叹道:“艺术最痛苦的是一分耕耘不一定有一分收获。做10年资料搜集也可以很平凡,但一时之间的一个念想可能促成旷世巨著。我常常告诉自己,怀才不遇很痛苦,我不要成为一个怀才不遇的人,所以我要享受剧本创作的每个过程,包括和不同的人见面、学习我不知道的事情,这样即使作品没有写得很好,也不亏。”

之所以说不亏,也有一段有意思的掌故。如《留守太平间》写“无国界医生”的故事,她花了不少工夫搜集资料,却一直找不到满意的切入角度,直至遇上一名医生。被医生救死扶伤的热诚打动,写出一句直击人心的对白:“随心所欲的是梦想,满途荆棘的是理想。每一个坚持理想的人都是孤独的。”而这名对她的创作带来重大影响的医生,后来成为她的丈夫。

并不是站在“高地”上

“作为编剧,我会避免告诉观众我希望表达什么。”庄梅岩希望通过不同的人物角色将主题呈现在观众眼前,给予观众思考空间,而不是帮观众思考。她说,自己无法提供全面的思考角度,但观众看剧时加入个人理解,反而可使整个故事变得完整。

她以《圣荷西谋杀案》为例,“故事设定被杀的是一个好人,这个设定是希望引起观众的思考,编剧并不站在一个高地教导观众一些道理。”男主角犯下错误,然而无论编剧还是观众,都不应过早判断一个人的错,反而应该更真切地代入角色,跟他一起经历,思考他为何会走到最后那一步。

剧本是否成功,人物的构建十分重要。特别是要对人物具有充分的同理心及观察力,代入那个人的灵魂。在写作时,庄梅岩会采访与故事主题相关的人,了解他们内心的挣扎及价值观念。

在庄梅岩看来,要代入别人的思想并不容易,如《法吻》希望观众反思宗教为何对人这么重要、一个“法吻”又如何对他们的信仰带来冲击在设计人物时,她本想“两个价值观不同的人走在一起时必定会有争执。但后来发现,这样并没有代入人物的真正想法”。她发现,面对过去的怨恨,信仰会使人怀有宽恕对方的心,但当女主角发现对方没有悔改,冲突才真正出现——也许,这样的冲突才是庄氏戏剧最大的魅力所在。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