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谁是大客户?

2020-05-14 09:14: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罗浏虎

荷兰马斯特里赫特大学法学博士生


根据公开信息来看,中信银行已然连续数年因为非法查询个人信用报告、个人信贷信息等行为受到行政处罚。部分原因可能在于,诸如中信银行等商事主体过于重视个人信息的经济价值,而漠视个人信息所承载的隐私权等人格权益


近日,中信银行泄露个人银行账户流水事件引起轩然大波。当脱口秀演员池子收到劳动仲裁材料时,大吃一惊——在缺乏法律手续的前提下,上海笑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不费吹灰之力便从该行拿到了自己两年来的账户流水,并作为仲裁证据。尽管中信银行火速对相关人员进行了撤职等处分,却仍未平息外界质疑。59日,中国银保监会消费者权益保护局通报称,其将对此“严重侵害消费者信息安全权”事件进行立案调查。

首先需要明确的是,个人银行账户流水属于敏感个人信息,不仅关乎个人隐私,而且关系到个人财产与人身安全。我国法律未对此种个人信息的法律属性进行界定。不过,近些年来,我国已经加强个人信息保护立法。无论是民法总则、侵权责任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商业银行法抑或刑法,都从不同角度为规制侵犯个人信息的行为提供法律资源供给。与此同时,社会大众也越来越重视自己的个人信息安全与个人隐私保护问题。

值得玩味的是,在此背景下,金融机构“欣然”泄露用户账户信息的事件却依旧频频发生。根据公开信息来看,中信银行已然连续数年因为非法查询个人信用报告、个人信贷信息等行为受到行政处罚。部分原因可能在于,诸如中信银行等商事主体过于重视个人信息的经济价值,而漠视个人信息所承载的隐私权等人格权益。

从欧美实践来看,各国对个体金融信息的保护程度存在差异,也意识到个体的权利与公共机构的执法权等存在冲突。不过,总体上都严格尊重个体对金融信息的自决权,进而规定一些豁免情形,以在不同权利之间寻得平衡。可以明确的是,基于商业利益而泄露个体金融信息的做法是反潮流的。

令瑞士声名远扬的除了手表,便是严格的银行客户保密措施。早在1934年,瑞士便在《联邦银行与储蓄银行法》中禁止银行向第三人泄露储户账户信息。该法明文将银行秘密界定为“职业性秘密”,亦即将之视作如同保守医疗隐私一样的职业义务。该义务的主体不仅包括银行、审计事务所、银行清算者等能够接触到储户信息的机构与雇员,而且还包括试图引诱他人违反该义务的任何人。根据该法第47条,即使是在银行被吊销执照、雇员卸任银行职务之后,这些机构与个人依然有义务保守客户隐私。

此外,一些国外学者认为,依据《瑞士债法典》,银行保守储户信息是一项契约义务,银行作为受托方自然要忠实履约。相似地,在前述中信银行泄露个人信息事件中,亦有论者从合同法的角度认为其违背了合同义务,应承担违约责任。

不过,这种高度保密性也可能让不法分子利用来从事犯罪活动,因而受到外界诟病。近年来,瑞士对银行机构的保密义务增加了不少例外情形,以加强打击偷漏税、洗钱等犯罪行为的国际司法合作。

美国并非从一开始就对银行记录进行司法保护。1976年,美国最高法院在美国诉米勒一案中认为,银行客户对银行记录不存在合理的隐私期待,理由是这些记录是金融机构的财产而非客户的财产。在这种逻辑下,政府机关无须经由银行客户知情或同意,即可随意获取该客户的金融记录。

这促使美国国会在两年后通过了《金融隐私权法》。这一联邦法律对政府机关如何获取个人的金融记录等进行了规定,并对银行、信用卡公司、借贷公司、信托公司等课以保守客户金融记录的义务。作为一项原则,任何金融机构的职员、中介机构都不能向政府机构提供个人金融记录。

值得注意的是,该法还就金融记录的获取程序与金融记录的信息主体(亦即金融机构客户)的司法救济进行了规定。如果政府机构试图获取个人的金融记录,其应向金融机构提交正式的书面申请,并叙述获取相应材料的动机。在收到书面通知后,个人有权向法院申请禁止政府机构获取其金融记录。

从瑞士与美国的实践可以看出,在个体信息权利与税务机关等机构的执法权之间存在一定的冲突。不仅如此,即使是在商事主体之间,也会就能否披露个人储户金融信息问题而争执不下。科蒂公司诉德国储蓄银行马格德堡支行一案便如是。

科蒂公司是一款名为“大卫杜夫热水”香水的商标权人。这家公司在网络拍卖平台上竞拍了一瓶带有这个牌子的香水,尔后发现是假货。震怒之际,科蒂公司下决心要揪出这个侵犯自己商标的卖家。

科蒂公司联系了卖家的开户银行马格德堡支行,好言好语道:“敝司不幸买到假货,商标横遭侵犯,只好依据《德国商标法》求助贵行,烦请告知这一可恶卖家的姓名与住址信息。”银行回复称:“贵司遭际,感同身受,然则敝行需保守储户秘密,并不受该法约束。”吃了闭门羹的科蒂公司只好诉至法院,并获得胜诉。马格德堡支行提起上诉,二审法院认为该行有权拒绝向外界披露客户账户信息。最后,案件到了欧洲法院手里。

欧洲法院认为,该案涉及财产权与个人信息权这两种基本权利之间的冲突与平衡问题。按《欧盟基本权利宪章》,科蒂公司有权充分行使知识产权等财产权利,而金融机构也负有保守储户秘密的义务。不过,欧洲法院认为,此种义务并非无边无际的、无条件的,《德国商标法》在这方面有失衡平。

从以上司法区域的实践来看,个人银行账户信息问题可谓兹事体大。池子称,中信银行职员曾回复,此银行流水为因应大客户之要求而提供。可见,面对大型金融机构,个人客户仍处于孱弱的地位。自笔者观之,客户有大小,而权利须平等。何况,在法律面前,似乎没有比正义女神更大的客户。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