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新刻拍案惊奇·卷二 遇歹徒含羞再受辱,设陷阱弄巧反成拙

2020-05-07 07:10: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世间灾祸,或因钱而起,或因色而起,有不少罪案乃相识之人所为。这种事例,俯拾即是


张建伟


诗曰:

夜泊鹦鹉洲,江月秋澄澈。

邻船有歌者,发词堪愁绝。

歌罢继以泣,泣声通复咽。

寻声见其人,有妇颜如雪。

 

这首诗乃唐代诗人白居易夜宿鄂州所作,为一简本《琵琶行》也。读此诗寥寥数语,尚不知歌者之哀,看《琵琶行》云“老大嫁作商人妇。商人重利轻别离,前月浮梁买茶去”,才知这一妇人枕边空落的幽怨。

时移世易,现代女子寻求自主,摆脱对男性之依附,故独立生活之女性渐多。花容月貌之人,钱囊富足之女,独居过活,或因单身,或因丈夫在外务工,不可不慎加防范,以绝窥伺。岂不知世间灾祸,或因钱而起,或因色而起,有不少罪案乃相识之人所为。这种事例,俯拾即是。谓予不信,且听我讲一故事:

话说鄂州市某小区住一单身女士,姓陈,名羽,乃是一名律师。陈羽年已四十有余,尚未婚配,住此小区已有十年。每日上班,开一奔驰车。路过门口,总要与小区保安打个招呼,保安与之相熟,见面点头微笑,传递亲切,已不止一日。

这天晚上,月明星稀,陈羽正在家中,歪在沙发上,有一眼无一眼地看一部无聊的电视剧,忽听得有人敲门。

陈羽心中诧异,已经十点多了,谁会来访?遂隔门问道:“门外是谁?”一男子答道:“我是保安小陆。”陈羽从门上猫眼望出去,看见确实是那位姓陆的保安。陈羽隔门又问:“找我何事?”那保安道:“姐,你车在地下车库,忘关车灯。”陈羽一听,心想自己真是马虎,道:“我这就去关,谢谢你啊。”

时间这么晚,陈羽作为律师,刑事案件见得多了,胆子也变小了,不敢贸然开门,只等那保安离开再说。看那位保安答应一声,转身离开,又过了一会儿,陈羽才小心翼翼打开门,确认门外无人,便走到电梯那里,按钮下车库去关车灯。

下到车库,来到自己车前,却见车灯关闭,并无异样,一时颇觉蹊跷。便顺着楼梯上到一层,楼外见到另一执勤保安,向他了解情况。那保安问明来龙去脉,忽然问道:“家里门关好没有?”一句话提醒了陈羽。陈羽赶紧请那保安陪着上楼查看。

出了电梯,刚用钥匙打开房门,走廊拐角暗处走出那姓陆的保安,手里攥着一把匕首,面色阴沉。他用匕首指着陈羽,说了一句:“姐,借点钱花。”又用刀指着执勤保安:“你也一起进去!”陈羽见那执勤保安脸色煞白,紧张得说不出话来,心想:这下糟了。

3人进到屋内,陈羽在自己熟悉的环境,心里稍稍安定,一边佯装找钱,一边稳定对方情绪,与那陆姓保安聊起来。她把从抽屉里找出的两千多元钱递到陆保安手上,见那保安手抖着,身体也在哆嗦,心想此人必是第一次作案,否则何以如此紧张。这一判断,陈羽反而镇静了不少。

陆保安道:“还有没有?有什么值钱的东西,赶紧给我。”忽而又问:“手机在哪里?”“我拿给你。”陈羽说完,便向卫生间走去。随即,趁那陆保安一时疏忽,冲进卫生间,从里面将门锁住。一摸口袋,手机正在兜内,马上颤抖着拨打110报警。

陈羽报警后放下电话,不一会儿,听到门外那执勤保安道:“大姐,刚才抢钱那人走了,你出来吧,没事了。”陈羽担心这两个保安是同伙,哪里敢出来。

又过了十多分钟,门外脚步声杂沓。有人问:“谁报的警?”有人回答:“在里面。”随后听到有人敲门:“没事了,你出来吧。”陈羽判断警察已经到了,便把门打开,只见门外有几名警察,这才将心放下。

在房间里,陈羽向警察一五一十叙述事情经过,陪她上楼的执勤保安也被带到楼下值班室讲明情况。

大胆抢劫的那位陆保安早已逃之夭夭,但是过了几日,即被抓获。原来,这一保安早就在几个月前被辞退。因手头拮据,他想起自己曾服务的那个小区住着一位单身女士,出入开着好车,想必是有钱之人,可以向其索取点现钱,遂有了这一打劫举动。

各位看官,这一案件,乃是因财而来,作案者非陌生人,只是保人安全之人倒成了持刀劫财之徒,让人错愕。要说此事,案情简单,又兼有惊无险,不过作个引子,醒一醒各位看官的耳目。

下面要说的这起案件,却是一件奇事,蒙面者为色而来,胆大妄为,警方智设陷阱,却成全了歹徒二次成奸,极为可笑,一时大为轰动。谓予不信,且听我慢慢道来:

话说湖北省鄂州市鄂城区下辖的杨叶镇,为东楚重镇,乃是鄂州东大门,与黄石主城区毗邻。此镇古称“杨叶洲”,因形似杨树叶而得名,素有江南明珠美称,襟江抱湖,山青水秀,风景甚佳。

杨叶镇有胄山、东江寺、平石矶、乌江渡等名胜,古时流传下来许多故事。如秦始皇赶山填海,驾临此地,胄山竟不遵旨意,惹得始皇帝怒而挥鞭,削去山尖。后人道“三鞭抽不走胄山”,说的就是这一掌故。外乡人到此欣赏风景,听当地人聊起各种掌故传说,无人不叹此镇乃人杰地灵之所。

各位看官,此镇人文掌故,皆陈年旧事,难道今日之纷扰尘世,人事杂繁,就没有一件可入得古今佳话的吗?却也不然。接下来要说的一段奇事,端的是亘古未有,令人拍案称奇。

事发生在初夏一日的晚上,杨女士在家中沉沉睡去,夜有一梦,乃梦见在胄山林间石板路上行走,忽觉山间震颤一下,随即林木簌簌摇撼,落叶纷披。杨女士大惊,心想莫非地震,急于寻处躲避,不料一块巨石由上滚来,躲闪不及,正压在身上,让她动弹不得。

杨女士大惊,暗想“吾命休矣”,正要呼救,忽觉有人用手抚摸,身体一阵麻酥,感觉异样。忽然醒来,暗夜里惊觉一男子趴在她身上,手已探至其内衣之下,正欲行不轨。

杨女士半夜里突遇此劫,受了惊吓,不禁大叫出声,拼命推那男子,奋力挣扎起身。这一声好叫,寂静中犹如霹雳,那男子猝不及防,也被惊到。只见那男子仓皇起身,迅疾下床,向外逃走。留下杨女士惊魂不定,在床头半晌犹自惶然。

这一声叫,将卧室的孩子吓醒,原来杨女士的丈夫长期在外,杨女士独自带孩子生活。晚上睡觉时,她在里间与二女儿、小儿子睡在大床,14岁的大女儿睡在小床。杨女士呆呆坐了一会儿,不知怎样跟孩子说这件事。好在孩子睡意正浓时惊醒,一时不清楚状况。杨女士见孩子安然无恙,便安慰几句,让孩子睡下。

这一夜,杨女士担心孩子安危,内心忐忑。查看了门窗之后,再回到床榻,她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思虑此人是谁,竟然如此胆大妄为,想明日天一亮,该去派出所报案。又一想,此事宛如一梦,身体没有伤害,也无证据揭明有人夜半闯入,说出来难免被人笑话。料那男子受了惊吓,不会再来,自己小心为妙,不必声张。

整整一夜,杨女士昏昏沉沉,拂晓时才小睡了一会儿。

第二天入夜,杨女士不敢大意,看好门窗,安顿好孩子睡下,自己撑到半夜,已觉眼皮如纱帘低垂,身体如沉水之船,朦朦胧胧便睡去。正在黑甜乡深一脚浅一脚之间,忽听耳边有人低语:“醒醒,醒醒啦。”

杨女士半晌才回过神来,再要喊叫,只觉颈边有一道压力,那声音道:“别叫,叫就抹了你。”又道:“你别害怕,我不是来害你的。”杨女士模糊看那男子蒙着面,一手捂住她的嘴,一手将刀架在她脖子上。

那男子早已将杨女士的被单抽掉,将身体压了上来。杨女士不敢呼喊,且听那男子摆布。事毕,那男子在杨女士耳边低语:“你我做夫妻可好?我是重情重义之人,真的喜欢你。什么时候你寂寞,我便来。我的心意,你可懂得?先走了,明夜我再来陪你。”说罢,男子三下五下穿好衣服,蹑手蹑脚离开。

一大早,杨女士顾不上仔细梳洗,就从团三村赶到杨叶镇。到得派出所,含羞带怯将此事向警察报案。

派出所民警将她带到一间办公室,细致询问事情经过,问及他那男子特征,警察道:“此人两次前来,必是了解情况之人,知道你身边没有老公陪伴,你仔细想想,可能是什么人?近来接触过什么人,有没有人有异常情况?熟人当中,有谁可能大胆作案?”

杨女士实在判断不出那男子究竟是谁,在警察的关切询问下,竟感觉有些惭愧。接警的警察无奈,做了份笔录,向派出所叶所长汇报。

叶所长到杨女士面前又问了几句,听那杨女士叙述歹徒离开的情形,沉吟道:“既然那家伙今夜可能还来,不如派几个人去蹲守,到时候抓个现行。”那领导的想法是,设下守株待兔计,届时人证俱在,完美破案。

叶所长叮嘱杨女士:“我们会埋伏在你家,如果歹徒再来,切莫出声。等他完事之后,你咳嗽一声当暗号,到时候我们会一拥而上将他抓获。”杨女士听那“完事”二字,心中颇觉不安。所长安慰道:“为了抓获歹徒,配合一下。”杨女士听了,六神无主,想也没有更好的主意,只得顺从。



列位看官,叶所长此计,也有出处。君不见《水浒传》第四回“小霸王醉入销金帐花和尚大闹桃花村”,说的正是:桃花庄刘太公小女被桃花山两个大王看上,撇下二十两金子,一疋红锦为定礼,选好一夜晚间成亲。此事并非情愿,刘太公和他争执不得,只得与他,却为此事烦恼。鲁智深一听此事,便要教那山大王回心转意,不娶这女子。

鲁智深让刘太公安排女儿藏于别处,当晚自己在销金帐内脱得赤条条的,只等那山大王前来。

那山大王正是小霸王周通。这晚前来,他哪知这掉包之计。到得房内,周通揭起金帐子,探一只手入去摸时,被鲁智深就势劈头巾角揪住,一按按将下床来。鲁智深右手捏起拳头便打,打得那山大王狼狈逃掉。

后来会了另一大王打虎将李忠前来,李忠一见鲁智深乃故人,这才解了刘太公之难。

不过,鲁智深此计,是自坐销金帐;叶所长却教杨女士做了诱饵,措置似有不当。且看此计实施情况如何:

当晚十一时,叶所长带副所长以及另两名警察,先是到现场查看,认定客厅沙发后面可以藏身。4名警察将灯关闭,早早隐伏起来。午夜过后,那蒙面男子再次携刀前来。

进门之前,他已经在屋外隐蔽处窥视良久。随后,他小心打开房门,进入卧屋。4名警察在隐伏中竟无察觉。

那男子入室先摘下灯泡。放下灯泡,又操刀靠近床边。杨女士听到声音,在床上假寐,心情紧张不已。那男子挨上床头,动作轻柔,压在杨女士身上。杨女士依派出所所长指示,没有反抗。

男子行奸之后,杨女士依约咳嗽一声。这一声,引来卧室外一阵声响,有人在黑暗中向卧室扑来。

然而,4个警察在沙发后面,蹲伏的时间久了,腰腿渐感酸麻,蹲守最是无聊,睡意上来,益觉困倦。听到咳嗽声,4人反应过来,立即起身,但一时立足不稳,又兼室内黑暗,动作有所迟延。

那一声咳嗽,加上客厅声响,让那警觉的男子立即作出反应。就在警察向卧室扑来之际,那男子裸身撞出后门,撒腿便逃。等到警察追出去,已是夜色沉沉,星月稀朗,歹徒踪迹全无,不由得4名警察顿足叹息,四方搜索一番,也无结果。

直到天亮,那蒙面男子仿佛人间蒸发一般,杳如黄鹤,再也无处找寻。真可谓:

 

鳌鱼脱却金钩去,摇头摆尾再不回。

 

叶所长见歹徒逃脱,暗中直叫得苦。被害人遭到第二次奸污,4名警察居然眼睁睁看那歹徒逃之夭夭。辛苦半夜,一场设计无分寸之功,那歹徒倒是“赤条条来去无牵挂”,真是惭愧。此事要是传扬出去,岂不叫人把假牙都笑掉?

但是,事已至此,也只有硬着头皮向杨女士解释:“歹徒进来时一点动静都没有,当我们听到声响时,他已经完事。其实,我们都希望抓到他,但是,你也晓得,天气闷热,蚊子又多,精力不易集中,出现这种结果,我们也十分遗憾。”

杨女士羞得无法回答,心想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天不作美,却也无可奈何,只求还有别的办法破案。

虽然杨女士没说什么,杨所长心里并不轻松。此事毕竟是在警官设伏时完成了一次强奸,如何收场是个难题。

不久后,杨女士的丈夫回到家里,闻听此事,大为震怒:4个警察,本为蹲守而来,歹徒进了门,竟然毫无察觉,直到完事,才如梦方醒,真正岂有此理。这二次强奸,都因派出所弄巧成拙,抓不到罪犯,且看你如何交代。

叶所长也感到此案要是不破,怕是过不去这道难关。但愿得:

 

天无绝人之路,事有补救之机。

 

那蒙面男子逃走得仓皇狼狈,将刀子遗留在床边。警察现场勘查,将刀子提取。这把刀,送交技术鉴定部门采集指纹。可惜技术部门将那刀反复查看,哪里有指纹可以提取?

叶所长对杨女士解释说,必是因刀上灰尘太重,遮盖指纹,故而无法提取。此路看来不通,只能再想办法。

各位看官,歹徒入室时摘下了灯泡,那灯泡球面玻璃光滑,岂不可以采集到清晰指纹?想不到,这灯泡一事又有差池,原来那灯泡虽经勘查人员提取,却不知交给了谁,过后再找,已然下落不明。既然这灯泡连交给谁保管尚且不知,更没办法采集指纹了也。

这些方法不灵,还有其他方法。“摸底排队”乃警察采取的传统破案方式,就是汇集可疑人情况,从中发现线索,顺藤摸瓜,顺势破案。派出所对一些可能的作案人进行分析,将筛选出来的15名重点嫌疑人列入名单,好在杨女士身上留有歹徒体液,可以依靠DNA比对确认罪犯。

派出所一一通知名单上的人抽取血样,提取DNA进行比对。血样提取后,又将被害人身上提取的精液残迹一并送黄冈市公安局进行鉴定,一个月后,鉴定结果出来,案件终获转机:同村七组一个叫李端庆的血液与精液的DNA一致。

叶所长闻讯大喜,认为只要抓到歹徒,这件荒唐事就算有了个好的结局。这正是:

 

一白遮百丑,破案便是功。

 

叶所长立即指派手下办理手续,如囊中取物,将李端庆抓捕。

案件告破,派出所警察松了口气,抓了李端庆,为民除了一害,虽为职责所在,义不容辞,毕竟也是一件大功。不料,镇上人听了这个消息,不但没有欢欣鼓舞,反而满腹狐疑,不以为然。你道为何?

原来这李端庆与那蒙面男子体貌差距甚大,他生来有家族遗传病史,个头矮小,身体孱弱,走路跛行,如风摆柳。

大家议论:此人腿脚本不利落,安能健步如飞,让4名警察追赶不及?熟悉李端庆的人道:李端庆腼腆,见女性说话都脸红得像关二爷,怎么可能胆大妄为,夜半到杨家作案,一次行奸不成,还一而再、再而三铤而走险?这心理素质岂非超强,哪里是李端庆所能为也?

杨女士的丈夫听说李端庆被抓,也迷惑不解。眼前闪过李端庆的样子,他摆手道:“这不可能,定是弄错了。”

这些议论传到叶所长耳朵里,叶所长心中一颤:莫非又出了一场乌龙?但转念一想:DNA检测乃是精确人身识别之法,若检测结果证明确为李端庆所为,还有啥话可讲,其他都是过虑了。

李端庆的辩护律师到看守所会见李端庆,听那李端庆直呼冤枉,也觉此事蹊跷,他见李端庆瘦弱矮小,忽然问道:“你穿几码的鞋?”李端庆道:“三十九码。”

辩护律师心中一动,想到那蒙面男子遗留在现场的鞋是四十二码,李端庆的鞋却是三十九码。李端庆若是作案人,怎会穿着比自己的脚大号几码的鞋?这哪里是来作案,分明是来打板唱曲的。

辩护律师问李端庆:“你有多高?”李端庆道:“一米六五。”辩护律师心中暗想,被害人讲那蒙面男子身材高大,身体健壮,眼见警察弄错了人,李端庆是冤枉的。

何况,李端庆与杨女士10年为邻,又有亲戚关系,早已相熟,音容笑貌绝非陌生,那蒙面人3次前来,也有讲话,杨女士怎会识别不出是李端庆的声音?此事大可怀疑。

辩护律师感到疑惑的是,何以DNA检测确定是李端庆,莫非检测有误?如果检验有错,不外乎两个原因:一是血样出错,一是技术出错。技术出错的可能性很小,血样有无可能出错?他得知,进行检测前,村里医生采血,一人采集了多个血样,这一番采血很不规范,采血后并未严格封存,血样随便堆放一起,也许搞混了血样也未可知。

及至初冬,此案在鄂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判。法庭调查一开始,李端庆否认犯罪,当庭提出重新鉴定。李端庆的辩护律师将疑问向检察官和法官提出,也要求重新鉴定。合议庭听了这一番抗辩,顿觉得此案并不扎实,同意重新鉴定。

随后法院启动重新鉴定程序,法医重新抽取李端庆血样。李端庆的血样送到3个鉴定机构进行检验。检验结果出来: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鉴定结果表明可疑斑痕并非李端庆所留,湖北省公安厅鉴定结果表明现场精液的DNA图谱与李端庆的不同,公安部物证技术中心的鉴定也排除李端庆作案的可能。

至此,李端庆的嫌疑一朝得雪,正所谓:

 

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第二年元月,李端庆被释放。他一走一跛,走出看守所,真有如梦之感。经夏入冬,已历半年,怎不百感交集?

李端庆获释后,鄂城区公安分局领导专程到李端庆家赔礼道歉,并赔偿了李端庆两万元人民币。对杨叶派出所、鄂城公安分局相关责任人员,公安分局予以处罚。

既然此案并非李端庆所为,必有他人作案。究竟何人作案,公安机关还得另寻答案。

又过了半年,经过侦查,警方终于查获一人,此人叫刘先胜。刘先胜俯首认罪,供认了强奸杨女士的事实。

这时候,有村民传言:杨女士的丈夫曾向其借过3000元,他多次讨债,未能如愿把钱索回,一怒之下将杨女士家席梦思床、柜橱等家具搬走抵债,但杨女士丈夫仍欠其1000元。杨女士的丈夫因贩卖假币被判刑两年,入狱服刑后家里更还不起债,才有了再三行奸抵债之举。刘先胜曾说,让杨女士陪其睡几回觉,剩下的钱就不用还了。

不过,这一传言若属实,作案人何须蒙面?杨女士怎会不知此人是谁,李端庆又怎生蒙冤受屈?可见传言并无证据,无非镜花水月而已。

这一次,警方找到的,是真正的罪犯。刘先胜因犯强奸罪获刑3年。正是:

 

淫欲之欢片刻间,

后来灾害重如山。

慧心斩断淫魔去,

快乐逍遥似神仙。

 

各位看官,此案至此似已落幕,可以画上句号了。孰料7年后,这一奇案还有一段后续传奇。

倏忽过了7年,鄂州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一起案件,刘先胜的名字再次出现在法院的判决书中。原来在三年刑期届满之后,刘先胜回到团山村,规矩做人,一时相安无事。

事情也奇,偏是此人有齐人之福。两年后,刘先胜又与同村的邵孟起之妻情投意合,生了比翼双飞之意。两人到黄石赁屋居住,留下邵孟起茕茕孑立,形影相吊,心中说不出的苦。

此事当然不能轻松了掉,邵孟起气愤难平,多次找刘先胜交涉,刘先胜哪里肯成就其破镜重圆?刘先胜见面喝道:“我和你老婆,彼此都有好感,她要与你离婚,你痛快离婚,彼此相安。闹下去,你颜面也不好看。”

邵孟起哪里压得下这夺妻之恨,只一心想夺回妻子。有分教:

 

金风吹树蝉先觉,暗送无常死不知。

 

忽一日,邵孟起骑着摩托车,行经白沙村四组路口,一眼瞥见刘先胜正在路边副食店内打牌。他心想,再找刘先胜要人也是自取其辱,不如到杨叶镇派出所报警,请警察出面查处刘先胜,趁势遂了自己一番心愿。

到了派出所,警察问明情况,却说此事难以周全:“刘先胜与你妻子是我情你愿,双宿双飞,这只是道德问题,不属于刑事案件,警察也无权干预。”邵孟起听了,越加气闷,心想此事还得靠自己摆平,别人指望不上。

说干就干,邵孟起离开派出所,直奔副食店内找刘先胜,要求刘先胜交出他的老婆。刘先胜当然不肯,邵孟起大怒,与之争吵,随之发生全武行,二人从店内打到店外。那一场好战,正可谓:

 

你一拳来我一脚,礼尚往来不含糊。

 

这一场打斗,真个是仇来怨往,难解难分。打斗中,刘先胜手脚并用,索性将牙做了武器,将邵孟起的左手一口咬住。邵孟起眼看着要吃亏,便抽出随身携带的尖刀,朝刘先胜的腹部、头部、背部猛刺。

列位看官,你道这刀从何而来?原来这刀是别在钥匙扣上的一把小刀。邵孟起在刘先胜掐其脖子,咬其左手的情况下,将这刀派上了用场。

刘先胜身中数刀,体力不支倒地。有人见酿成血案,赶紧将刘先胜送医抢救。刘先胜被单刃刀捅在胸前、刺穿左心室,致失血性休克死亡,终至医院回天乏力,呜呼死矣。

古人云“奸近杀”,与人成奸,处置不当,常导致血案。时人亦云:“三角形的恋爱死的快。”这一说法再次验证,可谓世间因果惊人,报应丝毫不爽。此时,已经是杨女士案件发生7年之后。

这年冬日,鄂州市中级法院公开审理邵孟起案。案件调查中,邵孟起认为妻子被刘先胜“诱拐”,道:“去年秋天,刘先胜买了一条手链送给蒋某,希望与她建立亲密关系,蒋某当时表示拒绝。过几日,我与妻子一起前往刘先胜处,准备将手链还给刘先胜,并当面将此事说清楚,可当天没有碰到。又过两天,妻子独自一人去还手链,结果一去不复返。”

不过,公诉人宣读其妻蒋女士的证词中,其妻作证:“刘先胜是会体贴人的男人,我以后准备跟他过,跟邵孟起离婚。”又说,她在盖房工地上做饭时与刘先胜相识,彼此产生好感,二人开了四五次房,后来索性租房同居。这一番证词,让邵孟起颇为尴尬。

对于刘先胜来说,人已死去,尚有人念其好处,也算不枉了两人恩爱一场。只不过,此案将“奸近杀”古训再一次验证,真令人不能不怵惕警醒。

此案审理之时,近百名村民前来旁听,不少村民联名上书,请求法院轻判邵孟起。湖北各大媒体记者也赶来采访。

这一案件,想也平常,之所以引起轰动,皆因死者刘先胜乃“杨叶镇强奸案”的当事人。那一案,叶所长智设守株计,本来以逸待劳,谁知龟行不及兔逸,让那行奸之人成事后裸身跑掉。至今说起这段奇闻,无人不感到滑稽可笑也。有诗叹道:

人生难料事多磨,

奇计不成逐逝波。

四方腾笑非因巧,

只是弄巧却成拙。

(作者系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