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莱布尼茨的法律人工智能梦

2020-05-07 07:07: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戈特弗里德·威廉·莱布尼茨画像。  资料图

 

中国人似曾相识的法律计量学标识图——“法阳图”(Juri-yang

 

莱布尼茨法律人工智能梦的本质就是要用机器来解决法律中的复杂情形。从1666年莱布尼茨提出此梦开始算起,至今已有354个年头

 

熊明辉

人工智能是指利用计算机对人的智能进行延伸、拓展与模拟的智能。相应的法律人工智能,即是利用计算机对法律人的智能进行延伸、拓展与模拟的智能。

虽然法律人工智能并非法律人的智能,但其能够像法律人那样思考和解决问题,甚至可以比法律人做得更好。

“多梦”的莱布尼茨

说起戈特弗里德·威廉·莱布尼茨,人们可能首先想到的是他与牛顿的“恩怨情仇”。莱布尼茨是最著名的哲学家、数学家和政治顾问之一,还有一顶桂冠是“自亚里士多德至1847年间最重要的逻辑学家”——没有之一。

1847年,布尔和德摩根各自出版了巨著《逻辑的数学分析》和《形式逻辑》,开启了一场逻辑学的数学大转向,为实现莱布尼茨之梦提供了逻辑算法,使得人工智能实现成为可能。

此外,莱布尼茨还是一个“梦想家”。他有很多梦,如“哲学梦”“数学梦”“人工智能梦”等。但归根结底,“法律人工智能梦”才是他所追逐的“终极梦”。

1661年,15岁的莱布尼茨考上了莱比锡大学,两年便取得哲学学士学位。接着,他继续在莱大攻读哲学硕士学位,1664年顺利通过论文答辩,硕士论文探讨的是哲学与法律的关系问题。可接触到法律之后,他便为之着迷,于是决定再修一个法律的学士学位。

1665年,莱布尼茨顺利通过了答辩。同年,他还取得了律师资格。

较为传奇的是,1666年,年仅20岁的莱布尼茨向莱大提交了法学博士论文申请,题目是“论法律中的复杂情形”。当时,要获得法律博士学位,通常需要三年寒窗。莱大觉得他太年轻,拒绝了他。一气之下,他把论文提交到了阿尔特多夫大学。结果这篇论文获得一致好评,他通过了答辩。不仅如此,阿大还请他留下来任教。

不过,莱布尼茨对大学教职不感兴趣,而是踏上了政途,去追逐他的法律人工智能梦。莱布尼茨法律人工智能梦的逻辑基础是法律公理化体系之梦:重新编纂法规,通过少数几个基本法律概念定义所有法律概念,从一套自然、正义且不容置疑的简约原则演绎出所有具体法律法规。

为了追梦,莱布尼茨首先想到的是寻找一种能消除哲学家之间意见分歧的通用数学语言。有了这种语言,如果哲学家间出现分歧,那么,“君子动手不动口”,只要拿出笔和纸,坐在石板上算一下,再根据计算结果裁定“谁对谁错,谁是谁非”。

事实上,就在20岁这年,莱布尼茨还出版了巨著《论组合术》,给出了一个计算模型,而这个模型正是某些现代计算机的理论鼻祖。

在该模型中,所有推理与发现均可以化归为一个有序要素组合,如数字、单词、声音和颜色。莱布尼茨把算术原理和逻辑原理结合起来,把计算机想象成一个更像计算器的东西,一种逻辑机或思维机器,并认为用二进制数字编码便可完成相应的计算过程。

受《易经》阴阳组合结构启发的二进制正是莱布尼茨找到的通用语言,当然也成为后来数字计算机的基础。但他的算法还不够经济,这给后来布尔逻辑和德摩根定律的提出留下了空间。

站在两位巨人肩上

莱布尼茨模型并非横空出世,而是站在了两位巨人肩上。

一位巨人是加泰罗尼亚哲学家与科学家鲁尔(Ramon Llull1232-1315)。莱布尼茨在十几岁时就读过鲁尔的某些著作。大约1275年,鲁尔设计了一种方法,想要建造一种类似于现代意义上逻辑机器的东西。1305年,他在《终极通用技术》中详细描述了该方法,想将其作为辩论工具,借助逻辑和理性赢得穆斯林对基督教的信仰。作为一名虔诚的基督徒,他的想法带有基督教主位意识不难理解,那是那个时代的烙印。

对逻辑学而言,鲁尔的根本创新在于,用纸做的机器将思维的语言要素结合在一起。借助相互连接几何图形,依据精确定义规则,他想给出人类大脑所能想到的所有可能断言,且这些断言只是一系列符号或字母。

要是有人问鲁尔在计算机发展史上究竟有何地位,他应当算是尝试用机械而非用人的心智方式进行逻辑演绎的第一人。他用一种初级但可行的方式证明,人的思维可用某种装置来描述甚至模仿,而这正是当代意义上的人工智能。

另一位巨人是基歇尔(Athanasius Kircher1602-1680)。基歇尔对人工智能的设想有两个方面:一是数学器官;二是机器人。前者相当于人脑,后者相当于整个人。他被尊奉为那个时代所有知识的具体体现的人物和“最后一位文艺复兴人物”,但他也是一位饱受战争摧残的德国难民,流亡到意大利生活直至生命的尽头。

基歇尔因对机器人的兴趣闻名,他想造一个会说话的头。根据布朗(Edward Browne1644-1708)的一张便条记载:当他在17世纪70年代到罗马拜访基歇尔时,基歇尔向他秀了自己的一些珍品,包括一台永动机和一个会说话的头。

事实上,早在1641年,基歇尔在《磁性的艺术》中就描述过几种机器人。正是在基歇尔机器人设想的基础上,莱布尼茨提出了他的人工智能梦,且如今这个梦还部分被实现了。

从图灵测试视角来看,人工智能的核心问题本质上是机器是否会思维,具体表征是机器能否实现自动推理和自动论证。人的智能有两大重要特征:一是给定一组初始断言,人能根据它进行推演,即会自动推理;二是人如果想到某种观点,就会想方设法寻找理由来维护它,即会自动论证。

换句话说,机器是否会思维取决于机器能否实现自动推理和自动论证。这也是图灵1950年提出测验机器能否思维的本质所在。

要想让机器实现自动推理甚至自动论证功能,首先必须处理知识的机器语言表示及其算法问题。而从鲁尔到基歇尔,再到莱布尼茨,他们试图要解决的核心问题首先正是机器语言的知识表示及其算法。

霍姆斯法官的预言

1895年,霍姆斯提出,一个理想法律体系应该从科学中得出它的公设和法理依据,显然他看到了鲁尔-莱布尼茨逻辑进路的重要性。

法律人工智能的目标就是要让计算机像法律人那样思考,实现自动法律推理和自动法律论证。要想实现这些功能,不仅需要让机器能够进行定性法律分析,还要让它能够进行定量法律分析。

1897年,霍姆斯在《法律之路》中预言:“对于理性的法律研究而言,现在的专家是那些擅长白纸黑字的人,但未来的专家将是掌握统计学和经济学的人。”霍姆斯的这一想法其实可溯及到瑞士数学家伯努利(Nicolaus Bernoulli1687-17521709年在巴塞尔大学的博士论文《猜想术在法律中的运用》,其中猜想术即概率论。伯努利方法和霍姆斯预言成为后来洛文杰提出法律计量学的思想渊源。

1949年,美国法律逻辑学家洛文杰(Lee Loevinger1913-2004)在《明尼苏达法律评论》发表了种子论文《法律计量学:下一个前进步骤》,强调要用伯努利所倡导的利用概率与统计方法来回答法律问题。他的核心思想是要用机器来实现伯努利和霍姆斯的设想,并将其理论构想取名为“法律计量学”(Jurimetrics)

1960年,洛文杰在《逻辑在法律中的现代运用杂志》上发表了《法律工业革命》一文,而这种工业革命的目标即是法律人工智能研发。正如美国律师协会官方杂志《法律计量学》创始主编艾伦(Layman E. Allen1927-2018)所言,洛文杰对计算机技术在法律应用初期的培育贡献是巨大的。正因如此,雷曼1966年将自己在美国律师协会旗下创办的《逻辑在法律中的现代运用杂志》更名为《法律计量学杂志》。

法律人工智能是法律信息学的研究对象,属于人工智能的子领域,探讨的是人工智能在法律中的应用。令人欣慰的是,上个世纪80年代后期和上世纪90年代初期,法律人工智能学术共同体已经形成。三个标志性事件是:1987年,在波士顿召开了两年一届的法律人工智能国际大会;1991年,国际法律人工智能协会成立;也是在1991年,《法律人工智能杂志》创刊。

2014年,巴西学者萨巴拉(F. J. Zabala)和西尔韦拉(F. F. Silveira)共同提出了法律计量学的“三棱”理论架构,强调法律人工智能研发需要同时观照立法者、法官和律师的看法,达到法治的阴阳平衡,2016年,他们还为此专门设计了一个中国人似曾相识的法律计量学标识图——“法阳图”(Juri-yang)。

莱布尼茨法律人工智能梦的本质就是要用机器来解决法律中的复杂情形。从1666年莱布尼茨提出此梦开始算起,至今已有354个年头,法律人工智能研发虽离用计算机来实现自动法律推理和论证还有一段可能很长的距离,但毕竟可以说已取得了长足进展,而且有些项目已经付诸应用,如我国的司法人工智能工程。

(作者系中山大学逻辑与认知研究所教授、上海政法学院人工智能法学院客座教授)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