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旅游

贷款旅游遭遇的烦心事

2020-04-30 08:12: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原题:旅游企业金融创新屡受质疑

贷款旅游遭遇的烦心事

 

金融生态圈的打造要建立在合法合规的基础上,任何以所谓的创新或寻求“法律盲区”,企图逃避监管或绕开监管的产业链都不会长久

 

记者输入借款金额时,平台提示需要购买乐活会员。

 

法治周末记者 于伟力

受疫情影响,在陕西省咸阳市一家服装厂工作的王倩(化名)的收入也遭遇了“停摆”,厂里已经连续几个月没有发工资,但她又想按去年计划好的在今年五一和朋友一同去西藏旅游。

朋友在得知她的情况后,推荐了一款同程旅行APP中的现金贷产品——提钱游。她立刻下载了该APP,并详细填写了个人资料,进行了人脸识别认证。

最终,王倩获得了平台给予的3800元贷款额度,但当她正准备借款时,“噩梦”开始了。

捆绑了权益卡的借款

王倩介绍,同程金服上线的“提钱游”的现金贷产品,是由持牌小贷机构——广州市萤火虫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萤火虫小贷)提供的,而同程金服是同程旅游集团旗下专注于旅游行业金融服务的公司,因此,王倩对在同程旅行APP上借款很是放心。然而,当她点击“借钱·理财”频道中的“提钱游”产品时,发现了诸多令人匪夷所思之处。

王倩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只要她输入借款金额进行下一步操作时,APP界面上就会弹出“畅享生活大礼包”,这是平台的权益卡,可以让用户享受大礼包里相应权益的优惠。王倩介绍说,有文娱大礼包、游玩大礼包、购物大礼包,不同的大礼包里会提供不同的服务,如腾讯视频会员、网易云音乐会员、高铁机场贵宾厅等。

起初,王倩以为这仅仅是平台的广告推广,因为这些权益对她来说并不实用,因此,她选择点击暂不购买。谁知,平台便跳回了输入借款金额的界面。多次尝试的结果都是如此。于是王倩只好支付了系统随机匹配的168元轻奢出行大礼包”。一个月后,当她再次通过平台借款时发现,又要购买一次权益卡。

王倩表示,她在该APP上借款共计3次,每次借款的金额在500元至3400元不等,而每一期借款,她都需要购买价格在159元至199元之间的权益卡,才能借款成功。

有同样遭遇的人还有程志贤(化名),但唯一不同的是,他每次购买的权益卡价格都是199元。

事实上,这不是用户对“提钱游”权益卡的首次质疑。去年,在黑猫投诉、聚投诉平台上,“提钱游”产品因提供乐活会员卡、权益卡等服务,涉嫌变相砍头息、捆绑销售等问题屡遭用户质疑,相关投诉已高达近百条。

同程金服消费金融产品总监叶南星曾公开表示同程借款产品利用权益卡并非变相“砍头息”,并解释:只要用户没有使用过权益卡,都可以联系客服退卡。但事实上,多个投诉者表示,这和实际情况有出入。有用户表示自己从未使用过权益卡,但客服只答应退还部分金额小的权益卡;有用户提出退还权益卡的要求但客服不予理睬。

同样的问题,还有“提钱游”推出的乐活会员。多位用户向法治周末记者表示,他们在“提钱游”上申请借款时,界面会推荐用户购买其乐活会员,只要用户选择放弃购买,则借款失败。

对于平台的这种行为,法律上是如何认定的?上海瀛泰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昱昊对法治周末记者说,从法律角度看,用户和同程金服是一种提供服务和购买服务的关系。权益卡金额和贷款的金额是两个法律关系,不能直接关联。如果权益卡的金额归于放贷方(萤火虫小贷等),那属于变相“砍头息”,但如果只是归于提供服务的平台方,则就不存在变相“砍头息”这一说法。

“事实上,同程金服作为提供服务的平台方,给了用户选择权。权益卡是平台提供给用户的服务,用户认为不合理,可以选择不接受该服务,选择其他平台借款。”李昱昊指出,但问题是,权益卡算不算用户的借款成本,这不能依据法律来判断,而是一种价值的判断。“站在平台角度,权益卡是为了提供给用户包括贷款服务在内的其他一系列服务,但站在用户角度,无论借款金额归于放贷方还是平台,自己都付出了成本。”

被成为包年会员

那么,用户加入乐活会员后,就真的能轻松借款,享受优惠权益吗?

法治周末记者调查中了解到,有不少购买了乐活卡的会员表示,他们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平台默认生成为包年会员。

今年年初,程琪(化名)在“提钱游”上花了60元购买了一期乐活卡,但他发现此后的每一个月,系统都会自动从他的银行卡里扣除60元,而一年就是720元,这让他感到莫名其妙。

后来,他查询发现,自己成了包年会员。他想“取消会员”,但系统则提示“您已使用乐活权益,故无法取消会员”。程琪表示,他根本没有使用过会员的权益,也不知道怎么使用,平台这种行为属于强买强卖,侵犯了消费者权益。

在该APP界面上,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只有加入会员(连续包月)和放弃购买两个选项,意味着消费者一旦加入会员,也被默认接受了连续包月的服务。

对此,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直言,平台这种属于霸王条款,显然不合理。京师律所互联网金融法律事务部主任左胜高补充道,根据我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规定,金融平台向消费者提供金融信息服务时,不得设定不公平、不合理的交易条件,不得强制交易。平台要求用户开通连续包月会员的行为,显然侵犯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

协议遭质疑

法治周末记者翻阅乐活会员协议发现,有一条规定:为了更好地向会员提供服务,平台有权基于自身业务发展需要调整全部或部分会员权益,如因上述调整而影响会员权益的,会员将予充分谅解。

李昱昊表示,根据合同法规定,当事人订立合同,采取要约、承诺方式,合同本质上是一种合意,即当事人对合同必备条款达成一致意见。

“倘若平台自身业务发展的需要调整了用户的权益,平台应根据实际情况退还用户相应的金额,否则违背了合同法立法的公平原则。而这条协议通过让用户自己同意平台可以‘随自身业务调整减少提供服务内容’的方式来放弃用户自己的权益,而未提到对用户的补偿,显然是不公平的。”李昱昊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此外,王倩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客服让她把所有的借款全部结清后,才答应退还一张168元的权益卡。“这我是不会同意的,因为提前结清,不仅不会减免利息,还要我付违约费。”

那么,平台收取用户提前结清手续费是否合理?左胜高表示,提前结清需支付手续费,实质是对提前还款行为给平台服务商造成损失的一种补偿,具有违约金性质。倘若合同对提前结清事先进行了约定,且该内容并不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是一种有效的约定,对双方产生法律效力。但违约金标准要合理,以提前结清给对方造成的实际损失为标准综合衡量确定。

对于上述种种行为,法治周末记者向同程金服发送了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时,对方都未作出任何回应。

同程布局金融版图但麻烦不断

近年来,消费者不再“穷游”,而是追逐“负游”的潮流,通过线上贷款平台来实现“诗”和“远方”的人越来越多。在线旅游企业纷纷试水金融领域,谋求一个更具前景的增长点。

同程旅游借助流量优势,并结合自身业务,正形成差异化的金融版图。

“金融平台的核心也是优化同程旅游上下产业链的生态,包括旅游出行前、出行中、出行后的金融生态打造,通过线上流量带入和线下服务打通形成一站式的休闲旅游服务。”同程旅游副总裁、同程金服总裁刘军曾表示。

但自2018年起,同程旅游集团旗下的金融业务开始接连不断深陷舆论漩涡。201811月,有媒体报道称,同程金服设立的贷款超市,为万达普惠、闪贷、微钱包等平台提供导流服务,其中多个现金贷平台并无任何借款资质;且同程金服一些宣传涉嫌诱导用户多头借贷;20197月,又有报道称,同程旅游中的程程白条涉嫌变相收取“砍头息”。

左胜高告诉法治周末记者,金融生态圈的打造要建立在合法合规的基础上,任何以所谓的创新或寻求“法律盲区”,企图逃避监管或绕开监管的产业链都不会长久。而只有围绕提升用户体验、提高服务质量,以客户服务为中心,才能俘获民心。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