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旅游

保护景区文物,法律独力难撑

2020-04-16 08:24: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法律法规对游客损坏景区文物问题虽有相关规定,但是这类问题从来都不只是单方面监管能够解决的,最主要还取决于游客自身素质

  多方面共同努力,在全社会、全体公民中形成保护文物、爱护文物的整体环境和浓厚氛围,是最重要、最管用的长久之计


明十三陵神路碑亭石碑上的划痕。 吴昊 摄

  法治周末记者 吴昊

  近期,国内疫情防控形势逐渐好转,一些露天景区逐渐恢复开放。

  然而,就在3月24日,长城恢复开放的第一天,一段“八达岭长城恢复首日被刻字”的短视频引起了广大网友的愤慨。有评论质问,难道“不到长城非好汉”如今变成了“不留一字非好汉”了么?

  据安徽卫视超级新闻场栏目报道,视频中用钥匙在长城上刻字的女子在面临别人质疑时,还不住地说“没事,(保安)他看不到”。幸好事后,有关部门已经找到了视频中的女子,该女子也承认了其刻字的事实。

  事实上,除了长城,一些国家保护的景区中的文物也难以幸免。

  游客破坏景区文物屡见不鲜

  在明十三陵神路(或神道)景区,首先映入眼帘的除了石牌坊,还有留着明清数位皇帝制文的长陵神功圣德碑亭。

  法治周末记者近日游览明十三陵神路景区时发现,这座高8.1米的龙首龟缺石碑上,也刻有诸如“×××到此一游”或一些名字,令人触目惊心。

  法治周末记者走访时,神路景区巡查人员告诉记者,一般来说,景区巡查人员会按规定巡查景区文物的损坏情况,发现损坏会报告国家文物局,至于如何修复由国家文物局决定。

  其实,游客破坏景区文物古迹而被处罚甚至判刑的事件屡见不鲜。

  2019年12月30日,3名游客因为以电钻钻孔、打岩钉、挂绳索等破坏性方式攀爬世界自然遗产地三清山核心景区内的巨蟒峰,最终两人因犯故意损毁名胜古迹罪被判刑,3人还需连带赔偿环境资源损失费600万元。

  而这次长城被刻字视频火爆网络一事,也让负责八达岭长城的北京延庆八达岭特区办事处尤其重视。

  4月6日,八达岭特区办事处制定的《关于对破坏八达岭长城景区文物行为的惩戒办法》(以下简称《惩戒办法》)正式实施。破坏文物和造成严重社会影响的不文明旅游行为,将纳入旅游不文明行为记录,限制当事人购票参观。在八达岭长城景区被列入“黑名单”的游客,也会被延庆区其他旅游景区拒之门外。

  然而,就在《惩戒办法》实施第一天,就有人以身试法。

  据人民网报道,当天一名男子在长城上故意刻划,被长城巡查人员发现,该男子及其同行人员被八达岭景区依据《惩戒办法》列入景区“黑名单”。

  不能完全依靠法律

  事实上,治安管理处罚法对损坏景区文物的处罚早有明文规定:对于刻划、涂污或者以其他方式故意损坏国家保护的文物、名胜古迹的,处警告或者200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并处200元以上500元以下罚款。

  另外,文物保护法第六十六条规定,刻划、涂污或者损坏文物尚不严重的,由公安机关或者文物所在单位给予警告,可以并处罚款。

  不过,在国家文物局文物保护工程专家库专家、广州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汤国华看来,我国对于景区文物保护的立法相对滞后,而且处罚力度较轻。在香港,游客如果损坏景区保护的文物,除了被罚款,还有可能被判一年左右有期徒刑,而且这个处罚作为刑事犯罪记录会入档。但内地立法较轻,即便是5日至10日左右的拘留,也只是行政治安处罚,难以引起游客的重视。

  但汤国华强调,即便内地加大对破坏景区文物行为的处罚,也应在完善相关法律的同时配套相应的程序,因为如果加大处罚力度,很有可能会出现执法者误判错判的情况,完善程序法可给被处罚者合理的救济渠道。

  “除了恰当立法外,还有执法问题。”汤国华指出,一般文物景区管理部门没有执法权,城管执法又不会进入景区,那只有巡逻警察可以执法但警察不会进入景区,除非有人报警。最后剩下景区的保安,如果他们没得到授权,就只能维持秩序,不能执法。现也有文物执法队,但人手很少,靠城管配合。这个问题应当引起关注并予以解决。

  故宫博物院原副院长李文儒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法律法规对游客损坏景区文物问题虽有相关规定,但是这类问题从来都不只是单方面监管能够解决的,最主要还取决于游客自身素质。

  李文儒向法治周末记者举例,像故宫博物院这样每个区域都设置严密巡查机制的国家重点保护景区,也不可能完全杜绝游客乱涂、乱划景区文物的现象,而八达岭长城整个本体都是历史文物,而且长城景区纵深蔓延,总有景区管理人员照顾不到的角落。因此,其他历史文化景区的管理情况也可想而知。

  其实,法律对于如何处罚损坏景区文物现象有明文规定,但是每个不同的历史文化景区都各自有不同的管理模式,治理效果也参差不齐,仅靠景区工作人员全程“盯梢”显然不现实,主要还是要提高游客的公德心。“虽然游客破坏景区文物的现象屡有发生,但随着人们文化素质不断提高,相信这类现象会逐渐减少。”李文儒说。

  保护景区文物还需多方配合

  文物保护法第八条规定,地方各级人民政府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文物保护工作。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承担文物保护工作的部门对本行政区域内的文物保护实施监督管理。

  在李文儒看来,虽有上述规定,但地方政府对于景区文物保护的力度还需要加强。

  他建议,对于旅游景区内的重要文物以及不可移动的文化遗产的保护,地方政府的一把手要承担起直接责任人的职责,就像保护生态环境任命“河长”那样,如长城所在区域的主要领导就是这个区域长城的“城长”。

  “另外,民众也要加强景区文物保护的意识。”李文儒认为,每个人从小到大的生长环境都不一样,因此每个人自身的文化素质也不同。有的游客素质低下,在景区文物上乱涂乱画纯属故意破坏;但也有的游客从偏远的地方慕名而来,受自身文化素质和生长环境影响,在刻划景区文物时,可能真的意识不到自己的行为是不对的,受周围其他游客制止才恍然大悟,这种情况看似荒谬,但也是确实存在的。

  对此,汤国华持相同观点,他认为,我国民众还是缺乏文物保护意识,除了完善法律以外,最主要还是要向民众灌输文物保护的意识。文物保护意识至少应当从小学开始普及,而我国的教育体系对于文物保护方面的教育还比较欠缺,哪怕大学也没有向学生普及文物保护方面知识的课程。

  “所以,多方面共同努力,在全社会、全体公民中形成保护文物、爱护文物的整体环境和浓厚氛围,是最重要、最管用的长久之计。”李文儒说道。

  除此之外,汤国华还指出,历史文化景区的开发者不能一味地追求景区的经济价值,而忽视景区的社会价值。

  “我经常举例道,历史文化景区之所以有‘历史’二字,是因为它好比一个垂暮的老者。”汤国华认为,要想保护历史文化景区中的文物,一定要意识到它最大的承载量是多少,不能过度开发。而且,一些现代化设施如电缆、灯光等,有的破坏了历史文化景区原来该有的样子,有的则加速了历史文化景区中文物的老化。保护历史文化景区的文物,除了防范游客不当行为,景区本身也要避免由于自身管理原因对景区文物造成破坏。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