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热点财经

游戏“羊了个羊”深陷法律争议

2022-09-22 10:57: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法治周末》记者 杨代媛

近日,“羊了个羊”占据了好多人的朋友圈,这个看似简单实则通关困难的小游戏,凭借着让人“上头”的玩法,成为了这段时间的“顶流”。然而,伴随着游戏的火爆一起到来的,是铺天盖地的质疑声——“诈骗游戏”“抄袭、侵权”“广告阅读器”……

事实上,“羊了个羊”并不是第一个把广告植入进游戏的,也并不是第一个靠这种方式走红的。其背后存在的各类问题,还需辩证看待。

“羊了个羊”的前世今生

“羊了个羊”是一款看起来和“消消乐”差不多的小游戏——找到三种相同图案的方块将其消除,直到消除全部方块则获得胜利。

然而,对于大多数人而言,该游戏的第二关十分困难,不知不觉便会陷入死局。这时候,便需要通过分享链接或是观看游戏中的视频广告来换取道具或复活机会。

这种玩法简单、无需专门客户端、也没有内购(在游戏中直接购买装备、道具)项目,只让玩家看广告的游戏,在业内通常被称为“超休闲游戏”。它们常常夹杂在各种信息流推送和视频广告之间出现。

“羊了个羊”一样看似简单,实则困难的小游戏实际上还有很多——单是通过社交网络引发热议的,就有《合成大西瓜》《2048》,以及当年微信推广小程序时的《跳一跳》。

在重庆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张小强看来,这类游戏能够火爆,恰好是因为它的“简陋”——参与容易、无需下载、架构于社交平台。极难通过的第二关激发了部分用户的好胜心和好奇心,玩过的用户在社交平台“吐槽”后又能引发更多用户参与,“这样形成的正反馈导致病毒式的传播得以发生,在这个信息过载的时代,稍有一些与众不同就能因用户的关注而爆红”。

中国传媒大学文化产业管理学院文化法治研究中心主任、法律系主任郑宁则认为,该游戏进行了成功的社交平台营销,对用户进行了地域划分,又通过微信好友分享、微博热搜等机制,成功破圈。

“羊了个羊”为玩家提供了1次“复活”机会和3种帮助方式,但获得这些帮助需要看30秒的广告或者转发游戏小程序链接,最终让游戏开发者广告收入大增。“但这种套路未必具有可持续性和可复制性。”郑宁说。

事实上,业内人士表示,这类超休闲游戏多如牛毛,但真正能火的没有几个。这一切,存在着随机性和偶然性。

是否涉嫌欺诈

“第一关就像一加一等于几,第二关直接过渡到考研。”由于该游戏第二关的难度陡然上升,不少玩家为了通关甚至玩了个通宵,玩家小王就是其中一员。

“感觉就是憋着一口气,不通关没办法出气,但在‘上头’过后,我更多的是觉得‘上当’。”小王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实际上这个游戏有着很多BUG,比如方块随机性太强,能否通关运气占了很大的成分,有几次自己消除到最后只剩几个方块,结果各个不一样;再比如自己从未通关,好友排行榜上却赫然写着自己“已通关6次”。

这一切都让小王觉得:所谓的地区第几名、通关人数,都像是开发者自己做出来的数据,为的就是让玩家深陷其中,不厌其烦地观看广告,最终获利。

实际上,与小王有同样想法的玩家不在少数。在他们看来,开发者在制作游戏时压根就不想让玩家通关,先买个热搜“假装自己很火”,通过病毒式营销推广开来,玩法借鉴了许多类似游戏,一切都是为了让玩家观看广告。

对于游戏是否涉嫌欺诈,郑宁认为关键要看该游戏是否有虚假宣传,侵害消费者知情权。“目前游戏对外宣称第二关通过率仅0.01%,如果属实,则不构成欺诈。”她还提醒到,对于玩家而言,需要提防有人冒充“羊了个羊”客服人员销售道具、复活次数等进行电信诈骗的行为。

那么,究竟是否存在着开发者并不想让玩家通关的说法?

一位游戏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网上大家所反映的无法通关等问题,很可能有几种情况,一种就是程序写得有问题,出现了BUG,另一种就是开发者确实是故意的,就是想降低玩家的通过率,“但我觉得第二种情况概率比较低,因为很容易招骂”。

深陷抄袭风波

“羊了个羊”的众多热搜中,一个“羊了个羊 抄袭”的词条引发了网友众多的讨论。

有玩家表示,“羊了个羊”从界面、画风到玩法都与一款国外的游戏《3titles》高度相似。

那么,类似玩法是否能构成抄袭?游戏中的抄袭又该如何界定?

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裴银州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玩法也即游戏进行的模式属于思想范畴,不属于著作权保护对象,也无法申请专利,难以认定侵权。

“但网络游戏可以作为计算机软件受著作权法保护。因此在游戏开发的时候,如果存在对源代码的抄袭,会被认定为是侵权。游戏整体运行产生的连续动态画面,符合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的,也可受著作权法保护。”此外,裴银洲说,还可以把网络游戏中可受著作权法保护的元素分别提炼出来主张权利。游戏组成元素当中如角色形象、服装、道具、地图、场景等可能构成美术作品。游戏的主题曲、背景音乐、插曲、片头片尾音乐等可能构成音乐作品。游戏中的台词、旁白、故事叙述、游戏介绍等可能构成文字作品。片头片尾、过场动画等可能构成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些网友在“羊了个羊”的官方微博下留言,指责其盗用有版权的音乐作品。该游戏采用了被评价为极度魔性的《普通DISCO》的伴奏曲。这是2015321日由BUp主“ilem”上载至哔哩哔哩弹幕视频网的原创Vocaloid中文曲,由虚拟歌手洛天依与言和演唱。

在游戏中使用的背景音乐,是否需要授权?

裴银州表示,背景音乐可能构成音乐作品,未经允许擅自使用,不管是否盈利,都有侵权的风险。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四十八条的规定,未经著作权人、录音录像制作者许可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其作品或录音录像制品的,根据情况,应当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所以,如果在网络游戏中使用了未经许可的音乐,是侵犯著作权人的著作权的侵权行为。如果追究责任,就需要删除作品停止侵害,并且赔偿损失。

其他争议不断

“羊了个羊”上瘾的,除了成年人,也有不少未成年人。在云南昆明念初一的优优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自己也曾用家长的手机玩过很长时间的“羊了个羊”,“这款游戏特别火,大家都在玩”。

因此,张小强认为,即便是小游戏,也需要实名认证和防沉迷系统。“如果像网上某些用户所说的,为了过关玩了个通宵,那么就说明其防沉迷不符合我国《关于移动游戏出版服务管理的通知》《关于进一步严格管理切实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等规定。”

另外,这一类小游戏是否需要获得版号,也成为了讨论的焦点。

前文中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这类小游戏往往是运行在诸如微信、抖音等超级App内,通过个人开发者账号发布游戏,一般是采取平台备案机制,平台承担连带责任。理论上游戏都应该获得版号才能得以顺利发行,但目前,无法进行内购的游戏是否需要版号也有一定的争议。

在不少玩家看来,诸如“羊了个羊”这样的超休闲游戏不仅毫无乐趣,也不能创造任何价值,开发者眼中似乎只有“利益”二字,这样的游戏爆火,对于那些兢兢业业创作游戏的人来说,并不公平。

该业内人士表示,事实上游戏“好不好玩”是一个主观性很强的问题,对于游戏从业者来说,自己的游戏有人玩且玩得开心,就是一个成功的事。

但在张小强和郑宁看来,游戏是一种文化产品,要取得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双丰收,一方面要靠优质的内容,另一方面也需要进行有效的运营推广,不尊重消费者,肆意利用消费者猎奇和好胜心理获取流量却不提供真正品质的产品不可能持久。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2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