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热点财经

“尚德机构被曝监控居家办公员工”引热议

办公监控的法律边界在哪儿

2022-05-19 10:34: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法治周末》记者 马金顺

近日,“尚德机构被曝五分钟抓拍一次居家办公员工人脸”一事登上微博热搜。

有用户在某职场社交平台爆料称,在线职业教育公司尚德机构要求北京市朝阳区全区员工实行居家办公,并要求员工连夜安装电脑监控软件,必须每5分钟自动截屏,每天截屏次数不够89次的算旷工。另有用户爆料称,因要求每5分钟抓拍一次人脸,导致不敢去上厕所。“如果几次抓拍不到,就要扣除全部绩效,领导和hr也跟着扣钱。”

512日,《法治周末》记者就前述爆料内容是否属实,以及如果属实,尚德机构这么做主要基于哪些考虑等内容采访尚德机构,但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对方回复。

此前,尚德机构回应界面新闻称,由于北京疫情形势严峻,为响应政府关于员工居家办公的指示,为确保员工工作效率,公司采取了疫情期间居家办公的应急管理办法,并在员工知情同意的情况下,由员工自行安装软件进行办公。在工作时间内,软件会抽查员工的工作状态。该远程办公措施目前处于试运行阶段,对于员工就餐休息等个人时间,不做抽查。

一边是企业基于管理等需要而采取的措施,另一边则是公众对于个人信息、个人隐私保护需求和敏感度的日渐上升。实践中,二者的界限在哪里?当企业的监控行为“越界”时,员工应该如何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

办公监控并不鲜见

谈起办公监控,张珂深有感触。

2013年大学毕业后,张珂入职于郑州一家主做外贸业务的公司。当时,张珂的主要工作就是挖掘潜在客户,并将客户引流至企业微信群,做好运营维护。

“和很多公司一样,我当时所在的企业会给每位新入职员工配一套办公用品,在办公电脑上标记好编号,即该员工的工号。”据张珂介绍,刚开始公司并未给员工提供企业微信账号。为了沟通方便,张珂就用自己的微信账号与客户联系。

半个月后,公司为新入职员工申请了各自的企业微信号。有时为了方便,张珂也会用自己的微信账号与潜在客户沟通,工作之余,她也会和朋友聊聊天、发发牢骚。

“一次,主管领导找我谈话,并教我一些与客户沟通的技巧。可他举的那些例子都是我亲身经历的。”起初,张珂并未多想,只是认为可能这些事例在行业中普遍存在。

直到有一次,张珂刚在自己的微信账号上向朋友表达了对公司某位领导的不满,主管领导便电话通知张珂去其办公室。

“你对×××有意见?即使有意见,也不能在电脑上说,为了能够及时掌握客户信息,你们的电脑里都装了监控软件,以后注意些。”主管领导说。

听后,张珂非常震惊。此后,张珂就变得非常谨慎,也很敏感,对周围的同事也开始警惕起来。一段时间后,张珂果断辞掉了这份没有“安全感”的工作。

其实,公司监控员工办公行为的操作并不新鲜。据媒体报道,今年年初,一位网友在某平台爆料称,自己在年前产生了离职想法并着手投简历,但没想到年后回公司上班第一天就被领导约谈并且被裁员。

“你啥时候想走,我都一清二楚!”该网友表示,公司领导在和他谈话时这么说。这位网友从谈话中得知,公司通过大数据等方式,提前监测到了他此前投简历的行为,进而知晓了他的离职倾向。

此次“尚德机构被曝监控居家办公员工”一事登上微博热搜后,有网友直接在评论区留言:“我们公司直接开视频上班,更狠。”

“不知道公司电脑是否有监控,但是大家都很谨慎,一般不会用公司电脑去登录个人微信、QQ,手机也不连接公司的网络。”曾就职于北京某互联网企业的曹莹说。

办公监控中“管人模式”易引争议

然而,相较于张珂对被监控的抵制心态,就职于上海某外贸企业十多年的艾霞则十分坦然。

“我们公司的管理制度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完善的,疫情期间,为了业务需要,我们每天早上会召开晨会,晚上下班前,以小组为单位再开个当天工作的总结会,我认为这都是很正常的。”艾霞认为,即使公司有监控操作,也没什么可担心的,自己是一个工作比较认真的人,每天工作时间内根本没有时间去做其他的事情。

同时,艾霞指出,他们的合作伙伴中也有公司对员工办公有监控操作行为,不过,他们更多地是基于工作上的需要,比如,员工考核,业绩不理想,可通过监控查看员工的状态,找出原因,帮其纠正;有些特殊岗位,比如技术岗,防止泄密,在其电脑中安装监控软件等。

“像我们这类企业,即使有监控操作,一般当业绩没有问题,或者未出现泄密、难以解决的纠纷等情况时,领导是不会去查看监控的,只有出现上述情况时,领导为了快速找出原因或者解决相关问题,才会去查看监控。”艾霞说。

《法治周末》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不少企业为了安全等管理需要,一般会在企业门口、会议室或者走廊、茶水间等公共办公区域安装摄像头等监控设备。在这些企业内、外部公共区域安装监控设备,或者因特殊岗位管理需要安装监控设备,因其目的正当,员工都可以理解。

“尚德机构被曝监控居家办公员工”一事,之所以引发较大争议,在业内人士看来,主要是其监控场所不在公开的办公区域,而是员工的家中,并频繁抓拍人脸的做法。

正如盈科律师事务所全国劳动与社会保障法律事务专业委员会主任陈元律师所说,疫情期间,公司为加强管理,推出新的管理方式是比较常见的,但如网曝的尚德机构这种引发较大争议的管理方式却很少见。

“从管理角度来看,创新的管理模式,一般有3种情形,管人、管过程、管结果。由于员工居家办公的环境带有一定的私密性,因此,很多公司采取的应该是管结果、管过程,当员工按规定时间交出符合标准的工作成果,或者按照公司设定的流程标准予以工作就可以了。而尚德机构被曝光的情况如果属实,那说明其采取了最容易引起争议的管人模式,因此引发舆论热议。”陈元补充说。

如何把握办公监控与个人隐私界限

“尚德机构被曝监控居家办公员工”一事出现后,也引发了人们对办公监控行为可能涉及到的个人隐私问题的探讨。

张珂之所以选择辞职,就是其认为企业在其电脑里安装监控软件,除了工作之外,还能监控其微信聊天记录,侵犯了其个人隐私,实在难以忍受。

在杭州某互联网企业工作的姜敏也认为,工作中被监控,特别是在办公电脑里安装监控软件,从个人角度来讲,可能大部分人心理上比较反感,会觉得这是企业对员工的一种不信任,更何况办公电脑中的某些内容可能也涉及个人工作成果,这部分应该属于隐私,不应该被监控。

一边是企业基于管理等需要采取的措施,一边是员工的个人隐私权益,二者之间的界限在哪里?应该如何把握?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北京云嘉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表示,企业在开放区域内安装监控设备,因其属于公共场所,位置比较显眼,在员工知晓的情况下,存在侵犯员工隐私权的风险性相对较小。但值得注意的是,如果企业在更衣室、洗手间等区域拍摄,不仅很难有证据证明其主观目的是正当的,且从合理性角度而言也超出了企业正常的管理需要,因此,企业被认定侵犯员工隐私权的风险非常大。

“如果公司在员工电脑中安装监控软件、对员工个人电脑的上网行为进行监控,虽然电脑属于办公用品,但不排除其中存有员工的个人隐私,比如员工工作之余访问一些网站的访问记录,这些均属于个人隐私的范围,所以公司要监控员工的办公电脑,需要明确告知员工并经其同意。”同时,赵占领补充道,“这里的告知并不一定是发声明或内部通知的形式,实践中更多的是体现在员工签订的劳动合同、保密协议、安全信息承诺书中,这也属于法律上的告知。”

此外,据陈元介绍,根据民法典、个人信息保护法的相关规定,即使取得员工同意,企业处理个人信息还要遵循合理、正当、必要且对个人权益影响最小的原则。如果所曝内容属实,尚德机构如此高频次抓拍人脸及居家环境,让一些员工“不敢去上厕所”,显然是违反了合理必要原则。

同时,陈元指出,如企业在监控或者处理个人信息时出现“越界”情况,员工可以提出异议,因为根据劳动合同法相关规定,对于涉及员工切身利益的考勤管理,需要通过民主程序,召开职工代表大会或者职工大会予以表决通过,公司无权单方实施。

“若公司以不合法的考勤制度认定员工旷工、扣减员工工资甚至解除劳动合同的,员工可以去申请劳动仲裁,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另外,若监控侵犯了员工的个人隐私或者造成个人信息泄露的,员工还可以向有关部门举报,要求公司停止该等行为;若造成员工损失的,还可以要求公司赔偿。”陈元说。

(应受访者要求,张珂、曹莹、艾霞、姜敏均为化名)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2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