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热点财经

一地鸡毛的“TST庭秘密”

2022-05-12 09:44: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随着互联网新模式、新业态的不断涌现,夹杂着一些疑似或涉嫌传销的新模式,网络传销和非法集资相交织,应及时明确法律法规划定的红线,既要审慎监管,也要严格执法”

《法治周末》记者 万文竹

近日,被众多媒体关注的张庭夫妇公司旗下品牌TST庭秘密”涉嫌传销一事尚未告一段落,但是对于代理商张艳(化名)来说,她的“维权”之路才刚刚开始。

“我和公司交涉,想把之前投进去的货款退给我,但是公司不答应。”张艳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接下来她还会去有关部门举报,希望能拿回货款。

“代理商不仅不能拿回货款,还有可能被罚款”

“能赚钱,还可以到处玩。”和众多的小代理一样,张艳最初了解“TST庭秘密”品牌是从朋友圈看到的。

张艳觉得公司不仅有完善的产品体系,还有完善的售后、物流等体系,最重要的还是明星创办的公司,有一定可信度,值得投资。

“炫富、炫明星、炫日常是微商宣传惯用的手段。”张艳告诉记者,如何发朋友圈吸引更多人加入是“TST庭秘密”代理们必须要学会的营销课程。

据媒体报道,TST品牌曾请许多明星为之站台、宣传。而明星陶虹在拥有上海达尔威公司(张庭夫妇的实控运营公司,以下简称达尔威)股份的5年时间里,共获得分红超过4.2亿元。

“要做代理就要完成一定的业绩,这样才有工资。如果自己发展团队,还可以从团队的业绩中得到返利。整体业绩越高,级别就越高,返利就越多。不仅如此,做大了还可以传承给自己的后代。”张艳告诉记者,五六年下来自己发展了100多个成员。

“可算下来,每个月赚到的钱还没有买产品的钱多。”张艳表示,产品价格并没有市场优势,为保住代理权,通常是自掏腰包买产品。舍不得自己辛辛苦苦发展的团队,张艳越陷越深,甚至借钱买产品,直到实在没能力。

“公司被举报涉嫌传销后,我想退出来,并要回之前投进去的货款,但交涉多次无果。”张艳说。

“不仅不能拿回货款,还有可能被罚款。”广东广强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暨非法集资案件辩护与研究中心主任曾杰表示,代理商如果有发展下线并收取隔代奖励的行为,那就是在参与传销活动,根据《禁止传销条例》是需要接受处罚的。

但是,如果代理商和平台之间有商品购销合同,一般可以认定为普通的买卖合同纠纷,如果平台有涉嫌传销等违法或犯罪的行为,代理商有权解除合同并要求退款。

热闹过后,只剩一地鸡毛。张艳早已经没有了代理权,之前投进去的货款也可能就此东流。不过令张艳不解的是,直到现在,TST庭秘密”的网上商城App还在继续运营,消费者还可以买到商品,只是平台上已经没有了“我的分销”,即为客户开卡,办理代理的功能。

频繁的涉传销处罚

网传TST庭秘密”涉嫌传销的时间,可追溯到20215月。

据媒体报道,彼时湖北襄阳市保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接到匿名举报,称有人通过TST庭秘密”采取拉人头入会的方式从事传销活动,并于2021525日对此事进行了立案。

保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经调查认定,TST庭秘密”的运营公司达尔威所制定的奖金制度将会员区分为蓝卡会员和红卡会员,其中,蓝卡会员属一般消费者,且针对蓝卡会员的奖金制度符合商业惯例,并无违法情形;但红卡会员执行的奖金制度,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属《禁止传销条例》相关条款所指情形。

201811日至20217月间,达尔威共发展会员707万余人,其中红卡会员65.9万余人。其间,其在涉及传销的主营业务上的营收共91.71亿元,获利1927.99万元。

最终,保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于20219月对达尔威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要求其立即停止传销行为,并没收违法所得1927.99万元,罚款170万元,合计罚没2097.99万元。

但真正让该事件为大众所知的是,20211223日,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的一份《关于查证函的回复》,公开披露了“TST庭秘密”运营主体达尔威涉嫌利用网络从事传销活动被查处的进展。

《关于查证函的回复》显示,该局已于202165日对达尔威涉嫌传销立案调查。因其利用金融机构转移或隐匿涉传销资金,该局已依法申请人民法院采取保全措施,案件在进一步调查中。

“目前该案件已由市场监督管理部门介入调查,定性为涉嫌传销违法。这意味着被调查的公司在销售模式上,可能涉嫌违反《禁止传销条例》相关规定的问题。”曾杰说。

“拉人头、层级性返利、金字塔结构是传销的三大特征,其中拉人头是传销活动区别于其他活动的本质。”曾杰表示,如果拉人头仅仅是手段,目的是为了销售商品,返利依据也是商品销售业绩,则一般认定为团队计酬式传销,应接受行政处罚;但如果拉人头成为了目的,销售商品只是幌子,达到一定的金额或者人数标准,则会被认定为犯罪型传销,即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须受到刑事处罚。

“按照举报者所说的层层代理的销售模式,至少可以判断该公司存在‘团队计酬式传销’的行为。但该案件后续是否认定为传销犯罪,即是否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还需要市场监督管理部门的进一步调查。”曾杰说。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市场上有很多基金、保险、理财销售都有类似团队奖励甚至层级奖励,奖励的层级甚至超过3层,但他们为什么不涉及传销问题?

曾杰对此解释:其用于返利的奖励来源,是公司合法出售商品和服务的利润;其销售团队相对固定,除了正常的人事流动,不会无限制的拉人头进入销售团队。

传销“新花样”涌现

“近年来,传销活动不断花样翻新,从传商品、传人头,发展到传虚拟概念,从商品领域发展到资本投资、金融理财等领域,从线下聚集式传销发展到线上的网络传销。”民间第一反传销人士李旭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这些年,李旭接触过很多传销诈骗的新案例,不法分子的手段越来越高超。

李旭表示,目前,新型传销借助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开发各类传销App及网站,利用智能手机,通过微信群、腾讯会议、QQ语音聊天室、短视频等社交平台进行传销行为,有的甚至用有影响力的公众人物来为品牌背书,让普通投资者防不胜防。

此外,部分传销犯罪还通过虚拟产品、虚拟空间、虚拟身份等实施犯罪,且时常更换IP地址或将服务器设置在国外,传销出现了虚拟性、跨地域性、隐蔽性、金融性等新特点,更加具有欺骗性。

“网络传销,突破了区域限制,涉案人员较为分散,执法部门查处时,案源发现难,调查取证难,这给相关部门执法带来难度。”李旭说。

李旭认为,随着互联网新模式、新业态的不断涌现,夹杂着一些疑似或涉嫌传销的新模式,网络传销和非法集资相交织,应及时明确法律法规划定的红线,既要审慎监管,也要严格执法。

“目前国家还没有针对网络传销的法律法规,网络传销处于工商监管的灰色地带。现行《直销管理条例》和《禁止传销条例》这两个行政法规是2005年颁布的,距今已经17年,已严重滞后于传销的一些新变化。”李旭建议对上述行政法规进行全面修改,将监管部门的监管职责作出更明确规定,真正打造一个跨市场、跨区域、跨部门、跨产业,无缝对接的打击传销的监管合作机制,避免多头管理、重复执法和互相推诿、管理缺位的现象。

此外,还应加大反传销宣传,提高广大群众识别、防范传销的能力。充分利用互联网新媒体,通过制作短视频、案例宣传、直播等进行反传销宣传。还可设立公开投诉电话,建立传销的有奖举报机制。

“如何早发现、早定性、早处置,需要公安部门、市场监管部门、金融监管部门共同加强研究,加强协作配合。”李旭说。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2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