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热点财经

期待“音乐版权领域多一些良性竞争”

2022-05-12 09:28: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法治周末》记者 马金顺

“我们属于行业里面做得比较好的,疫情前,活儿比较多一些,疫情发生后,演唱会及很多活动都无法组织,所以这段时间稍微清闲了一些。”曾在北京现代音乐研修学院做教师的梁古驰,也是一名歌手、音乐制作人。

他目前主要的工作就是写歌、拍段子、找平台发布,也会做一些音乐服务工作,比如,给艺人和想学习音乐的孩子上课,以此来增加一些收入。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加之受疫情影响,线上音乐平台成了像梁古驰这类音乐人最主要和最集中的活跃场所。各平台之间的风吹草动,他们自然也会注意。

“网易云音乐起诉某著名互联网公司音乐,在我看来,就是平台和平台之间的博弈,说到底争的是在这个行业的地位。这对我们从业人员能有什么良性的影响和改变吗?暂时我还看不到。”就近日业内关注较高的网易云音乐起诉某著名互联网公司音乐不正当竞争一事,梁古驰私下与朋友进行了探讨。

“大家都在努力地活着”

“叮叮,叮叮。”凌晨两点左右,《法治周末》记者收到了两条手机短信。高鹏(化名)收工了,“可以接受采访”。

“不好意思,我一般都是夜里工作,可能和大部分人的作息时间颠倒了。”电话接通后,高鹏率先解释了一番,他是一名吉他手。除了参加一些音乐节以及综艺节目的演出外,高鹏空闲时也会去酒吧等地方兼职做一些音乐服务类工作。

其实,像高鹏这样的音乐人并不鲜见,陕西独立音乐人薛聪(化名)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也表示,他作为音乐制作人,在给自己写歌的同时,也会按照对方要求给别人(个人)或者企事业单位定制作品,甚至有时也会做一些录音工作,服务方向比较杂。

“国内做音乐的人当中,只有10%15%的人能够靠音乐吃饱饭,其他人几乎都处于兼职状态,用其他工作的收入来填补做音乐的支出,以此来维系其对音乐的梦想。”高鹏说。

在音乐行业内,人们将这种做兼职工作的音乐人称为半职业人。

在薛聪看来,其实大家都挺想把音乐当成职业来做,但或因自身能力不够,或因周围的资源不足以完全给予支撑,或因客观现实条件不允许等,致使大部分普通音乐人处于半职业的状态。

根据中国传媒大学音乐与录音艺术学院教授张丰艳团队制作的《2020中国音乐人报告》,有52%的音乐人没有音乐收入,24%的音乐人的音乐收入占总收入的5%以内,7%的音乐人音乐收入占总收入的6%20%,仅7%的音乐人音乐收入占比达到100%

“大家都在努力地活着。”高鹏用当下网上比较流行的一句话总结了大部分普通音乐人的现状。

“兴奋之余更多的还是失落”

这些半职业音乐人,尤其是坚持做原创音乐的半职业音乐人,面对当下的环境与压力,他们内心还是很纠结的。

薛聪曾经迫于各种压力,有两三年没有从事音乐工作。后来,为了心中的音乐梦想、音乐情怀,在朋友的帮助下,薛聪又走上了音乐这条路。

“从内心来说,我从来没有放弃过音乐,只是当时那个时间段,在没有任何收入、又看不到希望的情况下,不允许我继续做音乐而已。”薛聪坦言。

薛聪创作的作品颇具地方特色,从2007年毕业至今,他致力于改编陕北民歌,将传统音乐和流行音乐融合,形成特色鲜明的“新民歌”作品。由于其作品特征明显,受到了不少人的认可,其在圈内知名度也大大提升。

目前,受大环境影响,大型演出活动较少,再加上之前没有建立一个良好的粉丝基础,薛聪现下做的更多的是幕后工作,也在给自己写一些歌曲,为日后做积累。

“每次写出一个新作品时,我还是挺兴奋的,但是兴奋之余可能更多的还是失落。”薛聪的声音也随之低沉了下来。

薛聪的失落来源于如何才能把创作好的音乐作品推广出去,“如何才能让人们听到作品,且只有首先满足听到的条件,后续才能知道作品是否能获得用户的认可,最终才能基于作品而获得收益”,这也是很多普通音乐人所面临的问题。

在谈及影响音乐事业发展的因素中,被音乐人提及最多的便是作品的曝光机会。有音乐人直言,为了作品能够被最大程度地传播,他们愿意作品被免费试听和下载。

“过去用户听不到作品,是因为没有更多渠道让我们去展现自己的作品,现在传播渠道不断增加,平台也更加开放,更多纷杂的信息相继涌入平台,如何才能从大量信息中被用户选中点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梁古驰说。

梁古驰清晰地记得,曾经有一个节目拟用其一首原创歌曲,当对方打电话询问时,梁古驰欣然同意,“你们用吧,无需付费,能帮我们传播一下就好”。

更有很多年轻的词曲作者,直接在微信群里打广告:“哪位老师想要原创词曲,我这里都有。”

“希望更多平台参与进来”

在接受采访的音乐人当中,他们更多的还在依赖微博、朋友圈的点赞之交,甚至还有相当一部分靠好友间的口头宣传,即还得靠音乐人自己去推广其作品。

此外,对于音乐人来讲,版税收益应该是其主要收益组成部分。但在采访中,多位音乐人表示,为了让作品传播出去,起初完全没有考虑版权收益的问题;另外,即使有版税收入,也很少,甚至没有收益,因为作品在平台被聆听的数量有限或没有点击量。

在网易云音乐发布的声明中也提到了相关版权的问题,称长久以来,某著名互联网公司(含QQ音乐、酷我音乐、酷狗音乐、全民K歌等产品)通过非法盗播偷放无授权歌曲、批量化冒名洗歌、跟随式抄袭我方产品创新、逃避甚至对抗监管等方式侵犯我方著作权。

“看到音乐平台为了某艺人的作品版权问题去打官司,我倒希望我的作品被侵权,因为这说明我的作品有影响力,大家关注到我的作品了。”据梁古驰介绍,为了让作品传播出去,他基本不会与平台或者版权代理公司签订独家授权协议。

与梁古驰不同,薛聪曾遇到过自己的作品被“翻唱”的情况。

然而,薛聪并未进行维权,“无时间、无精力,最主要的是该作品并未给自己带来很大的价值,其翻唱也未给自己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

在大多普通音乐人看来,各音乐平台之间的版权之争,其实争的是那些自带流量的艺人的作品的版权,对他们这些普通音乐人来讲,好像没有太大的关系。

同时,他们希望能有更多平台参与进来,多一些良性竞争,这样真正的内容提供者就会被重视,或者说有更多的机会,“一家独大,不论对于音乐人还是行业,未必是一个好的状态。”梁古驰说。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2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