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热点财经

汪静渊:在线音乐平台争议背后的产业隐患

2022-05-12 09:27: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法治周末》记者 马金顺

近日,网易云音乐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了一则声明,称长久以来,某著名互联网公司(含QQ音乐、酷我音乐、酷狗音乐、全民K歌等产品)通过非法盗播偷放无授权歌曲、批量化冒名洗歌、跟随式抄袭我方产品创新、逃避甚至对抗监管等方式侵犯我方著作权,并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网易云音乐已就某著名互联网公司音乐部分不正当竞争行为正式提起诉讼。

随后,《法治周末》记者就网易云音乐为何选择此时起诉某著名互联网公司音乐等问题采访网易云音乐,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某著名互联网公司音乐品牌公关负责人陈默在朋友圈发文表示,“大音乐行业不易,大家还是继续专注做正确的、有助于行业发展的事儿吧,无视事实来碰瓷无助于音乐行业的发展。相关证据早已留存,该发起的诉讼也早已陆续发起,相信法律的公正”。

网易云音乐起诉某著名互联网公司音乐不正当竞争一事,再次引发了人们对国内音乐市场现状的热议。随着互联网的发展,音乐作品的传播渠道不断增加,平台也更加开放,然而,令不少普通音乐人最为头疼的却是音乐作品传播不出去,迫不得已,大部分音乐人只能处于半职业的状态。

那么,出现上述现状的最根本原因是什么?这将会给国内音乐市场带来怎样的影响?《法治周末》记者就此专访了中国传媒大学音乐与录音艺术学院音乐系副主任、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音乐产业促进工作委员会副秘书长汪静渊。

“音乐人”入行门槛较低

《法治周末》:目前,国内不少普通音乐人表示处于兼职状态,即用其他工作的收入来填补做音乐的支出,出现这种现象的背后原因是什么?

汪静渊:这一部分音乐人在行业中占比还是挺高的,毕竟真正做得好的音乐人是少数。从深层次来分析,主要是行业进入门槛低造成的。

整体来看,当前国内“音乐人”行业进入门槛比较低,只要你愿意,自学一点乐理、练一下乐器,就可以自称“音乐人”。门槛低造成音乐人数量多,滥竽充数的也多。但也不乏对音乐有追求的人,他们愿意为了音乐梦想,不考虑经济收入而去坚持,这是个人追求音乐梦想的行为体现,希望自己的一些思想通过音乐能够被别人接纳和承认。

 

《法治周末》:上述现状将会给国内音乐市场带来怎样的影响?

汪静渊:入行门槛比较低,入行的人就会比较多。实际上,不少音乐人全凭兴趣入行,缺乏专业教育;与此同时,业内竞争激烈,为了生存导致恶性竞争,一些剽窃、抄袭的现象屡见不鲜。

音乐人是音乐产业良性、持久、健康发展的关键,如何有效提高音乐人的职业技能与修养,如何产出大量的优质音乐产品,是目前国内音乐产业发展面临的最大问题。

传播效果取决于作品的内容与质量

《法治周末》:如何产出大量的优质音乐产品,是目前国内音乐产业发展面临的最大问题之一。也有音乐人直言,不知道哪种作品更受欢迎,也摸不清大众的审美了。对此,你怎么看?

汪静渊:大众审美之现状,我们不能用简单的“好”“坏”或者“合理”“不合理”去评价。透过现状看本质,一个时代的大众审美有其深厚的社会基础。

现在我们已经进入信息化、智能化时代,人类文明也发生深刻变化。信息化、智能化时代,有个很重要的特征就是“快”。人们不论是工作还是生活,节奏都非常紧凑,这势必会影响人的审美,因为客观条件不允许大家有足够的时间去慢慢欣赏、品味艺术性和思想性很强的音乐作品。这一点直接体现在当前流行音乐创作的口水化和风格更替的急速化,所以,有些音乐人摸不清大众的审美是很正常的现象。

一旦成为音乐人,他首先就要面临一个抉择:你到底是给别人写歌还是给自己写歌。如果坚持给自己写歌,坚持要表达自己的思想,这个风险是很大的,至少很长一段时间内会不被大众认可,没有收入。

 

《法治周末》:当前音乐传播渠道不断增加,平台也更为开放,不少音乐人却愁于作品的传播,那么,作品传播效果与哪些因素有关?

汪静渊:作品传播效果取决于作品的内容与质量,好的音乐作品要有一个符合时代审美的好内容,这是有良好传播效果的“源头”。此外,音乐人要想实现良好的作品传播效果,多多少少需要了解产业中作品是如何传播的。作品的传播是需要成本的,大部分音乐人很难将创作、传播“一网打尽”,他们没这个能力、精力,更没这个资源。所以,授权合适的经纪公司、唱片公司、在线音乐平台负责传播作品是新的音乐人需要重点考虑的问题。

 

《法治周末》:在作品的传播过程中,在线音乐平台发挥了怎样的作用?

汪静渊:在线音乐平台的数字化、便捷性和海量传播开创了人类音乐传播新时代。但我们也要清醒地认识到这些平台本质上是公司,它们不是专为传播音乐作品的公益性机构,而是要盈利的。它们应该不会纯粹地从艺术角度来考虑,不会因为这个作品好,或者这个作品很有思想性,就给多推广。所以,从这个角度看,我个人认为在线音乐平台不是音乐作品传播效果的决定性因素。

音乐产业发展进入了瓶颈期

《法治周末》:你是如何看待网易云音乐起诉某著名互联网公司音乐不正当竞争一事的?

汪静渊:针对两大音乐平台之间的争议,我个人想的更多的是行业竞争的激烈程度和生存的困难程度。由此,可以看到当前音乐产业的发展应该是进入了瓶颈期。整个在线音乐平台出现各种不良竞争的背后是好产品、优秀音乐人的缺乏。

 

《法治周末》:当前国内音乐人的版权意识处于怎样的水平?国内音乐市场的版权保护现状如何?

汪静渊:因为行业门槛低,所以我国音乐人的整体素质还有待提升,他们对版权的认识非常模糊,有些甚至为零。当下不少新入行的音乐人存在一种心理——我的作品能够传播出去就已经很满意了,所以他们在签约时,可能就不会仔细看相关条款,这就会导致很多版权方面的问题。一些音乐人版权收入少得可怜,甚至一分钱都没有,这种情况并不少见。

随着著作权法越来越完善,大众音乐版权意识的逐步提高,近年,我国音乐版权保护有了很大发展,但与欧美、日本等音乐版权发达国家相比,还有距离。我相信,我国的音乐产业市场环境肯定会在多方合力建设下越来越好。当务之急,我们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在设法提高音乐人整体职业素养的同时,有效确保每个音乐人的合法权益。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2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