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热点财经

湖南樟树港辣椒进退两难

2022-04-28 12:24: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成本高赔偿低 四处维权之后依然频繁遭遇侵权

湖南樟树港辣椒进退两难

真品辣椒还没上市,“李鬼”辣椒已经卖“火”了,这是湖南樟树港辣椒在四处维权之后,依然面临的频繁遭遇侵权的尴尬局面

樟树港辣椒

法治周末记者 刘希平

426日,世界知识产权日。一场争议焦点为“‘樟树港辣椒’商标权是否被侵犯”的案件,在湖南省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真品辣椒还没上市,“李鬼”辣椒已经卖“火”了,这是湖南樟树港辣椒在四处维权之后,依然面临的频繁遭遇侵权的尴尬局面。

产自湘阴县樟树镇的樟树港辣椒,因其口味独特而广受好评,其售卖价格曾经高达300多元一斤,而被称为“天价辣椒”。近年来,随着樟树港辣椒知名度越来越高,一些假冒其品牌的辣椒也越来越多。

“维权成本高、周期长、赔偿低,侵权的人越来越多。”樟树港辣椒维权频陷艰难困局,这让樟树镇辣椒种植农户们既痛恨又无奈。

樟树港辣椒的维权困局,凸显出一些地理标志品牌保护的相同困境,即面临商标侵权取证难、维权成本高等现实问题。类似樟树港辣椒等区域特色农产品,该如何保护自己?

“法律保护衣”难抵侵权行为

樟树镇位于湘阴县东南部,是一个邻接洞庭湖依傍湘江的低山岗地乡镇,此地土耕层深厚,土壤有机质含量较高。这些条件为辣椒的生长提供了良好的自然空间。经过近200年的选育和栽培,“樟树港辣椒”成了一个颇具知名度的传统地方品种,深受消费者的喜爱。

由于产量有限,樟树港辣椒在上市初期高达近300/斤,这种价格与其他5/斤青辣椒来比,无疑是“天价”辣椒。辣椒种植规模的扩大,也带动了当地经济的发展。

为了进一步拓宽辣椒产业项目,维护好樟树港辣椒的品牌,2011825日,当地一些辣椒种植企业和椒农联合一起,自发成立了湘阴县樟树镇辣椒产业协会,主要负责对樟树港辣椒品牌的维权打假。

(村民们采摘辣椒)

2013年,经湘阴县樟树镇辣椒产业协会申请,“樟树港辣椒”注册为地理标志证明商标。该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1类中的辣椒(植物),注册有效期为2013121日至2023120日。

法治周末记者查阅《“樟树港辣椒”地理标志证明商标使用规则》发现,樟树港辣椒的地理标志保护的区域范围为湘阴县樟树镇所辖文谊新村、龙家新村、柳庄村、兴源村、祥源村、柏金港村、金台山村、樟树港社区共计8个村(社区);使用“樟树港辣椒”地理标志证明商标的产品必须是在湘阴县樟树镇行政区域范围内种植、生产的辣椒;符合上述使用条件的生产经营者,可申请使用“樟树港辣椒”地理标志证明商标。

“樟树港辣椒只有在这些范围内种植出来的,才有特殊的椒香。”有樟树镇辣椒种植户向法治周末记者解释。

为了进一步加强樟树港辣椒的品牌保护,2018212日,原农业部批准对“樟树港辣椒”实施农产品地理标志登记保护。

樟树港辣椒虽然穿上了多重“法律保护衣”,但是也难以抵挡多种多样的侵权行为,这让樟树镇的椒农们有点措手不及。

电商平台成假冒辣椒销售重灾区

按照辣椒的生长和结果周期,樟树镇辣椒产业协会将每年的10月底到第二年的4月底确定为“休市期”,即在这期间樟树港辣椒已经停止了产出和销售。此时,如果市面上还有樟树港辣椒对外出售,一般可以界定为假冒辣椒。

但是每年在市场出现这样一种尴尬局面:“真品樟树港辣椒还未上市,假冒樟树港辣椒的‘李鬼’辣椒已卖‘火’了。”

每年协调各种打假,是樟树镇辣椒产业协会秘书长王昌熙的一项主要工作。他向记者透露,现在假冒的樟树港辣椒销售有线下和线上两大区域。“线下一般是一些餐馆和菜市场,线上则是电商平台。”

王昌熙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线下销售假冒樟树港辣椒的菜贩子,侵权行为较隐蔽,他们仅销售给熟悉的商贩或供应给固定的餐馆,他们通常不会直接用樟树港辣椒的标识,而是直接说是樟树港辣椒,即以虚假宣传的方式,将大量的假冒樟树港辣椒送去市场,权利人却无法追究源头的侵权责任,仅能根据流入的不同渠道,去逐一打击。

“我们每年都会根据市民举报的线索,对一些餐馆进行调查取证,然后依法维权。”在王昌熙看来,线下的侵权还是可以有效地打击,现在最令他们头痛的是线上电商平台的频繁侵权。

“这些侵权电商平台往往会联合樟树镇一些当地人开设网上店铺,然后在平台上打出‘樟树港辣椒’原产地发货等宣传语,以此来迷惑网友信以为真。”王昌熙说,如果他们向电商平台投诉了这些售假店铺,店主们会很快删除售假链接,不久又会开一个新店铺重新售假。“线上个人店铺需要平台披露信息,流程长、下架难。”

202112月,樟树镇辣椒产业协会曾授权第三方机构对一些网店进行排查,发现一些人员在山东烟台、辽宁沈阳、河南开封等地进行注册登记,然后通过网店对外销售假冒的樟树港辣椒,每斤的价格从20元至300元不等。第三方机构对上述网店的宣传、销售行为进行了证据保全。因为这些网店销售金额大,樟树镇辣椒产业协会已向湘阴县公安局报案。

(某电商平台销售辣椒店铺)

424日,记者打开某电商购物平台,输入“樟树港辣椒”售卖信息,这家平台页面立即跳出了上百家出售樟树港辣椒的店铺。记者以消费者的名义与一家店铺联系,店铺人员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他们出售的就是樟树镇种植的樟树港辣椒,一斤售价为29元。

“这就是一家售假的店铺,真正的樟树港辣椒目前还很少上市。就算有少量提前上市的,在农户家里的收购价至少一斤接近300元。”王昌熙说。

王昌熙透露,今年年初的低温、暴雪天气,导致樟树港辣椒苗部分冻死,只有管理水平高的公司、种植技术好的部分椒农实现了少量早产。目前樟树港辣椒仅有部分进入结果期,离规模上市还有一段时间,市面上销售的所谓樟树港辣椒多为外地种植的假冒品种。“今年全镇规模上市时间较往年推迟,预计在4月下旬。”

除了电商平台之外,一些个人通过微商、社区团购平台等销售假冒樟树港辣椒的现象也大量存在。

“仅凭账号无法锁定侵权主体,且侵权的时间不固定,侵权人警惕性高,难以查到真正的侵权人。”面对一些社区团购“团长们”在小区群里打出销售樟树港辣椒的广告,王昌熙显得无可奈何。“这类现象太多,我们已经无暇顾及。”

跨省种“假”滋生地下黑产

樟树港辣椒为地理标志证明商标,那么,用樟树港辣椒的种子,在樟树镇以外的地方种植出来的辣椒,能不能也叫樟树港辣椒?

“按照我国相关法律规定,就算是樟树港辣椒的种子或者秧苗,在樟树港镇保护区域以外地方种植出来的辣椒,也不能称为‘樟树港辣椒’。”长沙律师曾技芝分析说。

但用樟树港辣椒的种子跨省异地种植,然后以樟树港辣椒的名义大量出售,已经成了一些造假人员的发财之道。

王昌熙向记者介绍,这些造假人员会从樟树镇购买辣椒种子或者秧苗,然后在海南、广西、广东、贵州等地雇人种植,假冒辣椒种植面积接近20万亩。而湖南官方媒体披露的数据显示,樟树港辣椒在樟树镇种植面积仅1万余亩。

因为是同一类辣椒种子,辣椒结果后,其辣椒外形和樟树港当地产的辣椒极为相似,如果放在一起,一般人很难区分开来,这使得很多消费者受骗上当。

“我们仔细去分辨,还是可以发现两种辣椒的细微差异。“种植在海南的这种辣椒,受气候的影响,味道有点苦涩味;而种植在云南的这种辣椒,由于当地紫外线很强,辣椒外皮颜色呈暗绿色。”王昌熙称,为了提升鉴定真假樟树港辣椒的能力,樟树镇辣椒产业协会每年都会开展一个“鉴定师培训班”。“我们会把从各地收集起来的假辣椒放在一起,让大家观察各种细微区别。”

(樟树港辣椒真伪鉴定培训班)

樟树镇辣椒产业协会相关负责人向记者透露,跨省种假冒的樟树港辣椒,在樟树镇已是公开的秘密。等辣椒成熟后,这些从外省采摘后的辣椒,被运送到樟树镇对外售卖,或者通过网店向全国各地对外出售,利润十分惊人。“他们在外省种植的辣椒,正常对外出售,可能也就5元一斤。但是他们打着‘樟树港辣椒’的牌子,往往可以卖出一斤30多元,甚至一斤上百元的价格,利润巨大。”

王昌熙也向记者证实,利用樟树港辣椒的种子在外省种植的辣椒,对樟树港辣椒的冲击最大,已经形成了一条地下黑色产业利益链条。“尤其是当樟树港辣椒上市期,一些贩假人员从外地拉来大量的辣椒,和当地的樟树港辣椒混在一起对外出售,让一般的消费者真假难辨。”

20193月,长沙市知识产权局调查发现,长沙某农产品公司在其公司微信公众号上,开团销售樟树港辣椒。实际上这些辣椒用的是樟树港辣椒的种子,但其生长在海南。其形状和口感均与樟树港辣椒接近,因此以“樟树港辣椒”品名对外进行销售。后被长沙市知识产权局责令停止侵权,并处罚款两万元。

打假维权成本高、赔偿低

外地不断涌入的假冒樟树港辣椒,到底对樟树镇的辣椒产业有多大影响?法治周末记者近日来到樟树镇进行探访。

樟树镇文谊新村是樟树港辣椒种植的核心区域,记者在村里看到,村民房前屋后只要有空地的地上,都建有大棚,大棚里种植了辣椒。

“这种大棚是‘遮雨棚’,因为雨水浸泡辣椒的根系,容易引发病虫害,所以建这样的大棚用来遮雨。有时这种大棚兼具保温的功能。”文谊新村辣椒种植户殷明曦对记者说。

2008年,殷明曦从湖南农业大学毕业后,曾在外地做生意。后来看到家乡的辣椒产业越做越大,殷明曦返回到家乡创业,专门从事辣椒种植。如今殷明曦在老家6亩土地上种植了5000余株的樟树港辣椒。

“现在外地假冒的樟树港辣椒对我们本地种植户的影响太大,特别是到了辣椒丰产上市期,真的樟树港辣椒的销售市场被严重挤占了。”殷明曦坦言,外地市民往往是花了大价钱,还难以吃到真正的樟树港辣椒。“樟树港辣椒到了上市期,受市场的调节,价格会下跌很多,基本上可以降到30元一斤,完全可以走上大众的餐桌。”

(辣椒种植户殷明曦在地里查看辣椒长势情况)

面对不断涌现的侵权行为,樟树镇辣椒产业协会也进行过依法维权,但维权中出现的高成本、低赔偿,让维权行动陷了“进退两难”的困局。

王昌熙透露,目前樟树镇辣椒产业协会有17个理事单位和个人,协会的经费靠的是这些理事单位捐赠一些,另外樟树镇人民政府每年会给协会拨付一些维权经费,每年加起来就几万元的维权经费。

“打商标侵权官司取证难、花费大,赔偿低。”王昌熙给法治周末记者算了一笔账,一个索赔1万元的侵权案件,公证费用、调查费、诉讼费、律师费、差旅费,加起来至少要5000多元,最后胜诉判赔金额与诉请赔偿金额还是存在差距。“有时打官司是‘赢了官司亏了钱’,不维权品牌会面临危机,维权又缺人、缺钱。”

湖南一位知产法官向记者解释,对于地理标志商标侵权行为,鉴于侵权人的利益和被侵权人的损失难以确定,法院一般是酌定赔偿。

法治周末记者调查发现,近年来,长沙、岳阳两地法院都加强了对“樟树港辣椒”等地理标志知识产权的司法保护力度,一批侵权人先后被判赔。

樟树镇辣椒产业协会提供的数据显示,2020年以来,该产业协会搜集了超过500个商家假冒樟树港辣椒的证据,经法院调解、判决的案例100多起。

易引发“劣币驱逐良币”现象

作为地理标志的“樟树港辣椒”维权困局,不是个例。

在西南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邓宏光看来,地理标志的保护存在“取证难、成本高、赔偿低”实践难题。“因为,侵权人往往是终端销售商或经营者,地理标志侵权现象易发多发,侵权行为的分散性决定了取证难和维权难,也决定了在个案中因为难以证明被告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和权利人因侵权所遭受的损失,地理标志侵权案判赔数额往往不会太高。”

“试想,在‘樟树港辣椒’案中,权利人有对侵权人进行取证和诉讼的专业能力吗?面对数量众多而标的较小的侵权者,权利人有时间和精力吗?如果权利人自己没有时间、精力和能力向侵权人维权,那么每斤13元的假‘樟树港辣椒’一定会打败88元到288元的真‘樟树港辣椒’。”邓宏光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假作真时真亦假”,邓宏光担忧,将来遍地都是13元的假“樟树港辣椒”,88元到288元每斤的真“樟树港辣椒”极有可能被市场抛弃,保护力度不足,必然引发“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

邓宏光认为,地理标志的这种特殊性,决定了在地理标志侵权案件中,对被告主张的地名的正当使用,应当更加严格地把握“正当使用地名”的标准,防止被告的地名使用行为导致消费者误认为侵权产品是地理标志产品,避免被告通过借用“正当使用地名”之名,来搭地理标志的“便车”,从而获取不当的市场竞争利益。

从事地理标志研究工作多年的长沙律师曾技芝认为,在认定受侵害的地理标志集体(证明)注册人的实际损失时,可以考虑侵权人对当地特色产品特有的历史声誉的不正当使用,以及侵权行为可能会导致当地整个产业的品牌危机甚至产业崩塌危机。

“建议适当提高赔偿金额,这样或许可以遏制侵犯地理标志农产品知识产权的行为。”曾技芝说。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2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