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热点财经

“高价售牌”牵出交易型受贿

2022-04-28 12:05:00 来源: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法治周末记者   刘希平

“苏某在禹城市建设工程质量监测中心工作期间,利用监督管理相关工程项目质量的职务便利,以明显高于市场的价格向大禹盛景C区项目方、清华苑小区项目方等企业出售竣工标识牌42块,共收取90400元……”

近日,山东省德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禹城市建设工程质量监测中心原副主任苏某受贿一案作出二审判决,苏某因向其管理对象高价出售竣工标识牌,被法院以受贿罪定罪量刑。

工程质量监测人员“高价售牌”,缘何被控受贿?

工程质监人员高价“卖牌”

按照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颁布的《房屋建筑和市政基础设施工程质量监督管理规定》相关条文规定,工程质量监督管理的具体工作可以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建设主管部门委托所属的工程质量监督机构实施。工程竣工验收合格后,建设单位应当在建筑物明显部位设置永久性标牌,载明建设、勘察、设计、施工、监理单位等工程质量责任主体的名称和主要责任人姓名。

业内人士表示,为了能将建筑工程顺利验收,一些建筑企业都会处理好与建设工程质量监测人员之间的关系。而有的建设工程质量监测人员则将手中的权力当成了“摇钱树”。

今年40多岁的苏某,系山东省禹城市建设工程质量监测中心原副主任。原本有着大好前程的他没把心思用在做好本职工作上,而是利用职务之便向管理对象高价出售建筑项目竣工标识牌。在苏某看来,自己只是与房企之间“交易”竣工标识牌,可以掩饰其受贿的本质。但是随着监察机关和司法机关的介入,苏某最终还是没有逃脱法律的制裁。

法院认定构成交易型受贿

2021年年初,苏某被禹城市监察委员会留置调查。经调查,2018年至2020年,苏某在禹城市建设工程质量监测中心工作期间,利用监督管理相关工程项目质量的职务便利,以明显高于市场的价格向大禹盛景、清华苑小区等五家项目方企业出售竣工标识牌42块,共收取90400元。经禹城市价格认证中心认定,涉案42块竣工标识牌市场价格为21700元。苏某利用职务便利,以高于市场的价格向管理对象出售竣工标识牌,受贿数额68700元。

检察机关公诉认为,苏某作为禹城市建设工程质量监测中心的工作人员,对以上5家项目方的建筑工程有质量验收监督的职权。项目方负责人明知苏某出售的竣工标识牌价格明显高于市场价格,为使苏某在质量检测工作中能为项目建设提供职务便利,自愿选择在苏某处购买竣工标识牌,使苏某从中牟利。

一审法院认定,苏某在履行工作职责的过程中,以高于市场的价格向项目方出售竣工标识牌,符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受贿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中关于交易形式收受贿赂的规定。

此外,2019年至2020年,苏某在禹城市建设工程质量检测中心工作期间,利用为相关企业办理建筑质量证明的职务便利,将山东华安检测技术有限公司工作人员耿某介绍给山东优的家具有限公司等4家公司,由山东华安检测技术有限公司、山东国泰建筑工程设计咨询有限公司对上述4家公司进行结构安全性鉴定。当上述4家公司拿着耿某所属公司出具的鉴定报告找苏某审核时,苏某将该报告拍照发给耿某,以提示耿某该项目是其介绍的,耿某共计给苏某好处费21000元。检察机关认为,苏某系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其行为构成受贿罪。2021324日,苏某将受贿赃款89700元全部退缴。

20211119日,禹城市人民法院对苏某受贿案作出一审判决,苏某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苏某退缴的赃款89700元中,68700元退还5家项目方企业,其余的21000元赃款予以没收,上缴国库。一审宣判后,禹城市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苏某服判没上诉。检察机关抗诉称,苏某向5家项目方企业高价出售竣工标识牌获利系一般受贿行为,不是索贿;同时,苏某退缴的受贿赃款应依法上缴国库,不应退还5家项目方企业。

2022128日,德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二审判决。法院判决苏某犯受贿罪,判处拘役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退缴的赃款89700元,依法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合法”外衣难掩权钱交易之实

据了解,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受贿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规定,交易型受贿是指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请托人谋取利益,从而通过低价买进、高价卖出或以其他差价交易的形式收受他人财物的行为。

有法律界人士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交易型受贿是近年来多发的新型受贿方式之一。

202112月,《中国纪检监察报》曾披露过一起典型的“交易型”受贿案,即吉林省大安市交通运输局原党组书记、局长鞠万成受贿案。据查,鞠万成任职3年间,将自用大众途昂车,置换成一辆全新的丰田赛纳;将妻子使用的大众途观、女儿使用的宝马X1和保时捷迈卡,转手以翻了一倍的高价卖出;将大安市一处村居院落和山东省境内一处无人问津的海景房,置换成大安市商圈内两栋价值合计240余万元的门市房。

20211月,吉林省镇赉县人民法院判决认定,鞠万成以置换房屋、汽车及汽车交易等方式收受的贿赂250余万元,占了鞠万成个人受贿金额的近三分之一。

北京都城律师事务所主任桑圣元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交易型”受贿从形式上看,行贿受贿双方表面上存在市场交易行为,但明显违背市场交易规律,背离等价交换基本原则。“这种市场交易实际上只是幌子,其背后暗藏的是权钱交易。”桑圣元认为,“交易型”受贿严重影响了国家的形象,破坏了正常的行政管理秩序,危害国家政治经济体制,应该依法予以严厉打击。

而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廉政研究中心副秘书长、副研究员孙大伟认为,为有效地打击“交易型”受贿,需要进一步健全完善党和国家监督体系,强化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对公职人员行使公权力实行全流程监督、全覆盖监督,精准发现权钱交易腐败问题。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2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