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热点财经

上市公司财务造假难消停,怎么管

2022-02-24 09:40: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行业资深研究人士王剑辉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由于投资者最为关注的就是公司的损益表,最常见的造假方式就是虚增收入和利润,在损益表上来做文章。不过,随着近些年资本市场并购事项的增加,又出现了一些在资产负债表上造假的行为。此外,也有些公司通过关联交易等违规方式在现金流量表上造假

法治周末记者 马金顺

218日晚间,中国证监会官网发文称,2021年办理虚假陈述案件163起,其中财务造假75起,同比增长8%;向公安机关移送相关涉嫌犯罪案件32起,同比增长50%

而一个多月前,证监会官网发布了2022年首张罚单。信息显示,金正大生态工程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正大”)8名相关责任人因虚构贸易业务、虚增收入利润等造假行为共被罚款755万元,其中时任董事长、实际控制人万连步被罚款240万元并罚10年市场禁入;公司副总经理、财务负责人李计国等多名高管被罚款并罚市场禁入。

其实,近些年上市公司财务造假事件并不鲜见。

根据证监会官网信息,2019年,证监会累计对22家上市公司财务造假行为立案调查,对18起典型案件作出行政处罚,向公安机关移送财务造假涉嫌犯罪案件6起;2020年证监会共办理上市公司财务造假类案件59起,向公安机关移送相关涉嫌犯罪案件21起。

“财务造假是中国股市三大证券违法犯罪行为之一,犯案频率高,对市场破坏性大,因此,新修订的证券法和刑法修正案(十一)均对其给予了高度关注和重视,并已产生了很好的威慑作用。”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科教授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

财务造假在证券市场从未消停

北京德恒(深圳)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李忠轩律师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坦言,其实财务造假在证券市场从来都没有消停过。

证监会官网信息显示:2019年证监会累计对22家上市公司财务造假行为立案调查,2020年证监会办理上市公司财务造假类案件59起,刚刚过去的2021年,相关案件高达75起。由上述数据可见,近三年相关财务造假类案件呈现逐年增多态势。

行业资深研究人士王剑辉也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从造假手段来看,由于投资者最为关注的就是公司的损益表,最常见的造假方式就是虚增收入和利润,在损益表上来做文章。不过,随着近些年资本市场并购事项的增加,又出现了一些在资产负债表上造假的行为。此外,也有些公司通过关联交易等违规方式在现金流量表上造假。

一个多月前,证监会官网发布的〔2022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也显示,金正大主要存在的违法事实包括通过虚构贸易业务虚增收入利润、未按规定披露关联方及关联交易和部分资产、负债科目存在虚假记载等。

“违法手段演变升级,刻意利用新业态、新模式掩盖造假。”证监会表示,通过伪造合同、虚开发票等惯用手法有组织、系统性造假案件约占60%,部分上市公司通过提前确认收入、少计资产减值等方式粉饰业绩,有的虚构工程项目完工进度,提前确认虚增利润。供应链金融、商业保理等新业态逐渐成为造假新“马甲”,有的借供应链金融之名,虚增收入562亿元、虚构利润47亿元;有的利用商业保理业务实施造假。并且部分案件涉及金额大、周期长,市场影响恶劣。据证监会介绍,约60%财务造假案件情节严重涉嫌犯罪,超过30%的案件连续3年以上造假。有的上市公司虚构大宗商品贸易虚增收入129亿元。有的公司打着涉密产品旗号与多家上市公司虚构业务。有的在上市前即开始业绩造假,上市后实际控制人还操纵公司股价非法获利。

此外,违法占用担保案件仍有发生,大股东通过多种方式套取公司资金。证监会全年办理案件73起,同比增长69%。有的实际控制人直接划转上市公司资金,伪造银行对账单隐瞒占用;有的虚构工程款、投资款占用上市公司资金58亿元;有的实际控制人未经公司董事会或股东大会审议,擅自以上市公司名义为关联企业提供担保,合计约18亿元。

不过,证监会认为,总体来看,2021年证券市场案发数量连续3年下降,违法多发高发势头得到初步遏制。与此同时,因虚假陈述、内幕交易、操纵市场、中介机构违法案件数量占比超过八成,执法重点也更加突出。

“基于某种利益需求而作出的一种违法行为”

“财务造假行为在被发现之前通常对公司股价都会有一定的提升作用,有些甚至可以引起股价大涨并持续高位,将为公司带来一定的盈利,高管或大股东也能够顺利套现,但财务造假行为一旦被戳穿,对公司及个股影响可以说是致命的。”王剑辉说。

那么,为何还会有那么多公司愿意去“冒险”?

李忠轩表示,任何一个市场可能都存在着涉及到经济利益方面的事情,都会有人为了它,要么出于侥幸,要么被逼无奈,而作出一种抉择,不过,他们或多或少都抱有一些侥幸的心理。

董登科也向法治周末记者分析说:“投资者决策的主要依据是公司的财务报表,那么财务指标的优劣好坏反映的是公司的业绩,所以对于发行人和上市公司来讲,财务造假至少有两个方面的动机,第一就是欺诈发行,通过财务造假达到了IPO上市的目的;第二个动机就是‘保壳’,有些上市公司,比方说它是皮包公司、空壳公司、僵尸企业,将要退市了,可能就试图通过财务造假来‘保壳’,逃避退市。”

在董登科看来,除了上述两个最常见的财务造假动机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配合炒作。或者说,是通过财务造假来操纵股价,进行内幕交易,从中牟取不义之财,牟取暴利。

“随着国家在发行阶段监管力度的加强,近些年发行阶段的造假行为相比此前有所减少,但是上市后,基本靠上市公司本身及审计机构来制衡、约束,出于各方利益需求或诉求考虑,就出现了一些公司铤而走险的行为。”李忠轩认为,说到底,这种财务造假都是基于某种利益需求而作出的一种违法行为。

“信息披露监管将成证监会工作的重中之重”

“财务造假不仅扭曲了人们投资决策的信号,同时它也会扭曲股价,误导投资者,更为严重的是它破坏了市场的三公(公开、公平、公正)原则。因此,新修订的证券法和刑法修正案(十一)均提高了财务造假的违法犯罪成本,加大了打击、惩处的力度。”在董登科看来,新证券法和刑法修正案(十一)已经产生了很好的威慑效果,这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提高信息披露质量,尤其是提高财务报表的质量。

公开资料显示,对于“欺诈发行”行为,新修订的证券法从原来最高可处60万元(未发行证券情况下)或募集资金百分之五(已发行证券情况下)的罚款,提高至最高可处2000万元或募集资金的一倍罚款;对内幕交易违法行为,从原来最高可处违法所得5倍的罚款,提高至最高可处违法所得10倍的罚款;刑法修正案(十一)也大幅提高了欺诈发行、信息披露造假、中介机构提供虚假证明文件和操纵市场市4类证券期货犯罪的刑事惩戒力度。

不过,在董登科看来,尽管新修订的证券法和刑法修正案(十一)从法律角度对财务造假违法犯罪行为有着明显的威慑效果,但是还需有法必依、依法行政。只有提高了监管效率,才能够真正做到有法必依、依法行政,才能够把行政的力量和法律的力量有效结合起来,形成立体的、有效的威慑,进而减少或者是消除财务造假的违法犯罪行为。

此外,董登科认为,在注册制即将全市场覆盖的情况下,信息披露监管将成为证监会所有工作的重中之重,也会成为防止财务造假的重要举措。只有高质量的信息披露,并且防止财务造假,才能够提升投资者信心,才能让投资者根据信息披露和财务报表来作出正确的投资决策,这也是保护投资者最根本的措施。因此,必须要进一步完善信息披露制度,加强信息披露监管,严防严守、严查严打财务造假。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2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