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热点财经

娱乐圈再传数据造假事件

网络水军又有新变种

2022-01-20 11:17: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有机构以实体商品、服务或0元至1000元不等的现金,大量有偿招募素人,在小红书、抖音、微博、大众点评上生产内容

视觉中国

法治周末记者 仇飞

离婚风波尚未平息,近日,王力宏又被曝其团队买水军、刷流量。

正值中央网信办“清朗•打击流量造假、黑公关、网络水军”专项行动期间,娱乐圈再传数据造假事件,为何流量造假问题屡禁不止?网络水军又有哪些新的变种?

此次专项行动重点开展三方面的整治任务,包括分环节治理刷分控评、刷单炒信、刷量增粉、刷榜拉票等流量造假问题和坚决查处涉网络水军信息、账号及相关操控平台。

执法更全面更深入

在中国传媒大学文化产业管理学院法律系文化法治教研室主任韩新华看来,国家网信部门针对该类现象的专项执法行动并不是第一次,但本次执法行动更加全面和深入。

“过去几年,我国出台了诸多法律法规对流量造假进行打击。但该类问题还是屡禁不止。目前,这种现象进一步渗透到更多方面,表现形式也更加多样,主要包括刷分控评、刷单炒信、刷量增粉、刷榜拉票等。”韩新华介绍说,刷分控评体现在多种网络应用中,既包括商品、美食、旅游等生活服务类应用,也包括书影音评分、社交、短视频等各种资讯类、娱乐类应用;刷单炒信主要集中在电子商务领域,尤其是近年来直播营销兴起之后,各类短视频、直播、电商平台的商品营销环节都不同程度存在着虚假销量、虚假好评等问题;刷量增粉主要集中在论坛社区、视频直播等平台,大量存在着购买粉丝、组织水军制造虚假流量的问题;刷榜拉票的行为也很严重,目前很多网站、平台都推出了热榜、排行榜等各种榜单,有人就利用人工或技术手段通过恶意炒作、刷榜拉票等方式对榜单进行操纵。

她认为,在某种程度上,动用水军甚至成为企业和娱乐圈制造热点的常规模式。本次执法行动所针对的既有对水军账号的打击,也包括对于用于操控的群控软件和提供刷量服务的挂机平台的打击。

近日,广东省深圳市市场监管局官方网站公示了一则行政处罚,智硕云公司因运营销售抖音群控系统、存在不正当竞争行为,被罚款300万元。

深圳市市场监管局调查后认为,智硕云公司为谋取非法利益,通过其官方网站、114黄页网、搜了网等网站及微信朋友圈推广抖音群控系统,并将该系统对外销售、招募代理商,销售额73万余元。这一行为实质是利用抖音生态系统不正当谋取商业机会,从而获得竞争优势。这种行为干扰了抖音平台的分发机制,破坏了平台评价体系,降低了真实用户对平台的评价和粘性,削弱了抖音的竞争优势。它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和商业道德,扰乱了市场竞争秩序。

抖音相关负责人指出,群控系统的目的是通过自动化手段操控或模拟多部手机的操作,为虚假账号养号、吸粉、“薅羊毛”等。这种虚假刷量行为不仅影响平台的产品生态,还会导致优质内容生产者无法获得竞争优势。对用户来说,虚假数据也会传达错误信息,欺骗、误导用户选择与预期不符的网络产品,甚至可能成为网络诈骗的工具。

“通告”的背后

而除了群控软件外,也有不少“人工找粉”控评、违规营销的方法。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法治周末记者,通过外部中介机构或者平台,有些品牌以产品、服务置换或以现金的方式寻找大量素人,在平台铺设违规营销的内容。这一“代写代发”的灰产链路通常为:品牌或承接品牌方需求的第三方中介机构,通过螃蟹通告、红通告、微媒通告等第三方接单中介平台,以实体商品、服务或0元至1000元不等的现金,大量有偿招募素人,在小红书、抖音、微博、大众点评上生产内容。

去年10月,螃蟹通告、鲸鱼通告、文虎通告等多个通告类小程序曾因“存在自行或协助他人以拟人程序、利诱其他用户参与、转发、下载或委托刷单平台等方式”被微信暂停服务。

118日,记者搜索发现,有的通告类小程序虽能打开,但并无具体内容,例如,点击鲸鱼通告页面上的热门、分类、模特通告、名片栏目均显示空白页面;有的通告类小程序能够正常使用,例如,在螃蟹通告的“探店”招募信息中,有美食、珠宝、服饰、酒店等各种探店内容,甚至还有大量线下医美机构的招募信息,发布机构遍布全国各地,费用有低至百元的“稿费”也有高至万元的医美项目体验置换,这些招募信息对素人要求的门槛也不一样,有的招募“500粉丝以上均可参加”,有的则要求本人出镜且需授权肖像使用权。

例如,一则“上海玺爱医美线下探店”的通告显示,前往线下探店、摆拍,固定稿费100元至200元,需要小红书同步大众点评笔记,不能删除和隐藏笔记。

上述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相比部分消费品牌把小红书当成违规营销的主阵地,这些线下医美机构,一般会要求接单素人在小红书、抖音、微博和大众点评等多平台进行发布。

“违规营销的危害有两个方面:第一是对互联网平台生态的破坏;第二是对消费者、用户知情权的侵害。”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

需联动治理

对于网络水军等背后网络黑灰产的打击治理,在北京大学法学院副院长薛军看来,治理需要把生态链、产业链、利益链弄清楚,才能真正做到有效打击。如果只聚焦其中一段,上下游的问题不解决,问题很难有效根治。

“这些问题需要行业联动,各个平台对黑灰产的代运营平台进行共同打击、治理。”薛军指出。

记者注意到,不少平台对涉及虚假营销的品牌都进行了打击处理。例如,小红书近日启动了新一轮“虚假营销”治理,包括当妮、芳珂等在内的39个涉嫌违规营销的消费品牌被封禁,搜索这些品牌时,结果页面仅展示“该品牌涉嫌违规营销,相关内容不予展示”的提示。

早在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明确了非法删帖、网络水军等互联网灰色产业的责任承担问题。

朱巍指出,包括刑法在内的相关法律法规都对类似违法行为有着明确的否定性规定。刑事法律更多的是从非法经营罪的范畴打击网络水军,刑法以及相关的司法解释作出了比较明确的规定;此外,在一些部门规章和行政法规中也有对网络水军的综合性治理。

去年1231日,国家网信办、工信部、公安部、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联合发布《互联网信息服务算法推荐管理规定》,明确算法推荐服务公开透明的原则,鼓励算法推荐服务提供者综合运用内容去重、打散干预等策略,增强规则透明度和可解释性。

“当前,算法推荐服务提供者在开展个性化推荐、热点榜单、信息发布等活动时,存在操纵社会舆论乱象,例如,利用算法注册虚假账号、雇佣网络水军,实施虚假点赞、转发等流量造假,或者鼓动‘饭圈’粉丝互撕谩骂、刷量控评等饭圈乱象。”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院党委书记杨建军撰文指出,亟需加强算法安全技术能力建设,深入研究生成合成、个性化推荐、排序精选、检索过滤、调度决策等算法的安全问题。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2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