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热点财经

多地发布校外培训收费标准 教培业迎来新挑战

2022-01-13 07:59: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指导价规范了教育行业,是个好事,但也需要辩证地看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杨代媛

法治周末记者 仇飞

近日,多地密集发布了义务教育阶段学科类校外培训收费标准。

据了解,收费标准均实行政府指导价管理,统筹考虑了各地的经济发展水平、学生家庭承受能力、机构实际平均收费水平等因素,制定了基准收费标准和浮动幅度。多地规定在基准价基础上,价格上浮不得超过10%,下浮不限。

2021年年初开始的“双减”风暴,在去年7月落地,并迅速席卷校外教培行业,引发巨震。

“摸着石头过河”

2021年,新东方遇到了太多的变故……”作为知名教培机构新东方的创始人,俞敏洪近日在其运营的微信公众号中这样总结了刚刚过去的一年。

在文中,俞敏洪指出,2021年新东方市值跌去90%,营业收入减少80%,员工辞退6万人,退学费、员工辞退N+1、教学点退租等现金支出近200亿元。

去年10月、11月,新东方在线、新东方陆续发布公告,关闭公司K9学科类培训业务。有媒体指出,这部分业务约占新东方营收的60%,按最新财年营收数据,新东方营收将减少25.66亿美元。

而根据教育部20211221日披露的最新数据显示,线下校外培训机构已压减83.8%,线上校外培训机构已压减84.1%

教培行业似乎走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

在多地发布指导价之后,一位曾经在头部教培企业工作的业内人士王希(化名)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对于机构而言,指导价推出之后,教师和企业的收入大不如前,企业难以维持之前的运营,纷纷开始转型寻其他出路,“大机构小机构都在摸着石头过河”。

以江苏徐州为例,线下学科类校外培训标准课时时长为45分钟,实际课时时长不一致的,课时按比例折算。根据不同班型实行不同收费标准,即大班型(35人以上)25//标准课时;中班型(10-35人)40//标准课时;小班型(10人以下)60//标准课。

而在此前,王希所在的头部教培企业收费标准为中班型70元每小时。

“指导价”的利与弊

在各地公布的收费标准中,北京、上海两地制定的收费标准最高。京沪线下标准均为:35人以上为40/课时/人次,1035(10人、35)60/课时/人次,10人以下为80/课时/人次。而线上课程方面,3种班型均为20/课时/人次。

部分省份还根据实际情况,为不同市县进一步细分了收费标准。例如黑龙江、云南等均划分了三类地区分别定价。

而此前,校外培训机构存在的“退费难、乱收费”等现象屡禁不止,虽然早有“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的规定,但大多数培训机构依然采用按年收费或者更长周期的收费模式,以此来避免学员流失,并从预付费中获得额外收入,更能利用预付费实现扩张。

除了收费周期违反规定外,乱收费还体现在没有明码标价上:校外培训机构价格多不公开,甚至有个别机构现场手写价格。据相关媒体报道,还有在线教育机构存在随意涨价的现象。

202196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通知,明确义务教育阶段线上和线下学科类校外培训收费属于非营利性机构收费,依法实行政府指导价管理,由政府制定基准收费标准和浮动幅度,并按程序纳入地方定价目录。

首都师范大学首都教育政策与法律研究院副教授蔡海龙表示,政府指导价的本质是将某些重要的公用事业或公益服务纳入政府管理的范围,按照社会公益的原则进行分配,而不是完全交由市场进行调节。

对义务教育阶段的教培服务实行政府指导价有两个方面的积极意义:其一,有利于规范教培行业的市场价格,能够有效降低家庭需要承受的培训负担,使得校外培训惠及更多的家庭;其二,对教培行业实行政府指导价,还有利于挤掉价格虚高的水分,使教培行业的利润与收益回归到一个合理的水平,有利于打破资本对校外培训暴利的想象,使培训机构找到公益与盈利之间的结合点,重新回归育人的轨道。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确实有利于釜底抽薪式的解决机构跑路、充值等问题。”蔡海龙说。

但在王希看来,指导价的推出也有一定的弊端。

“指导价规范了教育行业,是个好事,但也需要辩证地看。”王希表示,家长高兴价格变低了,机构的老师开始为了生计发愁了,如何更好地留住好老师是目前机构需要考虑的问题。

王希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之前有家长说孩子因为喜欢的老师离职了,就不去补课了,可是家长又辅导不了孩子,短时间拿着钱也无法找到适合孩子的老师,转头又询问机构为何留不住老师。

教培行业何去何从

根据“双减”政策的要求,现有登记为营利法人的线上线下义务教育学科类培训机构且办学规范的,可以申请登记成为非营利性机构。同时,非营利性机构登记工作应在2021年年底前完成。超过时限,仍未申请登记非营利法人的营利性机构,将依法终止义务教育学科类培训机构的办学资格。

20211231日,是学科类培训机构“营改非”的“大限”,在公布政府指导价的同时,多地也公布了一批通过“营改非”的机构名单。

在北京,目前共有北京作业帮线上学科培训学校、北京猿辅导线上学科培训学校、北京希望在线线上学科培训学校、北京志道线上学科培训学校等10家线上学科类培训机构获得登记成为“民办非企业”的行政许可。

在蔡海龙看来,各地相继实施以严格资格准入和实行政府指导价等为主要内容的监管措施,实际上向社会传递了一个非常明确的信号——那就是原来无序竞争的、营利性的教培行业,必须回归到作为社会主义公益性事业的基本属性上来。对于义务教育阶段的校外培训机构来说,作为民办教育的一个组成部分,同样应该坚持社会主义办学方向,应当坚持教育公益性,积极在立德树人、培养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中发挥自身的作用。

15日,教培类APP乐读发布公告,调整了此前的课程价格。在此之前,乐读线上35人小班课价格为40/课时,100人大班课为28/课时,远超上海市规定的收费标准上限。尽管公布了价格调整,乐读优课APP仍未能重新上架。“报名后到底多久才能上课?”成为报课家长最关切的问题。

云南省昆明市的张芸(化名)认为,政府出台指导价虽然是好事,但一系列的双减政策之下,却也无形中增加了家长们的焦虑。

“现在孩子们的作业要求在学校完成,回到家的这段时间就空了出来。对于工作繁忙的家长来说,孩子很容易就沉迷在手机游戏、电视剧、追星等活动中。”张芸说,目前我国社会中对于职业、学历的鄙视链让家长们不得不逼着孩子们学习,要想改变现状还需要很长的时间。

“在我看来,这个行业已经濒临‘死亡’。”王希说,从“双减”政策开始落地,一瞬间行业从业人员大幅度缩水,以现在的收入很难留住老师,而企业转型又是一条漫长的路,前途未卜。

面对政策、疫情等因素的变动,新东方在2021年就已经在求变。

按照俞敏洪的说法,这期间,新东方决定全面停止K9的地面和在线培训,去做更多为学生全面成长提供服务的项目,如素质、素养、研学、营地教育等,同时决定加大在大学生市场和海外中文市场的投入。以香港上市公司为主体的新东方在线,创立东方甄选直播卖货系统,转型为以农产品筛选和销售为核心的电商平台。

去年1228日,60岁的俞敏洪完成了自己的直播首秀,成为了一名带货主播。

对于教培行业未来的道路,蔡海龙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在当前以及将来可预期的政策背景下,教培行业应当始终立足于自身的公益性定位,充分发挥对学校教育的配合补充作用。

“一方面,可以通过助力校内教育、加强素质教育等方式,为学生提供特色化、差异化教育培训;另一方面还可以在指导家庭教育、发展职业教育、服务终身教育等方面开辟新的广阔领地。”蔡海龙说。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2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