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与法

信用过度消费频现,谁之责?

2020-12-24 09:58: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王海坤

法治周末记者   宋媛媛

近日,某金融公司一系列诱导借贷的短视频广告引发负面舆论风波,随后该公司公开致歉,以期消除影响。

1215日晚,该金融公司发布致歉信称,已第一时间将视频广告下线,经过内部的严格调查,该短视频传播系因管理不善、审查不严,导致违规上线,将认真吸取教训,深刻反思整改。

然而,应该反思的何止这一家金融公司?

超前消费观下借贷纠纷频现

1123日,罗宇(化名)在聚投诉上发起对“小花钱包”的投诉。

据了解,“小花钱包”是小花(厦门)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的互联网金融产品,提供现金贷、代还信用卡以及分期购物服务。

罗宇的投诉信息显示,21岁的在校大学生罗岚(化名)遭遇了校园“套路贷”。起源是有人向罗岚发送了一个名为“小花钱包”的链接,让罗岚贷款11000元。

而根据“小花钱包”合同约定,只有达到2345(含)周岁、非学生的条件的借款人,平台才可予以贷款。而罗岚只有21岁,且是一名大学三年级的在读学生,并不符合“小花钱包”的贷款条件。

但是,“小花钱包”贷款程序中的“申请人资格确认书”和“非学生承诺函”两项,根本未与当事人罗岚核实,即生成,实属于自行拟制。“小花钱包”平台如果稍加审核即可发现问题。出现问题之后,“小花钱包”客服无法接通,而想要提前还款,还被要求缴纳服务费及利息。

罗宇还注意到,“小花钱包”已被很多网友投诉,称即使还清贷款,账单仍未消除。罗宇要求“小花钱包”内部应严格审核贷款人资质。

近年来,关于校园贷乱象的报道屡见不鲜。校园贷的前身是助学贷,其初衷是为了帮助学生完成学业,然而一些不良网络借贷平台却从中嗅到了“商机”,采取降低贷款门槛、隐瞒高额利率等手段,诱导学生过度消费而陷入“高利贷”陷阱,由此引发了一系列社会问题。

针对校园贷乱象,2017527日,中国银监会、教育部、人社部三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校园贷规范管理工作的通知》,要求从事校园贷业务的网贷机构主动下线校园网贷相关业务产品,暂停发布新的校园网贷业务标的,有序清退校园网贷业务待还余额。未经银行业监督管理部门批准设立的机构不得进入校园为大学生提供信贷服务。

然而,随着监管力度的不断加大,校园贷也改头换面,打着培训贷、美容贷、租房贷等旗号继续经营。

《人民日报》曾刊文指出,大学生超前的消费观念和创业需求是校园网贷平台快速发展的背景条件。对于大学生正常的金融需求应当给予保护和支持,打击重点应当是严重侵犯学生合法权益的违法违规行为。因此,建议有关部门进一步完善监管制度设计,补牢制度围墙,丰富针对大学生的金融服务产品,从源头杜绝校园贷乱象的产生。

据了解,除了“小花钱包”外,“中邮钱包”也是近期被频繁投诉的对象,投诉人反映:通过“中邮钱包”贷款,几十秒即可放款,中间没有审核流程,导致不少人落入“套路”中。

1123日,广东通信管理局发布的通报显示,广东通信管理局发现存在问题的App88款。其中,中邮消费金融有限公司旗下的“中邮钱包”App因存在“明确告知收集使用麦克风权限的目的、方式、范围”被通报。

记者注意到,中邮消费金融有限公司曾于2017828日因违反规定从事未经批准或者未备案的业务活动,被中国银监会广东监管局罚款80万元。

法治周末记者通过天眼查及启信宝查询发现,中邮消费金融有限公司于20151119日成立,其中,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持股70%,为大股东。查询信息显示,中邮消费金融有限公司在经营过程中作为原告涉及的金融借款合同诉讼数量巨大,仅今年就高达5000起,均由广东省广州市互联网法院受理。

其中,大多与一款名为“邮你贷”的金融产品有关,“邮你贷”是中邮消费金融旗下三大贷款产品之一,属于无抵押贷款,额度高达20万元,最长期限48个月。

对此,曾任职某互联网支付平台的法务总监张平(化名)向法治周末记者表示,很多互联网信用贷款产品在性质上都属于小贷公司的网络小额贷款业务。就目前其监管状况而言,金融监管机构并未对小贷公司网络小贷业务如何确定消费者信用额度作出具体规范。

但根据中国银保监会、中国人民银行于113日下发的关于《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的第十三条,“经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的小额贷款公司应当根据借款人收入水平、总体负债、资产状况等因素,合理确定贷款金额和期限,使借款人每期还款额不超过其还款能力。对自然人的单户网络小额贷款余额原则上不得超过人民币30万元,不得超过其最近3年年均收入的三分之一,该两项金额中的较低者为贷款金额最高限额。”

可见,监管机构正在修补这方面的监管漏洞。对待信用消费,应该坚持适当性原则,出借机构应该将借款人还款能力作为贷款审批的前置条件,并对消费贷款资金用途进行管理,确保消费贷款用于消费而非投资。

但是,在移动互联网盛行的当下,信用消费有过度化趋势,根据央行发布的《2020年第二季度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显示:我国今年二季度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高达854.28亿元。

信用卡逾期半年以上总额10年超10

当前,因为银行资金被限制流入房地产企业,个人消费成为银行资金的一个重要出口,为保持存贷比平衡,银行对个人消费贷款、信用卡审批越来越宽松。

加之移动互联网消费习惯的形成,很多年轻人开始通过金融机构借款、银行信用卡、银行消费贷等方式消费,部分自制力较差的消费者由于过度信用消费、过度超前消费深陷债务泥潭。

3月,央行发布的《2019年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显示,2019年,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742.66亿元,占信用卡应偿信贷余额的0.98%。截至二季度,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已达854.28亿元,占信用卡应偿信贷余额的1.14%。而早在10年前,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只有76.86亿元,10年翻了10倍还要多。

业内人士指出,实际存在的风险可能远远大于统计数据。因为还有大量逾期半年以内未偿还的持卡者,以及“以卡养卡”“以贷养卡”“以贷养贷”的人大量存在,这种现状值得引起监管部门的高度关注。

法治周末记者在调查3家银行为客户办理信用卡的过程中发现,在办理信用卡业务时,3家银行均不要求办卡客户提供收入证明,仅凭办卡客户的口述了解其收入情况,以这种方式推断办卡客户还款能力。而且这3家银行均不要求信用卡办卡人员提供征信报告。

对于记者的调查,张平表示,疏于对开卡人的详细核实,会加大银行贷款风险。由于无法核实办卡人是否已在他行办理过信用卡,更无法了解其已办信用卡的数量和总额度,两方面因素叠加,导致信用卡泛滥,高额预支脱离实际还款能力,使得以卡养卡、以贷还贷等乱象更加突出。

张平指出,2011年公布的《商业银行信用卡业务监督管理办法》第五十条规定,发卡银行应当建立信用卡授信管理制度,根据持卡人资信状况、用卡情况和风险信息对信用卡授信额度进行动态管理。发卡银行应当对持卡人名下的多个信用卡账户授信额度、分期付款总体授信额度、附属卡授信额度、现金提取授信额度等合并管理,设定总授信额度上限。

另外,《中国银监会关于进一步规范信用卡业务的通知》(银监发〔200960)规定,银行业金融机构对经查在他行已有信用卡授信,但客户个人偿还能力与各行累计授信额度存在较大差距的申请人,应严格控制发卡。

既然有章可循,有法可依,银行为什么不严格执行上述规定呢?

记者通过与银行办卡人员沟通了解到,银行之间为了争夺消费者,纷纷量化了信用卡办理业务,将办卡数量与员工绩效挂钩。此外,很多银行为了“绑定”更多的消费者,还为办卡的消费者提供免费礼品,银行员工为了获取更多的绩效,消费者无需证明工作单位、收入证明、征信报告,只要能提供身份证及手机号码即可为其办理信用卡。

这导致消费者非常容易通过不同银行,获得远超自己承受能力的信用消费资金,在不知不觉中背负远超自己承受能力的负债。

央行首次对信用卡随意授信提出管控意见

信用卡的办卡审核不规范问题由来已久。然而,直到今天,信用卡办卡中存在的问题依然很严重。

对此,浙江垦丁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朱莎向法治周末记者表示,在市场环境和消费需求的不断变化下,特别是在金融市场流向房地产以及传统产能过剩行业被限制后,银行信用卡业务以及其衍生产品越来越被倚重。

同时,在互联网“加持”下,部分银行严重依赖外部服务机构引流,通过包装手段升级了手续费+滞纳金的收费模式,部分银行为了扩大业务场景,积极与互联网科技公司合作开发助贷产品或者联合贷款产品,把风控建设也弱化了,所以日常我们看到很多推荐办卡的,也有很大一部分并非银行工作人员,而是合作推广机构人员。

针对这部分乱象,早在201712月,全国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小组就印发了《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强调银行业金融机构不得将授信审查、风险控制等核心业务外包,不得接受无担保资质的机构提供增信服务及兜底承诺等,但实际情况是,我国还没有明确表示对信用卡推广中的风控问题作出明确规定。

“不过,这种情况在今后应该会有所改变。”朱莎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因为1016日,央行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修改建议稿)》中,首次针对信用卡存在的随意授信等情况提出了管控意见,并在多个新增条款中,增加明确银行应当履行审慎管理和风险控制的责任。如第五十八条新增要求:客户应当按照商业银行要求,提供与授信有关的业务活动和财务状况的真实情况。”

“实际上,这一要求是把原来的部门规章提升到了法律高度,同时也在此强调了客户在配合银行做风控尽职调查时的责任与义务,并在第十章对违反规定做了多层次的法律责任划分。显然,客户自己说收入多少就按多少来批信用卡额度的做法不仅早就违反了规章制度的要求,在未来的商业银行法修订完成后,以上违规做法更需要承担明确的法律责任。”朱莎说。

而在关于申请客户的选择上,朱莎认为,本次修订稿还进一步要求商业银行坚持客户适当性原则,即银行应当充分了解和评估客户的风险偏好与风险承受能力,向客户充分提示风险,并强调不得过度放贷和掠夺性放贷。

“这些举措实际上倒逼了银行主动进步,摆脱以高成本投入拉新客,过度依赖外包机构引流的行为,使信用卡授信业务能够回归到风险可控的本质上来。”朱莎表示。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