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与法

芯片项目缘何频现停摆

2020-11-12 08:36: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河北昂扬微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宋媛媛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王海坤

法治周末记者   宋媛媛

芯片被形象地比喻为“工业粮食”,是信息产业的核心,整机设备的“心脏”。曾有研究数据显示,芯片1元的产值可带动相关电子信息产业10元的产值,带来100元的GDP

我国是芯片进口大国。公开资料显示,仅2019年,芯片进口总额就高达3040亿美元,进口额排名第一。但是,国内芯片自给率不足30%

为此,国家加快了芯片产业发展的步伐。企查查数据显示,目前,我国芯片相关企业共有4.53万家,仅今年二季度就新注册企业0.46万家,同比增长207%,环比增长130%

然而,芯片产业高速发展的背后,一些项目在各地的支持下匆忙上马,之后由于种种原因而停滞不前,甚至烂尾。

河北省石家庄市丰产路南侧,石家庄循环化工园区内占地30亩(一期建设占地)的河北昂扬微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称昂扬公司),曾一度被誉为“明星企业”。

公开资料显示,这家总投资10亿元,总占地面积255亩,主要生产第八代高端大功率IGBT芯片的高科技企业,曾被列为石家庄及河北省重点项目。

然而,2018年,昂扬公司的芯片项目“夭折”了。项目停滞,两位创始人——徐国中和步建康的纠纷也一直持续到今年。

1024日,记者找到了昂扬公司所在地,从高墙围起的场院外,远远地就能看到一座未完工的办公楼。公司院门紧闭,虽然门口张贴着“石建集团”“建优质工程”“树企业形象”等标语,却没有丝毫建设施工的迹象。

据路过的市民介绍,这栋楼(昂扬公司的办公楼)建了一半就停了下来,已经几年不见动工。

透过门缝,能看到办公楼周围杂草丛生,传达室旁晾晒着被褥,兔子和几只鸡散养在院里。随后,法治周末记者敲开了大门。开门的是一位中年妇女,她告诉记者,自己是徐国中的姐姐,住在这里帮着看管场地。当记者想进一步了解相关情况时,该女士表示其他情况自己不了解,之后就关上了大门。

匆忙上马,资金链断裂,合伙人纠纷……短短几年时间,一个明星工程变成了烂尾工程。然而,昂扬公司并非个案,记者注意到,在成都、贵州等多地都出现了类似的芯片烂尾项目。

公开资料显示,在贵州贵安新区,昔日的“明星企业”贵州华芯通半导体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芯通)仍在破产清算。2016年,贵州省政府瞄准了对产业生态要求极高的服务器处理器(CPU),并投入数十亿元资金与美国高通公司合作组建华芯通。3年后,华芯通在商业上难以为继,宣布关停。

在四川成都高新区,格芯(成都)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格芯)已停业。该公司2017年由美国芯片代工企业格罗方德和成都市政府合作组建,规划投资90.53亿美元,当时被称为“格罗方德在全球投资规模最大、技术最先进的生产基地”。

项目上马易 技术是难题

最近一年多来,半导体项目烂尾事件频频发生。

有业内人士指出,由于技术基础薄弱,一些地方政府在加快发展芯片产业的过程中,很容易受到蒙蔽或受制于人。

一些本应主导投资的产业方大股东或零出资、或出资极少,甚至以收取巨额技术授权费、享受优惠土地政策等各种隐蔽的方式变相牟利。另外,在一些合资项目中,外资合作方很少会将最先进的技术投入国内市场,使得这些芯片项目很容易受到外方的影响。

记者注意到,针对贵州华芯通项目的停摆,芯谋研究首席分析师顾文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曾指出,华芯通关闭的主要原因是,贵州不是产业发达地区,却选择了难度系数较大的高性能服务器芯片,技术储备不足,人才缺乏,做服务器芯片勉为其难。而美国高通公司的主业不是服务器芯片,当美国高通公司决定关掉服务器芯片业务时,华芯通的技术来源就成了无水之源。其次,虽然公司在贵州注册,但实际研发、业务均在北京,因此政府领导调整之后,考虑到美国高通公司服务器芯片的竞争能力,自身业务的变化以及华芯通对贵州的贡献后,作出了关闭的决定。

华芯通并非首个“踩雷”的芯片合资企业,成都格芯面临着同样的困局。

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美国格罗方德新任CEO汤姆·嘉菲尔德上任后,开始收紧格罗方德的全球布局,包括宣布停止7nm芯片技术研发、全球裁员。在这一背景下,201810月,格罗方德宣布与成都签署了修正案,取消对成都格芯项目的投资。

当时,成都格芯的厂房都已经建好,员工们正等着设备运进来大干一场,无奈合作断裂,生产线一直停滞。

5月,成都格芯接连下发3份通知,宣布公司因经营情况彻底停工停业,遣散了剩下的74名员工后,占地千亩的厂房也彻底空置。

谁支持 谁负责

对于这些停摆的芯片项目,尽管各地也在努力将其盘活,但这些项目大多涉及一系列复杂问题,且剩余价值不大,处置难度很大。

针对频频发生的芯片项目停摆事件,1020日,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孟玮在新闻发布会上回应:国内投资芯片产业的热情不断高涨,一些没经验、没技术、没人才的“三无”企业投身芯片行业。个别地方政府对芯片产业发展的规律认识不够,盲目上项目,低水平重复建设风险显现。国家发改委将引导地方加强对重大项目建设的风险认识,按照“谁支持、谁负责”原则,对造成重大损失或引发重大风险的,予以通报问责。

孟玮指出,针对当前行业出现的乱象,下一步将重点做好“加强规划布局”“完善政策体系”“建立防范机制”“压实各方责任”4方面工作。

为了避免芯片项目停摆状况的出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多地政府官员表示,首先,要建立良好的营商环境。由于芯片项目成长周期厂,从项目组建到盈利至少需要十年时间,因此,需要地方政府提供良好的营商环境,保证项目和产业发展的持续性。

其次,要组建具备了解产业规律、敢于科学谋划的专业干部队伍。由于芯片产业专业性很强,一支专业化、敢担当的干部队伍能够在谋划产业的过程中,差异化选择细分投资领域,坚持市场化运作,向资本方、专家学者和领军企业借智借力,实现政府、专家、企业、市场各方的良性互动、稳健运行。

另外,还要有全球视野。由于芯片产业是高度全球化的产业,国内的芯片项目大多由来自海内外的人才团队共同组建,在技术、供应链、市场等方面也离不开国际合作。因此,投资项目的地方政府需要不断熟悉产业投资和企业经营的国际化规则,从法律等层面防范合规风险。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