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与法

遏制上市公司违规行为 处罚力度仍需加码

2020-10-15 09:19: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王海坤

法治周末记者   宋媛媛

199012月上海证券交易所正式成立至今,中国证券业已进入而立之年,中国股市也由最初的8只股票发展到了今天的几千只股票,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违规、财务造假现象却越来越严重,引发投资者普遍担忧。

财务造假、违规信息披露触目惊心

自瑞幸咖啡财务造假事件震动证券业之后,近半年以来又有30余家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被立案调查,10余家上市公司因财务造假,被证监会罚没38.39亿元。

这其中就有康美药业、康得新涉案金额过百亿的超大规模财务造假案。

案件披露细节显示,康美药业通过设立综合企业,资金虚构交易,全流程造假。从目标制订、任务分解、到最终执行,均有专人负责,致使300亿元存款“不翼而飞”。

911日,康美药业进行了相关风险提示,称因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行政处罚,公司面临较大的诉讼风险。

另一家虚假信息披露方面存在较为严重问题的要数延安必康。

今年25日,延安必康披露《关于收到加快口罩等疫控防护品生产紧急通知的公告》,表示将尽快完成医护级口罩和防护服生产线的改造。公告发布当日,延安必康股票便收获一个涨停板。然而,在收盘后延安必康又发布补充公告称,延安必康尚未取得口罩生产许可相关的资质。

时隔一天,27日,延安必康又表示将与深圳市图微安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图微安创)建立紧密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延安必康称,图微安创已开发出对肺纤维化具有良好治疗效果的多肽药物,并表示其药物治疗相关的生物指标逆转在80%以上属于全球首创,未来有望成为治疗肺纤维化领域的明星药物。

当日,延安必康最高涨幅达9.62%

然而,210日收盘后,延安必康却表示,图微安创的多肽药物还处于前期临床研究阶段,预计将于2025年完成临床II试验。

业内人士指出,上述虚假信息、超前信息披露严重影响了投资者的判断,导致上市公司股价非正常波动,损害了投资者利益。

除了信息披露违规外,延安必康还通过财务造假虚增36亿元、违规占用上市公司45亿元资金。

根据证监会公告显示,2015年至2018年间,延安必康的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44.97亿元。为掩盖上述资金占用问题,延安必康通过虚假财务记账、伪造银行对账单,在年报中虚增货币资金。从2015年到2018年,虚报货币资金累计36.63亿元。

违规行为为何屡禁不止

近年来,资本市场违法违规行为层出不穷。公开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证监会及地方证监局共发布76张行政处罚决定书,其中16张涉及内幕交易,30张涉及信披违规,11张涉及财务造假。

北京佳创律师事务所主任黄海光分析指出:“上市公司违规进行信息披露、财务造假之所以能屡屡发生,归根到底还是与上市公司及相关机构的违法成本太低有关。违法主体通过很小的处罚损失,便可获得巨大的利益空间,导致证券业法律法规未能对不法行为形成有效遏制。例如‘獐子岛事件’,顶格处罚仅有60万元。”

公开资料显示,獐子岛曾反复利用海底库存、采捕情况难以核查等特点,虚报业绩。例如受镜洋流影响“扇贝跑了”“扇贝死了”都成为其解释的理由。獐子岛董事长吴厚刚甚至说:“股民选择海洋产业,就是选择与风险相伴。”

而直到今年6月,证监会利用北斗卫星,分析獐子岛采捕船海上航行定位数据,发现,2016年獐子岛虚增利润1.31亿元,2017年虚减利润2.79亿元,其经审计的财务报告严重失真。

然而,即便是顶格处罚,獐子岛也仅需付出60万元罚款的代价,这相较给投资者造成的巨大经济损失,投资者纷纷表示难以接受。

“不只是獐子岛案,从目前披露的信息看,不少上市公司违规涉及金额非常巨大,但根据当时的法律法规,处罚相对较少。”黄海光指出,延安必康多次违规,涉及金额巨大,但是延安必康及公司实控人李宗松也仅被罚款60万元。

相比之下,在美股上市的瑞幸就没有国内上市公司这么幸运了。

“瑞幸财务造假丑闻曝光后不到两个月,瑞幸就收到纳斯达克交易所的退市通知,比退市更让瑞幸发愁的是即将面临的巨额罚款和集体诉讼索赔。这意味着瑞幸可能在纳斯达克将无法翻身,违法的高代价也给其他美股上市公司带来极大震慑。这一点值得我们借鉴。”黄海光说。

处罚力度及从业门槛仍需提高

据了解,随着上市公司信披违规、财务造假的频发,我国逐步加强了监管、处罚力度。

今年31日,新《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以下简称新《证券法》)正式实施,明确对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违法行为,从最高可处以60万元罚款,提高至1000万元;对于发行人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组织、指使从事虚假陈述行为,或者隐瞒相关事项导致虚假陈述的,规定最高可处以1000万元罚款。

731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证券纠纷代表人诉讼若干问题的规定》,标志A股集体诉讼制度正式落地。证监会表示,新规通过“明示退出、默示加入”等手段,降低维权成本,可让违法者“赔到倾家荡产”。

上述法律法规的修订、出台,提高了对上市公司违法处罚力度,将促进证券业健康发展。

但是,今年3月新《证券法》实施后,会计师事务所从事证券、期货相关业务不再需要持有许可证。这一新变化引起了业内人士的广泛关注和讨论。

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律师吴昕栋表示,在新的政策下,所有会计师事务所都能公平竞争,得到参与证券市场相关审计业务的机会。但是,这也进一步降低了会计师事务所参与证券业务的门槛,加大了审计违规发生的风险。因为过于宽松的准入机制或将增加风格激进、为了业绩而承接高风险业务的会计师事务所违规风险。

“新《证券法》出台后,部分经营不佳,濒临暂停上市的公司近期改聘审计机构,选择此前不具备证券资格的会计所就是很好的印证。”吴昕栋说。

326日,*ST新亿,改聘审计机构受到市场关注。

公开资料显示,该新进会计师事务所从业人员12人;3名注册会计师(注册会计师人数刚好是成立一家会计所的最低人数要求);总资产68万元,净资产12万元。该所之前没有从事证券服务业务,这令业内人士及投资者怀疑其是否具备足以胜任的专业能力。

另外,根据《会计师事务所职业责任保险暂行办法》(以下简称办法)第九条,“从事上市公司等高风险业务的会计师事务所,累计赔偿限额不低于100万元与合伙人人数的乘积以及5000万元的较高者”。但上述该会计师事务所购买的执业保险,累计赔偿限额仅为1000万元,远低于办法要求的5000万元。

对此,上海证券交易所非常关注,连续发出两份问询函,要求充分论证该会计师事务所是否具备专业能力胜任相关业务。

吴昕栋表示,我国证券业起步较晚,虽然近年来取得长足发展,但相较老牌证券市场,在市场准入门槛及法律法规完备性方面仍有很大的完善空间。切实提高市场准入门槛,将不具备服务证券市场和不能保护投资者利益的服务机构挡在证券市场的大门外,可有效降低违法违规的风险。

吴昕栋指出,对于会计师事务所参与证券业务资质问题,目前并非完全放开。证监会曾表示,会计师事务所承接上市公司审计业务并非“零门槛”,“应当采用普通合伙或者特殊普通合伙形式”;“不得承办与自身规模、执业能力、风险承担能力不匹配的业务”。

“另外,对于一些违规、违法的行为,需要通过加大处罚力度,完善投资者追责路径,让违规代价成为上市公司及其服务机构其不可承受之重。唯有如此才能从根本上抑制违法违规事件的发生。“吴昕栋说。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