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与法

假理财、被保险——银行违规乱象几时休?

2020-09-24 09:17: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资料图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王海坤

法治周末记者   宋媛媛

银行本应是保存资金最安全的地方,但是近年来,储户资金“被保险”、假理财、“被挪用”的事件频出,使很多储户利益受损。

河南地方电视台报道了生意人郅女士的遭遇。20205月,郅女士发现,自己存在银行的210万元不翼而飞。事后发现,是银行经理霍某私自使用郅女士的网银U盾将210万元存款转借给了第三人,从中收取高额利息。

更让郅女士气愤的是,霍某在承认将郅女士的资金非法占有放贷后,竟表示以其目前的偿还能力只能分期20年,每年偿还12万元给郅女士……无奈之下郅女士选择报警并向媒体曝光。

类似情况如今较为普遍,其中不乏工银、中银、建信、农银4家银行,以及信誉较好的大型商业银行。

银行业务“乱象丛生”

随着我国经济的不断发展,可用于投资的存款也在逐年增长。公开报道显示,2019年中国居民可投资资产规模突破200万亿元,银行理财产品总规模达到18.55万亿元。20203月,工银、中银、建信、农银等9家理财子公司登记发行理财产品共计142只。

然而,理财产品增长的同时,相关的违法违规行为悄然滋生,手段翻新、金额巨大的银行案件层出不穷,风险也随之增加。

法治周末记者发现,在已发生的银行违规业务中,除了普通消费者“中招”外,大型上市公司,甚至同业银行也接连踩雷。

其中,影响比较恶劣的是2017年中国民生银行航天桥支行行长张颖及其员工销售虚构理财产品案。

据公开报道,张颖在虚假理财产品的协议书中签名,并加盖了“中国民生银行北京航天桥支行储蓄业务公章”,直到公安经侦部门通知投资者去做笔录时,该行鲸钻高尔夫俱乐部的逾150名私人银行客户才得知此前在该支行购买的保本保息理财产品,系支行行长张颖等人伪造,总规模可能高达30亿元。

该案的部分投资者经过两年的努力,直到20199月,才通过裁决拿回了属于自己的本金,但理财收益并未得到法院支持。

除了“假理财”之外,银行工作人员通过混淆概念、偷梁换柱的方式,使投资者“被保险”的案例也频繁被曝光。

20189月,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的朱先生计划在银行购买840万元的理财产品,在银行工作人员的一番操作后理财产品“变”成了保险产品。事后,朱先生发现想要取出本金,需要自己身故或活到108岁。

这款“奇葩”的保险产品,一经披露就引发了大众广泛关注。最终,在媒体曝光及相关部门积极协助下,银行才将840万元本息退还给了朱先生。

相较朱先生的遭遇,家住昆明的郑女士更加苦恼。

2019年,郑女士经过5年“长跑”才通过诉讼赢回了属于自己的1580万元存款。

因郑女士合作的村镇银行业务只能在柜台现场办理,为避免频繁奔波于公司与银行之间,郑女士将存折及密码交给了与其有多年交情的副行长董某,并与银行约定办理业务前银行须与郑女士核实确认。

2014年,郑女士发现村镇银行中的1580万元存款突然不翼而飞。经过了解,其中的80万元通过柜台被取走,银行的《活期支取凭证》显示,客户签名并非郑女士本人签字,而是由他人代签,签字者正是董某。而另外的1500万元被转账给了第三方账户。根据银行的《往账交易凭证》显示,同样没有郑女士签名。

事发后,郑女士索要无果,便将银行告上了法庭。历经三审全部胜诉,最终,法院判决村镇银行返还郑女士1580万元存款并赔偿相关利息等费用。

业务违规凸显内控缺失

假理财、被保险等乱象频出,究其成因在于内控的缺失。

广东国晖(天津)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欢告诉法治周末记者,银行内部日常业务检查的力度和频率不够,对员工行为管理不到位,特别是对关键岗位和人员道德风险管理有所缺失,导致违规事件可能会以高层腐败的形式出现。

有时候,银行甚至与某些个人“合谋”。

王欢介绍,长期以来,国内金融生态圈中,很多私募、财富管理公司、保险公司因缺乏信用积累及销售渠道,导致金融产品销售困难。而银行的员工大量接触一线客户,拥有天然的渠道优势。

因此,有些银行对于员工以高收益产品为诱饵,吸引客户私下购买,并以此迅速完成其金融产品的销售任务。同时,员工也会从中获得较高的提成或返点。这样一来,双方容易铤而走险达成违规合作,这就是行业内所说的“飞单”。

王欢进一步指出,行业监管机关对作为业务主体、平台的银行监管和惩罚力度不足,未能引起银行的高度重视。此外,存款人或投资者在追求高收益的同时,自身金融知识不足,给不法分子留有可乘之机。

那么,银行内的违法、违规业务一旦发生,相关风险责任应该由谁来承担?

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律师吴昕栋对法治周末记者说,银行一旦出现违规纠纷,大多会辩称“违规业务是银行员工的个人行为,与银行无关,银行也是受害主体”,以此来推卸责任。

“但是,在司法实践中,银行因其员工违规操作造成损失的,判定银行是否承担赔偿责任以及承担多大的赔偿责任,要看该经办人员的行为是个人行为还是职务行为以及银行是否存在内部管理不善等因素来综合判定。”吴昕栋说。

首创证券研发部总经理王剑辉曾表示,由于银行工作人员在银行营业场所进行揽储、推销业务,会让客户误以为购买的就是银行产品。因此,银行员工利用工作关系进行违法违规活动,尤其是在银行办公区域进行,银行作为主管单位及业务场所,应该承担监管不力的责任。

北京科技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工程系教授刘澄也认为,很多违规业务都是银行工作人员利用银行的身份和客户交易,如果脱离这个身份,交易无法达成,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银行存在着过失责任、监管不力,毫无疑问要承担责任。

监管处罚力度仍需加码

记者注意到,近年来,为了整顿银行违规乱象,保护储户及投资者合法权益,监管部门出台了一系列措施。

20161214日,中国人民银行印发了《中国人民银行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实施办法》的通知,以规范金融机构行为,解决金融消费争议。

2018928日,银保监会发布了《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对防范“虚假理财”和“飞单”方面,延续对产品进行“全流程、穿透式”集中登记的做法。

522日,银保监会发布了,《银行保险机构涉刑案件管理办法(试行)》的通知,对案件风险、调查、监管、追责等方面均作出了相关规定,惩罚力度也得到了进一步加强。自202071日起施行。

91日,《中国人民银行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实施办法》已经中国人民银行2020年第6次行务会议审议通过,自2020111日起施行。

吴昕栋指出,相关政策法规陆续出台,表明监管机构对银行、保险乱象越来越重视,但对于经办业务人员违规操作行为,银行主要承担来自监管机构的行政处罚。

而经常涉及到的处罚有警告、罚款、没收违法所得、取消、撤销任职资格、禁止从事银行业工作,但这些处罚并未击中银行的痛点,违规操作仍屡禁不止,未能得到有效遏制。

吴昕栋进一步指出,减少银行乱象的发生,防患于未然,仅增加行政处罚力度是不够的,还应监督银行是否修补已经存在的内控漏洞。

记者注意到,就在《银行保险机构涉刑案件管理办法(试行)》实施后的94日,根据银保监会披露的罚单显示,华夏银行沧州分行因内控缺失,导致员工篡改信息系统实施盗窃造成巨大损失。

华夏银行也因“内控制度执行不到位;生产系统存在重大风险隐患;账务管理工作存在重大错漏,长期未发现异常挂账情况;长期未处置风险监控预警信息,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四项违规,被银保监会处以行政罚款110万元,另有1名责任人员被判处刑罚,6名责任人员被给予警告直、罚款10万元的行政处罚。

对此,吴昕栋认为,银行应该从进一步完善内控考核体系和落实自律监管措施两个方面入手,通过建立科学、精细、系统、规范的内控考核体系,杜绝相关从业人员在利益驱动下违规操作的空间,还应在落实自律监管措施上下功夫,确保监管制度得到有效执行。

对于监管机构而言,在加大处罚力度的同时,应确保打准打狠,增强监管处罚的威慑力。还应强化日常监督检查,抓早抓小,才能防风险于未然。

总之,要根治这些金融乱象,离不开央行、银监会、中国银行业协会及银行的共同努力。只有将监管、惩罚制度的笼子扎得更紧,才能从根源上斩断银行业务乱象。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