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与法

未成年人网络直播乱象何时休

2020-09-03 08:50: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王海坤

法治周末记者   宋媛媛

  3岁的小姑娘做吃播,体重达到70斤;12岁少年白天上学,晚上做直播唱歌,替家长还信用卡;某直播平台上,惊现10来岁小女孩换衣服的不雅视频……

  近几年来,网络直播、短视频“走红”。虽然各直播平台有禁止未成年人开直播的规定,但是“小网红”们还是不断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有的甚至成为了父母赚钱的工具。

  未成年人过度参与直播的乱象已经存在多年,相关的治理、监管一直在发力,但为何仍是屡禁不止?

未成年人直播乱象频出

  近年来,网络直播、短视频越来越博得人们的青睐,不少人希望通过网络直播“一炮走红”,这其中不乏未成年人参与其中,乱象频出。

  2017年,美拍直播平台被媒体曝光,多名小学生在平台直播上脱衣、露体。其中一位小学生称,自己直播并不为钱,只为好玩,而且因其“粉丝”比同学多感到自豪。

  2018年,媒体曝光,快手、火山小视频平台上,怀孕的未成年妈妈扎堆做网络主播。

  相关视频被网友举报后,快手迅速作出回应,并清除了相关内容。

  由于未成年人在直播过程中容易吸引粉丝、赚取“赏金”,一些家长竟然将自己的孩子当成了“摇钱树”。

  最近,某社交视频网站上的“小网红”佩琪引起舆论密切关注。

  视频中的佩琪年仅3岁。虽然还是个“小宝宝”,但她不但食量惊人,吃饭速度也非常快。佩琪体重已达到70斤,但是她的父母却继续让她吃烤肉、烤串等食品,甚至兴奋地宣布孩子马上要突破100斤了。

  不少网友质疑,佩琪的体重已经严重超标,不加以控制恐将影响其正常生活。但佩琪的父母却表示只能靠女儿吃播挣钱养家。

  和佩琪遭遇类似的还有12岁的舒奥华,他是某直播平台的“小网红”。舒奥华白天上学晚上直播歌唱,小小年纪的他凭借歌唱天赋成为家庭的经济支柱,一场直播的收入远超家人整月工资。

  私下里,舒奥华也表示,自己承受着沉重的压力,好几次都想哭。但还是藏在心里面,因为他还要“承担房租、给哥哥赚取生活费、还妈妈的信用卡,信用卡还不上是要坐牢的……”

仍以训诫和教育为主

  不少专家呼吁,过早接触商业及成年人社交活动会对未成年人身心健康造成一定伤害,应尽快建立对未成年人网络安全保护体系。

  但也有网友表达了他们不同的看法。他们认为,在未成年人的父母帮助和引导下,未成年人也可以表达自己的诉求,成为正能量的“小网红”。例如,擅长模仿的钟美美,在课余时间表演模仿,完全是出于自己爱好,应该给予更多的鼓励。

  对此,浙江垦丁律师事务所律师朱莎表示,在互联网时代,每个人都有表达自己意愿的权利,在目前的法律规范中,未成年人能否参与网络直播,既无倡导性规定,也无约束性规定,更无禁止性规定。

  然而,随着近年来“小网红”热度的不断上升,越来越多的人发现了其中的商机,开始有意识地策划迎合市场的内容。有的父母甚至为了赚取点击率和关注,让孩子暴饮暴食、甚至在孩子不愿意的情况下依旧强迫其继续表演。对此,就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保护而言,应该建立相应的监管机制和制度规范,引导其正确接触互联网络,有利于帮助未成年人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朱莎介绍,目前未成年人网络直播涉及到的相关法律问题主要集中在年龄、伤害、肖像权保护等方面。

  首先,年龄方面。根据劳动法,童工是指未满16周岁,与单位或者个人发生劳动关系,从事有经济收入的劳动或者从事个体劳动的少年、儿童。为保护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国务院令第364号公布了《禁止使用童工规定》,禁止用人单位招用不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

  现实的直播中,儿童表演获得收入是否属于发生劳动关系或者从事个体劳动,需要根据实际情况讨论。如果是长期的、以获取收入为主要目的的,应当认定为童工使用。根据《禁止使用童工规定》,不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允许其从事劳动的,所在地的乡(镇)人民政府、城市街道办事处以及村民委员会、居民委员会应当给予批评教育。

  用人单位使用童工的,由劳动保障行政部门按照每使用一名童工每月处5000元罚款的标准给予处罚。如果是偶然的表演,获得了一定数量的观众“打赏”,则不宜认为是建立了劳动关系,属于正常范围。

  其次,利用未成年人担任产品模特的情况。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不得利用不满十周岁的未成年人作为广告代言人。也就是说10岁以下的儿童是不能出现在广告里作为形象代言,但是,直播带货的主播、模特,并不属于广告法所说的代言人。因此,在该领域我国的立法还属于真空状态。

  如果在直播展示的过程中出现强迫或暴力行为,但未对未成年人构成严重后果的,目前只能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等进行框架性的约束。或者可以根据《禁止使用童工规定》向妇联、共青团等举报。另根《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公安机关对违反法律、法规的轻微家庭暴力或不宜直接作出行政处罚的家庭暴力行为,可出具告诫书。

  第三,肖像权方面。朱莎介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的要求,未成年人享有肖像权,未经本人同意,不得以营利为目的使用其肖像。

  但是,在现实中,很多未成年人,特别是儿童,作为不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民事主体,无法对自身个人信息的授权与否作出理性判断。他们对视频制作的目的、直播的用途并不是非常明确,容易被成年人诱导、欺骗,随意将面部特征、身体及形象等隐私暴露在镜头下。但是,相关法律并没有明确对当事成年人的惩罚。

  “综合来看,目前我国法律对于未成年人直播没有明文禁止。即使出现了某些强迫或诱导未成年人从事直播的情况,对相关责任人的惩罚也只是以训诫和教育为主。”朱莎说。

亟须立法保护“上线”

  课不耽误,顺便还能赚钱,一举两得,有的家长支持孩子做直播,也有人认为未成年人直播不能一禁了之。

  对此,有专家表示,未成年人认识能力有限,在直播过程中,难免会接触到一些社会浮躁心态以及功利思维,可能会对其心智的健康发展产生一定的影响。让孩子过早地涉及成人领域,甚至做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可能会毁了孩子的一生。建议禁止未成年人直播。

  国家网信办在713日发布通知称,为给广大未成年人营造健康的暑期上网环境,国家网信办决定即日起开展为期两个月的“清朗”未成年人暑期网络环境专项整治。通知明确,严厉打击直播、短视频网站平台存在的涉未成年人有害信息,严格排查后台“实名”认证制度,严禁未成年人担任主播上线直播。

  朱莎表示:“从网信办发布的通知可以看出,国家对于未成年人直播的行为是持否定态度的。国际上,禁止未成年人直播也是普遍共识。”

  朱莎呼吁,应加快制定出台《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将“严禁未成年人担任主播上线直播”等条款纳入其中,从源头上禁止未成年人注册网络主播。监管不能止于过审,相关监管部门需要对直播平台内容进行实施监控管理,及时发现并加大处罚力度。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