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与法

新能源汽车报废电池处理路在何方

2020-08-27 08:31: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动力电池拆解流程 图片来自网络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王海坤

法治周末记者   宋媛媛

一节5号电池将污染数十万立方米的水,埋在地里,会使1平方米的土地失去使用价值。一个5号电池的影响就这么大,那么一块动力电池危害该有多大?

近年来,随着大量新能源电动汽车投入市场,动力蓄电池废弃处理越来越成为一个关键问题。

为此,一些车企设置了专门的回收网点,动力电池综合利用行业也在积极布局。根据市场的普遍预计,动力电池报废量在2018年迎来小高峰。然而,时至今日,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的小高峰仍未如约出现,超过50%的动力电池流入了回收小作坊。

如何安全回收、环保处理,加强废旧动力电池的规范化循环利用,已经成为业内人士普遍关注的话题。在这一背景下,《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已由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七次会议于2020429日修订通过,自202091日起施行。

业内人士认为,固废法的出台,将进一步为行业提供法律依据和指导借鉴。其不仅为车企、动力电池综合利用行业带来转机,也将会促进电池行业健康、可持续发展。

动力电池回收业缺口大

动力电池回收处理是新能源汽车发展中的重要环节。

工信部资料显示,2020年,我国新能源汽车累计产销量将达到200万辆。2025年的新能源汽车销量将要达到500万辆的水平。

据了解,目前,我国动力电池主要以磷酸铁锂为主,还有部分三元锂电池,以及少量的钛酸锂、钴酸锂、锰酸锂电池。此类动力电池共同的特点是,无论是正极材料、负极材料,还是电解液,都会对环境产生重大的负面影响,包括今后几年可能会出现的新型高能量动力电池锢态硫化物等锂电池均不例外。

由于我国新能源汽车于2013年大规模推广应用,而新能源汽车的动力电池平均报废年限约为5年,业内人士曾作出预测,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报废量在2018年迎来小高峰,预计报废量超过17万吨,市场规模超过53亿元。到2020年,报废量将达到20万吨,市场规模超100亿元,达到高峰。

然而,业内人士期望的高峰并未如约而至。

企查查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新能源汽车相关企业新注册量已达4.7万家,但目前动力电池回收相关的企业总数量却只有208家。今年1月至7月新增41家,分摊到每个月来看,20207月相关企业注册量只有11家。

记者注意到,工信部曾于201893日公布了符合《新能源汽车废旧动力蓄电池综合利用行业规范条件》企业名单(第一批)。其中仅有衢州华友钴新材料有限公司、赣州市豪鹏科技有限公司等5家公司。

业内人士表示,近年来,我国新能源汽车在鼓励政策的推动下快速发展,但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回收方面,尚未建立起完善的法规体系。

另外,但对于回收企业来说,经济性是首要考虑因素。由于早期动力电池水平不一,对于回收企业来说,判断电池后续寿命以及检测电池安全性的成本非常高,再加上动力电池的整体售价逐年下滑,甚至回收成本比全新出厂电池还要高,经济效益并不理想。

“正规军”争不过小作坊

“目前的状况是,本应属于电池回收企业的市场蛋糕被小作坊抢走了一半。”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目前的状况,一面是投入多、回报少、限制多,规范的回收企业经营难;一面是高价回收、简单处理、高污染,黑市作坊泛滥,给社会安全和环境保护带来巨大的风险隐患。

记者发现,只要在百度搜索平台上输入“动力电池回收”的关键字,就会跳出上千家高价上门回收的广告,有的会直接链接到某些电商销售平台。记者随机拨打了其中一家位于广东东莞的新能源电池回收店铺进行咨询,其负责人表示,新能源汽车电池回收价格约两万元一吨,这比正规企业的回收市场价高出了约一半以上。而另外一家位于安徽的废电池回收店铺更是开价4万元一吨的高价。

“已报废的电池,至少有一半流入黑市,并被非法拆解。”北京赛德美资源再利用研究院有限公司总经理赵小勇说。

浙江华友循环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高威乔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流入黑市的报废电池可能不止50%,甚至达到70%。而这不仅扰乱市场竞争,更严重的是会给社会环境带来不可逆的污染和破坏。”

一位不愿公开姓名的业内人士透露,小作坊之所以能够顺利回收到电池,主要是由于其处理的成本低,因而在回收时能大幅推高报价。在贵金属含量较高的锂电池回收价格方面,小作坊甚至可以比正规企业的收购价高出50%,这直接造成了大量报废电池流向了黑市。

在这种情况下,有的正规的回收企业为了生存不得不从黑市商贩手中购买报废电池维持企业运转。这也造成了报废动力电池持续流入黑市的恶性循环。

上述人士介绍,一些小作坊在将电池回收后,或是通过简单的拆解、再拼装后流入低速电动车、电动自行车等二手电瓶销售市场;或是将电池进行拆解,将钴、锂等贵金属提炼出来进行销售。不可再生钴价格最高的时候曾达到600多元每公斤,超过高标号煤炭价格1000倍,在高额利润的吸引下,众多无资质的小作坊蜂拥进入电池回收领域。

“有时候,为了降低拆解成本,小作坊不使用电池拆解的专业设备,而是采用手工拆解的原始方式。动力电池中含有大量的有害物质,不仅会严重损害操作人员的身体健康,而且操作不当将会导致电池爆炸。”该人士指出,这些作坊在进行贵金属的提取后,因不具备对废弃的电解液隔膜以及废液等污染物的处理能力,普遍采用掩埋或倾倒的方式进行粗暴处理,对环境造成了不可逆的污染。

根除“回收黑市”顽瘤

针对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回收行业的乱象,工信部等主管部门此前已发布多项政策,以求通过电池生命周期管理、追溯,实现电池回收行业的规范化。

20191031日,工信部就《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服务网点建设和运营指南》,指出新能源汽车生产及梯次利用等企业应按照国家有关管理要求建立回收服务网点并加强对废旧电池的跟踪。

此外,针对动力电池在回收过程中面临的潜在风险。731日,商务部、工信部等部门在联合发布了《报废机动车回收管理办法实施细则》(以下简称实施细则)。重点对新能源汽车相关的动力电池的安全回收利用做了进一步规定。该实施细则将于91日起施行。

实施细则二十七条提出,回收拆解企业应当按照国家对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有关要求,对报废新能源汽车的废旧动力蓄电池或者其他类型储能装置进行拆卸、收集、贮存、运输及回收利用,加强全过程安全管理。

第四十九条提出,对于违反本细则第二十七条规定的,由县级以上地方商务主管部门会同工业和信息化主管部门责令改正,并处1万元以上3万元以下的罚款。

而受到电池回收领域期待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以下简称固废法)已于2020429日发布,将于202091日起施行。

固废法明确了新能源汽车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要求生产者对其产品所承担的环境责任从生产环节延伸到产品设计、流通消费、回收利用、废物处置等全生命周期。

其中,第六十六条规定,国家建立电器电子、铅蓄电池、车用动力电池等产品的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电器电子、铅蓄电池、车用动力电池等产品的生产者应当按照规定以自建或者委托等方式,建立与产品销售量相匹配的废旧产品回收体系,并向社会公开,实现有效回收。国家鼓励产品的生产者开展生态设计,促进资源回收利用。

此外,固废法增加了处罚种类,提高了罚款额度,对违法行为实行严惩重罚。例如,对无许可证从事收集、贮存、利用、处置危险废物经营活动的最高可处罚款500万元。这在生态环境保护法律中是最高额度的处罚,将大幅增加企业的违法成本。固废法还增加了按日连续处罚、行政拘留、查封扣押等执法措施。

政策不断加码,但要实现回收电池市场的规范运行还有待时日。

业内人士指出,由于我国动力电池产业尚处于初级阶段,很多时候都需要摸着石头过河,相关法律规范仍需进一步完善。

此外,目前出台的法律法规多是针对汽车制造企业及电池回收方。也应考虑出台针对报废电池所有者的法律法规,强制要求报废电池所有者通过正规渠道处理报废电池,避免其因贪图小利使报废电池流入黑市。只有从报废动力电池的源头开始规范,使报废动力电池法律法规形成完整的闭环,才能根除黑市顽瘤。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