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与法

交易保护是版权保护的关键环节

2020-08-06 08:01: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视觉中国“版权门”事件已过去一年有余,但是由网络图片版权维权引发的争议依旧呈上升态势。有不少公司、媒体遭遇此类侵权诉讼,有的甚至常年受到图片侵权维权诉讼的困扰。

在此类图片侵权诉讼案件中,所谓的维权方通常借用什么手法?他们为何总能屡屡得手?如何证明版权的确定性和唯一性?未来,想要进一步推进版权保护,还需要在哪些方面做出努力?就以上问题,专业律师讲出了他们各自的见解。

 

北京天驰君泰律师事务所

郭春飞律师

早期图片使用人版权意识弱,习惯“拿来主义”,通过网络等方式获得图片后直接使用。于是,一些图片公司以此为商机,通过与图片创作者签订授权合同,约定维权赔偿金分成,或者是通过直接买断的方式获得版权,之后用以维权,以诉讼索赔作为获利的方式。在此模式下,图片维权案件增长迅速,甚至呈“泛滥”趋势。

这些专业维权者惯用的手法是,诉前向侵权方发送律师函、公司函,要求赔偿,也表示希望协商和解,和解不成时则会提起侵权诉讼。一般情况下,维权方会以涉案图片上留有表明著作权归属的“水印”,主张涉案图片的权属。而很多侵权方出于企业声誉、诉讼成本高等的考虑多数会选择和解。

我们注意到,在此类诉讼案件中,侵权方往往因为无法提供相反证据证明涉案图片权属,最终承担了败诉的结果。正因如此,在信息不对等的情况下,有些维权者甚至会“有枣没枣先打一竿”,率先向侵权方发出律师函,申明版权主张使用费。

此外,“维权式营销”之所以盛行,是因为有利可图。根据著作权法第四十九条规定:“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侵权人应当按照权利人的实际损失给予赔偿;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可以按照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给予赔偿。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司法赔偿金额各地的实际判决各不相同,但一般按照损失的2倍至5倍主张赔偿,且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

然而,大量的实践表明,这种“维权式营销”不仅无法完全保障摄影师、插画师等图片原创者的相关权益,某些“故意挖坑”的行为还挫伤了用图机构的积极性,破坏了图片版权市场风气。此类案件在为部分专业维权者“创收”的同时,也在消耗珍贵的司法资源。

对此,各地法院探索出来一些比较好的做法。例如,广州互联网法院确立的图片版权侵权赔偿标准就值得借鉴和推广。他们的做法可概括为,“一般标准+多维分析”的要素认定规则。

首先,法院会全面实质审查作品的著作权权属,防范非权利人“碰瓷”,以及分辨作品类型,探究作品的独创性、稀缺度;其次,从被告可咎性维度,按作品用途、利用方式、影响范围、获利情况、过错程度、事后态度和维权方式等方面进行事实解构,按各要素权重累计,实现赔偿幅度明确分布;最后,从原告合理维权维度,如诉讼必要性、协商调解情况、在维权中是否存在不诚信行为等方面,对原告维权行为进行综合评价,核定赔偿金额。

业界普遍认为,广州互联网法院的做法,让某些恶意维权者无利可图,从而减少“碰瓷式维权”“营销维权”等恶意维权现象。

最后,我们认为,网络图片版权价值的基础取决于交易价值,因此交易保护是版权保护的关键环节。为了加强版权交易的保护,摄影著作权协会应努力发挥作用,可以参与综合谈判缔约、授权许可、收取费用等工作。摄影师创作完成要流水印,在网上表明自己对该照片享有版权,同时保留源文件,用以在将来诉讼程序中证明照片的权属。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