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与法

疫情下健身业艰难突围

2020-07-16 07:55: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疫情下空空荡荡的健身房。 王海坤

 

图片来自网络

 

法治周末记者 王海坤 宋媛媛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给各行各业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健身房和健身教练们也同样无法幸免。有业内消息称,全国已有超过3000多家健身房倒闭。不少健身教练也转行送外卖、开滴滴,或者被迫离开其所在城市。但与此同时,也有不少健身业内人士开始探索转向更具灵活性、个性化的经营模式。

疫情反复 复工难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得到控制,从4月底,各地健身场馆开始有序复工。

421日,北京市体育局发布了《关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全市体育健身场所安全有序开放工作方案》的通知,要求包括健身房在内的室内体育场所,可以从429日起,陆续开放。

然而,一些复工的健身房经营状况不容乐观,客流量不及以往。

某连锁健身企业创始人张美玉介绍,对于健身房来说,主要的收入来源是会员费和私教费,采用预付卡制度。这种预付卡消费模式,类似于企业融资,只有资金源源不断地投入进来,才能保障健身房的正常运营。

“我的健身房约1000平方米,租金每年200万元。算上水电、人工成本费用,每天需要营业收入8000元才能保证不亏损。”海淀区某健身房投资人杨先生向法治周末记者表示,“目前的现状是,我们虽然进行了降价20%的促销活动,吸引消费者办理会员,但效果并不理想。”

杨先生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复工之后,不少老客户要求消课,不再复购。而新客户害怕健身房倒闭,自己的会费无法退还,因此多选择1个月的短期项目,现在,月平均营业额较疫情前下降了80%。”

然而,这种复工的状况也仅只维持了一个多月,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反复。在重新开业不到一个月,6月份,北京健身行业再一次被按下暂停键。

617日,北京市体育局发布紧急通知,要求北京市内暂停举办各类体育赛事活动,暂停开放游泳场所、地下空间开设的体育健身场所和健身场所的淋浴设施,暂停开展篮球、排球、足球等团体及接触对抗性运动项目。开放时间另行通知。

另外,通知还要求,室内体育健身场所,应严格落实从业人员健康监测和健身人员分时预约、信息登记、体温测量、佩戴口罩、控制人员流量密度等措施。公共健身器材设施应坚持“一客一用一消毒”。室内体育健身场所每日营业前后应打开窗户采用自然通风,每天通风不少于3次,每次30分钟,有条件的可以开启排风扇等抽气装置以加强室内空气流动。运动人员在运动过程中保持不小于1米的安全距离,人均运动面积不小于4平方米,室内体育健身场所最多人数按照30%限流开放。游泳场馆、利用地下空间建设的体育健身场所及各类健身场所的淋浴设施暂不开放。即便满足上述条件也须到区体育局开具批文及街道备案。

“北京约50%的健身房开在地下室,根据通知要求目前仍无法开业。即便地上可以正常开业的健身房,很多也在犹豫要不要开业,不开业只陪租金,开业可能连水电费、人工费都要赔进去。”杨先生透露,据其了解,从5月初到6月底,仅海淀区已有近十家健身房因无力经营,导致关门停业。

政策虽好 落地难

在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下,为保护中小企业,国家出台了多项帮扶政策。

日前,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下发《关于延长阶段性减免企业社会保险费政策实施期限等问题的通知》,明确延长阶段性减免社保费单位缴费政策。其中,中小微企业的三项社会保险单位缴费部分的政策,延长执行到202012月底。

“此次免税政策力度较大,执行彻底,受到中小企业一致认可和好评。”杨先生向法治周末记者表示,此次免税政策,减免了其为公司员工缴纳社保部分的50%,平均每月减少了25000元左右的成本支出,这种支持在疫情防控期间尤为重要。

然而,并不是所有政策都能够顺利落地。

据了解,今年以来,多地发布了为企业缓解房屋租金压力的通知。

2月,北京市海淀区国资委发出通知,要求监管的区属国有企业结合实际情况,立即部署实施对所运营的商务楼宇、商场、市场等租户的减免措施。

同月,苏州、上海等地也发布了相关政策。苏州市体育局发布的相关政策显示,对承租所属单位经营性房产从事生产经营的体育企业(或个人),按照《苏州市财政局关于应对疫情影响,减免中小企业租赁行政事业单位经营性房产租金的通知》规定,免收2月份房租,同时三四月份房租减半。

上海市体育局发布的《关于全力支持本市体育企业抗疫情稳发展的通知》显示,对承租市属公共体育场馆的非国有中小体育企业,免收2月、3月两个月的租金。

另外,在59日,国家发展改革委等八部委联合印发《关于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进一步帮扶服务业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缓解房屋租金压力的指导意见》,意见指出“目的是推动对承租国有房屋用于经营、出现困难的服务业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免除上半年3个月房屋租金”。“中央所属国有房屋出租的,执行房屋所在地的房屋租金支持政策。鼓励非国有房屋出租人考虑承租人实际困难,在双方平等协商的基础上,减免或延期收取房屋租金。”

截至目前,仍有不少健身房并未获得实质性租金减免,甚至因为巨大的房租压力而倒闭。

最近,上海健身房唯家健身宣布闭店。相关报道显示,唯家健身创立于2015年,在上海有8家门店、两家合作场地。其官方公众平台显示,一进入5月,各门店都面临需要一次性缴付2个月至4个月房租的巨大压力(最严重的情况是部分门店没有任何免租,且不允许缓付,复工后十天内即被要求一次性缴清3个月房租)。此外,陆续有门店被停了水电,情况不断恶化,唯家健身无奈之下只能闭店。

“健身房是重资产投资行业,很多投资者为避免租赁风险,选择从国企、央企手中租赁租物,以保持租期、租金的稳定性。”杨先生对法治周末记者说,其所经营的健身房地处北京市海淀区,其出租方是国资委下属某资产管理公司,完全符合减免标准,但截至目前,并未享受到实质性的房租减免优惠政策。

记者了解到,不仅是杨先生,上海的部分健身行业商户反映,虽然收到减免通知,但在同物业交涉具体方案时,出现了申请被忽略或减免时间被压缩的情况。

转危为机 积极“自救”

新冠肺炎疫情给健身机构带来了巨大的困扰,为了走出困境,健身行业也发起了“自救”活动。

公开信息显示,323日,黄金时代健身等全国近60家健身机构、2900家门店联合发出“减免租金、共克时艰”倡议书。

在该份倡议书中,多家门店郑重提出要求:12020123日至331日,给予全部免除租金及物业管理费等政策支持;2202041日至630日,租金及物业管理费减免50%,且延期至20207月至12月分期进行支付;3202071日起租金等费用标准及支付方式按原合同执行。

参与活动的健身机构负责人表示,在自救活动的促进下,多地出台相应的扶持政策,鼓励房东减免租金。但是,能否减免还需要自己争取,与房东进行积极沟通。

张美玉向记者表示,目前健身业除了寄希望获得政策性支持外,也在想尽一切办法提升营业收入,不少健身房开始探索线上线下结合的服务会员新模式。

公开资料显示,130日,国家体育总局发布《关于大力推广居家科学健身方法的通知》,要求利用各类媒体促进居家健身。健身业以及健身平台纷纷上线健身视频以及直播。

哔哩哔哩数据显示,疫情防控期间哔哩哔哩健身运动视频累计播放量达6.6亿次,较去年同期增长近200%,用户总观看时长同比增长了164%

“专业健身需要专业器械,因此,线上授课存在一定局限性。”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做直播对于不少健身教练而言很难赚钱,因为健身和带货不同,终究是要回到线下的。直播做的一些课程只是针对老客户,维系客户关系而已,难以吸引新客户。

“由于健身房亏损严重,裁员、降薪比较普遍,教练们的日子不太好过。”杨先生表示,由于北京健身房长时间关门停业,很多健身房的员工转行做了外卖员、快递员、还有一些到外地发展。

根据美团官方数据,从120日疫情暴发至223日,美团外卖骑手新增了约7.5万人,其中新增的骑手中有超过37%来自健身教练等生活服务业,健身市场的困境可见一斑。

“虽然健身行业是朝阳产业,但从目前状况看,疫情对健身行业的影响尚未结束,未来的发展将步履维艰。”在杨先生看来,人才流失是毋庸置疑的,即便可以恢复正常营业,不少健身房也将面临无人可用的窘境。

也有业内人士认为,虽然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健身行业雪上加霜,但是这样可能是健身机构转型发展的一个契机。他认为“私教工作室”等更加个性化、专业化的健身模式或将成为未来健身领域发展的方向。

据了解,私教工作室的从业人员一般是离开传统健身房的教练。他们以此前积攒下来的会员为基础,开办私教工作室。

记者注意到,实际上,在健身行业受到疫情冲击时,不少私教工作室却悄然“走红”。在“大众点评”网上搜索“私教工作室”,北京有1700多家相关商户,上海有1900多家,杭州、广州分别是600700多家。而其中许多都标注了服务领域,将健身拆分细化:搏击、瑜伽、运动康复……

据大众点评网友点评,疫情防控期间,私教工作室因其相对私密的环境,加上谨慎的卫生措施,极大减少了交叉感染的可能性,并且还能为会员定制更为个性化的健身课程,因此受到不少人的欢迎。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