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与法

生鲜电商依然面临“生鲜不鲜”困局

2020-07-16 07:53: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网络上流传的“抢菜指南”。

 

法治周末记者 宋媛媛

新冠肺炎疫情初期,为了减少接触,盒马鲜生、每日优鲜等生鲜电商由此得到迅速发展。然而,良好“业绩”并没有持续多久,在新冠肺炎疫情得到控制时,在线订单迅速下滑。

不仅如此,生鲜电商“生鲜不鲜”“缺斤短两”“以次充好”“不予退货”等问题再次成为消费者投诉的焦点。

有专家指出,在行业竞争加剧的当下,解决好用户体验与降低成本之间的矛盾,才是生鲜电商们“长久保鲜”的秘诀。

线上订单增长快

以前在QQ空间里“偷菜”,如今半夜在APP上“抢菜”。新冠肺炎疫情初期,新鲜蔬菜成了抢手货,不少人的手机里多了几个生鲜电商平台的APP,开始在线购买生鲜,甚至设置闹钟在线蹲守“抢菜”。有的网友甚至制作了一张“抢菜指南”图,上面标注着各家生鲜电商APP库存更新时间表。

据了解,生鲜电商,是指用电子商务的手段在互联网上直接销售生鲜类产品。在生鲜电商平台,用户可以买到蔬菜、水果、豆制品、冷鲜肉、蛋类、海产品、粮食、食用油、面粉和休闲食品等产品。

生鲜电商并不是一个新生事物。我国的生鲜电商起步于2012年,当年市场规模仅40亿元。此后,随着网购成为越来越多人的习惯,网上买菜也逐渐被人们所接受。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3年至2019年中国生鲜市场交易规模持续扩大,2013年为1.39万亿元,而2019年中国生鲜市场交易规模达2.04万亿元,同比增长6.8%

2020122日至26日的两周内,主流生鲜平台每天的新增用户规模都在1万以上,其中盒马鲜生、京东到家和叮咚买菜在26日当天的新增用户均超过了4万。

20203月,中国生鲜电商平台月活排名中,多点月活达1026.4万人,排名第一。盒马鲜生和每日优鲜排名二、三位,月活分别为892.7万人和735.7万人。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疫情防控期间大众对在线生鲜商品的采购需求有效提高,各平台在疫情防控期间均保持了较高的用户增速。

业内人士非常看好生鲜电商的发展前景。

业内人士分析指出,2019年,我国全年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为85239亿元,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重为20.7%。相比之下,生鲜电商的渗透率则远低于综合电商,仅为3%4%。叮咚买菜创始人兼CEO梁昌霖曾表示,目前,生鲜电商渗透率依然还不高,有万亿级市场待挖掘。

生鲜电商频遭投诉

然而,在新冠肺炎疫情得到控制时,生鲜电商的订单却有所下降。

上海某生鲜电商前置仓的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该站点每天的配送量已从疫情防控期间最高峰的每天1800多单,回落到目前的1200单左右。不过,订单量有所下滑,客单价却已经从疫情前的每单80元左右,提升至120元。

“生鲜电商最终没有继续留住我,主要原因和菜品有关。”北京市民王先生向法治周末记者表示。

疫情防控期间,王先生利用某生鲜电商平台购买了一些生鲜蔬菜,“虽然价格比起菜市场较贵,但菜品却不是十分理想。绿叶蔬菜叶子发黄,西蓝花不仅泛黄,还有馊味”。

这次线上买菜的经历令王先生十分不满,疫情得到了控制后,他再也没有尝试过。

记者注意到,在黑猫投诉上,有不少关于生鲜电商的投诉,投诉多集中在蔬菜、熟食、海鲜、奶制品等涉及变质、缺斤短两等问题。

某生鲜电商平台的一位消费者表示,自己原价购买的59.8元的整切牛排,却变成了塑形拼接肉。该消费者认为电商平台涉及虚假宣传。记者注意到,在这家平台上,还有的顾客因为食用了变质商品而出现拉肚子呕吐现象。多数消费者要求平台给出退款和赔偿。

在另外一家生鲜电商平台,某消费者于425日购买了一盒菠萝蜜,当日晚上收到商品,打开后发现水果变质。平台工作人员表示需要让厂家对消费者的损失作出赔偿,但该消费者则认为,自己是在该平台消费,应该由平台解决,而不是将问题推给供货商。

此外,“生鲜不鲜”也频频见诸报端。今年3月,有媒体报道,一消费者多次在某生鲜电商门店订购活虾,但每次收货时均发现,活虾不活,多数都是死的,后向客服投诉,却被告知“这很正常”,并拒绝退款。该消费者感叹,“短期内几次下单,每单都碰到死虾当活虾卖”。“如果东西既不生也不鲜,何必还叫做‘生鲜电商’呢。”

记者注意到,除了“生鲜不鲜”,不少生鲜电商平台上的食品还存在着安全隐患。

江苏省市场监管局不合格食品风险控制及核查处置情况通告(2020年第1期)显示,上海盒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南通第二分公司销售的鲜活皮皮虾,镉(Cd)不符合食品安全国家标准规定。检验机构为上海市食品药品检验所。

山东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关于19批次食品不合格情况的通告显示,青岛市上海盒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青岛第二分公司销售的1批次来自青岛东泊商贸有限公司的虾蛄(皮皮虾)称重中镉(Cd)项目不合格。

生鲜电商如何长久“保鲜”

在投资者纷纷入局的同时,也有不少人黯然退场。

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生鲜电商品牌“超级物种”亏损达2.67亿元。在2018年前3个季度,亏损额攀升到6.17亿元。超级物种的亏损导致其母公司永辉超市净利润下滑了26.9%。无奈之下,超级物种所属的永辉云创子公司在201812月被剥离。

2019年,生鲜电商品牌“呆萝卜”“妙生活”“吉及鲜”“我厨”“易果生鲜”等生鲜电商相继陷入困境,有的经历了“关店潮”、裁员风波,有的暂停服务,甚至因资金链断裂而暴雷。

“实际上,生鲜电商纷纷关店,甚至退局的直接原因是成本太高。”快递物流咨询网首席顾问徐勇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生鲜物流的投入巨大,尤其是冷链物流,在能耗方面远超普通物流,鲜活、果蔬产品的物流成本约占60%以上。而另一方面,由于行业竞争激烈,降低成本不得不成为各家企业重要的获客方式。

“面对巨大的竞争压力,为了‘降本增效’,一些公司难保规范操作。”据徐勇介绍,相对于普通物流,生鲜物流对整个供应链的要求较高。然而,在目前的运输过程中,为了既降低成本,又能一定程度上达到保鲜目的,只是在泡沫箱子里放一些冰袋,实际上这种操作是极不规范的。而如果配有制冷装置的冷藏车运输或者用干冰,将会导致成本翻倍。多方权衡之下,不少企业最终还是选择了冰袋。

“目前,我国生鲜电商的产品和服务领域仍缺乏统一标准。”快递行业知名专家赵小敏介绍,“生鲜产品因其自身特点,更容易受到来自各个方面的影响。从生产、加工、包装,到仓储、物流、配送等任何一个环节出了问题,都会对生鲜产品造成巨大影响。另一方面,根据《网络购买商品七日无理由退货指引》,鲜活易腐商品不适用七天无理由退货。这无疑给消费者网购带来了一定风险,即便购买了不新鲜,甚至腐败变质的生鲜商品,但是想要维权却比较难。”

赵小敏建议,相关企业、生鲜电商平台等应该研究建立生鲜产品的相关标准;监管层面,应建立符合生鲜产品特色的监管体系。

“另外,如何处理好成本和质量之间的矛盾,是生鲜电商长久‘保鲜’的关键。”徐勇进一步指出,“目前来看,生鲜电商平台仍然是必要的,但是较高的配送费导致行业利润普遍偏低,和传统菜市场相比,其平台优势很难发挥出来。因此对于生鲜电商平台来说,一般的生鲜果蔬保质期短且利润低尽量少做,或者可以做产地直采,重点应该放在利润更高的、有平台特色的产品上,以满足特定消费者的需求。”

据了解,疫情发生以来,不少生鲜电商平台出现过菜品断货现象,这也促使一些平台开始加码布局供应链体系。一些生鲜电商也开始在全国范围内搭建常温和冷链仓、加工中心等供应链体系。

赵小敏指出,目前生鲜零售市场大致分为三类:一是生鲜电商平台;二是商超、连锁店,这一类在生鲜零售领域有非常强的竞争力;三是社区团购平台。不同的经营模式下存在着各自的优势和劣势,目前仍处于“群雄并举“时期,没有哪一家可以独占市场,相信经过5年左右的一个充分竞争,相关的规则和模式可能会渐趋成熟。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