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与法

加多宝与王老吉之间的恩怨情仇录

2020-07-09 08:44: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图片来自网络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王海坤

法治周末记者   宋媛媛

进入夏季,气温逐渐升高,凉茶市场也迎来了销售旺季。作为国内凉茶市场的两大主要品牌,“加多宝”与“王老吉”因商标侵权纠纷已角力多年,官司打了几十场,双方均付出了巨大的精力。

623日,加多宝凉茶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发布信息称,已于618日收到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最高人民法院驳回广药集团关于“怕上火就喝加多宝”系列广告语的再审申请,最终裁定表明,加多宝可以继续使用该广告语。

至此,加多宝和王老吉的恩怨纠葛暂时告一段落。然而,就在两家凉茶巨头专注于与对方的纠纷时,饮料市场格局正在悄然发生变化。种类繁多、口味多样的碳酸饮料、功能性饮料市场份额快速增长,这对于口味单一的凉茶产业无疑是一记重击。

有业内人士认为,在此背景下,凉茶巨头之间的恩怨或许到了真正了结的时候,毕竟斗争对于整个凉茶行业带来的破坏和持续影响是巨大的。研发更符合市场需求的产品、多元化发展才是未来出路。

“蜜月期”暗藏危机

一直以来,在凉茶市场拼刺刀的“加多宝”和“王老吉”也曾有过“蜜月期”,19972月,香港鸿道集团与广药集团签订了“王老吉”商标许可使用合同,取得了该商标的独家使用权。

2000年,双方第二次签署合同,约定香港鸿道集团对“王老吉”商标的租赁期限至2010年。随着“王老吉”品牌被市场的广泛认可,香港鸿道集团等不及合作到期便分别于2002年和2003年与广药集团签订了两份补充协议,将商标使用权延长到了2020年。

此后,经过十余年的发展,到2010年,王老吉品牌已深入人心,市场销售额更是高达150亿元。

随着时间的推移,双方的合作虽然表面看上去风平浪静,但实则暗礁丛生。

2005年,广药集团原副董事长、总经理李益民因受贿被抓,为双方长达10年的恩怨缠斗埋下了伏笔。同年5月,广州中级人民法院对李益民进行了审理,经查李益民在2001年至2003年先后收受陈鸿道贿赂300余万港币。

而这一事件直接影响了王老吉商标租赁补充协议的法律效力。广药集团认为,因李益民收取陈鸿道贿赂,其主导签订的商标租赁补充协议无效,于是在第一次续签到期后的2010年,正式向陈鸿道旗下的加多宝发出了终止授权律师函。

面对火爆的凉茶销售市场,加多宝没有轻易放弃王老吉,经过多次协商无果后,双方开始对簿公堂。

“王老吉”商标之争

201112月,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开庭审理王老吉商标仲裁案,经过半年的审理,20125月,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裁定,广药集团与鸿道集团签订的《“王老吉”商标许可补充协议》和《关于“王老吉”商标使用许可合同的补充协议》无效,鸿道集团有限公司停止使用“王老吉”商标。

同年6月,香港鸿道集团向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交撤销王老吉商标仲裁裁决的申请。经过一个多月的审理,716日,北京市一中院最终裁定,驳回香港鸿道集团提出的撤销王老吉商标仲裁裁决的申请,加多宝禁用“王老吉”商标。

加多宝随后将产品更名“加多宝凉茶”。

广东国晖(天津)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欢表示:“依据商标法规定,商标所有人与商标使用人可达成商标许可使用协议,并明确约定许可使用的期限;在许可使用期限届满后,商标权人有权收回商标。广药集团通协议过将‘王老吉’商标使用权许可给加多宝,并通过第三次协议将许可使用期限延长到2020年。但第三次协议违反法律规定而无效,因此,只能按照第二次协议来确定‘王老吉’商标的许可使用期限,即201052日为商标使用届满日。”

“而在使用期限届满后,作为商标权人的广药集团有权收回商标使用权。因此,根据我国现行商标法制度,中国国际贸易经济仲裁委员会的仲裁结论,是有理有据的。”王欢说。

红罐包装之争

在商标之争后,双方的战火又蔓延到了凉茶产品包装领域,开启了“红罐争夺战”。

一直以绿盒示人的“王老吉”,在广药集团得到商标所有权后,随即推出红罐“王老吉”,市场上出现了加多宝红罐凉茶和王老吉红罐凉茶两种包装十分相似的产品同时销售的局面,由此引发了关于商品“包装装潢”的法律争端。

双方都指责对方侵犯自身知名商品特有包装装潢权。

加多宝公司认为,“红罐”王老吉罐帖由陈鸿道开创设计的,并申请了外观设计专利,应许可加多宝公司独占使用。

广药集团则认为,“红罐”包装装潢已成为王老吉知名商品特有的包装装潢,是加多宝凉茶侵犯了王老吉知名商品装潢权。因为加多宝对红罐凉茶包装以及红罐凉茶的市场运营,以及王老吉凉茶知名度的提升,都是在广药的授权之下进行,加多宝只是被许可人,而不是权利所有人。而加多宝已无权生产王老吉凉茶,其包装装潢权就自然应回归广药集团所有。

开庭前夕,双方多次通过媒体重申自己的立场。

加多宝反复力证自己才是红罐装潢的设计者,而广药集团在北京举行了知名商品特有名称及包装装潢保护研讨会。与会专家普遍认为,红罐始终与“王老吉”组合,并产生了一个共同的识别作用以后,如果把红罐剥离给另外一个品牌,会给消费者带来识别混淆与困扰,从而违背商标法、反不正当竞争法等相关规定。

2017816日,最高法终审判决认为,广药集团与加多宝公司对涉案“红罐王老吉凉茶”包装装潢权益的形成均作出了重要贡献,双方可在不损害他人合法利益的前提下,共同享有红罐包装。

对此结果,加多宝集团在官网上发出声明称“衷心感谢”。而王老吉则表示“尊重结果”,之后广药集团又提出了红罐包装装潢案再审申请。

201897日,最高人民法院正式驳回了广药集团所提出的红罐包装装潢案再审申请。201971日,加多宝在其官网发布《加多宝关于最高人民法院就“王老吉”商标侵权纠纷案裁定的公告》称,收到最高人民法院就加多宝与广药集团“王老吉”商标侵权纠纷案裁定。

经济学家宋清辉表示,广药与加多宝“红罐之争”案说到底只是依法治国大背景下两个公司之间的“商战”,但它对于规范市场中的企业行为,推动中国法制进步、社会主义法治经济体系的完善具有重要意义。

广告语之争

2012年,广药集团认为加多宝使用“王老吉改名加多宝”“全国销量领先的红罐凉茶改名加多宝”或与之意思相同、相近广告语的行为是虚假宣传,构成不正当竞争,于是向广州中院起诉广东加多宝。

2013年,广药集团及其全资子公司王老吉大健康公司又先后提起两宗诉讼,认为加多宝“全国销量领先的红罐凉茶”“中国每卖10罐凉茶7罐加多宝”等广告语与客观事实不符,属虚假宣传,损害了广药集团及其全资子公司王老吉大健康公司的合法权益。

此后,加多宝多场广告诉讼在一审判决中均以失利告终。进入二审阶段,加多宝仍然没能摆脱逆境。进入再审阶段后,最高人民法院认定,加多宝为保有在商标许可期间对红罐凉茶商誉提升所作出的贡献而享有的权益,将红罐凉茶改名为“加多宝”的基本事实向消费者告知,其主观上并无明显不当。客观上,基于广告语简短扼要的特点,以及消费者对“王老吉”红罐凉茶实际经营主体的认知,加多宝使用相关“改名广告”并不产生引人误解的效果,不构成虚假宣传行为。

此外,最高人民法院判决加多宝立即停止使用“中国每卖10罐凉茶7罐加多宝”的广告词、销毁印有“全国销量领先的红罐凉茶加多宝”广告词的产品包装。

广告语之争的另一起诉讼是,今年的623日,加多宝公布其收到了最高人民法院(2019)最高法民申579号民事裁定书。该份民事裁定书所涉及到的案件缘起于广药王老吉起诉加多宝使用“怕上火喝加多宝”的广告语侵犯了广药王老吉的利益。

201512月,该案一审判决加多宝自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使用广告语“怕上火喝加多宝”“怕上火,喝正宗凉茶;正宗凉茶,加多宝”“怕上火,喝正宗凉茶”。此外,广东加多宝需赔偿王老吉大健康公司、广药集团经济损失500万元。

随后,该案在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二审法院判决撤销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穗中法知民初字第619号民事判决;并且驳回王老吉大健康公司、广药集团的全部诉讼请求。

广药集团不服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的民事判决,向最高院申请再审。根据裁定书,最高院驳回了广药集团的再审申请。

值得关注的是,广药集团与加多宝之间侵权纠纷一审判决,广东高院判处加多宝相关6家主体公司赔偿广药集团相关经济损失及合理的维权费用共计14.41亿元。但历经8年的“攻防战”后进入再审阶段,虚假宣传赔偿金额从赔偿广药集团14亿元赔偿“巨幅缩水”至100万元。

“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巨头之间无休止的‘斗法’,注定只会给行业带来负面影响。”浙江垦丁律师事务所欧阳昆泼分析指出,凉茶行业本身就是一个小众行业,加多宝和王老吉两家专注于“斗法”的过程中,整个饮料市场的格局也在发生变化,凉茶市场的占有率不断降低,利润也在不断降低。近年来,包装不断翻新、口味多样的碳酸饮料,功能性饮料不断推出,这无疑对包装、口味单一化的凉茶业造成冲击。研发更符合市场需求的产品、多元化发展才是未来出路。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