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与法

老字号纷纷转变经营模式

2020-06-04 08:42: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图片来自网络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王海坤

法治周末记者   宋媛媛

近日,位于北京市西城区护国寺街的天福号直营门店悄然“变身”,一改往日单纯销售自有熟食和休闲零食的营销模式,增加了生鲜蔬菜、水果等经营品类。

北京天福号食品有限公司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未来天福号旗下直营门店将全面转型为一站式社区便利店,试水“新零售”。

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除天福号外,近年来,老字号试水新经营模式的不在少数。有的借助科技、大数据等新零售的助推,有的与金融“联姻”,有的跨界经营……老字号纷纷转变经营模式原因何在?他们的转型是否都能成功?

找寻出路

随着市场环境的变化,有不少老字号已经退出市场,但仍有一些并不甘心就此退出,他们不断寻求出路,调整产业结构,尝试新经营模式,试图转型发展。

法治周末记者了解到,早在2017年,天福号、红螺食品、便宜坊等老字号品牌,就曾创新尝试在大型商场内推出京城老字号跨年室内年货大集。还有的尝试跨界合作创新,例如,内联升布鞋和迪士尼跨界合作、老舍茶馆办起了老北京生活方式博物馆等。

在多元化经营方面,狗不理算是典型代表之一。

据了解,狗不理在进军海外市场方面走在了其他老字号的前面,早在2004年,狗不理就在韩国开设了第一家海外店,此后,其又在日本多地开设海外店。

2005年,狗不理被天津同仁堂以1.06亿元的价格收购后,开始进军速冻产品领域。

2013年,狗不理尝试进入资本市场,并于2016年正式在新三板挂牌。同年,狗不理踏入互联网销售领域,在天猫上开了旗舰店,随后又在京东推出了自己的专卖店。

公开资料显示,狗不理通过电商渠道开展的速冻业务成为其营业收入的主要来源,约占营业收入的70%。这一项经营,帮助狗不理在店面生意不景气的情况下仍实现了营收与利润的双增长。

2015年,狗不理斥资3000万元,跨界收购了高乐雅咖啡在中国的特许经营权,并宣称将在5年内开店200家,挑战星巴克。

之后,狗不理又同澳大利亚益生菌菌株生产有限公司签订股权项目并购协议。狗不理意在通过控股这家澳洲企业正式进入益生菌领域。

登陆资本市场、做速冻食品试水新模式、入驻电商平台、跨界收购咖啡与保健品品牌等,一系列的举措显示出狗不理突破发展瓶颈的尝试。

相较狗不理多元化的转型探索之路,大多数老字号的转型之路显得较为保守。

根据相关报道,北京在册的160多家老字号企业中,尝试网络经营的企业已超过60多家,包括红螺食品、同仁堂、全聚德、御食园、菜百首饰、张一元等。尤其是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不少老字号选择直播带货,销量上涨明显。

曾兼任浙江百年老字号研究院互联网信息化智库执行院长的张漪表示,老字号与互联网结合是振兴老字号计划的重要一步。老字号拥抱互联网,一方面能够扩大老字号与消费者的接触面,快速扩大消费群体。另一方面也有助于及时获取消费体验的反馈,帮助老字号在产品服务、品牌创新方面跟上时代发展的潮流。

除了尝试网络销售、直播带货,进军资本市场也是很多老字号的选择。

有专家认为,推动老字号企业市场化改革,培育老字号企业上市,有助于解决发展动力不足的问题。

也有业内人士提出,成功上市之后,老字号企业同样面临挑战,首当其冲的就是挂牌成本导致的企业运营费用增加。建议老字号企业在战略发展上整体谋划,包括在互联网销售、联合经营、产品创新等方面持续发力。

转型的阵痛

老字号企业试水新经营模式也面临着诸多的困境和挑战。

全聚德的资本转型之路,初期走得比较顺利。2007年年底,全聚德完成上市,正式进入资本市场。上市公司财报显示,全聚德上市后营业收入以每年1亿元至2亿元的速度一路高涨,于2012年达到顶峰,营业收入为19.4亿元。净利润也从2007年的6432万元增长到2012年的1.5亿元。

但好景不长,根据Wind资讯统计数据,全聚德不仅连续6年的营收净利一直在下滑,更是在2018年创下了自上市以来的最大跌幅。今年1季度,全聚德亏损9161.14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较上年同期减少8850万元。

在此期间,为了打破发展瓶颈,全聚德也曾尝试过“互联网+餐饮”新模式。2015年,全聚德和来自重庆的狂草科技达成合作,共同成立了北京鸭哥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鸭哥科技”)试图通过包制鸭卷、配送上门、自动加热等方式,打造“来自老字号的礼物”互联网餐饮企业“小鸭哥”。

彼时,全聚德将客户定位于中高端白领及家庭用户,首先在重庆当地的外卖平台进行实验性推广。之后“小鸭哥”在北京市场上线,与当时的百度外卖签订战略协议,试图以此打造全聚德外卖生态系统。

然而,这次试水并未成功。

公开资料显示,鸭哥科技在2017年已停业,且亏损达1344万元,这对于盈利不高的全聚德而言,算是一笔不小的亏损。同时也宣告了全聚德“互联网+餐饮”外卖之路的失败。

近期,百年老店狗不理也进入多事之秋,曾经消费者一度以到狗不理消费视为身份的象征。

但狗不理在发展高峰期,产品创新及服务没能同步提升,随着消费热情的退去,弊端逐步显现,相较同业服务差、价格高,一度被消费者调侃为包子界的LV

随着业绩下滑,各地门店纷纷关停,目前,狗不理门店经营主要依靠天津本土苦苦支撑。

2020511日狗不理宣布退市,也宣告了其在资本市场的尝试以失败告终。

传承基础上的创新

老字号想要走出一条新路,需要克服的困难有不少。

张漪指出,传统老字号具有“坚守性”,这是其传承的根本。也正是这种“坚守”,使得一些老字号显得灵活性不足。还有一些老店,只依仗老字号这块名牌,盲目自负、经营策略上保守,最终难免退出历史舞台。

“当下,老字号首先要做的是‘放下身段’,与时俱进。”张漪建议,尤其是在网络时代,传统老字号要适应当代消费者的消费习惯,通过互联网主动走到消费者的面前。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公共管理与人力资源研究所综合研究室副主任赵峥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进一步表示,对于老字号来说,需要迎合市场作出一些改变,即创新。但无论如何改变,都需要围绕其经营主业展开。

赵峥指出,老字号之所以能够传承数十年甚至百年,其核心竞争力在于产品或服务的品质,并以此获得消费者的认可。如果在现代市场经济的冲击下,作出了偏离主业的改变,或以牺牲产品或服务品质为代价作出改变,最终恐怕也得不到市场的认可。

“实际上,无论是国家层面还是公众,希望看到的是老字号在传承的基础上迸发活力,而非泛金融化、跨界经营等另类‘创新’。”赵峥说。

然而,外有激烈的竞争,内有滞后的体制,老字号要想迅速获得良性发展并不容易。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贺云翱呼吁振兴中华老字号。

贺云翱认为振兴老字号,不能全部交给企业,它有文化遗产的属性,老字号传承遇到的问题,不少都是共性的,需要政府的规范和支持。基于调研发现的老字号生存与发展一些问题,贺云翱从出台保护老字号的专门法规、严格质量监管、挖掘老字号精神内核等方面提出了建议。

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国家对于老字号企业转型发展的支持实际上早已有之。

2006年,商务部就启动“振兴老字号工程”,针对的是中华老字号部分企业“机制僵化、观念陈旧、创新不足、传承无力”等问题,帮助老字号企业转型。

20172月,商务部等16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促进老字号改革创新发展的指导意见》,旨在促进老字号顺应消费需求新变化和“互联网+”新趋势,加快老字号企业的改革创新发展。作为未来一段时期我国老字号企业发展的纲领性文件,该指导意见从提高市场竞争力、保护经营网点、改革企业产权等方面布置多项重点任务,全力推动老字号的改革创新发展。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除了全国政协委员贺云翱,全国人大代表、万丰奥特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陈爱莲也提出建议,建立老字号长效保护机制,对老字号企业上市给予特别支持。

最后,对于保护老字号,赵峥也提出了一点自己的看法。他认为,在保护的同时,也应避免因过度保护传统老字号企业,导致其守旧不前。可通过引导老字号接受现代化管理机制、职业经理人制度等方式给予支持。鼓励老字号参与市场竞争、创新和改革,毕竟改革就要面对风险,承受改革的阵痛,也是必修课。只有保有优胜劣汰的压力,才能让传统老字号走的更稳,行的更远。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