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治校园

抗疫,这些教师如此担当

2020-09-10 09:15: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王媛


法治周末记者 赵晨熙

突如其来的疫情,使教学工作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各地纷纷开展了“停课不停学”的线上教学,但这也让一线教师们感受到了信息时代下的便捷与挑战。

疫情无情人有情,疫情之下,逆向而行的白衣天使令无数人泪目;为人民赴汤蹈火的人民子弟兵令人动容;为了点燃学生理想之火,甘愿默默奉献的人民教师同样值得铭记。

910日,是我国第36个教师节,今年教师节的主题是“立德树人奋进担当,教育脱贫托举希望”。

在疫情防控期间,一批人民教师用实际行动彰显了“担当”二字,他们在平凡无奇的岗位上默默无闻,用平凡而朴实的行动,践行着人民教师的神圣职责。

大山顶上开启的特殊课堂

全国疫情防控期间,各学校均开展“线上教学”,平日课堂上面对面的教学转而变为了教师和学生通过电子设备“隔空”进行视频学习。但自从224日,西安翻译学院开始网上教学后,学生们就“没见过”授课教师王媛。

她告诉学生们,自己在一间空房间里上线上课,不方便出镜,但有细心的学生发现,王媛讲课的声音总是显得格外空旷,时不时还会有呼呼的杂音传递过来,网络信号也非常不稳定。

直到后来学院老师们开视频会议,大家才发现了王媛的“秘密”,原来她一直在“顶风上课”。

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所有人的生活节奏和日常安排。为了保障全国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湖北采取了严格的封闭措施,这也导致春节前夕随丈夫回湖北麻城老家过年的王媛因身处疫区而无法按计划返家。

为贯彻落实教育部“继续严抓疫情防控,有序推进教育工作”要求,西安翻译学院通知教师按计划于224日正式“开学”,全面启动线上教学。

这次探亲,王媛只带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准备写论文用,没有上课要用的资料和课件。而她所在的小山村不仅没有WIFI,手机信号也是断断续续,想要在这里上直播课,几乎不太可能。

“如果向学校反映这些情况,他们肯定会理解。但我这学期带的班比较多,学生们的课耽误不得,就只能自己想办法。”王媛告诉记者,因为条件有限,她提前两周就开始备课。没有课件,她四处联系老同学、同事要教学资料,并认真学习线上教学软件,提前和各班学习委员沟通,了解学生的需求,反复备课,制定了多套教学预案。

面对网络问题,虽然她自费购买了流量卡,但经过几次尝试后,发现山里信号很差,一路“追寻”信号的她最终跑到了村后的荒坡顶上,并将那里定为了自己的授课地点。

224日一大早,“装备整齐”的王媛戴着口罩,裹着大衣,夹着电脑,向坡顶走去,她的丈夫则帮她抱着凳子和“课桌”——一个从家里搬出来的储物箱。上午9时,迎着寒风,身体缩成一团的王媛坐在电脑前,开始用英文讲授《跨文化交际》这门课程,在湖北的大山顶上开启了特殊的课堂教学。这条从自家院子到荒坡顶的300多米长的崎岖小路,也成了王媛在疫情期间特殊的“通勤路”。

王媛“深山寻网、‘席地’成堂”的事迹被多家媒体报道,赢得了师生和社会各界的广泛称赞。6月,西安市委宣传部、市委文明办发布的2020年第二期“西安好人”榜中,王媛也荣获了“敬业奉献好人”的荣誉称号。

但每每谈及这些,王媛总是笑着说:“我只是做了一名教师该做的而已,在疫情期间还有无数坚守在岗位的教师,他们都是值得尊敬的人。”

临危受命 日夜打磨

与王媛相比,很多教师在线上授课的“硬件”方面虽然并不存在任何问题,但这种“隔空”的教学模式,也给她们带来了不小的挑战,特别是对于那些早已熟悉了课堂环境的“老教师”而言。

龙津小学省级特级教师、党支部副书记高小玲就是这样一位“老教师”,作为曾拿下江西省一师一优课省级优课教师称号的她,在129日接到上级组织的召唤,成为了江西省安义县唯一承担全省录播课程任务的教师。

接到任务时,高小玲在海口的儿子家,家人以“海口疫情较轻”为由极力挽留,可她却说:“人虽安全,但心不踏实。”并毅然接下了任务,第二天就买了机票赶回安义,开始为录课作准备工作。

“全省‘停课不停学’线上课程紧急录制,省教育厅提出了十分‘苛刻’的标准和要求。”高小玲坦言,一方面,时间很紧,只有不到两周的时间,要准备4节课,还要撰写教案、制作课件、后期制作并上传审核,每一个流程都需要时间打磨;另一方面,她才刚从高年级转到一年级,对新教材《道德与法治》的内容也并不熟悉。

经过4天的连续工作,高小玲的第一课时教案通过了专家审核,26日,是她前往龙津小学录课的日子。21日,安义县因为肺炎确诊人数增加,开始实行出行管控措施,虽然心中也害怕这时候出门录课,会不会被感染,但她还是准时赶到了录课地点。

摆在高小玲面前的最大难题是如何适应没有学生的“隔空”教学。面对镜头,一切都是冷冰冰的,没有学生,让这位特级教师有些心慌,熟背如流的教案、精心设计的教学环节在没有学生的“课堂”面前显得不知所措。

“第一堂课录了3个小时,但最后呈现的效果却并不令人满意。晚上,技术人员把视频发给我看,发现了很多硬伤,比如,背景音乐盖住了授课声音、人走到镜头外面去了、还出现了口误。”高小玲深知,自己必须尽快适应这种“无生课堂”,才能给学生呈现出最好的课程。

“‘无生课堂’,要做到心中有学生,预设与学生的互动,可以通过微信,请家长帮忙录视频,了解学生看后的一些问题。”专家组的一席话给了高小玲启发,为了精益求精,她请家长给学生录视频,用微信发过来,总结问题后,又重新录制了第一课时。

录制第三课时的经历同样让高小玲记忆犹新,她还记得那天足足录了5遍,才走出录播室,但刚一打开手机,专家组就发来消息:寒号鸟是复齿鼯鼠,不是鸟,不要出现知识性错误;课程选取的事件和人物涉及国家公权机构人员,没有考虑社会影响。

“当天就要上传课堂实录,这些问题意味着前期做的一切都白费了,这节课要从头来过。”尽管内心是崩溃的,但高小玲还是打起精神,连中午饭都没吃,重新搜索了所需的资源,修改了课件并重新录制,在省厅规定的上传时间前,完成了课程的录制。

十几天的时间,一天天早出晚归,一夜夜挑灯奋战,一遍遍重新录制,让这位年近50的女教师异常疲惫,但参与并完成全省延期开学线上教学授课录课工作让她体会到了教师职业的自豪感。

“在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面前,医护人员没有因为病毒危险而选择退出;医院的建设者们也没有因为精力透支而选择退出;坚守在疫情防控一线的基层干部没有因为害怕而选择退出,作为一名人民教师,我能用这种特殊的方式来陪伴学生们,感到很自豪。”高小玲说。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