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治校园

“疫情后时代”家庭教育该何去何从

2020-06-18 10:09: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李俊峰 宋广文

教育既是一项专业性很强的活动,也是一项深受社会生活影响的活动。2020年年初的新冠肺炎疫情对教育领域的影响是巨大而多样的,尤其是对家庭教育的影响更为明显,教育学界乃至社会上由此对家庭教育的作用也出现了不少新的声音。

虽然疫情现在在局部地区有所反弹,但向好的大趋势没有变,那么,“疫情后时代”家庭教育究竟应该何去何从?家庭教育在社会分工越来越精细的当代情境下究竟处于何种地位?本文欲从教育学等学科视角做些微分析,以为家长解疑释惑,共同促进孩子的正常和健康发展。

疫情对不同群体家庭教育的影响不同

现代教育体系兴起以后,学校成为公认的教育场域,教师成为教育教学最重要的主体之一。然而,疫情时期,学生们在家里接受“学校”教育,这种空间隔离推动了教育场域呈现出新的状态,学校显性正规教育、家庭非正规隐性教育的惯常状态被打破,家校场域呈现逆转性变化。

在家庭中,家长们既要做家长,还要做老师;既要负责孩子的非正规教育,还要承担孩子的正规教育;不仅要监督作业,还要批改作业等等,总之这些在传统意义上应该是学校、教师完成的事务,如今都变成由家长来完成。举目望去,呈现在人们眼前的场景是,家长们充当起了要么是老师、要么是教辅、要么是伴读的角色,忙得不可开交。然而,这种场景很大程度上只是对教育水平较高家长的描述,而教育水平较低家长的“家庭”教育状况堪忧,甚至相当大一部分处于放任自流的状态。

根据我国人口普查数据,1990年,25岁至50岁的中国居民中,绝大多数家长是初中以下学历,有相当一部分是文盲或半文盲(接近人口总数的40%),而同时小学教师拥有中专及以上学历的占约40%,中学教师中专以上学历者占了80%,教师们的教育水平远远超出家长。2015年,25岁至50岁的人口中,虽然教师们的学历水平也大幅度提高,但家长学历水平提升的幅度更明显,有三分之一的家长拥有高中及以上学历,拥有大专及以上学历的占了15%,城镇地区上述比例则分别达到了60%33%。这也就是说,有一半左右的家长其实很难承担起学校期望的“家庭”教育作用,疫情对不同群体家庭教育的影响是存在巨大差异的。

专业化时代家庭教育的迷思

除上述情况外,笼罩在当代家庭教育乃至全部教育领域的迷思也为数不少。其中,家长对教育最大的迷思,就是认为孩子教育是学校的事情,认为家庭教育就是学习的教育,就是做作业、上各种辅导班,舍得花钱让孩子们参加音乐、美术等等培训班,如此就是尽到了教育的义务。同时,还存在认为自己忙、心力不足,无暇顾及孩子学习的思想,也有不少家长认为家庭教育不过是空洞理论,听起来好听,用起来不管用或者作用不大。

教师们的迷思则来自于学术成果的错误解读,无论是教育学家还是经济学家,如芝加哥大学诺贝尔奖得主James Heckman教授等,都不厌其烦地阐述早期教育和家庭环境的重要性,强调非认知能力以及早期教育对儿童后期发展的作用,但这很大程度上其实是把前提当成了结果、把应然当成了事实,是一种机械主义的儿童发展理论,对学生的成长和教育事业的兴盛都弊大于利、作用消极。至少近些年来学校与家庭在教育上的不合作或相互推诿与这种不同的认知背景有关。

“疫情后时代”家庭教育的可行路向

其实,“疫情后时代”的家庭教育也需要务本,家长们应摒弃急功近利、心浮气躁的社会风气,不被大众化思潮裹挟,理性思考、眼光长远,做一名合格或优秀的家长,进而努力做到生“道”,以促进孩子的健康顺利成长。

到位而不缺位。现代家长首先要立的本,就是对自己在教育体系中的“位置”有清晰准确的认识。实际上无论教育专业化发展到多么高的程度,也无论家长们受教育水平的高与低,家长们都一定要牢记自身在整体教育活动中不可抛离的责任。现实中每一个孩子的成长,都离不开父母无言的托举,无论孩子处于人生中的哪一个阶段,父母都应倾注心血去关注他们、教导他们。具体来讲,家长们不仅要舍得给孩子花钱,更应该舍得为孩子花时间,家长们还应该常常思考孩子教育的目标问题。与此同时,家长还应加强学习,不断提升和完善自己,以便能更好地承担自身所应肩负的责任。

聚焦而不散乱。钱穆先生曾指出,作为中华传统文化主干的儒家,主要在教人如何为人。在其思想体系中,如孝、悌、忠、恕,如仁、义、礼、智,都是为人条件,应为人人所服膺而遵守。钱先生说的如何“为人”,主要是指道德教育,这是我国传统家庭教育最大的特色。后疫情时代的中国家庭教育要想行稳致远,也应该聚焦这一中心,家长应把握好“德育居首位、孝悌为核心”的原则。除此之外,家长们还应重视以身作则,潜移默化。好的家庭教育,需要家长以身作则,言传身教,用自己的言行来教导孩子,这样的行为胜过千言万语。

传承而不保守。作为家庭或家族内部先辈对子孙后代的垂诫、训示,家训成为我国传统知识分子教育后辈的典型教育形式,也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瑰宝中很有特色的部分。后疫情时代的家庭教育,也应继续弘扬这种民族精神,传承好古代家训的优良传统,让家训在新时代焕发永恒的光彩。与此同时,新时代的家训还应增添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内容,注意工农商贾等方面的内容,以及主张知行合一,反对空谈高论,不务实际等方面的内容,让家训这一宝贵的家教形式在现代开放与传承的张力中更好地走向未来。

适应而不逆反。这次新冠肺炎疫情对家庭教育较大影响之一,就是教育新技术、新媒体的广泛应用。虽然不少家长对这一形式有了一些认识,但大多数家长对这一教育形式的作用和未来趋势并没有形成深刻而理性的共识,随着疫情的逐步消散,甚至一部分家长有“刀枪入库、马放南山”的思想。展望未来后疫情时代的教育,教育新技术、新媒体的运用将会越来越普遍,开放式的网络学习将成为一种常态,教育将进入“人机协同时代”。智慧的家长应该适应、善用而不是逆反、排斥这一教育形式,家长们要既跳出线上教育和线下教育二元对立的思维,也要跳出线上教育和线下教育简单融合的思维,深刻认识和洞察未来教育的发展方向——尊重和成就每个独特的个体。

“疫情后时代”的家长,一定要深刻把握未来教育发展的内在规律,以长远眼光和理性思维“站好位”“抓关键”“重传承”“明大势”,争取做好引领学生健康发展的优秀“人生导师”。

(李俊峰:教育学硕士,山东省邹城市统计局副局长;宋广文:心理学教授,华南理工大学心理测评与应用心理学研究所所长)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