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海外动态

美国大选前瞻:拜登民调占优 大选后不确定因素多

2020-10-22 08:03: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资料图

相比选举本身,人们更加关心的可能是这次大选所伴随的争议和混乱甚至暴力,以及对美国政治制度造成的伤害

王品达

还有不到两周,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就要举行了,一些州的提前投票也已经开始。随着选战进入尾声,大选的形势也逐渐明朗起来:拜登极有可能当选总统,民主党在国会选举中也占据着巨大优势。

不过,新冠疫情之下,今年的选战也显得格外特别。更多选民会为了降低传染风险而选择邮寄选票、提前投票等方式,计票的时间可能会拉长。再加上特朗普在发言中屡次试图破坏选举合法性,使得今年大选前夕的选情前所未有:比起大选结果本身,大选后会发生什么,更具有不确定性。

民调和模型均显示民主党占优

2016年大选中,希拉里民调占尽优势却最终输掉大选的经历,让不少人对于民调和选举模型的价值产生了严重怀疑。今年的民调中,拜登也是长期稳定地领先特朗普,于是,很多人也以坚决不信的态度来对待这些民调。但是,通过对民调数据的观察,我们有理由相信,今年与2016年不同。

今年,拜登在大选民调中对特朗普的领先优势更巨大、更稳定。2018年中期选举时,女性选民和郊区选民倒向民主党,帮助民主党夺回了众议院。今年大选中,民主党在2018年优势的基础上又有所积累,再加上新冠疫情后,部分老年人也倒向拜登,使民主党获得了更大优势。

3月,新冠疫情在美国暴发后,拜登在民调中就一直维持着平均5%左右的领先优势。5月底6月初,美国明尼苏达州发生了弗洛伊德死亡案,使得警察对黑人的暴力执法问题再次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特朗普与共和党人本来希望像1968年的尼克松一样打出“法律与秩序”牌,希望游行示威带来的混乱能对自己有利。但是,事与愿违,拜登在民调中的支持率上升到了50%以上,而且平均领先优势也进一步扩大了,达到7%8%。到了9月末10月初,特朗普在第一次总统辩论中胡搅蛮缠,随后又确诊了新冠,拜登在全国民调中的优势更是扩大到了10%以上。

摇摆州的情况对特朗普来说,同样不容乐观。2016年,特朗普赢下了威斯康辛州、密歇根州、俄亥俄州等中西部摇摆州,这被认为是特朗普获胜的重要原因。而今年,《纽约时报》于10月进行的民调显示,拜登在威斯康辛州领先特朗普8%,而在密歇根州领先10%,在俄亥俄州基本打了个平手。

值得注意的是,在1996年以来一向投票给共和党候选人的亚利桑那州,拜登也已经领先了8%,可见,亚利桑那州“翻蓝”之说绝非空穴来风。相比之下,2016年,希拉里在全国民调中的平均支持率从未超过50%,领先优势也小得多,摇摆州的民调差距也没有今年这么大。也就是说,即使民调的预测跟2016年一样离谱,拜登依旧能保留相当大的优势。

这一优势也体现在了目前主流的选举预测模型中。《经济学人》杂志今年的选举预测模型显示,拜登有92%的可能赢下总统大选,而特朗普只有7%。在众议院选举中,民主党站在2018年中期选举胜利的基础上,有高达99%的把握在众议院中赢得多数席位。参议院选举虽然近几次都不利于民主党,但是,今年的大势所趋,仍使得民主党有75%的可能赢得参议院多数。著名选举预测网站FiveThirtyEight也给出了与《经济学人》杂志相近的预测结果。可以看出,民主党在本次大选中的优势已成为主流共识。

疫情之下和平选举存隐忧

3月,HBO推出了一部根据著名作家菲利普·罗斯的同名小说改编的架空历史剧《反美阴谋》。在该剧的世界里,1940年大选中纳粹同情者查尔斯·林德伯格击败了罗斯福。林德伯格治下的美国也成为了纳粹同情者,主角犹太人一家生活在日渐增长的敌意和暴力恐吓之中。最后一集的末尾展示了下次大选中政府官员在秘密焚烧罗斯福支持者的选票,而与此同时,主角一家在收音机前满怀希望地收听着选举结果。

下半年发生的一系列事件,使该剧的观众感到脊背发凉。我们知道,特朗普这些年来的惊人发言中,有很大一部分意在破坏选举的合法性。早在2016年大选前夕,他就曾在一次竞选集会上语出惊人:“我会完全接受本次选举的结果……如果我赢了的话。”新冠疫情暴发以来,特朗普更加频繁地质疑今年大选的真实性和合法性,使得今年大选后的形势可能面临混乱和变数。

首先是拒不承诺接受选举结果。923日,特朗普在白宫记者会上再次被问及如果输掉大选是否会承诺进行和平的权力交接。特朗普在回答中拒绝承诺和平的权力交接,只是说了“让我们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我们知道,民主制度下的和平权力交接根本上取决于输家及其支持者对选举结果的接受。如果特朗普在输掉大选后拒绝下台,美国将会面临非常棘手的情况,也很可能导致特朗普的支持者和反对者在街头发生冲突和暴乱。

此外,特朗普还不断地对邮寄选票的真实性和合法性进行毫无根据地攻击。几个月来,他在推特上、记者会上、竞选集会上不下数十次地攻击邮寄选票,声称邮寄选票是选举诈骗的温床,“他们会搞数以百万计的假选票”。

然而,他对邮寄选票的攻击是没有依据的。近几年来,美国已有5个州几乎完全采用邮寄选票的方式来进行选举,其中还包括共和党的基本盘之一犹他州。经验表明,选票欺诈事件是极其罕见的。而且,特朗普本人在2018年的中期选举和2020年的初选中也是通过邮寄选票的方式来投票的,更加令人怀疑他攻击邮寄选票的动机。考虑到民主党人比共和党人更认真地对待新冠疫情,因而也更倾向于选择邮寄投票,特朗普和共和党人攻击邮寄选票也有着党派利益的考量。

选举来临之际,特朗普还或明示或暗示支持国内的极端组织,令人担心选举后出现暴力事件的可能。在930日的第一次总统辩论上,当被问及是否会谴责“骄傲男孩”等极右翼法西斯组织时,特朗普拒绝明确谴责,反而表示这些组织应该“退后一步,随时待命”。虽然他事后发言谴责了极端组织,试图挽回局面,但他这样反复无常也已不是第一次了,辩论场上的原话造成的后果已然产生。

所有这些事件,都引向一个令人忧虑的可能性:选举日当天,统计现场投票后特朗普暂时占优,但随着民主党人占多数的邮寄选票的清点,拜登后来者居上,最终赢得大选。那么,如果特朗普在选举日当天就自行宣布胜选,不承认邮寄选票结果的话,场面会非常难看,全国各地可能也会发生暴乱。

另外,关于选举结果的争议很有可能最终以法律案件的形式起诉到最高法院。2000年,最高法院就曾在“布什诉戈尔案”中以5-4判决停止佛罗里达州的重新计票,事实上将总统宝座判给了小布什。5名保守派大法官全部支持了该判决。此事当时就被认为严重影响了最高法院的声誉和威望。

而今天,最高法院的形象与2000年相比也是每况愈下。特朗普上任以来,戈瑟奇、卡瓦诺两名法官的提名,在参议院引发了非常丑陋的争夺。而今金斯伯格法官去世,参议院的共和党人又要抢在大选前,就将特朗普提名的巴雷特法官正式任命。这又使得最高法院关于选举问题的判决结果可能失去公信力。

总的来说,2020年大选的形势从选情本身来看还是比较明朗的,民主党占据着明显优势。但是,人们更加关心的可能是这次大选所伴随的争议和混乱甚至暴力,以及对美国政治制度造成的伤害。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