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海外动态

巴林和以色列建交,中东和平更近还是更远了?

2020-09-17 08:29: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美国、阿联酋,以色列,巴林国旗。 半岛电视台


所谓和平协议的签订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其初衷并非是和平,而是反伊朗阵营成员的会合


舒梦

911日,以色列与巴林宣布两国已同意建立全面外交关系。这意味着继阿联酋之后,巴林成为第二个与以色列建交的海湾阿拉伯国家和第4个阿拉伯国家。

1948年以色列建国以来,其在整个中东地区一直处于相对孤立的状态,并遭到地区国家的联合抵制。在过去的几十年之中,阿拉伯国家之中只有埃及与约旦两国与以色列建立了外交关系。

而自上个月以来,以色列的地区环境出现了明显改善。813日,阿联酋在海湾国家中率先与以色列签订了和平协议,一个月后,巴林紧随其后,这一变动被部分媒体解读为打开中东和平的大门。而巴林、阿联酋两国与以色列建交真的可以推动中东和平吗?要回答这一问题,不如从以下三个方面进行考量。

和平协议的驱动力是和平吗

阿拉伯世界与以色列之间的矛盾已经持续了多年。自1947年联合国通过巴以分治协议后,阿拉伯世界与以色列爆发了多次大规模冲突与战争。长期的冲突使阿、以双方均损失惨重。五次中东战争后,阿以双方在美国、挪威等国的斡旋之下开始寻求和平的解决路径。在以色列鸽派总理执政期间,以色列曾表现出与阿拉伯人和平共处的意愿,阿拉伯国家也陆续在事实上认可了以色列的地区存在。在这种情况下,阿以和平得以大力推进。

以色列右翼政府上台后,阿以关系再度紧张。以色列右翼政党对阿拉伯国家的立场相对强硬,对巴勒斯坦的吞并计划持续推行。巴勒斯坦地区长期陷入冲突与小规模战争持续不断的境况之中。

随着美国特朗普总统上台后大力推进新中东和平计划,巴勒斯坦地区局势进一步紧张,阿拉伯国家也多次对以色列的扩张行为进行谴责。在这种情况下,阿联酋与巴林的对以和平协议对以色列的吞并计划轻描淡写,其驱动力显然不是为了实现地区和平。

事实上,阿联酋与巴林的对以和平协议能够达成,主要驱动力有两点:其一是阿联酋与巴林自身现实利益的考量,其二就是美国方面巨大的推动作用。

特朗普总统上任以来,一直以推动中东和解的和平使者自居。但无论是迁移驻以色列大使馆至耶路撒冷,还是其大肆宣扬的“世纪协议”,都进一步刺激了地区的紧张局势,不仅没有缓和地区局势,甚至起到了火上浇油的反作用。

在此时,美国推动阿拉伯世界与以色列达成和解,主要出于两点考量:一是通过在中东地区打造反伊联盟进一步加强对伊朗的极限施压;二是通过宣扬其外交成果来转移民众对疫情的注意力,以求在国内大选中获取更多优势。

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巴林还是阿联酋,其对以建交的驱动力都与和平无关。

和平协议的诉求是和平吗

和平协议虽然名为“和平”,但并非所有和平协议都为和平而生。目前,除叙利亚、巴勒斯坦外,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的领土争端并不严重,和平的主要障碍就在于叙利亚—以色列冲突与巴勒斯坦问题。尤其是巴勒斯坦问题,它是阿以矛盾出现的原因,也是阿以和平的最大阻碍。阿拉伯世界曾同气连枝共同应对以色列的扩张,并爆发多次以巴勒斯坦问题为核心问题的阿以大规模战争。

但随着中东局势的变化,阿拉伯国家对巴勒斯坦问题的关注度逐渐降低。一方面,地区局势持续动荡,局部战争频繁出现。新的热点问题不断涌现,巴勒斯坦问题逐渐边缘化。另一方面,“阿拉伯之春”浪潮对阿拉伯国家政权的稳定性形成了重要威胁,阿拉伯国家自顾不暇,巴勒斯坦问题对阿拉伯国家对外关系决策的影响越来越无足轻重。

因此,尽管巴林与阿联酋对以建交都声称致力于中东和平,却对阻碍阿以和平的最重要问题一带而过。

近年来,随着伊朗地区影响力的增强,伊朗问题已替代巴以问题成为地区的核心矛盾。在伊朗问题不断凸显的情况下,阿拉伯世界与以色列之间的矛盾逐渐弱化,共同遏制伊朗成为部分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双方共同的诉求。

因此,所谓和平协议的签订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其初衷并非是和平,而是反伊朗阵营成员的会合。

和平协议会给中东地区带来和平吗

继阿联酋与巴林之后,美国还将推动其他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建交来让自己的外交成果在大选之中更加亮眼,和平协议的示范效应可能还将在一定程度上发展。但对于地区局势来说,两份驱动力与诉求都与和平无关的和平协议,是否真的能给中东地区带来和平,还很难说。

一方面,巴勒斯坦问题进一步边缘化,在短期内解决无望。在美国明显偏袒以色列、阿拉伯盟友靠不住的情况下,巴勒斯坦方面能进行的抗争非常有限。除了巴解组织方面威胁撤回大使、加沙方面示威或发射几颗火箭弹外,巴勒斯坦没有其他方法来改善其不断被弱化和边缘化的谈判地位。以色列右翼势力的吞并计划在短暂停歇后还将长期持续,而巴勒斯坦对此无能为力。在这种情况下,部分巴勒斯坦极端组织与成员可能会以极端手段进行抗争,对地区安全形成更大隐患。

另一方面,中东的内部分裂趋势将不断增强。在国内层面,无论是阿联酋还是巴林,在对以建交问题上,其国内都存在大量来自宗教人士与保守势力的反对声音。

在阿拉伯世界层面,各国对阿联酋与巴林对以建交反应不一,内部分化更加严重。在地区层面,中东版“冷战”格局逐渐形成,地区内伊朗阵营与反伊朗阵营之间的对峙趋势日益加剧。

从这个角度来看,阿联酋与巴林对以建交不仅没有打开中东和平的大门,反而容易引发更多的冲突与动荡。

(作者系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