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海外动态

日韩关系迎来“命运之月”

2020-08-13 08:05: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安倍晋三和文在寅。 视觉中国

 

今年8月,低迷的日韩关系将迎来诸多挑战,日本媒体将本月称为日韩的“命运之月”

 

陈洋

据《朝日新闻》87日报道,日本制铁公司因不满韩国最高法院此前下达的扣押其在韩资产的名令,于当天向韩国大邱地方法院浦项分院正式提起上诉。稍早前,韩国最高法院向日本制铁公司下达扣押其在韩资产的名令,并于当地时间840时完成公告送达,正式生效。

对于韩国最高法院的审判,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此前曾表示:“如果韩方要推进变现,将会不可避免使问题严重化,强烈要求韩方能尽管解决这一问题。”

自去年7月,日本政府宣布对韩国采取出口管制至今,两国关系一直低迷,而且随着日韩两国各自国内政治形势的变化,日韩关系的改善似乎更加困难,特别是两国正迎来决定双边关系未来走向的“命运之月”。

纷争一年,矛盾加剧

201971日,日本以“围绕与韩国相关的出口管理发现不妥事例”等为由,限制对韩国出口用于制造电视机、智能手机的3种半导体原材料。此后,日本政府又将韩国剔除出口优惠待遇的“白名单国家”。作为报复,韩国政府也宣布对日本进行经济制裁。然而,经历了一年的“相互伤害”后,不论是日本,还是韩国,都付出了代价。

以汽车领域为例,日本本田公司628日公布的审计报告书显示,其韩国分公司20194月至20204月的营业利润为19.8亿韩元,比此前同期减少了九成。日产汽车公司的境况更加低迷,由于销量骤减,该公司已决定在今年年底正式撤出韩国市场。

在去年韩国民众“抵制日本”运动期间,无意中成为最主要抵制对象的日本服装品牌优衣库,已在韩国本土关停了15家门店,在此之前,优衣库一度非常受到韩国消费者的青睐。

此外,韩国民众曾非常喜爱的日本进口啤酒朝日啤酒的销量,自去年以来一落千丈,如今在韩国的便利店每周能出售1瓶就很难得了。韩国关税厅发布的数据显示,上半年以来,日本啤酒进口额连续5个月降幅超过85%,而在疫情之前,韩国是日本啤酒出口的第一大海外市场。

尽管从表面上看,很多日本品牌的销量在韩国受损,但诸如汽车制造、服装贩卖等都会带动相关产业链,所以,韩国经济自身也为之付出一定的代价。

值得注意的是,日韩之间的纷争除了集中在经贸领域外,也已开始延伸至其他领域。据《产经新闻》630日报道,就美国总统特朗普邀请韩国参加G7峰会,成为新的成员国一事,日本方面已向美国发出通知表明不希望韩国参加,而韩国总统府官员则谴责“日本的无耻,一直是世界最高水平”。

此外,韩国某植物园内摆放的“安倍谢罪铜像”,经日韩媒体的报道后,在两国之间也引起了不小的争议。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在728日的记者会上就表示:“这种事情在国际礼仪上是不能被允许的。假如报道属实,将对日韩关系产生决定性影响。”在日本的社交网络中,也不乏有网友叫嚣:“与韩国断交!”“惩罚韩国”等。这其实反映出,在经贸摩擦还未得到妥善解决的背景下,日本与韩国之间的矛盾又延伸到政治外交领域,且暂时看不到任何调和的苗头。

纷争为何难以协调

1965年日韩邦交正常化至今,日韩关系起起落落,并非一帆风顺。然而,此次日韩纷争之所以难以调和,不仅在于作为日韩共同盟友的美国未能积极进行协调,更在于日韩两国政局的变化,使得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与韩国总统文在寅都难以轻易向对方“服软”。

回顾战后至今的日韩关系,美国始终扮演了一个特殊且重要的角色。1965年,正是在美国的积极调节之下,日本与韩国才得以快速恢复邦交正常化。尽管均为美国的盟友,但基于历史、领土等问题,使得日韩关系始终未能达到同盟国的水准,亦如CSIS韩国研究主任车维德在《结盟尽管对立》一书中所言,日韩是拥有共同盟国,但并未结盟的“准同盟关系”。

2012年年底,安倍晋三再次当选日本首相后,由于其在历史和领土问题上的荒谬言行,使得日韩关系一度低迷,最终通过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中间的斡旋才使得两国关系转暖。此后,日韩两国政府于2015年年底,迅速签署围绕慰安妇问题的“最终且不可逆”的解决协议,2016年,签署共享军事机密的《军事情报保护协定》(GSOMIA)等。

然而,对于这一次日韩纷争,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兴趣并不大,否则也就不会任由日韩关系低迷持续一年多的时间。

除了美国因素外,时下安倍晋三与文在寅所面临的政局也导致日韩关系短期内难以回暖。去年7月,当日本政府宣布对韩国进行制裁的时候,安倍内阁的支持率还维持较高水准,且安倍此后还率领自民党赢得参议院选举,更是进一步增加了对韩强硬的底气。

与此同时,去年7月以后,文在寅政权因“曹国事件”而备受打击,支持率不断下滑,并且在驻韩美军费用问题上,承受国内在野党的批评以及来自美方的压力。由此使得在应对日本制裁方面,韩国处于守势地位,无法将主要精力放在应对日本制裁。

然而,今年的情况则完全相反。先是文在寅4月率领执政党赢得国会大选,从而增强了文在寅政权采取对日强硬政策的底气,不会受到国会方面的过多掣肘。同时,为了履行竞选期间的承诺,文在寅政权也不会轻易对日本作出让步。此外,文在寅政权成功带领韩国民众取得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胜利,不仅提升了文在寅的支持率,而且也增加了韩国政府强势回应日本的自信,毕竟日本时下的疫情状况依旧较为严峻。

而安倍政权因应对疫情不利,导致民怨沸腾,内阁支持率骤降,所以,安倍政权需要通过对韩强硬来转移舆论焦点,增加民意支持。比如,对于韩国最高法院要求扣押日本制铁公司在韩资产问题上,安倍政权就表现得较为强势。

在这样的情况下,尽管日韩两国均有声音期待美国能够参与调解,但时下美国严峻的疫情形势已经让特朗普焦头烂额了,特别是随着美国总统大选的临近,预计特朗普就更没有心思插手。至于冀望日韩政府高层来推动双边关系改善,显然也不容乐观,日韩关系的低迷状态将持续。

八月是日韩关系“命运之月”

8月,低迷的日韩关系将迎来诸多挑战,而日本媒体则将本月称为日韩的“命运之月”。

先是814日,韩国将迎来慰安妇纪念日,韩国政府是否会再次要求日本道歉将成为焦点;接着是815日的日本战败日,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75周年之际,作为日本首相的安倍晋三会发表怎样的言论,是否会参拜靖国神社受到各方关注;紧接着是824日,日本与韩国《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将迎来续签的最后期限,如果韩国单方面宣布不再续签,也就意味着日韩目前为数不多的合作链条将再次被切断,两国关系将受到冲击。

此外,世界贸易组织(WTO)总干事的遴选也将在8月进入关键阶段,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通商交涉本部长俞明希是此次WTO总干事的参选人之一。尽管并没有派出参选人,但日本政府显然不希望新任WTO总干事是韩国人。因为日媒普遍担忧,一旦俞明希当选,那么围绕有关日本对韩国经济制裁的诉讼,WTO今后或将作出有利于韩国的裁决。与此同时,韩国政府也在紧密观察日本动向,毕竟日本此前曾反对潘基文担任联合国秘书长。

日本与韩国在地理上接近、文化上相近,且拥有基本相同的政治经济体制、生活水准以及社会价值观,本应关系紧密,但近年来反而摩擦不断,这令笔者想起了著名心理学家弗洛伊德所谓的“微小差异的自恋“(为了确证自我,两者实际差异越小,则在他们的想象中就会显得越大,通过寻找彼此差异的方式,以自恋式的解读夸大差别,以打击他人来证明自己的独特)。

实际上,日韩之间的差异本身可能没有多大价值,但有些政客通过操纵这种微小的差异来获得源源不断的政治红利,在这个过程中,微小的差异就会被转换成对立情绪甚至仇恨,而本次日韩纷争导致两国关系陷入建交以来的最坏局面,其原因就在于此。日韩两国就历史等问题达成和解并非一蹴而就,但警惕某些政客操弄彼此间“微小的差异”则是必须的课题。

诚然,日韩关系在短期内难以改善,但这个8月对日本和韩国而言较为重要,它将决定两国关系是更进一步恶化,还是止步于当下的低迷。

(作者系媒体人、察哈尔学会研究员)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