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海外动态

博尔顿新书中“傻瓜”VS特朗普口中的“白痴”

2020-06-25 07:50: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博尔顿。 新华社

 

不妨将《事发之室:白宫回忆录》当作一本“白宫题材小说”来阅读,或许更加开卷有益

 

陶短房

当地时间620日,美国联邦法官驳回了白宫、美国司法部和总统特朗普团队较早时的起诉,裁定曾担任美国国家安全顾问17个月的博尔顿新书《事发之室:白宫回忆录》仍可出版(推迟3天,于当地时间626日上架)。

然而,其实无须等到这一天,拜出版商和博尔顿的预热,以及特朗普一方的愤怒反击所赐,这本书里值得一看的“猛料”,想看的人也都已经知道了个八九不离十。

围绕新书出版的隔空交战

去年年底,博尔顿拒绝在众议院民主党人弹劾特朗普的听证会上作证时,白宫事务媒体记者康拉迪斯就在《国会山庄报》上预测,“博尔顿觉得弹劾横竖不能成事,还不如留下‘猛料’出书挣钱”。其时,博尔顿还曾高调“驳斥”,但半年后,这本书就迫不及待地出来了。

今年2月,有消息称,大出版商西蒙舒斯特以高达200万美元的预付定金,“锁定”了当时甚至连样章都不能提交的博尔顿回忆录;6月上旬,出版社开始为出版这本当时还未透露名字的新书预热;616日,美国多家知名媒体表示,它们已获得样书,并于翌日纷纷根据出版社授权披露新书内容,而新书的出版日期,则被定于623日。

特朗普对博尔顿回忆录的反应宛如天崩地裂:预热之初,特朗普团队开始召集人马,斥责博尔顿“泄密”“人品有问题”“智商宛如白痴”,616日,各媒体预告“第二天摘登”后不久,由司法部领衔、长达27页的起诉书就送到了联邦法官手中;617日,在看到摘登节录后,白宫发言人麦肯尼表示,博尔顿的新书“充斥美国政府高度机密”,是“不可原谅和不能接受”的。

然而,博尔顿团队似乎等的就是特朗普“跳起来”:自17日起,博尔顿顶着他那两撇奇特的白色倒八字胡,频频出现在多家媒体网站的热门栏目上。

特朗普团队的反应可想而知:623日,特朗普本人愤怒地在推特上破口大骂,称其昔日重臣博尔顿是“洗碗的”“低幼儿”,“应该送进大狱并没收金钱”,理由是他“利用所获得的机密到处兜售并非法牟取暴利”;几小时后,他又在福克斯新闻基尔梅德的节目里,用稍稍“文明”一点的语言,复述了几乎同样的一段话。

剔除各种主观发泄,特朗普至少说对了一点——“暴利”。联邦法官裁定博尔顿新书可以上架的关键理由,是这本书“已预售出20万册以上,如果下架对出版社和读者都不公平”——而这个20万册还只是截至619日的数据。

如今,《事发之室:白宫回忆录》高居亚马逊非小说类畅销书排行榜第一名,照这么翻来覆去地“爆炒”,未来销路不问可知。

昔日“好伙伴”的“相爱相杀”

出生于1948年、绰号“斗鹰”的博尔顿有许多和特朗普类似甚至“雷同”的特质:极端保守、顽固,政治圈内糟糕透顶的人缘,自视甚高,酷爱“退群”和罔顾规则——以及都在越战期间逃避过兵役。

他早在24岁就进入白宫,成为时任美国副总统阿格纽的实习生。此后,在漫长的政治生涯中,他曾先后为尼克松、里根、两位布什等几乎所有共和党籍总统服务过,担任过司法部助理总检察长、国务院国际组织事务部副部长、国际开发署计划和政策副协调员、国际开发署总顾问、主管军控与国际安全的副国务卿、美国驻联合国大使等要职,离开政府后则进入保守派核心智库——美国企业公共政策研究所(AEI)任高级研究员。当然,他也是福克斯这个著名保守派媒体的常客。

博尔顿从来就不是一个众望所归的政府高级成员。因为他执拗地认为“解决巴以问题的办法就是让加沙和约旦河西岸的一部分回归埃及、约旦,其他部分都让以色列吞并”。在小布什执政时,他被英国政府私下要求“别让他掺和任何中东秘密外交”。他被认为是误导小布什及其国务卿鲍威尔相信“萨达姆仍在发展和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关键人物。他还被认为在拉美无中生有,搬弄是非,为美国进行军事干预制造口实。他也曾因为身为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却带头拆联合国安理会的台,被前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公开斥责为“我所见过最愚蠢的美国外交官”。

623日,特朗普在推特和采访中言简意赅地概括了博尔顿在他心目中的特质——“白痴”。

然而,为何明知道是“白痴”,也要用这个人?

许多观察家指出,另类、自负、固执和极端保守的特朗普,在国际外交和安全领域被许多公认的圈内高手所不屑为伍,博尔顿之前连续两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和麦克马斯特“画风”迥异,却都不能长久,关键就在于他们往往很快就在重大问题上与总统发生重大分歧和激烈冲突。

与之相比,博尔顿宛如“特朗普的影子”,甚至“比特朗普还像特朗普”:特朗普要“美国第一”,博尔顿也一样;特朗普亲以,博尔顿在这方面走得更远;博尔顿反对条约、多边协定和任何在他看来“会束缚美国手脚”的东西,特朗普同样是“退群狂人”;博尔顿反对伊朗核协定、反对和古巴改善关系……这些也正是特朗普的意思。

在美国当今政坛,要找一个任何层面上和特朗普合拍的政客不难,但如此多重要层面都“心心相印”的“好伙伴”却着实不易。

更何况,一个比特朗普更“像特朗普”的人冲锋在前,还会给“真特朗普”一点腾挪缓冲的余地。2019910日,在美伊冲突上“过火”并遭到广泛指责的特朗普,就果真让博尔顿“背锅走人”,并酿成了今天“相爱相杀”的一幕。

新书中的“那个傻瓜”

一些书评家曾指出,与白宫有关的书通常分为两种:退休总统写的、其他人写的。前者基本上都是“表扬与自我表扬相结合”的路数,而后者除少数例外,基本上都走“独家爆料、特大秘闻,我的总统是傻瓜”的套路。博尔顿当然属于后者。

在博尔顿笔下,特朗普“为谋求连任不惜讨好世界各国当政的独裁者”;他“罔顾美国价值观”,为寻求连任不惜动用国家资源、干涉国家重大对外政策走向。比如,为打击竞选对手拜登,不惜截流美国对乌克兰的援助,迫使后者调查拜登的儿子;为要挟日本增加军费威胁从日撤军,称朝鲜发射导弹是“敲韩国一笔的好机会”,并且为了50亿美元驻军费威胁从韩国撤军,甚至拒绝和韩国总统文在寅同行,称“最早主张举行金特会的不是金正恩,而是韩国国安首长郑义溶”……

除了这些“大是大非问题”,博尔顿还不忘在书中增添一些足以吸引更多眼球的“佐料”:在2018年与英国首相特雷莎·梅会晤时,当着英国官员的面暴露自己居然不知道英国是核国家;同年716日,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举行峰会之际,居然误将东道主芬兰当成“俄罗斯的一部分”;私下认为“入侵委内瑞拉很酷,且南美本就该是美国的一部分”;说“盟友和手下人都常常嘲笑他”,并列举了前白宫幕僚长凯利和现任国务卿蓬佩奥等等。

在密集接受媒体采访时,博尔顿大声疾呼:“不要用弹劾,用选票把特朗普轰下去”——对了,书中他还暗示,特朗普非常羡慕那些可以连任更多届的外国领导人,对自己只能连选连任一届总统啧有烦言。

姑妄言之,姑妄听之

正如许多美国和国际间书评者乃至政治评论员所言,对博尔顿书中所言,只能是“姑妄言之,姑妄听之”。

首先,如前所述,被逐出白宫的前官员、幕僚笔下,白宫和总统通常都是这副混乱、糟糕、弱智乃至滑稽的样子,因为只有这样写,这类“白宫书”才有望被炒热——但这并不足以让人相信,他笔下有关特朗普和白宫的一切,都是客观事实。

其次,博尔顿在政坛和著述圈都不是个口碑良好的人,他在萨达姆“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古巴和委内瑞拉问题,以及其他一些重要问题上的“不诚实”,早已不是什么秘密。既然如此,又如何能相信这本书里他就可以“实话实说”,不掺杂半点私货?

第三,博尔顿人缘极差,在同僚中几乎找不到盟友,这也会多少削弱其书中内容的公信力。

第四,博尔顿在保守、顽固、单边主义等方面,较他所抨击的特朗普有过之而无不及。人们既难相信“如果听了博尔顿的话,特朗普就能做得更好”,也很难分清在那些搞砸了的事情中,究竟有哪些是特朗普不听博尔顿良言相劝一意孤行所致,又有哪些是博尔顿和特朗普联手弄糟、甚至博尔顿“先斩后奏”所致。

或许如《每日邮报》623日一篇文章中的建议,“不妨将《事发之室:白宫回忆录》当作一本‘白宫题材小说’来阅读”,会更加“开卷有益”——尽管前白宫新闻秘书桑德斯认为,“即便只是部小说,也未免太离谱了”。

博尔顿显然将此次出书和炒作,更多视作一笔有利可图的生意,而非“大是大非的政争”:他早早委托一家名为“标枪”的公司,全权代理与此次出书有关的各项公关事宜。这家公司的代理人乌尔巴恩在短短几天的时间里,已经和特朗普一方斗志最旺盛的桑德斯,在网络和传媒上大战三百回合。

博尔顿本人也在悄悄给自己“补锅”,以免弄巧成拙:621日,《每日电讯报》等媒体报道称,他表示“会投票给拜登”,但短短一天后,似乎意识到这样和自己一贯“人设”反差太大,他又公开澄清“我没说过这话”。

诚如康拉迪斯等人所指出的,目前,美国社会也好,总统大选、美国朝野两党,还有特朗普及其对手也罢,都正面对一系列更为棘手、更为关键的问题,包括新冠疫情、经济和就业矛盾、弗洛伊德事件等,甚至一度被视作特朗普大选成败“胜负手”的美墨边界墙、非法移民等昔日热点,如今也早已边缘化,不再为选民普遍关注。

特朗普和“比特朗普还像特朗普”的博尔顿,他们间“保守”与“更保守”的争吵,或许能帮博尔顿及其新书出版商大卖,却难以在本就波涛汹涌的年内大选棋局里,掀起更多的惊涛骇浪,或给早已麻烦缠身的特朗普,增添多少实质性的新麻烦。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