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互联网事

短视频行业侵权现象突出,原因何在?

2020-12-14 10:22:00 来源:

法治周末记者 孙政华

随着网络直播打赏、直播带货等模式带来的流量,狂飙突进的网络短视频市场赢得了巨大红利,而在其强劲发展的背后,“侵权”问题也日渐凸显。

11月30日,12426版权监测中心(前身是中国版权协会版权监测中心)发布了《2020中国网络短视频版权监测报告》。

报告谈到了短视频行业侵权现象突出、相关制约机制不健全的发展现状。

 因为其“短”  版权常常被忽略

或许正是因为它的“短”,短视频的“制造者”往往版权意识淡薄,甚至在短视频野蛮生长的初期流行这样的一句话:“我们不生产内容,我们只作内容的‘搬运工’”。有的“搬运工”甚至“搬运”成了网红。

主持此次监测的首都版权协会副秘书长吴冠勇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说。“短视频,即短片视频,是区别于传统长视频(影视剧、综艺等)的内容载体,按照时长及内容来源分为两类:一、60秒以下的小视频(竖屏为主,剧情、美妆等);二、20分钟以下的短视频(横屏为主,包括三农、美食等原创短视频及影视剧、综艺和体育等二次创作短视频)。同时,热门影视剧、综艺节目、体育赛事也是短视频侵权的热点。”

2019年1月至2020年10月,12426版权监测中心对10万多名原创短视频作者、国家版权局预警名单及重点影视综等作品的片段短视频进行监测,覆盖作品量超过1000万件,累计监测到3009.52万条疑似侵权短视频。

“虽然时长短,但内容涉及背景音乐、视频素材及字幕等多个领域,侵权盗版频发、版权问题突出,表现在未经授权进行搬运、二次剪辑创作,主播在直播间未经授权播放、翻唱音乐作品等版权风险。”吴冠勇说,当前,各大平台的版权审核过滤、为原创作者提供的保护机制参差不齐,加上相关行业标准缺失,是目前短视频盗版数量大的主要原因。

“有的用户法律意识不强,将他人享有著作权的视频、或者从中截取片段以自己的名义去发布。”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对法治周末记者强调,“也有可能他本身知道这种做法是侵权的,但为了追求经济利益,追求用户、追求粉丝数、追求点击量以及广告收入,仍然去从事这种行为,因此引发版权侵权的问题。”

另有一些短视频平台,特别是在发展的初期,为了丰富视频数量、视频资源,从其他的平台上去扒取一些短视频,然后以用户的名义发布,这种情况也是一种侵权行为。

还有一些短视频平台,本身的这个法律意识不强,对于用户所发布的侵权视频没有尽到合理的注意义务,甚至还将侵权视频进行推荐置顶,从中获得直接经济利益。“这就要承担帮助侵权的责任。”赵占领说。

自短视频平台崛起  版权问题就一直存在

事实上,自一些短视频平台崛起,版权问题就一直存在。互联网在中国发展20多年,从文字、图片到视频,内容形式不断更新迭代。随着网络基础设施逐渐升级完善与网民兴趣的转移,短视频也正在成为新的现象级产品。

 此前被网友称为“斗鱼一姐”的冯提莫的“1分钟也侵权”事件引起了网友高度关注。

2018年2月14日,网络主播冯提莫在斗鱼公司经营的斗鱼直播平台进行在线直播,其间播放了歌曲《恋人心》,时长约1分10秒(歌曲全部时长为3分28秒)。

直播结束后,此次直播视频被其制作并保存在斗鱼直播平台上,观众可以通过登录斗鱼直播平台随时随地进行播放观看和分享。随后,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以斗鱼公司侵害其对词曲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为由,将斗鱼公司诉至北京互联网法院。北京互联网法院一审判决斗鱼公司赔偿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经济损失2000元及因诉讼支出的合理费用3200元。

2019年,因将2分钟的短视频擅自用于广告,知名自媒体“一条”被判赔偿50万元。被称为“短视频赔偿第一案”。

事实上,截图制作电视剧图片集在网上屡见不鲜。那么这种’图解“方式是否属于侵权行为?很多人没有意识到其中潜在的版权风险。

2020年5月11日全国首例图解电影侵权案终审宣判。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对电视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版权纠纷案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一审判决。判决书认为,深圳市蜀黍科技有限公司运营的“图解电影”软件未经授权截取《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第一集中的382幅画面,系涉案剧集中具有独创性表达的内容,构成提供作品的行为,且通过网络在线方式,使公众可以在个人选定时间和地点获得涉案图片集,侵犯作品版权方优酷公司的信息网络传播权,赔偿其经济损失3万元。

“图解电影”为一款在线图文电影解说软件,可以将电影、影视剧制作成图片集,实现“十分钟品味一部好电影”。此前,优酷公司认为该软件未经许可提供了《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连续图集,基本涵盖了剧集的主要画面和全部情节,侵犯其信息网络传播权,因此诉至法院,该案系全国首例涉及将影视作品制作成图片集方式侵权的案件。

而最为常见的短视频侵权也绕不开网络直播电商。

2020年3月24日,squarecircle品牌官微发文称薇娅店铺中的一款针织开衫毛衣在款式、设计上与自有品牌完全一致,并由薇娅通过直播进行销售。

3月25日,薇娅所在的谦寻(杭州)文化传媒有限公司通过官微发布声明,称采取了立即下架产品、联系供应商进行核查、联系品牌方期望购买版权等举措,侵权起因系供应商产品抄袭;squarecircle品牌官微于同日发文,对薇娅团队的应对及补救举措、选品问题等提出质疑。

此后,薇娅在其个人微博向品牌方和设计师表达了歉意,表示已下架产品并停止发货,对已购买的粉丝采取进一步补救措施;品牌方回应对薇娅团队的态度表示肯定,表达了自身的诉求...

薇娅可谓直播带货领域名副其实的“大咖”,其名下的“薇娅viya”淘宝店铺截至2020年4月,已拥有高达1900余万的粉丝数,且根据中消协于2020年3月31日发布的《直播电商购物消费者满意度在线调查报告》显示:淘宝直播平台在现有平台中拥有最高的市场占有率,使用淘宝直播的消费者占比68.5%,经常使用淘宝直播的消费者占比46.3%。

也就是说,薇娅团队的一次侵权行为就可能带来相当程度的市场影响,若没有及时采取有效措施,对权利人所造成的损失也是无法估量的……

短视频侵权风险高 市场失范问题突出

吴冠勇对法治周末记者强调,监测到的短视频疑似侵权链接的作品中,涉及2019年1月至2020年10月国家版权局发布的各批次预警名单作品94部,共监测到短视频侵权链接50.77万条,短视频侵权量最大的,包括热门电视剧、综艺节目、院线电影。

“其中《琉璃》、《东宫》、《大明风华》三部电视剧被短视频侵权量皆超过5万条。”他说,“院线电影春节版院线电影被侵权较多,《疯狂的外星人》、《囧妈》、《误杀》三部影片短视频被侵权皆超过4000条。”

至于热播和经典电视剧,口碑较高的经典反腐剧《人民的名义》短视频侵权量达到26.93万条,经典古装电视剧《甄嬛传》达到26.11万条,经典抗战剧《亮剑》达到17.67万条。

另外综艺节目《欢乐喜剧人》侵权量最大,《王牌对王牌第五季》短视频侵权量超过16万条。

“这种案例太多了,特别多,我自己就办理过好多起了。”赵占领对法治周末记者说,短视频平台往往负有“关键性义务”。

“平台确实能够证明侵权视频是由用户上传,而不是平台以用户的马甲、以用户的名义上传的,需要提供用户的身份信息。视频平台对于用户所上传的侵权视频不存在明知或者应知的情形,比如说没有这种推荐编辑修改置顶等行为。则平台对此事不承担这个帮助侵权责任,适用‘避风港规则’。”

同时短视频平台对于用户所发布的视频要加强管理,“但这种管理并不是说事前进行人工审核,这也很难做到,通常是需要完善技术过滤措施,比如说违法信息,或者是包括一些知名作品,包括一些影视剧热播影视剧,然后通过技术手段来过滤这样的视频。”

平台也应及时对于被投诉的用户进行处理,对于侵权情节比较严重的用户,依据平台的用户协议进行相应的处罚。

短视频版权问题的规制尚在构建

浙江垦丁律师事务所主任张延来对法治周末记者说,网络短视频属于一个较新的领域,法律规范对这一领域的规制尚在构建之中。

“被诉游戏的下载数量、充值流水、玩家人数等等将成为确定侵权损害赔偿数额的相关因素。”张延来谈到短视频游戏侵权时提到,2020年4月13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布《关于网络游戏知识产权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审判指引(试行)》,那其中规定了网络直播游戏侵权案件的考虑因素,包括直播规模及获利、直播持续时间、被直播游戏的类型和知名度,以及相同类型、相近直播游戏的其他在线游戏直播授权许可费用等。

2020年4月21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了《关于侵害知识产权及不正当竞争案件确定损害赔偿问题的指导意见及法定赔偿的裁判标准》,“短视频”被纳入保护范围,包括短视频类作品、网络主播播放、演唱未经许可音乐作品、以及影视剧、综艺节目、体育赛事节目视频、连续的游戏画面等片段,根据具体情况给出了基本赔偿标准和酌加标准。

2020年11月1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三次会议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决定》,自2021年6月1日起施行。

尽管2020年11月11日通过的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中有针对网络短视频所做的调整,如有独创性的短视频将作为“视听作品”被保护;明确网络直播中使用音乐应向音乐制作人支付报酬等。张延来说,但是许多问题没有解决,平台、行业协会也暂时未形成统一的措施予以管控。

“将他人书籍录制为视频,上传至其所运营的教育类APP供用户使用,不属于转换性使用,进而不构成合理使用。”张延来强调,北京微播视界科技有限公司与百度在线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案表明,短视频上加载的软件平台和用户ID水印具有的是表明身份属性的功能,并不是著作权法意义上防止他人侵权的技术措施。

“最新案例是脸萌公司、微播视界公司诉杭州某科技公司和杭州某影股份公司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一案。”张延来透露,这是首例涉短视频模板著作权侵权纠纷案。“短视频模板是否构成作品、属于何种作品,用户、平台对短视频模板的使用方式、使用范围都有待进一步明确。”(杭州互联网法院正在审理中)

“网络平台应积极为原创作者提供科学的确权、监测维权机制,高效的侵权投诉机制。”张延来说,监管部门、中国电影著作权协会等集体管理组织及网络平台等加快制定短视频的版权监测保护行业标准,建立短视频行业的确权、维权和交易体系,积极推动中国短视频行业的繁荣和健康发展。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22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