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互联网事

网络小贷行业有望告别野蛮生长

2020-11-19 09:37: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办法》改变了网络小贷的“监管洼地”局面,明确了网络小贷的监管体制,释放出对网络小贷行业严监管的信号,有助于规范其经营活动,也将带来行业洗牌

法治周末记者 王京仔

网络小贷行业群雄割据、良莠不齐的局面或将改变。

112日,中国银保监会、中国人民银行就《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办法》)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为期一个月。

这份监管文件共743条,明确了网络小贷业务的监管主体,对在经营过程中的风控体系、单户上限、信息披露等问题作出详细规范,并划定了跨区域经营、注册资本、联合贷款出资比例等红线,并明确了现存网络小贷公司的过渡期。

《办法》一经公布,就引起广泛关注,在业内人士看来,这释放出对网络小贷行业严监管的信号,有助于规范其经营活动,也将带来行业洗牌。

网络小贷迎来严监管

尽管不少人对于《办法》的出台时机有着诸多揣测,但实际上其酝酿已久。

“业界一直呼吁制定全国性的网络小贷监管办法,监管部门也一直在进行相关研究。”一位金融业从业人员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办法》的出台在意料之中,“有迹可循”。

2010年,阿里巴巴在浙江杭州以6亿元注册资本开设小贷公司,并向其平台上的商家放贷,从这第一家互联网小贷公司开始,此后几年,我国网络小贷行业蓬勃发展,网络小贷牌照也成为“香饽饽”。

据网贷天眼不完全统计,截至20171121日,市场上共有网络小贷牌照249张,其中完成工商注册的229张,已过公示期但尚未完成工商注册的网络小贷牌照20张。

但在高速发展的同时,伴随而来的是监管标准不一、从业良莠不齐、诱导过度消费等诟病。

“网络小贷是少数由地方金融监管部门负责牌照发放和监管事宜的金融业务,监管政策也由各地制定。”上述金融从业人员介绍,这就造成了准入门槛、监管标准不一的问题,有些地方甚至为了招商引资放松审查,带来监管套利。

20171121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向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整治办下发特急文件《关于立即暂停批设网络小额贷款公司的通知》,要求各级小贷公司监管部门即日起一律不得新批设网络(互联网)小额贷款公司,禁止小贷公司跨区域经营。

此后,网络小贷牌照的批设基本进入停滞阶段,新开展网络小贷机构,要合规开展业务就需购买存量牌照,网络小贷牌照也一度“一照难求”。据网贷之家研究中心不完全统计,截至20191111日,全国共批设了262家网络小贷公司(含已获地方金融办批复未开业的公司),其中有245家完成工商登记。

尽管自201712月起,银保监会组织各地小额贷款公司监管部门开展小额贷款公司网络小额贷款业务风险专项整治,对诱导借款人超过自身可负担能力过度举债、“以贷养贷”和“多头借贷”等方面提出整治要求,相关风险得到初步控制。但由于全国性监管政策迟迟未出台,网络小贷行业仍处于野蛮生长的状态。

《办法》则改变了网络小贷的“监管洼地”局面,明确了网络小贷的监管体制——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制定小额贷款公司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的监督管理制度和经营管理规则,督促指导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确定的金融监管部门(以下称监督管理部门)对网络小额贷款业务进行监督管理和风险处置。监督管理部门负责小额贷款公司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的审查批准、监督管理和风险处置。对极个别小额贷款公司需要跨省级行政区域开展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的,由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负责审查批准、监督管理和风险处置。

准入门槛大幅提高

在明确了监管体系后,作为全国性的监管文件,《办法》也为网络小贷平台划定了统一的准入门槛。

《办法》指出,小额贷款公司经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应当主要在注册地所属省级行政区域内开展;未经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批准,小额贷款公司不得跨省级行政区域开展网络小额贷款业务。

除就属地经营红线外,还大幅提高了从事网络小贷的小贷公司的注册资本,即要求经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的小额贷款公司的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且为一次性实缴货币资本;跨省级行政区域经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的小额贷款公司的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50亿元,且为一次性实缴货币资本。

对于联合贷款,《办法》也明确在单笔联合贷款中,经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的小额贷款公司的出资比例不得低于30%

“能符合准入门槛的小贷公司很少,如果政策落实,网络小贷行业会迎来大洗牌。”上述金融从业人员坦言,网络小贷公司注册资本以1亿元至5亿元居多,联合贷款资金也多依靠金融机构,未来“实力不够的公司将被清退,或限于当地发展”。

第三方企业信息查询平台天眼查数据显示,在业及存续的网络小贷相关企业有近600家。而据法治周末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前注册资金在10亿元以上的网络小贷企业仅有33家,注册资金在50亿元以上的企业仅余5家,分别是重庆市蚂蚁小微小额贷款有限公司、重庆度小满小额贷款有限公司、重庆苏宁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中新(黑龙江)互联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南宁市金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

这意味着,目前群雄割据的局面或将改变,只有资金、实力极为雄厚的公司才能脱颖而出,进而抢占全国市场,此前就已布局金融科技的各互联网公司将迎来变数和挑战。

这些现存的网络小贷公司,若要继续开展业务,根据《办法》第36条、第37条的规定,应当在《办法》施行之日起1年内完全达到《办法》各项规定的要求。监督管理部门则应当根据《办法》重新审批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经营资质。

而在过渡期内,这些未取得跨省级行政区域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经营资质的小额贷款公司,应当将跨省级行政区域网络小额贷款余额和贷款户数控制在存量规模之内,并有序压缩递减、逐步清零。

金融科技监管趋严

尽管网络小贷公司鱼龙混杂,但由于网络小贷业务往往需要大数据、云计算等相关技术作为支撑,所以获得全国性网络小贷牌照的以互联网企业居多。

事实上,阿里巴巴、京东、美团、百度、苏宁、滴滴等都在金融科技领域进行布局,而《办法》的出台,无疑会对他们的业务扩张带来影响。

而对于嗅觉灵敏的相关行业人士来说,已提早闻到了金融科技监管政策转变的风向。

1031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召开专题会议,明确强调,当前金融科技与金融创新快速发展,必须处理好金融发展、金融稳定和金融安全的关系。既要鼓励创新、弘扬企业家精神,也要加强监管,依法将金融活动全面纳入监管,有效防范风险。监管部门要认真做好工作,对同类业务、同类主体一视同仁。

在此次征求意见稿公布的前一日和当天,中国人民银行主管的《金融时报》连续两天刊登针对金融科技发展问题的文章。111日,发表了资深学者周矍铄《大型互联网企业进入金融领域的潜在风险与监管》一文;次日,资深学者时雨的文章《在金融科技发展中需要思考和厘清的几个问题》也被发表。

显而易见,《办法》仅是金融科技监管框架中的一环,释放出监管趋严信号。

上海正策律师事务所律师董毅智认为,大型科技企业的无序扩张至少带来四大风险,部分大型金融科技公司金融价值观扭曲,诱导过度负债消费;金融科技领域由于网络效应的存在,通常会形成“赢家通吃”,造成市场垄断和不公平竞争;大型金融科技公司经营模式、算法的趋同,也容易引发“羊群效应”,导致市场大起大落;金融科技公司过度采集客户数据,可能侵犯客户隐私。

对此,《办法》明确禁止诱导借款人过度负债;禁止通过暴力、恐吓、侮辱、诽谤、骚扰方式催收贷款;禁止未经授权或者同意收集、存储、使用客户信息,禁止非法买卖或者泄露客户信息等。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