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互联网事

商标抢注与撤销那些事

2020-11-19 09:36: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法治周末记者 郝若希

“今日头条”遇到“今日油条”,当“拼多多”遇到“饼多多”,这是模仿还是抄袭?

哔哩哔哩申请注册“呵呵呵”商标,特步申请“特不服”商标,腾讯则申请注册“稳住我们能赢”等商标是防御布局还是增加热度?

不断上演的商标保卫大战背后,关乎商标的使用与撤销,也关乎企业的利益与发展。

防御商标防他人注册

有一家叫“今日油条”的早餐店火了。这家门店的装修风格、宣传标语、菜单设计和“今日头条”相似,让人“傻傻分不清”。

国家知识产权局中国商标网综合查询系统(以下简称中国商标网)显示,于513日在郑州成立的今日油条公司,除了今日油条外,还相继申请注册了今日面条、明日油条、饼多多、快手抓饼等商标,目前这些申请大多数处于“等待实质审查”中。

8月,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以商标权受到侵犯为由,将今日油条公司诉至法院。目前,该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事实上,知名企业被“搭便车”的事情屡有发生,多数企业选择通过诉讼维权。

20157月,广东休闲食品品牌徐福记公司起诉“黄福记”品牌侵犯自己的合法商标权益,最终法院判决徐福记胜诉;201812月,法院判处“百度烤肉”侵犯百度公司商标权,构成不正当竞争,向百度公司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开销350万元。

互联网行业观察人士、深圳思其晟公司CEO伍岱麒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假如商标被恶意抢注,企业品牌资产将受到侵害,例如,抢注者在其他类别的商品或服务当中出现不良影响时,将影响企业品牌在消费者心中的印象,因为消费者容易造成混淆,从而无法分辨,进而对该品牌产生负面影响。

为防止他人“模仿”商标、抢注商标,“山寨”商品,多数企业选择主动注册防御商标。

通常来讲,企业为了保护自己的品牌商标,将已注册的商标覆盖更多商品或服务,或者把与自己商标图案、文字形似音近的都作为联合商标申请注册,原商标为主商标,其余则称为防御商标。

比如,家喻户晓的大白兔奶糖除了“大白兔”这一主商标外,还注册了“大灰兔”“大黑兔”“大红兔”“太白兔”等近似商标。

法治周末记者在中国商标网里查询,截至1113日,四川省宜宾五粮液集团有限公司共计注册了3574件商标,除了“五粮液”外,还有“五狼液”“五琅液”“王粮液”等,这些商标均申请于2006331日。

商标维权手段之“撤三”

然而,商标注册成功并非就能一劳永逸。如果防御商标长期未投入使用,仍有可能被撤销。

我国商标法第四十九条规定:“注册商标没有正当理由连续三年不使用的,任何单位或者个人均可以向商标局申请撤销该注册商标。”连续三年未使用的商标可以被撤销,这也就是所谓的“撤三”。

商标法实施条例第六十七条明确规定,“不可抗力、政府政策性限制、破产清算、其他不可归责于商标注册人的正当事由”属于商标法第四十九条规定的正当理由。商标注册人若在举证期限内未提交商标使用证据,商标将面临被撤销的风险。

近年来,我国商标申请量逐年上升,难度系数加大,有人就盯上了“三年未使用”的商标。

阿里巴巴集团为扩大商标保护范围,“一家人”都被整整齐齐地注册了,包括“阿里爸爸”“阿里妈妈”“阿里妹妹”“阿里叔叔”等商标。

这其中,第6685014号和第6684972号“阿里妈妈”商标已经被撤销。中国商标网显示,第6685014号“阿里妈妈”商标于2010514日在第1类别上被核准注册。201568日,该商标被提起注册商标三年不使用撤销申请。在公告期限内阿里集团没有退信回复的情况下,上述商标被撤销的决定生效。

那么,申请“撤三”需要满足哪些条件呢?江苏宗申律师事务所律师娄星表示,首先需要申请人提交“撤三”申请。值得注意的是,任意申请人都可以提出申请,如果没有人申请,商标局不会主动撤销任何一个注册商标。

面临商标“撤三”申请时,商标注册人需要在限定时间内向商标局提交之前3年内该商标在保护商品/服务上的使用证据材料,或者证明存在不使用的正当理由。

20186月,原告紫玉山庄起诉雅戈尔公司,认为雅戈尔开发的“紫玉花园”与原告“紫玉”“紫玉山庄”注册商标构成近似,侵犯了其商标专用权,要求赔偿8亿元。一波三折,直到今年9月,剧情反转,紫玉山庄的商标因3年不使用又未能提供使用证据而被撤销,最终,紫玉山庄撤诉。

为防止被“撤三”,企业需要通过各种方式使用防御商标并保留使用证据。按照法律规定,商标使用是将商标用于商品、商品包装或者容器及商品交易文书上,或者广告宣传、展览以及其他商业活动中,也可以通过商标许可的方式保留了商标的所有权。

商标保护任重道远

企业在申请注册商标时可能会遇到已有“在先商标”的障碍,此时,“撤三”就是扫除障碍较为常用的方式之一。知名法国化妆品品牌丝芙兰,在我国注册商标时就使用了“撤三”。

这场纠纷还要从20年前说起。200012月,第一枚“SEPHORA”商标成功注册在沈阳美媚女士用品有限公司莎芬娜化妆品商行名下,该商标后来转让至东莞丝丽雅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丝丽雅公司”)名下,此商标即1487316号“SEPHORA”商标。

201312月,丝芙兰在国内注册系列商标时,对1487316号“SEPHORA”商标提出“撤三”申请。随后,该商标被宣告无效。

201410月,丝丽雅公司申请注册15614888A号“SEPHORA”商标,表示该商标是基于其已注册的1487316号“SEPHORA“商标的延续注册。然而,20181月,商标评审委员会以商标相似或近似为由,作出不予注册的裁定。

丝丽雅公司不服该上述裁定,先后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2019年,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因1487316号“SEPHORA”商标已经失效,驳回了丝丽雅公司对15614888A号“SEPHORA”商标的申请。

实际上,不论是“今日油条”案还是“SEPHORA”案,在商标维权和布局上,企业还需要采取更多措施。

伍岱麒建议,符合申请认定“中国驰名商标”条件的,企业应迅速进行认证,以获得国家对驰名商标的特殊保护,即扩大商标保护范围。对于大中型企业,还需要成立专业打假部门,对于市场有假冒、仿造的产品或服务出现,或者有恶意抢注案例出现,侵犯本企业的商标权益,应配合工商等市场监督部门,厘清市场环境,维护品牌声誉和价值。

“成立舆情监测部门,及时监督有关本企业商标、商号或者核心技术是否收到侵犯,并且应收集相应证据,才能保证维权的顺利和成功。”伍岱麒说。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