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互联网事

线上线下一体化监管 电商交易监管将迎新规

2020-11-05 09:32: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一面是现实对“直播带货”监管的需求,而在另一面,电子商务法等相关法律并未直接规定网络社交、网络直播等网络服务提供者是否属于网络交易的平台经营者,主体地位的模糊带来监管的空白


法治周末记者 王京仔

今年的“双十一”大战来得比往年早一些,不少电商平台提前20天拉开了序幕。而就在各大平台备战之际,1020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网络交易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办法(意见稿)》)公开向社会征求意见,截止到112日。

这是《办法》第二次征求意见,相较于2019430日公布的征求意见稿,此次征求意见稿进行了大幅修改,由当初的70条变为50条,明确了网络交易监管要坚持鼓励创新、包容申诉、严守底线、线上线下一体化监管的原则。

在肯定网络社交、网络直播等新业态新模式的同时,《办法(意见稿)》也针对垃圾信息、自动续费、删除评价、平台“二选一”、“零星小额”界定等网络交易中的热点问题,进行了进一步规范。

“直播带货”经营者承担主体责任

1021日凌晨,天猫刚刚开启“双十一”预售,“直播带货”就交出了一份亮眼的成绩单。根据淘宝官方数据显示,当晚,李佳琦、薇娅的直播间累计观看人数分别达到1.62亿和1.53亿,两人的销售额共计近70亿元。

“直播带货”已经成为当前网络交易中的常态,尤其是后疫情时期,各大平台“直播带货”更是迅猛增长。随之而来的是,直播相关问题成为消费者投诉的“重灾区”,根据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官网发布的全国12315平台前三季度统计数据显示,前三季度,全国12315平台共接收“直播”相关投诉举报2.19万件,其中“直播带货”诉求占比近6成。

一面是现实对“直播带货”监管的需求,而在另一面,电子商务法等相关法律并未直接规定网络社交、网络直播等网络服务提供者是否属于网络交易的平台经营者,主体地位的模糊带来监管的空白。

《办法(意见稿)》则“对症”监管,规定在网络社交、网络直播等信息网络活动中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的经营活动,适用本办法。

“我们认为应结合此类网络交易新业态的实际情况具体分析,既不能将其他网络服务提供者等同于网络交易平台经营者,也不能简单认为其他网络服务提供者就不是网络交易平台经营者。”市场监管总局网络交易监督管理司有关负责人表示,根据目前社会各方的基本共识,因此明确了网络社交、网络直播等其他网络服务提供者在满足一定条件时应当依法履行网络交易平台经营者的责任。

其第6条明确规定:网络社交、网络直播等其他网络服务提供者为经营者提供经营空间,并提供商品浏览、订单生成、在线支付等与完成交易有关的支持性服务的,在经营者资质审核、商品和服务信息监控、维护消费者权益、保护知识产权、信息数据提供、配合监管执法等方面应当依法履行网络交易平台经营者的责任。通过网络社交、网络直播等其他网络服务开展网络交易活动的网络交易经营者,参照适用本办法关于平台内经营者的有关规定。

在明确“直播带货”、社交电商主体责任之余,对于一直受诟病的资质不明、“货不对板”、无法找到下单时的回放、维权困难等问题,此次征求意见稿也立了规矩。

《办法(意见稿)》要求,通过网络社交、网络直播等其他网络服务组织、开展网络交易活动的网络交易经营者,应当以显著方式展示商品或者服务的实际经营主体、售后服务等信息,或者进行链接跳转提示。网络直播服务提供者应当为利用网络直播开展的网络交易活动提供回看功能。

推送商业短信等须经消费者同意

如果说对于“直播带货”和社交电商的规定,是对于网络交易新业态发展的保驾护航,那么,对于垃圾信息、自动续费、商品搭售、删除评价等“顽疾”的规定,则是对消费者权益的进一步保护。

消费者在网络平台注册或下单后,手机就会收到许多垃圾短信,由此引发的争议不断。近日,“每日优鲜APP发送商业短信案”宣判,再次引发对于电商平台及商家推送垃圾短信问题的关注。

王女士注册使用“每日优鲜APP”后,该APP向其发送了含有每日优鲜推广内容的商业短信,王女士按照短信指引回复“N”进行退订,花费0.1元短信资费。北京互联网法院经审理认为,王女士按照短信退订指引,发送退订短信是属于行使拒绝接收权利的行为,并非义务履行行为。为用户提供可选择的停止推送推广消息的服务是每日优鲜公司的一项合同义务,每日优鲜公司是履行义务的一方。无约定情况下,互联网平台与用户间“退订商业短信”费用应由提供退订服务的平台负担。

因此,法院一审公开宣判,认定王女士与每日优鲜公司签订的格式合同有效。每日优鲜公司向王女士推送商业短信不违反双方合同约定,但王女士因退订商业推广短信而产生的0.1元短信资费,应由每日优鲜公司负担。

《办法(意见稿)》第14条则对此作出了明确规定,未经消费者明确同意,网络交易经营者不得向其发送广告及其他商业性信息。经消费者明确同意的,应当为消费者提供显著、免费、简便的拒绝接收方式。消费者拒绝的,网络交易经营者应当立即停止发送,并不得更换名义后再次发送。

同时,此次征求意见稿还对消费者个人信息的收集和保护作出了明确规定,网络交易经营者收集、使用用户的个人信息,应当取得被收集者授权同意,基于合法、正当、必要原则,明示收集、使用的目的、必要性、范围、方式,并不得采取一次概括授权方式,或者以默认授权、与其他授权捆绑、停止安装使用等手段,强迫或者变相强迫被收集者同意收集、使用与经营活动无直接关系的信息。收集、使用生物识别信息、健康信息、财产信息、社交信息等敏感信息的,应当逐项取得被收集者授权同意。网络交易经营者及其工作人员应当对收集的个人信息严格保密,未经被收集者授权同意,不得向包括关联方在内的任何第三方提供。

此外,《办法(意见稿)》还要求,网络交易经营者采取自动展期、自动续费等涉及消费者非主动立约的方式提供服务的,应当以显著方式提醒消费者注意,并在展期、续费等日期前5日以显著方式提醒消费者注意;网络交易经营者应当全面、真实、准确、及时地披露商品或者服务信息;不得以虚构交易、编造评价等方式进行虚假或者引入误解的虚假宣传;不得通过删除、隐匿、修改评价,或者好评前置、差评后置、混淆不同商品或者服务的评价等不正当处理手段对评价进行误导性展示;不得以不正当手段进行任何形式的搭售等。

平台不得要求经营者“二选一”

除了对消费者权益的保护,网络交易平台对平台内经营者的不合理限制,在此次征求意见稿中也进行了规范,尤其是平台“二选一”问题。

近年来,一些网络交易平台利用其市场优势地位及平台内经营者对其的高度经营依赖性,强迫经营者“站队”,在同一领域只能选择自己的平台独家合作,引发对于自主经营权、自愿平等协商原则等问题的讨论。

两大电商平台淘宝和京东的“二选一”之战,从2013年延续至今,2015年“双十一”期间,京东实名举报阿里旗下天猫平台要求商家进行“二选一”,随后战况愈演愈烈,直至对簿公堂。

而在电商外卖领域,两大巨头美团和饿了么也多次对进驻商家上演强制“二选一”。5月,饿了么因根据商家反映,美团向商户推送诋毁饿了么平台的信息以及威逼商家不与饿了么合作、只与美团独家合作的信息,而向法院起诉美团,索赔100万元;8月,饿了么就因要求商户签署独家协议,未签署就强制下线,遭到商户联名举报。

对此,《办法(意见稿)》第31条规定,网络交易平台经营者不得滥用优势地位干涉平台内经营者的自主经营,不得对平台内经营者与其他平台的商业合作进行不合理限制或者附加不合理条件。平台内经营者可以自主选择在多个平台开展经营活动。平台与平台内经营者建立或者变更独家经营合作关系有关的事项,应当在平等基础上进行公平协商,并通过书面形式对合作条件、双方义务、违约责任等予以明确约定,平台不得通过不合理的搜索降权、下架商品、限制经营、屏蔽店铺、提高服务收费等手段强制平台内经营者接受。平台提出建立或者变更独家经营合作关系有关的事项,造成平台内经营者损失的,应当对平台内经营者予以合理补偿。

“这是截至目前,有关电商平台要求商家“二选一”的行为所作的最细致、明确的规定。”北京云嘉律师事务所律师、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表示,征求意见稿进一步对电商平台要求商家“二选一”的行为进行明确规定,在有了相对明确的法规依据后,焦点将落于执法实践上,如何保障“平等基础上公平协商”、要求“二选一”造成的损失如何补偿、如何证明等。

零星小额网络交易如何界定

此前,我国电子商务法规定了“零星小额”交易活动免于办理市场主体登记,但并未明确“零星小额”的含义和范围,引发了现实和法理的争议。

此次征求意见稿则对“零星小额”作出了明确界定,其第7条规定,电子商务法第10条所称的“零星小额交易”是指,网络交易经营者年交易不超过52次且年交易额不超过所在省、自治区、直辖市上年度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同一经营者在同一平台或者不同平台开设多家网店的,各网店年交易次数、年交易额合并计算。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意味着绝大部分网店店主需要进行登记注册并涉及纳税等一系列义务。在1030日,“国是论坛”举办的主题为《如何解读“史上最严”的小微电商登记政策?》上,多位学者就针对“零星小额”的标准问题进行了讨论。

“网上经营者不进行相应的市场主体登记,后续身份不明确。”北京大学法学院副院长、电子商务法研究中心主任薛军表示,市场经营者无论线上还是线下,肯定都要进行登记的,这是国家对市场进行监管的途径之一。

同时,他认为对于网上经营者进行登记,也要考虑到线上线下的公平性问题。此次征求意见稿关于网上登记的标准是高还是低,目前还需要对普通线下个体商户的情况进行科学的测算,最终把这个标准调整到线上线下大体一致的程度,这样各方会认为规制体系是平等公平的。除此之外,还有信用管理、税收管理等等,线上线下也都应该是公平的。

“个人认为,对小微网店登记的做法是没有必要的。”电子商务法律网创始人、电子商务法起草组专家阿拉木斯则认为,征求意见稿对网店店主登记注册的要求过于苛刻,可能会对小微电商店主形成更高的准入门槛,给电商带来不小影响。

“对互联网交易来说,电商的量是一个核心问题,没有一定的量就没有今天的电子商务。”在他看来,中国电商在近十年之所以取得飞速发展,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在之前的网络交易监管中,政府对电商登记的条件采取了相对模糊的界定,给网络交易的快速增长创造了良好环境。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