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互联网事

北京互联网法院:未经许可制作表情包构成侵权

2020-09-24 09:57: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随着图像处理技术、人工智能技术的不断发展,侵害肖像权方式呈现出与新技术、新场景相结合的趋势。例如,用P图、AI换脸等技术手段伪造、恶搞他人肖像等


法治周末记者 仇飞

剪辑明星综艺片段上传至网络平台、售卖“明星同款”产品、发网文配图用明星剧照、制作真人表情包……这些行为都可能构成侵权!

917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召开了关于网络环境中侵害肖像权案件的审理情况新闻通报会,明确涉网肖像权案件审判规则。

涉网侵害肖像权纠纷高发

肖像权是自然人人格权的基本内容,民法典将人格权独立成编,体现了对人格尊严的庄严确认与严格保护。日新月异的网络技术,使肖像获取更加容易,使用更加便捷,传播更加迅速,利用信息网络侵害肖像权的案件也在急速攀升。

据北京互联网法院立案庭庭长赵长新介绍,自201899日至2020831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受理的各类侵权纠纷中,侵害肖像权纠纷案件数量仅次于互联网著作权侵权纠纷,位居第二位,共受理涉网侵害肖像权纠纷4109件。

北京互联网法院统计数据显示,在其受理的涉网侵害肖像权案件中,约98.7%的肖像权利人属于演艺领域,体育领域、文化领域亦有所分布。

“公众人物涉网侵害肖像权案件频发,一方面体现出侵权行为人传播肖像时法律意识淡薄,另一方面也体现出权利人肖像在社会、经济和文化生活中具有较高价值。”赵长新介绍报告时指出。

此外,肖像权侵权主体分布具有明显的行业特征,直接侵权主体以企业、个体工商户和自由职业者居多,亦不乏医院、报社等事业单位。从被告所属行业来看,美容、化妆品行业居首,占比33.5%,医疗、服装服饰、珠宝行业分居其后。

从使用场景上看,微信公众号文章配图使用是侵害肖像权行为最为高发的场景,其次是在淘宝、京东等电商平台的网络店铺以及企业官方网站或微博中,以商品或服务推介方式展现。

侵权行为以更隐蔽方式出现

“相比于直接使用明星肖像用于营销的传统侵权方式,在网络环境中,越来越多的侵害肖像权的行为以更为隐蔽的方式出现。”北京互联网法院立案庭庭长赵长新介绍说,在软文广告中使用权利人肖像和在网络店铺中售卖明星同款商品的情况比较突出。

在北京互联网法院审理的一起案件中,南京某整形机构在微信公众号发布软文,使用热播电视剧女演员秦某剧照,并配以秦某“保养得当,颜值、实力俱佳”等评价。文章中附有:“不得不说,女明星保养真的很得当,所以今天小编也给大家扒扒这款抗老精华!”等宣传内容。该案中被告未经许可在软文中使用秦某肖像,有明显的商业宣传目的。

北京互联网法院明确,经营者在进行商业活动时,未经肖像权人同意使用肖像并标注“明星同款”或“明星定制”等字样,属于侵害肖像权的行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当被侵权人认为自己的肖像权被侵害时,应当及时以公证或电子存证的方式进行侵权证据固定;被侵权人可以将通知网络平台删除肖像的有效信息留存。”北京互联网法院法官刘邢提示。

同时,随着图像处理技术、人工智能技术的不断发展,侵害肖像权方式呈现出与新技术、新场景相结合的趋势。例如,用P图、AI换脸等技术手段伪造、恶搞他人肖像等。

侵权损害后果显著扩张

记者注意到,北京互联网法院在发布会上披露了一起有关“葛优躺”表情包的典型案例。2016710日,某商报实名注册的微信公众号发布一篇推文,该推文并非新闻报道,推文中使用了原告葛优的多张剧照,并进行了PS处理。在推文的底部有该商报的宣传用语等。

法院经审理认为,某商报未经原告许可,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推文中使用原告肖像图片,该微信推文并非中立的新闻报道,其本身已经参与网络上对葛优肖像的讨论和追捧,不构成合理使用,应当承担停止侵害、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的侵权责任。

赵长新指出,“葛优躺”剧照被制作成各类表情包,未经权利人许可被网络用户长期使用于各类网络场景,甚至出现丑化、污损肖像等行为,成为持续诱发此类侵权诉讼的重要原因。

“相较于传统媒体,网络媒体传播速度更快、传播范围更广、影响力更大、成本更低廉。随着自媒体的蓬勃发展,网络用户可以通过互联网设备实时传播本人肖像或者获取他人肖像,即每一位网络用户随时都有可能成为侵权行为人,也有可能成为侵权受害者。网络传播的特点也决定了侵权损害后果的不可控。”赵长新说。

事实上,网络用户制作表情包的行为很容易构成侵权。刘邢分析指出,未经许可拍摄他人肖像制作表情包构成侵权,只有在4种情况下制作肖像才不侵权:一是为实施新闻报道,不可避免地制作肖像权人的肖像;二是为依法履行职责,国家机关在必要范围内制作肖像权人的肖像;三是为展示特定公共环境,不可避免地制作肖像权人的肖像;四是为维护公共利益或者肖像权人合法权益,制作肖像权人的肖像。

建议网络平台加强技术防控

针对此类纠纷,北京互联网法院建议肖像权利人可主动采取技术手段检索肖像被使用情况,及时保全侵权证据;注重收集、保存有助于证明自己社会知名度的证据,一旦涉诉积极提交损失证明的证据或与侵权损害后果相关的证据,如商品交易量、文章阅读量、侵权持续时间等,为法官酌情认定财产损害赔偿金额提供参考。

同时,建议社会公众应树立尊重他人基本权利的意识,对于符合自身兴趣爱好的剧照、海报、涉及明星肖像的文章,在必要范围内欣赏研究,勿一时冲动公开发布含有他人肖像的文章、表情包、视频片段等。以营利为目的使用他人肖像时,应与肖像权人签署肖像许可使用合同。如果商品或服务中使用的肖像由他人提供,使用者应当主动审查肖像的制作、使用、公开是否获得肖像权人许可,并留存相应的证据。

网络平台在大多数案件中因适用避风港原则而免责,但网络平台应成为网络空间治理的积极参与者,积极承担社会责任。建议各类网络平台积极利用技术手段,建立智能防控、识别、制止侵权行为的有效机制,预防和减少平台中侵权现象的发生。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