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互联网事

影视侵权事件考

2020-09-03 09:57: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平台若仅作为提供网络存储空间的服务商,其用户上传了侵权视频,平台应按要求进行删除等,但如果平台对其进行推介等,那说明平台明知,构成共同侵权


法治周末记者 王京仔

影院无疑迎来了复业以来的“救市”之作,截至83121时,《八佰》票房已经突破20亿元大关。

伴随电影的火爆,《八佰》也没能逃脱盗版问题的侵扰。尽管其出品方华谊兄弟透露,在电影上映期间,有50人的团队与优酷、YouTube联合起来,“几十个人24小时不间断地查盗版”,但盗版依旧猖獗。

早在点映期间,在网上就出现了《八佰》的“枪版”资源,而821日上映后不久,高清版资源也开始在网络上传播叫卖,电影上映至今,也被曝多起盗录事件。

视频平台、网盘、BT网络、社交网络……影视剧盗版传播渠道愈发多样化,与此同时,国家对于影视侵权问题的打击也在加剧,游走在边缘的资源网站、字幕组等又该如何守好法律红线?

资源网站负责人相继被捕

对于国内的动漫迷来说,“白嫖”的平台又少了两个,D站(嘀哩嘀哩)、第一弹相继栽了跟头。

710日,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侵犯著作权罪对D站创始人温某某及其雇佣的3名员工批准逮捕。2015年至2019年间,温某某购入www.dilidili.com,后在未经权利人许可的情况下,雇佣郑某某、林某从其他动漫网站拷贝动漫资源至D站进行免费播放并提供下载,黄某则通过在D站上广告招商牟取不法利益。截至案发,D站播放侵权动漫作品两百余部。

一个月后,据中国打击侵权假冒工作网发布的消息,第一弹也步其后尘,负责人在内的22名员工被批准逮捕,其中16人涉嫌侵犯著作权罪,其余6人涉嫌侵犯著作权罪、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

2019年开始,在未经著作权人许可的情况下,第一弹APP擅自上传大量美国、日本、韩国等国家的影视剧集,从中收取会员充值费及广告费用,发布侵权视频两万余集,收取会员费992万余元,收取广告费2426万余元,合计非法获利3418万余元。

尽管不如B站、A站名声大,但对于资深二次元粉来说,D站和第一弹都不会陌生。D站从2013年的无名小站发展至今,虽然因名字等相似性被指“碰瓷”B站,但不少曾被A站、B站下架的动漫资源在D站上却都能找到;而2014年诞生曾一度提出“赶AB”的第一弹作为ACG老牌社区,从2017B站严打后,不少字幕组纷纷转战第一弹,第一弹也随之转型“追海外剧第一站”,其后甚至将字幕组免费上传的资源“搬走”进行收费。

法治周末记者通过第三方企业信息查询平台天眼查搜索发现,自2019年以来,D站所属的福州市嘀哩科技有限公司、第一弹所属上海斯干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都分别至少有两起因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而被他人起诉。

尽管D站、第一弹看似所属正规公司,也具有一定知名度,但未经授权进行影视资源分享,其实质上与泛滥的影视盗版资源网站并无不同。

2019年年初,国内“BT”第一站BT天堂站长袁某因侵犯著作权获刑三年、被罚80万元;同年三月,老牌资源网站胖鸟电影也因版权问题被关停,其站长亦被拘留。但如今记者在多家搜索平台输入“影视网”“影视在线观看”等关键字,仍充斥着大量的盗版网站。

“没有经过著作权人授权,网站或平台自己搜集整合资源进行上传,毫无疑问侵权。”河南德晟律师事务所主任向泽文介绍,此外,平台若仅作为提供网络存储空间的服务商,其用户上传了侵权视频,平台应按要求进行删除等,但如果平台对其进行推介等,那说明平台明知构成共同侵权,“若涉及牟利,到达一定程度的话,可能构成侵犯知识产权罪,需承担刑事责任”。

用户影视解说引发平台侵权

除了平台自身,对于不少视频网站而言,用户上传的影视剪辑音频、视频及图解等造成的侵权问题,也不容忽视。

2017年,以“×分钟带你看完电影”走红的网红博主谷阿莫,遭迪士尼等5家电影公司控告侵权,引发对于影视剧二次剪辑创作的法律争议。而近日,法院相继宣判的“图解电影”和“听电影”侵权案,无疑为影视解说侵权与合理使用划定了边界。

因用户在B站私自上传了《我不是药神》电影的全片音频,网站运营方上海宽娱数码科技有限公司被优酷诉至法院。20206月,北京互联网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认为B站构成帮助侵权,应赔偿优酷6.5万元。

法院审理认为,著作权法保护的是独创性的表达,只要使用了作品具有独创性表达的部分,均在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控制范围之内。涉案音频系电影作品的完整伴音,该伴音是电影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包含了导演、录音、剪辑等多环节创作活动的成果,属于电影独创性表达的重要组成部分。被诉行为构成了对电影作品“伴音+画面”这一传统传播形式的实质性替代,且未经许可使用完整伴音,必然会对相关电影的利益造成实质性损害。

此外,用户上传时间在涉案电影经院线上映后还未正式登陆优酷网之前,正值涉案电影的热播期,根据行业惯例和一般认知,权利人一般也不会允许个人用户将其作品上传分享到网络上,供公众在线播放观看。宽娱公司应明知涉案音频为未经许可提供,且应当能知晓该音频在其网站传播,却未尽相应注意义务,构成帮助侵权。

20207月,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结一起关于《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的“图解电影”信息网络传播权案件,维持一审判决,判蜀黍科技公司赔偿优酷经济损失3万元,这也是全国首例“图解电影”侵权案。

蜀黍科技公司运营的“图解电影”APP和“图解电影”网站,为一款在线图文电影解说平台,通过将影视作品制作成网络图片集的方式,在自己的平台上向广大网友传播。法院认为,涉案网络图片集截取了涉案剧集中的382幅画面,系涉案剧集中具有独创性表达的内容,能够反映剧集的完整内容,构成提供作品的行为,且通过网络在线方式,使公众可以在其个人选定时间和地点获得涉案图片集,已侵犯优酷对于上述两部剧集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

“用户上传影视作品完整的音频,毫无疑问构成侵权。但若是上传图解或剪辑视频的话,则要视情况而言。”向泽文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如果图解或剪辑内容到达一定程度,破坏了作品完整性或歪曲了作品的话,就可能涉及侵犯作品的完整权及改编权,平台应要求用户进行删除等。

汉化字幕组侵权困局

对于热衷海外影视剧的观众来说,想要同步追剧,等不及视频平台买下版权引进,或不被“阉割”的完整版,通过各大影视字幕组寻找并下载或观看影视作品,已成为惯用的手段之一。

“民间字幕组早期都是爱好者‘为爱发电’,并不盈利,直接从海外或相关网站扒片源、漫画等,基本没有授权。”爱看韩剧、泰剧的李淳(化名)也曾因为爱好接触过字幕组,为了安全,不少字幕组只放外挂字幕档,并写上“仅供交流学习,禁止商用,请于24小时内删除”的声明,后来,随着部分专精某一剧种领域的字幕组“越做越大”,“字幕组间也会比拼速度、翻译度、便捷性,会直接分享压制好字幕的影视剧资源等,有的甚至建立自己的资源站,也会接广告贴片盈利”。

诞生于灰色地带的字幕组,随着发展部分开始争取获得授权进行翻译,但基本一直陷在侵权的泥淖。

201411月,射手网、人人影视相继宣布关站,人人影视2017年复出后,虽开始尝试与正版视频平台合作进行商翻,但也没有完全摆脱侵权困扰。复出后不久,人人影视PROIOS版就因涉版权问题被举报下架;20198月,人人影视因出售3000元至25000元不等含有大量影视资源的“退役硬盘”而引发侵权争议,后叫停出售。2019年年底,鼠绘汉化组、圣城家园等汉化字幕组相继被查封。

对于字幕组未经授权进行“汉化”,在向泽文看来,如果个人用于学习而进行翻译、分享,且没有进行牟利,则不一定构成侵权;如果成熟的字幕组分享完整的带字母影视视频等,则还是构成侵权,若还以此牟利,达到一定金额,还可能需负刑事责任。

“其实字幕组也知道有侵权问题,但是不少观众确实有资源需求。”李淳坦言。

“在保护著作权人权益的同时,还要兼顾大众的需求,可以通过影片权利人与字幕组进行官方合作,将翻译权委托给字幕组,对成品进行收费。”向泽文建议通过这种方式来促进交流,实现双赢。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