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互联网事

垃圾短信“狂轰滥炸”,运营商难辞其咎

2020-08-20 08:35: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垃圾短信、骚扰电话等问题治理涉及行业主管部门、市场监管部门、运营商、短信平台、商家等多个主体,而运营商无疑是其中具有技术优势的

 

资料图

 

法治周末记者 王京仔

“新品免费试,抽奖赢机会”“恭喜您被选为超值体验用户”“您的红包已到账”“优惠海景房您考虑一下吗”……提示音响起,拿起手机一看,又是各种推销信息,这样的场景对于每个人都不陌生。

而面对垃圾短信、骚扰电话这一影响人们通信生活的“顽疾”,多数人虽气愤但又不知该如何有效应对。

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学生张瑜(化名)因不堪其扰,一纸诉状将其手机的电信运营商中国移动告上法庭,要求被告停止侵害并赔偿精神损失1元,同时就侵权行为赔礼道歉。723日,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该案。

群发平台为商业短信主力军

“工作日有、周末有、白天上课时有,晚上休息时有,甚至凌晨两点都能收到推销短信。”20191031日至同年1231日期间,张瑜收到大量106开头的商业性短信,仅“双11”当天就收到近20条。

这些垃圾短信使张瑜的学习和生活受到干扰,张瑜最终决定维权:“这些促销短信在法律上属于商业性短信息,未经用户同意发送该类信息,不仅违背用户个人意愿,也违反了法律。”

106开头的短信是利用短信端口发送。”一位电信业相关人士介绍,利用手机卡和群发器点对点发送短信、利用伪基站违法发送短信,都是垃圾短信的主要发送形式,“其中,商业短信主要是10691065号段”。

工信部规定,1065号段属于基础运营商自营短信服务,如,10657等属于中国移动,10655等属于中国联通,10659等则属于中国电信。1069号段中的1069010694用于跨省/全国范围内非经营性短消息类服务接入平台,其余号段分别用于跨省/全国范围内非经营性短消息类服务及公益性短消息类服务。

1069010694为第三方号段,第三方群发企业可以实现移动、联动、电信三网发送短信。”上述电信业人士介绍,经过多次整治,三大电信运营商关停了绝大多数商业短信端口,目前,垃圾短信的主力军是1069号段,其中很多是通过短信群发平台推送。

“收到的推销短信主要有标注为运营商、注册过的APP平台及各平台上商家发送三大类,其中绝大多数是1069开头。”张瑜肯定了这一说法。

法治周末记者以“短信平台”为关键字进行网络搜索发现,有大量短信群发平台基本都宣称“与三大运营商签约接入”“106网关直连通道”“1069三网合一全覆盖”“高抵达率”“一键发送”等。

通过查阅和咨询多家短信平台,记者了解到,群发短信分为验证类、营销类、通知类等多种类型,收费标准为每条0.03元至0.06元,但这些平台基本都“按阶梯收费”,购买短信条数越多,单价就越低。

这些短信平台基本都宣称会对发送的短信内容进行审核,禁止违法违规短信发送,但只要内容审核通过,商家只需提供号码就能发送。记者随机咨询的一家名为“简×通信”的平台客服明确答复,不需要经过短信接收方的同意就能直接发送推销短信,可以商家自己操作发送,也可以由平台代发。

维权成本高

“每一个商家发送的短信数量并不多,但累加起来便足以构成侵害。”在张瑜看来,未经用户同意向其发送商业短信已经成为一个亟待解决的民生问题,早有维权案例,但往往缺乏专业知识进行法律基础分析和证据收集,很难得到救济。

“虽然商家才是这类短信的直接发送者,但其数量众多,不可能同时起诉所有商家。”身为法学生的张瑜在和校友进行充分调研和证据收集后,他最终以北京移动涉嫌侵害用户的自主选择权、隐私权中的生活安宁以及信息存储空间为由,对北京移动提起商业短信公益诉讼。

据此前媒体报道,除了运营商自营的1065号段短信外,对于短信平台发送的1069号段短信,正规的第三方短信群发企业与三大运营商签订网关使用合同获得短信通道使用资格,平台收取商家的信息费用并从中抽取部分费用给运营商。

那么,运营商在这其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该类短信多是商家委托短信平台发送,短信平台则必须通过运营商的网关才能发送短信。”张瑜认为,电信运营商与信息服务商之间事实上建立了一种盈利的合同关系,可以认为是中国移动与商家、短信平台一起发送了这些短信,且移动公司作为电信业务经营者对商业性短信息的发送具有审查义务。

“无论短信是否由运营商发出,其都构成共同侵权,但责任大小存在区别。”他进一步解释,若移动明知或能够认识商家未经用户同意发送短信且参与其中,则应承担较重的责任;若没有明知,只是没有尽到相应义务,则责任较轻。

723日的庭审过程中,北京移动认为,对于商家发送的短信,中国移动并没有直接发送,仅仅作为媒介并不构成侵害;对于一些APP发送的短信,用户在注册时同意了对其发送相关短信的条款;此外,还列举部分与第三方群发企业间签订的合同,说明其对相关平台有取得用户同意、不得发送违法短信等限制,尽到了监督义务。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认为,从诉讼上,很难追究运营商的责任。根据相关行业主管部门的规范要求,运营商具有管理义务,对于垃圾短信、骚扰电话等没有采取有效措施规制、治理不力,行业主管部门可以对其进行约谈、处罚等。

“从民事角度,运营商仅仅是一种媒介,此外,运营商很难准确判断商家发送的营销短信是否一定是垃圾短信。”赵占领告诉记者,因为商家有可能通过注册、办会员等其他方式通过格式条款获得了用户同意,但他也指出,很多商家的格式条款要么用户很难发现,要么不能修改只能同意,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在注册或办理会员时,商家对相关条款应以显著的方式提示用户,同时给予用户接受或不接受的选择。

事实上,此前也有人对垃圾短信问题通过诉讼等进行维权,但收效甚微。

“从以往的司法实践来看,受害人往往是赢了官司赔了钱。”亚太网络法律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刘德良直言,由于垃圾信息往往是群发的,量大,受害人多,受害人即使拿起法律的武器,也仅在极少数情况下可能获得精神损害赔偿,“维权成本高,受害人维权积极性低,客观上也鼓励和纵容了垃圾信息的泛滥”。

尽管因为维权成本高导致很多用户不会诉讼维权,但赵占领指出,维权其实在法律上不存在难点,“从民事角度来说,此前就有一些法规和规章对此进行了规定,而随着民法典的颁布,将生活安宁纳入隐私权概念,垃圾短信对公民隐私权的侵害从法律上有了明确依据”。

运营商责任须强化

尽管目前对于运营商的追责很难,但面对垃圾短信问题的治理,运营商显然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722日,工信部宣布严查利用95号段实施网络诈骗,将在全国开展专项整治,要求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等基础电信企业全面排查95号段、106号段码号开通情况,持续加强码号资源监督管。

“垃圾短信、骚扰电话等问题治理涉及行业主管部门、市场监管部门、运营商、短信平台、商家等多个主体,而运营商无疑是其中具有技术优势和能力的。”赵占领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若一个号段短时间内发送多条短信或打多个电话,运营商能掌握数据进行判断,并进行拦截的,尽管拦截技术可能并不完善。

“但运营商以各种原因,如业绩考核压力等,对打击垃圾短信等可能并不积极,这对治理该问题是不利的。”赵占领坦言。

“每一个骚扰电话或垃圾短信的发送,电信运营商都有流量增值,都有利益存在,尤其是即时通讯工具对运营商利益冲击极大,他们对骚扰电话监管的积极性较低。”刘德良也指出。

法治周末记者分别致电移动、联通和电信的客服人员,他们均表示,除了官方号码和公益性短信,其他106号段推销短信都不是运营商发送,若要屏蔽这些短信,可以按要求回复退订或安装第三方软件拦截。

若进行短信退订,联通客服表示退订短信免费,而移动和电信则表示要正常收取短信资费0.1/条,其中一位客服更表示:“对方下次的号码也许就不一样了,可能需要退订多次。”移动客服表示,目前针对“呼死你”等高频骚扰电话可以进行拦截,需要发送相应短信开通业务,短信则没办法;联通客服表示除了10655等直接由运营商发送的短信可以告知以后不再发送,其余可尝试通过微信公众号订购手机管家业务,拦截骚扰电话,7月也开通了垃圾短信拦截的体验版;电信客服则表示只能在收到短信后根据流程输入相关号码进行举报,进而屏蔽。

“说明运营商技术是可以做到的,为什么不能统一规范治理,需要用户去开通各种业务?”张瑜表示无奈,而且用户很难弄清楚各个运营商的业务和流程。

赵占领对此建议,运营商应采取积极主动的措施去防范垃圾短信,提供便捷的投诉处理方式,让用户能知晓并进行投诉处理。同时,监管部门应进一步加强监督,加大处罚力度。

刘德良也认为,要强化运营商的责任和义务,让运营商在治理垃圾短信过程中发挥关键性的作用。立法要求运营商承担连带责任,除非能够证明其已尽了监管义务并能告知受害人侵权者的基本信息。

“人们采取措施屏蔽、删除和过滤垃圾信息,属于物权法上排除妨碍、恢复原状的救济措施。”在刘德良看来,垃圾短信直接侵害了用户自主选择接受信息的人身权利和信息存储空间有效利用的财产权益,要遏制垃圾短信这一问题,在未来的立法和司法实践中,还应当提供财产侵权的救济。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