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互联网事

刷票,一场资本的游戏?

2020-07-30 08:42: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对于粉丝而言,正常地为自己喜欢的艺人投票无可厚非。但不同“刷票”“刷榜”方式所面临的各种风险,也不容忽视

 

法治周末记者 郝若希

《乘风破浪的姐姐》是当下最热的网综节目之一,每个带着“光环”的姐姐都可能因为一句话或者一个举动就引起热议。近日,歌手许飞因为票数涨幅异常登上了微博热搜榜。

按照节目赛制,投票实时排行榜上的前七位选手才有参与复活赛的资格,不少粉丝为了自己喜欢的偶像都在卖力投票。在《乘风破浪的姐姐》网络投票的最后一天(714日),已经被淘汰的许飞排名靠后,但临近投票截止,她的票数一路飙升,被网友质疑刷票。

那么问题来了,是谁在刷票?刷票如何操作?刷票是造假还是合理利用规则?

“散户”到组织

粉丝给喜欢的偶像投票,一直存在。刷票刷榜、虚假数据,屡禁不止。

回顾2004年的选秀节目《超级女声》,那时是利用手机短信投票,观众可以发送手机短信的形式支持心中的超女。但是,短信投票的方式存在恶意“做票”的可能性。

2006年的第三届《超级女声》,主办方为了防止有人企图恶意“做票”取消了短信投票方式,改为使用QQ、移动梦网以及拨打固定电话进行投票。据媒体报道,新方案实施不到一周,各大购物网站上兜售带Q币的QQ号码、“超女投票专用”Q币的交易量激增。

尽管主办方呼吁网友通过正常途径理性投票,还是出现了粉丝集资为超女投票的情况。

“不论是早年的《超级女声》用手机短信投票,还是现在《青春有你》等节目通过互联网投票,改变的只是投票渠道。值得注意的是,为偶像刷票的粉丝已经从过去的‘散户’变成更有组织性、有商业性的应援团。”知识网红孵化专家史洁表示。

一位不愿具名的某视频平台工作人员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刷票其实很常见,有粉丝刷票,也有参赛选手背后的经纪公司在刷票。其实刷票就是资本的博弈,有的经纪公司为了艺人出道就在投票环节“砸钱”。艺人和经纪公司需要粉丝量,如果需要刷票会去找“粉头”。

粉头是粉丝团的组织者,通常负责帮明星打理粉丝工作,甚至帮明星筹集资金。粉头可以直接对接经纪公司,有接触明星的机会,这也是粉头愿意管理粉丝的原因之一。

“有些粉丝团就像传销组织一样,粉头或老粉丝会督促新加入的粉丝完成刷评论等任务,新粉丝为了留在粉丝团里就要不停地花钱,如果不花钱也不花时间,就会被踢出群”。史洁说。

粉丝不遗余力地去支持偶像,为偶像各种投票打榜是他们喜欢偶像的一种表达方式。从粉丝心理来讲,如果粉丝团能够帮助偶像迅速能登上榜单或者成为顶流,就会获得极大的存在感与成就感。

从平台角度讲,平台发起投票活动,利用粉丝拉动活跃度,获取新增用户。艺人、经纪公司、平台、粉丝形成了一个闭环,都能从中获取各自利益。如此一来,不管是刷粉还是刷票,如果可以占有流量,并且不断增加曝光度,何乐而不为呢?

防不胜防

为了保证比赛的相对公平、公正,节目组在投票规则上不断复杂化,投票形式越来越多样化。比如,《青春有你2》节目中,投票渠道之一是扫描某品牌真果粒瓶盖上的二维码,有媒体报道称,粉丝为了给喜欢的练习生投票,大量购买该品牌酸奶,甚至被曝出将新鲜酸奶全部倒掉。

近日播出的节目《这!就是街舞第三季》,在支付宝手机端开展了用户投票活动。互动参与的形式为完成任务获得虚拟“毛巾”,再将“毛巾”投给支持的街舞战队。

法治周末记者在支付宝的活动页面看到,用户可以通过每日签到、分享活动邀请好友等方式“赚毛巾”,每种方式同一用户每天可获的毛巾数量及次数有限。

那么,作为没有入团的“散户”,如何帮助偶像刷票呢?

法治周末记者在QQ上以“刷票”为关键词搜索,出现了百余个刷票的QQ群。软件应用商城中也能搜到多个投票APP,比如“投票大王”APP,在其下载页面明确写着“拥有216万在线兼职人员,可帮助有投票需求的客户快速获得大量真实人工投票数……只需要提供投票网址、投票对象,然后提交订单付款后即可坐等票数飙升”。

长期从事刷票工作的张超(化名)透露,如果票数需求较少,通常会采用“纯人工”的刷票方式,他们有专门的投票群,需要投票时就把投票链接和投票选手发到群里,群里的人按照指定要求去投票。这种方式成本高,但却是最安全的。对于票数需求大的活动,一般会采取机器刷票,效率相对较高,但被发现的风险高。

“像《这!就是街舞第三季》需要完成任务才能投票的,难度系数高,成本也高。”张超计算,按每人每天投10票,平均一票是0.5元,一天投一万票是5000元,需要1000个投手。

前述视频平台工作人员表示,现在投票平台都有鉴别刷票的系统,在一定程度上能够保证投票结果的准确性、公正性。如果在投票中是机器或者软件利用系统的漏洞投票,就属于刷票,系统会自动识别并且拦截,视为投票无效而被清票。即便如此,投票仍可能有水分,粉丝会钻系统的空子,花钱找人注册多个账号进行投票,因为用真实账号投票就是合格的。

是造假还是合理利用规则?

在防不胜防的刷票行为中,粉丝刷票,已经屡见不鲜。

201811月,吴亦凡发行的新单曲在其粉丝的打榜助力下夺得欧美音乐榜单冠军,此举引来众多国外网友的质疑,吴亦凡新专辑内所有歌曲也因“刷榜”事件遭到iTunes美区全线下架。

2019年年初的《歌手》节目,在“全民举荐踢馆歌手”投票中也出现了部分歌手票数存在明显异常的刷票行为。对此,节目组发布相关声明称,将对已检测到的异常数据进行清票处理。

有人认为,粉丝刷票、刷榜的行为属于“造假”。同时也有另一种声音,如果粉丝在投票规则允许的范围之内刷票,就不能单方面指责花钱的粉丝或者粉丝喜欢的偶像。刷票到底是“合理利用规则”还是“不诚信”?“合理”的标准又是怎样?这些都有待商榷。

在史洁看来,为偶像刷票是娱乐投票而非公民投票,粉丝的个人行为其实很难在法律上进行规范。粉丝团人员构成复杂,但以学生为主,应当更多地去引导粉丝理智追星。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孟博指出,对于粉丝而言,正常地为自己喜欢的艺人投票无可厚非。但不同“刷票”“刷榜”方式所面临的各种“坑”,也不容忽视。

孟博认为,利用自动打榜软件付费“刷票”“刷榜”的行为,不受法律保护。在该模式下,除经营者违法外,参与者也涉嫌违法违规。出现纠纷后,经营者的违法所得会被依法收缴,参与者的退款主张难以到法律支持。

“看广告换选票”的刷榜模式为例,其实是把粉丝当作广告受众,利用其进行免费宣传。如果粉丝看完广告后,经营者未能履行单方承诺,则可能涉及欺诈甚至诈骗行为。在司法实践中,“粉头”借着为偶像“集资刷票”之名行诈骗之实,携巨款消失的案例,也时有发生。

为有效地制止恶意打榜和刷票控评的水军,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于713日启动了2020“清朗”未成年人暑期网络环境专项整治,表示将严厉打击诱导未成年人在社交平台、音视频平台的热搜榜、排行榜、推荐位等重点区域应援打榜、刷量控评、大额消费等行为。

投票应该是偶像们专业水平和个人能力的真实展现,切莫让投票变成资本的游戏。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