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互联网事

配音秀:不小心“秀”出了法律底线

2020-06-25 08:58: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本案中网络用户上传被控侵权视频的行为已非“为个人”,而是“向公众”,其上传行为不构成合理使用,属于直接侵权,秀秀公司则构成帮助侵权

 

“配音秀”APP将“阿狸”动画短片片段作为素材。  资料图

 

法治周末记者 郝若希

主打“有声就有戏”的“配音秀”APP,是杭州秀秀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秀秀公司)出品的一款手机配音产品。这边用户还在忙着圆配音梦,殊不知平台那边,已经陷入了版权纠纷。

612日,北京互联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认定北京梦之城文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梦之城公司)享有“阿狸”动画短片的著作权,而秀秀公司通过“配音秀”传播该动画片段的行为,侵害了梦之城公司的信息网络传播权。

直接侵权与帮助侵权

梦之城公司与秀秀公司的版权大戏,由一只小狐狸“阿狸”拉开了大幕。

梦之城公司发现,“配音秀”APP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将“阿狸”系列动画短片的经典片段作为配音素材,吸引众多用户进行配音、打赏,便将“配音秀”运营主体秀秀公司诉至北京互联网法院。

秀秀公司辩称,配音素材均系网络用户基于个人学习、研究、欣赏之目的上传,时长大多在一至两分钟左右,不会对涉案作品构成实质性替代,因此属于合理使用范畴。此外,秀秀公司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且及时履行了删除义务,应适用避风港条款免除赔偿责任。

“配音秀”是否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是本案的争议焦点之一。

秀秀公司为证明其为信息存储空间服务的提供者,提交了部分素材的上传者信息(IP地址、用户ID、用户昵称、注册时间、手机号码、作品数量等)和软件用户协议。用户协议载明“软件仅向用户提供录音机和播放视频的服务,视频均来源于网络,用户可以在软件中录音并保存上传自己的作品、发表评论……”

不过,“配音秀”里来源于“阿狸”动画的14段配音素材中,秀秀公司提供了其中10个素材的上传者详细信息,但未能提供其余4个素材的详细信息,法院无法确认这4个素材是否均由真实网络用户上传,由此认定,被告应承担举证不利的后果。也就是说,秀秀公司并非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

那么,用户上传行为是否构成合理使用呢?

法官给出的答案是否定的。法院审理认为,为个人学习、研究、欣赏之目的,使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属于合理使用,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不支付报酬。然而,本案中网络用户上传被控侵权视频的行为已非“为个人”,而是“向公众”,其上传行为不构成合理使用,属于直接侵权,秀秀公司则构成帮助侵权。

北京互联网法院审判员楼三丹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用户直接上传涉案配音素材构成侵权,但并不意味着一定要赔偿。网络用户可能更多的是想获得认同感而非盈利,在用户主观过错程度很低的情况下,权利人没有起诉网络用户,而是直接诉平台。不过,平台在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后,也可以向侵权的网络用户进行追偿。

版权纠纷并非首例

配音秀被诉侵权,其实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此前,优酷网络技术(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优酷)指责“配音秀”盗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东宫》《萌妃驾到》《媚者无疆》等9部电视剧作品,擅自剪辑用于配音素材,因此,将秀秀公司诉至杭州互联网法院。

从判决书来看,杭州互联网法院作出的判决与北京互联网法院的判决结果基本一致。

在赔偿金额方面,北京互联网法院认为,秀秀公司使用用户上传的视频文件丰富充实其平台内容、吸引网络用户关注和增加浏览量,进而获得经济利益。最终,法院判决秀秀公司赔偿梦之城公司经济损失1.5万元。

楼三丹介绍,法院在确定赔偿金额时会综合考量涉案作品素材数量及播放次数、侵权行为直接获得的收益、涉案作品知名度、市场影响力等因素。

“侵权行为直接获得的收益”来自于用户,即用户通过充值兑换礼物的方式打赏配音视频后,秀秀公司再从这些打赏中提取一定比例作为平台收益。

以《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为例,判决书显示,优酷公司主张“配音秀”中相关的侵权素材为2540个,总播放次数为29亿余次。以其中50个涉案作品相关配音素材计算,秀秀公司直接获益至少为1110.7元。

法治周末记者查阅了9份判决书,经统计,秀秀公司共计赔偿优酷经济损失17.5万元,其中最高为《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获赔3万元。

相比优酷在起诉时索赔50万元相比,判决赔偿3万元并不算多。

对此,杭州互联网法院的解释是,每部配音视频采集的素材分散,其时长均在几分钟或几十秒之内,无法形成与原涉案作品整体相似的剧情表达或整体剧集画面,且通过配音后,各部配音视频在一定程度上已具有新的表达主题,对原注意力主要放在涉案电视剧剧情的观众不可能起到分流作用,被控侵权配音视频对涉案作品不具有替代性。因此,不予支持优酷主张以涉案作品本身的价值为基础来确定侵权赔偿金额的诉请。

关于上述被控侵权的视频片段,秀秀公司表示,在收到律师函后就展开自查核实工作,已将相关作品进行了下架删除处理。

经营模式存在法律风险

“配音秀”APP频频陷入法律纠纷,这与其经营模式不无关系。

“配音秀”为代表的的多数配音软件通常采用众包的模式,用户可以自行上传视频素材,通过该软件给各种视频片段配音,最后生成自己的配音作品;用户也可以选择其他用户上传至平台的视频素材重新配音;最后,平台和用户根据打赏进行分成。

截至620日,“配音秀”APP在“华为应用市场”的安装量为2452万次安装,在“腾讯应用宝”的下载次数为1817万次下载,在“百度手机助手”的下载次数为1576万次下载。

如此众多的用户为平台提供了丰富的视频文件,但需要注意的是,这类视频UGC(用户生成内容)软件客观上就存在诱导侵权视频上传的极大风险。

法院指出,为了增强娱乐性、互动性,用户上传的配音素材往往会选择知名影视剧片段,比如,上述《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等,而对于此类作品,权利人通常不会免费上传至网络空间,用户通常也不会取得权利人授权。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孟博分析称,在上述情况下,这类配音软件的服务模式可能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以及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等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侵犯权利人的信息网络传播权。

针对配音秀如何回应这一系列案件以及未来整改措施,法治周末记者致电并通过邮件提出采访,截至发稿日尚未得到回复。

回顾庭审,秀秀公司对其“生死”很是担忧——“一旦被认定为侵权,即意味着宣告此类经营模式的终结,会对配音文化以及相关互联网企业的生存和发展造成毁灭性打击。”

事实上,法院的判决并不是把“配音秀”推向死亡边缘。

楼三丹表示,秀秀公司提供的“配音秀”服务在一定程度上能够起到丰富群众文化生活的作用,具有积极意义,通过判决是希望被告在内容健康的基础上,做到自治自律,能够主动与更多的内容生产方、版权机构建立合作关系。如果事先获得许可,则不会存在侵权的风险。

“不可忽视的是,互联网企业作为网络服务提供者,应建立和完善相应的预警机制,杜绝帮助网络用户实施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行为。此外,还要依法履行合理注意义务,比如,制止未经授权上传他人作品的行为;收到权利人的权利通知后,及时对侵权作品采取相应的技术措施等。”孟博建议。

配音软件降低了配音门槛,但不能越过法律底线。正如判决书中所写,“建议被告重新审视自身服务……努力构建良性、健康、正当的经营模式,并在此基础上谋求持续发展”。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