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互联网事

P2P“大限”倒计时

2020-06-18 09:57: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法治周末记者 王京仔

“于即日起正式退出网络借贷信息中介行业,全面终止网贷相关业务,并将于2020620日前完成平台网贷债权清零和平台清退工作。”615日,上线已5年的杭州P2P平台嘉石榴对外公告退出网贷行业。

不久前,运营9年累计借贷金额近3000亿元的头部P2P平台微贷网也宣布退出网贷,引起业内哗然。而老牌平台的相继推出,也引发“杭州将在6月底前全部清零”的声音。

尽管杭州的网贷“大限”还未得到证实,但在业内人士看来,P2P平台退出历史舞台已是必然趋势。当P2P进入倒计时,各平台能否全身而退?未来又将面临何种出路?

至少9家老牌P2P平台退出

作为曾经的“车抵贷一哥”,微贷网的退出让人唏嘘。

2018年,多家P2P平台相继陷入“爆雷潮”,微贷网却毅然选择赴美上市,同年1115日,微贷网成功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成为继51信用卡香港上市后浙江第二家网贷上市公司。

根据微贷网公布的数据,截至229日,其借贷余额为85.83亿元,借贷余额笔数为33.66万笔,累计借贷金额达2986.62亿元,累计借贷笔数达782.36万笔。

微贷网的退出并非无迹可寻,2月,根据监管降低代收余额的要求和疫情影响,“首要投资计划”和“X投资计划”就已不再发新标。

P2P平台最终退出网贷,微贷网绝非个例,据法治周末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至少有9家头部或老牌P2P平台相继宣布退出网贷,其余包括投哪网、积木盒子、人人聚财、拍拍贷、随手投资、小牛在线、盈盈金科(原盈盈理财)、嘉石榴等。

“非常明确,这是必然趋势。”对于P2P平台的退出,长期关注互联网金融的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上海亿达律师事务所律师董毅智并不意外,P2P行业的兴起就利用了监管套利空间,随着监管加强,无论从政策还是法治环境,行业都将消亡,“在国外,P2P也在没落”。

事实上,在经过2018年的“爆雷潮”后,随着2019年的严监管,P2P平台已经经历了一轮“清退潮”。

根据互金整治领导小组和网贷整治领导小组透露的数据,开展互联网金融和网络借贷整治工作以来,累计已有近5000家机构退出。截至331日,全国实际在运营网络借贷机构(以下简称网贷机构)139家,比2019年初下降86%;借贷余额下降75%;出借人数下降80%;借款人数下降62%

2020年是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的收官之年,在互金整治领导小组和网贷整治领导小组4月联合召开的电视电话会议上,再次强调坚持把机构退出作为整治工作的总方向,力争“能退尽退,应关尽关”。

“相较之前大多是小型或违规的平台清退,现在老牌或上市的平台相继退出,可以说P2P退出进入开始收官阶段。”董毅智表示,当前P2P平台的退出,除了受到疫情影响,最主要的还是国家监管政策的惯性,而未来监管态度也不会改变,会稳步推进。

退出后的平台如何清盘

“截至目前,尚无一家网贷机构通过备案。”在嘉石榴的退出公告中,透露了这一信息。实际上,已有不少省市已经明确为P2P划定了退出“大限”。

据法治周末记者统计,截至目前,至少有重庆、河南、山东、湖南、四川、河北、甘肃、山西、云南、内蒙古、陕西、吉林、黑龙江、江西、安徽、湖北16个省市区明确宣布取缔辖区内全部网贷业务。

在这样的行业趋势下,平台纷纷主动宣布提出似乎显得理所当然。尽管与之前“爆雷”清退的P2P平台不同,其中不少平台甚至宣称“良性退出”,但这不意味着它们一定能够全身而退。

5月,深圳P2P平台汇凌金融被曝在宣布“良性退出”仅3天后,就被公安机关立案调查。202056日,汇凌金融发布良性退出公告,表示即日起暂停业务,开展有序、稳步退出网贷业务。根据深圳经侦互联网金融平台投资人报警登记系统显示,59日,汇凌金融被深圳市宝安公安分局经侦大队正式立案。

“有问题的平台就可能涉及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集资诈骗等,而不涉及违法或犯罪的平台则是正常退出。”董毅智认为,从专业角度来看,平台退出不存在所谓的“良性”,主要核心在于平台是否涉及违法犯罪。

董毅智进一步解释,对于正常退出的P2P平台,在宣布退出后,后续会进行组建债委会、对不能按时偿还的债务人走司法程序追偿、公布详细兑付期限计划、分步骤兑付、变现相关资产等工作。

盈盈金科在528日发布退出网贷行业公告时,就宣布已完成网贷信息中介业务投资人的全额本息兑付,是杭州第一家实现良性退出且全额兑付本息的头部互金平台。

相较而言,其他一些平台的清盘之路则没有那么顺利,大多还在等待后续兑付方案。而319日,正式宣布退出的人人聚财,则预计将于兑付开始之日起3年内完成兑付工作。

尽管正常退出的P2P平台风险相对可控,并非没有兑付风险,一旦发生兑付危机,董毅智指出,投资人只能走正常的司法程序合理维权。

P2P平台转型前景不明

那么,退出网贷业务的P2P平台或公司又将何去何从呢?

从数年前就接触这一行业的董毅智直言,大部分都会直接“挂掉”,“小型平台没有出路,最终可能有几家头部平台以某种相关业态存在”。

面对消亡,不少平台都开始力求转型。

201911月,在互金整治领导小组和网贷整治领导小组联合召开的加快网络借贷机构分类处置工作推进会上,就明确指出:支持机构平稳转型,引导无严重违法违规行为、有良好金融科技基础和一定股东实力的机构转型为小贷公司;对于极少数具有较强资本实力、满足监管要求的机构,可以申请改制为消费金融公司或其他持牌金融机构。

2020513日,厦门金融局同意厦门禹洲启惠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禹顺贷”)、海豚金服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豚金服”)转型为小额贷款公司,被视为P2P转型小贷试点的“破冰”。

一些头部P2P平台在退出之时也宣布转型,积木盒子在215日的退出公告中称,即日起开启战略转型,申请转型为小额贷款公司;小牛在线在59日宣布“良退”时称,将充分利用平台现有的品牌及用户规模优势,向电商平台和金融科技方向实施战略转型。

P2P的转型方向主要是由影子银行转向正规金融机构,虽然具体业态还无法判断,但主要如私募、小贷等,但(它们)想要持牌很难。”董毅智坦言,对于平台的转型前景并不看好,从趣店等平台的转型经验来看,核心业务没有变化且结果也不理想,只有在流量、获客、风控等方面有明显优势的平台才可能转型,“最终能够成功转型的只是极少数”。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