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互联网事

爱奇艺败诉,但“超前点播”没有输

2020-06-11 09:01:00 来源:法制日报·法治周末


商业模式的健康发展和运行需建立在遵循商业条款、尊重用户感受,不违反相关法律规定的基础之上

 

爱奇艺“超前点播”案庭审现场。资料图

 

法治周末记者 郝若希

“赢了,谢谢法官。”近3个小时的庭审结束后,吴声威在微博上更新了动态。

62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开庭审理了吴声威诉爱奇艺网络服务合同纠纷一案,2100万网友在线观看了这场直播。关注判决结果的,还有上千万的用户。

法院判决爱奇艺向吴声威连续15日内提供其原享有的VIP会员权益,并赔偿公证费损失1500元。乍一看判决结果,是爱奇艺败诉,但实际上,业内人士认为,爱奇艺也没有输,“超前点播”本身并不违法,而且用户依然要为“超前点播”买单。

这场用户与平台之间的较量,到底谁输谁赢?

吴声威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说,此次诉讼在一定程度上督促这些互联网企业作出整改以降低法律风险,保障用户的知情权和选择权,这对于普通用户来说也是利好。对于互联网企业,法院给出了一个标杆,互联网企业可以探索和创新,但如果推出新服务时切割了会员已有权益,是要承担法律风险的。

“超前点播”条款构成违约

201911月,热播古装剧《庆余年》在爱奇艺一经上线就受到追捧,不过5天时间收视率就突破了3亿。剧情过半,爱奇艺悄悄开启了一种新的服务模式——“超级点播”。

什么是超前点播?VIP会员用户在享有“热剧抢先看”的基础上,需要另外花费3/集来解锁最新剧集,这一提前追剧的会员权益叫做“超前点播特权”;也就是说,对于非会员用户,想要收看最新剧集则需要在开通会员的基础上,再花费3/集。

同是爱奇艺黄金会员也是律师的吴声威发现,他在购买VIP时所签的协议,还没有关于超前点播的条款,后来,爱奇艺几次修改《爱奇艺VIP会员服务协议》,将“超前点播”条款以格式条款的方式加入协议中,但没有通知会员。在吴声威看来,“付费超前点播”的服务模式违约,变相侵害了“热剧抢先看”黄金VIP会员权益,会员协议存在多处违反合同法的格式条款,应属无效。

感觉权益受到侵犯的远不止吴声威一人,彼时,“超前点播”引发用户集体声讨。央视网直指此举“吃相难看”;《人民日报》发文表示“随时更改收费名目有违契约精神。好内容永远有市场,但不能忘规矩。消磨观众信任,必将引火烧身”。

去年1231日,吴声威一纸诉状递至法院。起诉爱奇艺,吴声威难免心存顾虑,但他选择相信法律。

经审理,法院认定“超前点播”纵向切割了原告热剧抢先看的特权。黄金VIP会员已经具备了提前观影的权利,但爱奇艺推出的超前点播将这个权利切成两段,前一段用户可以享受,后一段用户需要再付费,这实际上是损害了用户已有的会员权益,降低了会员观看影视剧的娱乐性和满足感。

基于爱奇艺单方修改协议的行为,法院当庭宣判确认,爱奇艺公司的《爱奇艺VIP会员服务协议》(20191218日)导言第二款部分无效;更新的“付费超前点播”条款对吴声威不发生效力;爱奇艺公司继续向吴声威提供原有会员权益。

“超前点播”模式并无不妥

虽然判决爱奇艺的超前点播条款对原告无效,但是法院并没有否定“超前点播”这一模式。法院认为,在已有的会员制基础上,深挖需求,贴合用户,催生差异化、配适型的个性化服务,并由此探索新的视频排播方式,本无不妥。需要关注的是,商业模式的健康发展和运行需建立在遵循商业条款、尊重用户感受,不违反相关法律规定的基础之上。

换句话说,“超前点播”本身不违法,“超前点播”也不会取消,这多少让一些用户感觉很“受伤”。

本案主审法官张雯则表示,此案判决既考虑到用户权益的实现,也考虑了爱奇艺平台作为一个服务者的健康发展。在平台积极提供服务的过程中,包容性、规范性的司法态度,对于互联网产业发展和用户体验都是比较好的导向。

一审判决后,爱奇艺当晚通过官方微博回应称:“我们会不断地完善产品和服务,给大家带来更好的体验。对于其他判决信息,我们保留上诉的权利。”与此同时,爱奇艺强调了“超前点播模式本身并无不妥”,并没有对侵犯会员权益表示歉意,这引起了许多用户的不满情绪。

吴声威告诉记者,对于在《庆余年》播出之前就开通了会员的用户,爱奇艺的超前点播条款也应该是无效的,但是本案诉讼结果只能针对他个人。对于这些用户,可以以相同理由起诉爱奇艺,维护自身权益,或者可以由消费者协会提起公益诉讼。

不过,吴声威表示,维权的难点之一在于证据保全,爱奇艺频繁地修改变更协议,增加了超前点播条款,但用户无法提供变更前的协议,这对用户来说很难稳定的维权。

事情没有就此画上句号。

64日,吴声威再次通过微博发声,称庭审中爱奇艺未向法院提出申请,也未得到法院许可,就拿出上百页的观影记录,感觉自己的隐私权被侵犯。两万网友参与讨论,有网友称爱奇艺此举过分,建议继续提起诉讼。

吴声威认为,观影记录可以作为整体用于大数据分析,但是如果针对个体去使用某个用户的信息,就是侵犯隐私。不过,观影记录是否属于隐私,目前观点不一。

对此,爱奇艺再度回应称,“诉讼中提交的信息仅向法庭提供,当事人信息不会流向任何第三方。”对于爱奇艺如何弥补相关用户损失以及处理原告观影记录事宜,法治周末记者向爱奇艺提出采访,截至发稿日尚未得到回复。

“买的没有卖的精”

523日,爱奇艺升级了会员体系,推出了比黄金VIP会员更高一级的星钻VIP会员,并明确将“超前点播”纳入星钻会员权益。仅就“超前点播”这一项与此前并无差别——星钻会员免费自动解锁,黄金会员仍需根据自身需求逐集付费。

享受更多权益的同时,自然也要付出更多成本。爱奇艺会员开通页面显示,星钻会员单月价格为60元,是黄金会员的3倍;如果购买一年期会员,价格则会优惠,星钻会员平均每月34.8元,该定价也比黄金会员高出1倍。

爱奇艺被很多网友认为是“想钱想疯了”——全然不顾用户感受,在黄金会员之上又推出星钻会员。网友直呼“买的没有卖的精”。

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教授孟庆斌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指出,爱奇艺推出“超前点播”、VIP之上又推出VVIP,这样变相涨价的背后或是因为爱奇艺急于摆脱亏损困境。

爱奇艺的财报显示,成立了10年,也亏损了10年。

2019年,爱奇艺营收290亿元,亏损102.8亿元。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爱奇艺订阅会员达到1.19亿人,同比增长23%。营收实现76.5亿元,其中60%来自于会员服务。不过,会员增长难掩亏损加剧。爱奇艺一季度净亏损为29亿元,同比扩大61%

面对如此巨额的亏损以及加剧的亏损幅度,会员涨价也是必然,毕竟爱奇艺总营收中有一半都来自会员收益。爱奇艺CEO龚宇就曾坦言:“2020年,为了缓解财务压力,可能会提高会员价格。”

孟庆斌认为,从长期来看,对内容付费应该是个趋势。即使会员增速放缓,但以十多亿的人口基数来看,付费会员规模还未进入瓶颈期,只不过,改变用户习惯,从免费到付费,还需要时间的积累。在这个过程中,公司创作优质内容、提供更好的用户体验,才是最根本的。

仅就本次判决来看,法院对于“超前模式”的肯定似乎给互联网企业吃了一颗定心丸。“值得注意的是,不论是针对普通会员还是高级会员,平台在会员协议拟制上应更为详细、明确。随着平台对其内容产品和服务的定价体系越来越完善,普通会员和高级会员之间的差距应当更为明显。”孟庆斌说。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